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狛日】愚者的晚宴

我要被LOF搞疯了!!老说有奇怪的词语不让我发!!明明是傻白甜啊!!傻白甜啊!!!!所以试试看一部分放图一部分放文字,体验效果可能差一些,加载不出图片的姑娘们多等一会儿QAQ

“反正你已经把窃听器装上了,会议开始的时候苗木君他们肯定能知道的。”狛枝终于后退一步让他得以换上礼服打底的衬衫,却还是环着手站在原地,说什么也不愿离开这里,“完全没想到区区一个预备学科居然那么受欢迎,我明明都已经把最隐蔽的那个任务让给你了……”

 

“哈?原来你不愿意和我换的原因是这个?你可饶了我吧,说到受欢迎你这家伙才厉害吧,居然还被伯克特先生的女儿带到二楼去了。是上去干什么?”

 

“日向君很在意吗?”

 

“才不是!随口一问而已。”

 

“可你脸上的表情写着‘快给我老实交代’啊。”

 

“不说就算了。转过去,我要换裤子了。”

 

“不转,除非你说你很在意。”

 

“你是小孩子吗?”

 

“……原来在日向君眼的我是这样的啊,算了,我早就该知道的。反正像我这样的垃圾,能留在日向君身边和日向君一起工作就已经……”

 

“我在意,在意,超级在意!”

 

结束了这段幼稚园水准的对话,狛枝和日向对视着,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狛枝依言乖乖转过了身去:“伯克特小姐请我上楼是因为她想带我看看她的收藏品,聊到二楼的安保措施的时候,她告诉我二楼的每间房的地毯下面都会有感应器,所以二楼没有人把守也没关系。”

 

日向正在解皮带,听到狛枝这么说,便马上回忆起那软得不正常的地毯来:“难怪我才刚进去没多久就有保镖进来了,你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我被吓了一大跳呢。”

 

“那当然,想到笨手笨脚的预备学科很有可能因为不知道地毯下面有感应器而把任务搞砸,我就暂时用了点药让伯克特小姐睡过去了。本来还苦恼没有防身的武器,可下一秒马上就在那个房间里找到了一个电击器。”

 

说到这里,狛枝还得意地摊开手耸了耸肩膀,日向无奈地摇了摇头感叹到:“实际上这次的任务你一个人就能完成了吧……是该说一句‘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吗?而且你就让伯克特小姐躺在地上?”

 

“准确地说是躺在地毯上,刚才我已经把她身体不适晕倒的事情告诉女佣了,让女佣悄悄扶她回房休息就好了。套用十神君的话来说,我可没有闲功夫去把一个愚民抱回房间里还给她盖上被子。”

 

已经套好了一边裤腿的日向此时此刻正在单脚支撑身体,弯着腰努力地把另一条腿伸进裤管里,在狛枝话音刚落的时候不知怎么地就重心不稳差点向前倒去。为了保持平衡,他下意识地往前跳了好几步,脑袋却猛地一下撞到了狛枝的后背上。

 

“痛痛痛……嘶……”

 

“预备学科终于连裤子都不会穿了吗?”

 

被转过来的狛枝扶着保持了平衡,日向只听见那人叹了一口气,因为刚才的站不稳事故而无意识地攥紧布料的手便被对方轻轻地掰开了。他的额头在刚才那次冲击里好像撞到了狛枝的肩胛骨,疼得他连脑袋都开始嗡嗡作响。他还在皱着脸揉他的脑门,狛枝却已经弯下身去替他把衬衫下摆掖好了。

 

“对你来说,‘愚民’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呢?”

 

日向低头看着狛枝的后脑勺,没忍住伸手摸了摸他系发用的头绳。这条头绳日向在以前偶尔见过,就随手放在他们家的书桌上,本以为那只是买东西得到的小赠品,没想到有朝一日真的能见到它扎住狛枝头发的样子。

 

然而扎头发的人并没有在意他的这些小动作,而是专心致志地在帮他系皮带:“对我来说,没有才能的人都是生活无趣的愚民,和家境无关。他们没有让我觉得闪光的地方,没有让我产生想要追逐希望的想法,和他们打交道完全是浪费生命的行为。”

 

“嗯……果然是这样啊。”

 

狛枝的回答是他本人一如既往的风格,日向挠着脑袋干笑着,不知怎么的心里却有些苦涩。有时候他自己也分不清正在支配身体的人格究竟是神座出流还是日向创,抑或者说是这两种人格的融合体。但就算这具身体现在有了所有的才能,属于日向创的人格却是无法改变的预备学科,尽管狛枝平时也这么称呼他,但他还是对此自己产生了质疑。

 

答应和狛枝成为恋人的我,究竟是日向创还是神座出流呢?狛枝叫着日向创的名字的时候,心里爱着的其实是神座出流才对吗?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我,究竟是以“超高校级的希望”为豪,还是因“预备学科”而自卑呢?

 

偶尔,日向在发呆的时候,也会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

 

随着一声搭扣咬合的脆响,皮带已经被扣好了。他还在神游天外地用手指揉他的额头,手腕却被一个温热的掌心轻轻地扼住了。狛枝倾身吻了吻他被撞到的地方,手指摩挲他的手腕唤他回神:“想什么呢,日向君和那些愚民们可不是一个等级的哦。”

 

“因为我是神座出流吧。”

 

“嗯。”狛枝轻轻应了一声,在看到他蓦然暗下去的眼眸之后不禁有些失笑,“不仅是因为这个,还因为你是预备学科。正是因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在新世界程序里带领大家创造了未来,才能融合了神座出流的才能变成现在的日向君吧?虽然游戏里的日向君和现在的日向君都很受欢迎,但我对你的喜欢可不会输给他们。”

 

轻描淡写地说了不得了的话,日向的脸意料之内地在几秒之内迅速涨红了。但狛枝可不管那么多,径直拿过他的燕尾服帮他穿上之后,这才后退一步满意地打量起自己的“作品”来。

 

“日向君穿燕尾服真好看。”

 

不枉苗木君采纳了这个提议。

 

当然这句话是绝对不能被日向听到的,所以狛枝只是在心里这么想。他笑眯眯地牵起了日向的手,一害羞就开始别扭的日向却支支吾吾地试图挣开他的手把他推出门外去:“换……换好了我们就快点出去吧,再呆久了外面的人会起疑的。啊,出去之前还要联络一下苗木君……”

 

“嗯,最后还想问日向君一个问题。”执拗地拉着日向的手不放开,狛枝思考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到,“刚才那九种甜点里……你最喜欢的是巧克力蛋糕吗?”

 

“是这样没错……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一直在看着日向君,日向君连吃东西的样子都很可爱哦。巧克力蛋糕是你第四个尝的甜点,但是你尝完了第九种之后又折回去拿了一块,是不是?”

 

“因为!这次用的巧克力和平时吃到的巧克力好像很不一样啊!”提起甜食的时候,日向的表情会变得很孩子气,嘴角不服输地轻抿着,连眼睛都在闪闪发光,“而且我要纠正你,那个不仅仅是巧克力蛋糕,还是冰激凌巧克力蛋糕。因为时间隔太久会化掉,所以我才一口气吃了两块。”

 

一本正经地申明“我吃两块是有理有据的”的日向也十分可爱,狛枝没忍住亲了亲他的手背:“我果然猜对日向君喜欢的东西了,那我们现在马上回公寓附近的那家大型糕点店买一份吧!”

 

“所以说你怎么还想着回去啊!”

 

“因为,我可实在没耐心去和那些连绝望的残党都看不出的愚民们浪费时间了啊。”

 

“不可能的,驳回。而且你的判断标准是不对的,我们能知道他们是绝望的残党是因为我们是未来机关的人,那些普通人当然看不出来了。”

 

完全不想再理会不知怎么的就从背后抱着他的狛枝,日向重新戴上了微型耳麦,却在数据连通的那一刻听到了苗木焦急的呼唤:“啊,终于连上了!日向前辈,你和狛枝前辈都没事吧?”

 

“我们两个都很安全,抱歉刚才安装完窃听器之后发生了一些意外,一直拖到现在才和你联络……”

 

“你们没事就好,只是我们这里发生了一点意外。”这么说着,苗木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阻止语言,“我们安排的行动组一共有四组,但是大约从半个小时之前开始,有其中三组的通讯就和我们总部切断了,似乎是因为外面正在下雨的原因,设备也快到了保修的时间了……所以行动可能会比计划要迟缓一些,麻烦你们等下听到我的命令也和行动小组一起冲进去吧。”

 

狛枝还在身后用脑袋蹭他的后颈抱怨着“明明和日向君已经三天没有这样那样了”,日向无奈地叹气,对苗木应了一声好。

 

“等任务结束之后,我的休息时间都陪你。”

 

最后,日向不得不转过身去,安抚性地揉了揉正把脸埋在自己胸前的狛枝的脑袋,这么妥协着。狛枝果然马上边嘟囔着“像我这样的人居然能占用日向君所有的休息时间真是太幸运了”边眼睛亮亮地抬起了头。

 

“日向君说的是真的吗,不会再答应去帮小泉选照片,帮花村试新型料理,听泠田新作的歌……而是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我吗?”

 

“当然是真的,因为……我也很久没有和狛枝单独待在一起了。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你,是狛枝才有的特权哦。”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吧!”

 

看着狛枝又恢复成充满干劲的模样,日向终于松了口气。他才刚解开隔间的插销,耳机那边便传来了苗木的叫停声:“日向前辈,等一等……好像有人进入了会议室……你们看看是不是有人往二楼去了?”

 

照着苗木的指示,日向从洗手间的门口微微探出了脑袋,果然看到了走在最末尾的人消失在楼梯间的背影。

 

“不然日向前辈和狛枝前辈就暂时在那个位置待命吧,再回到宴会厅里就很难有机会上二楼去了,你们注意听我的指示,如果监听到他们差不多放下戒心了,我就下命令让窗外的行动组冲进去,你们负责拦截走廊这条路,别让他们跑掉了。”

 

狛枝却笑眯眯地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倒数计时:“还有一分钟。”

 

本以为要拦截掉这些狡猾的绝望残党又是一个不算简单的任务,可没想到在苗木下令让行动组捉拿他们的时候,从楼梯飞奔至会议室的日向,却在撞开门的那一刻和破窗而入的行动小组成员们一样呆愣在了原地。

 

伯克特先生和他的神秘宾客们,竟然连正式接头都没开始便已经东倒西歪地躺在了会议室的地毯上。

 

向狛枝问及此事的时候,那家伙竟然摆出了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摆了摆手:“只是稍微用了我的能力将装有特效药的茶壶和女佣的茶壶对调了,没想到仅仅只是想着‘希望他们能喝到’,女佣就真的拿去给他们喝了呢。明明只是为了快点结束任务和日向君一起去买蛋糕而已,我还真是幸运啊。”

 

原来行动小组的失联是为了换取这个而发生的不幸吗?日向看着狛枝和往常一样露出的纯净的笑容,只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是真的拼了命地挤出时间来想要和他约会,不禁有些动容起来。

 

“那么日向君,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出发吧!”

 

在众目睽睽之下又被狛枝握住了手,可这次日向已经不会再挣开了。

 

这场捉捕战并没有影响到宴会的正常进行,当日向和狛枝从二楼返回大厅的时候,刚才那些没来得及和狛枝好好说话的千金小姐们又围了上来。估摸着狛枝一时半会也没法脱身,日向又回到放甜点的长桌旁取走了最后一块巧克力蛋糕,然后找了个角落重新坐了下来。

 

即使蛋糕碟的下方已经摆有用于冷却的冰,但长时间暴露在空气里的冰激凌内芯已经有些融化,日向并不能像先前那样慢慢享用它,而是为了防止它融化而快速地把它吃完了。

 

狛枝和千金们道别的时候,日向正好将空碟子交给了路过的侍者。他一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边示意日向准备离开,目光瞥到日向的嘴角正好沾了半融未融的巧克力和冰激凌的混合体时,不由得低着头笑了。

 

被问及为什么突然有事要离开的时候,日向刚好小跑到他的身边。他用拇指擦去了瞪圆了眼睛的日向唇边沾到的污渍,这才朝千金们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没什么,只是带着我家的小花猫一起去逛逛街而已。”

 

 

<Fin.>


评论(10)

热度(198)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