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A计划没有计划

*本篇的神谷是什么属性呢~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热恋中的小情侣的故事

*大夏天写冬天故事的我差不多到了尽头

*反正我去年也干过这事,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神谷浩史是典型的A型血性格,这大概是整个业界都人尽皆知的事实了。只要是和他共事过的人,无一例外都会在心里给他贴上“认真严谨”的标签,小野大辅当然也是贴标签的人之中的一个了。

 

前一天总会规划好第二天要做的事情,甚至精确到几时几分,出游之前一定会核对好每一步行程,背包里总会装着各种以备不时之需的工具,甚至连去超市之前都会在家里走一圈,然后仔仔细细地列出需要添购的物品清单。

 

在购物理念一直是“走在街上看到好看的衣服随手就买了”的O型血来看,认真规划每一项生活琐事是比做一次足底按摩还要艰难的事情,虽然前者只是精神磨损,后者却是身体伤害,但小野大辅还是完完全全地把这样的工作全数都抛给了长他三岁的前辈兼恋人。

 

反正有浩史在。

 

说是任性也好,说是离不开前辈的庇护也罢,这句仿佛能解决所有难题的万能魔咒一直都被小野大辅挂在嘴边,差不多就要成为他的常胜口诀了。而在今天,这个定律也依然在普通地运转着。

 

“欸??因为顺路所以就过来了?”

 

小野戴着口罩,尽管如此,由于惊讶而拔高的声音依然挡不住地传到对面那个人的耳朵里。那个人有些为难地瞥了瞥被他们踩出一小串脚印的雪地,被帽檐压得耷拉的刘海底下藏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

 

“什么嘛,一副满脸不高兴的样子,如果妨碍到你的话我就自己去找算了。”

 

神谷被冻得通红的鼻尖和口中呼出的白气一并被隐藏在他的口罩里,这个人是非常怕冷的,小野有点儿心疼,摸了摸他冰冷的手背,把他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没有的事,怎么会不高兴呢。”小野连着否定了两次,拇指摸摸他的虎口以示宽慰,“今天晚上是我的自由时间,想干什么我都可以陪你,我们先去吃饭再慢慢找吧?”

 

这是一次突如其来的邀约,至少小野大辅从未想过身在外地,第二天还有收录工作的他,还能在异地和神谷来一次意料之外的约会——虽然主要目的是帮神谷找到他偶然在旅游节目上看到的“看起来很好吃的一种糕点”。他在半个小时之前才接到神谷正在赶往这里的电话,那一瞬间,才刚刚在酒店的床上坐下不到十分钟的小野像一根弹簧一样飞快地弹了起来。

 

“神谷桑还真是任性啊,才刚刚结束那边的工作吧?居然没有直接回东京,还跑到我这里来了,我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没想到只是因为那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糕点。”

 

他一边把神谷最喜欢的调味酱倒好,一边把一整盘白乎乎圆滚滚的饺子往对面推,自己只是拿起筷子象征性地吃掉了一个,像每个dgs录音的夜晚他饱着肚子吃掉桌上的寿司那样。神谷大概是饿了很久了,两腮鼓鼓地像一只花栗鼠,却还是不忘做出皱眉的表情来反驳他。

 

“什么叫任性,甜点的魅力你根本一无所知,一无所知!”他含糊不清地重复了好几遍这个词语,无意识地用筷尾敲了敲桌面以示强调,好在现在已经过了饭点,整个饭馆也没什么人,否则他们一定会成为焦点,“回东京的新干线正好经过这里,在这站下车是我计划已久的事情了,像小野君这种对甜点没有渴求的家伙是不会理解那种忙里偷闲苦中作乐的心情的。”

 

这两个词语不是这种用法吧?

 

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小野却没办法对面前那个一对上甜点就从42岁变成4.2岁的前辈说出任何反驳的话,只能点点头表示认同。还差十三分钟便是晚上八点整,神谷要搭的那班新干线还有不到三个小时就发车了。虽然也不能说这个地方一次也没来过,但无论是小野还是神谷在这里还是人生地不熟的状态,想要找一个仅仅只是在旅游节目上见过一次的不知名糕点简直是大海捞针。

 

他替神谷把刚刚才喝空了的汤碗添满,可没想到本应该着急的那个人却气定神闲,把最后一只饺子送入口中之后还一边伸懒腰一边惬意地眯起了眼睛。由于刚才吃得太快,他的前辈不自知自己的嘴角上沾了些奇怪的酱汁,甚至连汤碗上都被沾上了那么一些些,这和神谷平日完美严谨的形象有十分大的出入。可这样的大相径庭在小野看来也十分可爱,于是只是失笑,在对方解决完最后一口汤之后给他递了一张餐巾纸。

 

“神谷桑已经想好该从什么地方开始找起了吗?”

 

自己的嘴角沾上了酱汁被对方发现,神谷却半点也不显得窘迫。他扬起下巴接过了那张餐巾纸,动作利索地擦了擦嘴,神情高傲得像是一只赢取了王座的猫:“那当然,我可是早早就已经制定好A计划了。”

 

正月假刚过不久,正值最冷的时候,连一向都被神谷充当行走的暖炉的小野都有些禁不住地缩了缩肩膀。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外面开始飘起了窸窣的小雪,方格砖上将化未化的一层薄雪流转着五彩的霓虹灯交融的映影,这个景象对于三天两头便在录音室和摄影棚两头跑小野来说已经很少见了,他对着那些光源感叹似的长吁了一口气,只看见灯帽上面一闪而过一团模糊的水雾。

 

他们正走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上,光是站在街头就能闻到蔓延了整条街道的浓郁奶香味,来自某一家很出名的奶茶店。神谷在远远地看到那家店的招牌时便惊喜地“啊”了一声,还没等小野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溜烟跑到长长的队伍的尾端去了,在小野四处环顾寻找他的时候,他正踮着脚乖巧地朝这边挥手。

 

“以前也没见你经常喝奶茶?”

 

“在东京的时候偶然喝到了其中一种,当时就觉得很好喝,本来想在下下个月的休息日再介绍给你的。没想到这里居然也有分店,真是超幸运的啊。”

 

即使是隔着一层口罩,小野也能想象神谷此刻翘得高高的嘴角,刚才因为时间紧迫而有些紧绷的心也不由得跟着放松了下来,他不自觉地伸手拂去了一粒落在对方刘海上的雪。这样的动作已经足够亲昵,小野却不想去纠正它,而是安静地站在神谷的身侧,一边听他讲述发现这种口味的奶茶的过程一边跟随着队伍向前移动,直到他们离店面越来越近,小野能清晰地看到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的饮品清单。

 

芒果味的吗……

 

记忆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他们身处于香港的,下着雨的夜晚。他们身处于异国他乡,充斥着大街小巷的汉字既陌生又熟悉,谁也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任何人,只有那两杯口味不同的饮料还保有着他们认知中的香味。

 

如果在这里,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不认识他们两个就好了。这样的话,他现在马上就能把神谷冰冷的手握在掌心里了。

 

他们的话题在不知不觉中也已经越过了奶茶,转向了其他八竿子和甜点打不着的地方了。但他没有丝毫地介意,因为只要是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好像所有一切应该循规蹈矩的事情都会超出预料之外,在最后的最后又不知不觉地会回归正轨。

 

比如他知道是工作却从来不想去看的dgs台本,比如在五人以上的见面会知道该如何暖场却说着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的话题,比如是其中一个人的生日另一个人却理所应当地陪着一起买了昂贵的手表,比如他爱上了神谷浩史,而没想到对方竟然也用同样的心情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他。

 

他的思绪出走得有一些远,直到神谷打开双肩包摸钱包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已经排到他们了。明明从严格上来说他并不是一个百分百的甜党,明明他最喜欢的口味不是芒果,明明还差两分钟神谷就能付完钱拿到那杯打着“神谷浩史力荐”TAG的奶茶了,可小野却比任何时候,都更期待了起来。

 

“快尝尝看,对小野君来说是不是有些甜了?”

 

为了给后面的队伍让出空位,他们端着奶茶沿着墙脚往前走了好一段路才停下来,在橘色的路灯投下的光影之中,神谷一边吸了一小口奶茶一边眼睛亮晶晶地凝视着他。这个景象不知怎么的就开启了小野的某个开关,他四下环顾了一阵,确认没人之后才伸手弹了弹面前的人的额头,在看到对方有些不满地眯起了眼睛之后,俯身吻了对方那毫无防备的唇。

 

神谷似乎是被这一个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吓坏了,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想要把他给推开,无奈右手正握着属于自己的那杯奶茶,于是只能徒劳地用手背推拒着他的上臂。这种满是破绽的抵挡毫不费力地被小野破解了,他甚至还得寸进尺地搂上了前辈的腰,在舌尖蔓延的芒果味越来越淡了之后,才后退一步松开了手。

 

“不愧是神谷桑推荐的口味,果然很好喝。”

 

他露出了一贯无辜灿烂的笑容来,可配上他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角、晃了晃手里压根没开封的那杯奶茶的动作,这个微笑在一瞬间被赋予了耀武扬威的意味。然后他预料之中地看见眼睛湿漉漉的前辈像一只气鼓鼓的河豚一样憋着一口气,别过脑袋故意不看他,不用看也知道对方那两只藏在毛绒帽底下的耳朵肯定早就红透了。

 

“但是很遗憾,它不是最美味的,浩史比它更……”

 

最后一个词语还没来得及说完,他的肚子便果不其然地遭到了一记重击。

 

 

大雪总是来得有那么一些不尽人意。

 

在不经意之间,天空便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这些数量庞大且细碎的白色精灵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占着整个世界。完全no plan的小野大辅当然是没有带伞的,两个大男人就那么挤在神谷的单人伞下面磕磕绊绊地走到了中央商场的屋檐底下,看来他们只能暂时进入建筑物里面躲避风雪了。

 

从中央广播流泻的音乐温婉轻柔,配合着各个店铺挂出来的优惠广告,小野这才意识到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就是情人节了。身为声优并不像一般的上班族那样有周末可言,对节日的意识也在忙碌的时间里越发淡薄起来,以前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会注重的这些特殊的日子也变得趋于平凡,小野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地过一次情人节了。

 

等神谷今晚回去之后,明天再买点什么给他作为礼物吧。

 

他看了看手表,余下可供他们挥霍的时间还算富余,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走遍了这条街所有的甜点店和土特产店,可还是没有发现神谷想要买的糕点的影子,这栋百货大楼顶层的大型甜品店是他们最后没有搜索过的地方了。

 

自动扶梯的出口直达甜点店的门口,小野几乎是才刚刚抬头,视野就被粉棕交错的巧克力世界满满地占据了。不同款式的包装礼盒旁边是造型不一的巧克力蛋糕,毕竟是这条街的招牌甜品店,连情人节巧克力的卖法都致力于推陈出新,橱窗里展示的也不仅仅只有传统的纯手工巧克力和司空见惯的巧克力蛋糕,甚至还有各种各样的巧克力饮品和巧克力与曲奇混合的零食,几乎快要让小野应接不暇了。

 

橱窗周围用来照明的亮黄色灯光将整个房间的温度维持在一个让人感觉舒适的水平,小野只觉得刚才在寒风中冻得僵硬的手渐渐地恢复了知觉,暖意从手心开始蔓延至四肢百骸,连弥漫在空气中的甜味也暖人心脾。

 

这里会不会有神谷桑想找的那款甜点呢?

 

小野开始低着头认真地开始搜索起来,可就在此时,已经绕着店里逛了一圈的神谷两手空空地回到了他的面前,抿着嘴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写满了失落。

 

“没找到吗?”

 

他这么问,然后看见神谷耷拉着嘴角点了点头。因为不知道那个糕点的名字,只知道它模糊的轮廓,所以搜寻任务的展开变得异常的困难。他们也有尝试过用手机搜索当地的名特产,但结果却令人感到失望,都不是神谷在电视上有过一面之缘的那款糕点。

 

所以说,因为一时冲动而从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找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点心,不管怎么想都不太可能成功的吧……

 

小野还想说些什么安慰神谷,可就在这时,一直放在神谷背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即使如此,小野还是听到了几句模糊的回应。

 

“啊,是,我已经回到东京了,现在在外面买东西……要核对一下明天的日程?……”

 

看着神谷推开甜点店的玻璃门走出去的背影,小野看了看躺在玻璃橱窗中各色精致的糕点,忽然之间便有了个主意。

 

 

雪落无声,却大得足以遮挡他们的视线。

 

商业区以外的街道在此时已然提前进入了沉眠的模式,除了鞋底和雪水的刮擦声、耳边的风声以及他们的呼吸声以外,这条路上已经安静得连小动物的声响都不曾拥有。刚才在商业街上怎么说也不愿意和他贴在一起共撑一把伞的神谷,此时也安静地紧挨着他和他一起向前走。

 

为了配合神谷的步伐,小野也将脚步放慢了。明天他还有工作,从一大早开始就要着手准备,但他却一点也不着急,就算保证了八个小时的充足睡眠,也没有任何能比得上和神谷呆在一起而更让他感到放松的事情了。

 

说是任性也好,说是依赖也罢,他是有些舍不得让神谷离开这里的。

 

他叹了一口气,目光沉沉,悄无声息地落在身侧人的身上。他能看到神谷脑袋上小小的发旋,因为神谷正低着头看着脚下的路,像护宝贝似的怀抱着什么东西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从伞的那侧倾落而下的灯光勾勒出他单薄的右肩,上面还映着半融的雪水跳跃的微光,小野握着伞柄的那只手不知怎么地就动了动,连带着他们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也跟着产生了变化。

 

神谷没有发现撑在自己头顶的那把伞又往自己这边顷了许多,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怀里的那个纸盒子上。他在一路上没有抬起头和小野对视过一眼,他们也没有叽里呱啦地互相说着好多好多话,可小野的气息即便是在这冷冽的冬雪中也能让他准确地感知出来,他有些安心,看着前方白净一片的积雪,嘴角偷偷带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车站离商业街并不远,已经能隐约看见前方的建筑物上霓虹灯闪烁的站名。当他们走到那栋建筑物街对面的拐角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神谷摘下口罩,抱着怀里的东西朝他的方向转过来,脸却因为埋在拐角的阴影里而看不出表情。

 

他也摘下了口罩,好向神谷大大方方地展示他此刻的笑容。他用空着的那只手试探性地触碰着对方的鬓发,手指慢慢沿着脸部的线条滑到颊侧。那个人是怕冷的,此时却也只是战栗了那么零点几秒,却没有丝毫躲避的举动,然后小野看到神谷抬起了头。

 

“明天早上也有工作吗?”

 

小野轻声问,实则心如明镜。神谷是骗了经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的,他也不指望能得到什么意料之外的回答,不如说他问这个问题实际上只是想拖延离别的时间而已。神谷果然“嗯”了一声,像是读懂他的想法一般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手心。

 

“抱歉呢,神谷桑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时间,我却没有帮你找到那个甜点。”

 

刚才神谷失落的神情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因为不想神谷带着这样的心情回到东京去,所以才趁神谷出去打电话的时候偷偷买了店员推荐的前三名情人节热门甜点。因为不是神谷要找的东西,他也不抱希望这份小小的礼物能让神谷开心起来,可神谷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却确确实实地笑了。

 

“其实,刚才我说的A计划什么的,是骗小野君的。”神谷忽然这么说到,像是怕小野会生气一般空出一只手来覆上了他正抚摸着自己脸颊的那只手的手背,“但是我确实是在找那个甜点,因为我在来这里的路上看了宣传手册,这里正在举办‘情人节寻找爱的甜点’的活动。虽然没有给出甜点的样子,但是手册上说只要认真寻找就一定会找到的,这不是很有趣吗!”

 

什么啊,原来是这种活动啊……

 

在冰天雪地里满街跑了那么久就是为了找这个连名字也没有的糕点,小野有些哭笑不得,却也不会真的因为这样就和神谷生气。现在的情况和平时正好相反,神谷因为一直环抱着礼物的原因双手交叉在胸前,所以他的手心很暖,小野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冷得不行,因此神谷的手心煨得他的手背很是舒服。

 

但他还是舍不得神谷受半点冷,于是捉着对方的那只手以掌心包覆,然后塞进自己怀里:“是这座城市的旅游活动吧,如果是这样的宣传,大家就会因为想要找到那个糕点而不断购买了。”

 

“这我当然知道啊。”神谷答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那个硬纸盒,“但是这个活动不是骗人的,我真的买到了……爱的甜点。”

 

这种东西,他在东京都不知道替神谷买了多少回了吧?

 

见小野目光柔柔地凝视着自己,嘴角带笑也不说话,神谷忽然之间就脸颊发烫起来。他用清嗓子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却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解释的话来。他们就这样相顾无言,神谷沉浸在他柔情的目光之中,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又觉得拿看他的时间说话显得有些太过于浪费。

 

他的后辈是长得极其好看的,他在心里又一次肯定了这个说法。

 

当他回过神后他才惊觉时间不早了,于是拇指隔着厚厚的外套抚了抚小野的胸膛:“时间快到了,我准备要走了,这把伞你留着吧。”

 

“嗯,回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这么回答着,小野却有些恋恋不舍,连松开他的手指都显得不情不愿。他就这样看着神谷的背影混入融融夜色里,手背仿佛还残留着他抚摸自己的触感。纷纷扬扬的雪花倾落而下,他能听见从隔壁街道传来的由远及近又倏忽消失的车引擎声,心里塌下来的那一角越陷越深,怅然若失。

 

可就在此时,本是应该笔直地往前走的神谷却突然顿住了脚步,猛地回过了头。小野听到了自己宛如擂鼓的心跳声,呼吸声也变得混沌起来,然后神谷回到了他的伞下,抬起头吻了吻他。

 

“今天买回程票的时候,看到了你在的这个站。因为很想见你,所以……”

 

神谷的后半句话没有来得及说完,因为小野突然揽住了他的腰,持续了刚才的那个吻。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可以吗?小野用这个吻传递着这样的讯息,动作急促且满是侵略性,他的前辈和平时的每一次那样,闭上眼乖顺地接受他的进攻。

 

这样会不会太为难他了呢?小野这么想着,却撒娇一般地沉溺在这片温柔的海洋里,直到对方已经有些缺氧,他才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神谷已经被他推得靠在了墙上,头顶的伞已经滑落在一个很低的高度,成为了他们的保护膜。

 

“等你忙完了这阵……来我家一起打游戏吧,上次那关卡了很久了。”

 

小野能感受到自己掌心接触到的对方脸颊的皮肤热得发烫,神谷还在喘着气,眼神躲躲闪闪地不敢看他。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两人都不言而喻,但小野却不想把它复杂化,于是笑意盈盈地应了声好,神谷这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回是真的要走了,这次小野没有任何犹疑,径直放开了手,面对他即将走去的方向长身而立:“去吧。”

 

“那我走了。”

 

向他挥了挥手,神谷往前走了那么几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面色从容地给了自己一个安心的眼神之后,才深吸一口气朝前方走去。

 

他们本都不是优柔寡断的矫情之人,却将一个短短五分钟就能结束的告别,硬生生地拉长到了十五分钟。直到神谷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小野这才转身想离开,却忽然看到墙上贴着的活动宣传海报。

 

刚才的那个吻仿佛还残留着芒果的香气,小野也没发现他在看到海报用花体字打出的标题之时,早就笑了。

 

寻找爱的甜点吗?

 

他想他已经找到了。

 

 

<Fin.>

评论(16)

热度(101)

  1. 舞月棂云有梦_SuKy 转载了此文字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