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狛日】直至感情消逝那天

*时间线在《狛枝凪斗的开始与日向创的结束》后面

【点我进入传送门】

*可以当作后续也可以当作独立的短篇看

 

Day  01

最近预备学科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临出门的时候,狛枝凪斗在接过日向创递过来的公文包时还特意看了一眼里面的便当盒,又是玉子烧、蔬菜沙拉、金枪鱼寿司和土豆泥,已经连续三天都是这个组合了。

“今天一定要把蔬菜沙拉全部吃完,不许把里面的豌豆挑出来,我会一直监视你的。”

日向一边换鞋的时候一边这么说,然后才拿过衣帽架上和他同款的西服外套认真地穿上了。这句话狛枝在24小时之前才刚刚听过,所以此时只是揉了揉快要起茧的耳朵敷衍地应了声好。

离开家的时候又是7点42分,落在走廊的第一缕阳光还是只占了这块瓷砖三分之二的面积,去往公司的路上遇到的第一个红绿灯又刚好由绿色开始跳转,路过广场的时候是7点50分,中央屏幕显示的时间随着他们前进的脚步机械地流逝。

八点整的时候,他们刚好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比正常上班时间八点十分要提前十分钟,等到狛枝伸了个懒腰打开电脑的时候,已然听到了从对面传来的键盘敲击声。显示器挡住了日向的脸,从狛枝的角度只能看到那根由于其主人一边看文件一边向电脑录入而一跳一跳地越过显示器最上沿的呆毛。在等待电脑开机的那段时间,狛枝单手支着下巴想象了好一阵对面那人此时露出的认真的神情,直至显示屏上出现他的电脑桌面。

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关于他的恋人是一个工作狂的这件事情。

“日向君早安,昨天没有睡好吗?……啊,狛枝君也在啊,早上好。”

和别人的交流一般都是从晨间问候开始的,只不过与日向不同的是,狛枝通常都是被顺带的那一个。他对此毫无异议,毕竟能成为希望的垫脚石一直都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笑着和最后一个进入办公室的二大打完招呼后,他又专心致志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从前天开始是文档归纳的时期,一年累积下来的文档数据都要在这几天完成录入。狛枝办公桌上的文件高了又低低了又高,才刚刚录完这叠又有另一叠从文档室送过来,直到他把上午份的文件全部解决完,他肚子里的牛奶和吐司面包早就已经消化个精光了。

隔壁的左右田已经一边喊着饿一边追逐着索妮娅的步伐往楼下食堂走,狛枝也不禁开始想念起食堂快餐的菜色来。虽然品种很少,但胜在每道菜的的材料都很新鲜,调味做得也都还不错,所以即使价钱有些小贵,也还是十分受未来机关成员们的青睐的。狛枝在刚刚入职的那段时间也是食堂的常客,只是在和日向交往之后,才从食堂党变成了便当党。

在还没工作之前就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居住,狛枝的厨艺也算得上是不错的。他的嘴比较挑,在吃腻了家常菜之后偶尔也会抽空研究研究各式的料理,甜点甚至酒类都稍有涉猎。吃食堂只是因为懒得做,成为便当党只是因为无法拒绝预备学科那期待的眼神。

“狛枝,不可以把蔬菜沙拉里的豌豆全都挑出来扔掉喔。”

他才刚刚打开便当的盖子,日向便在对面头也不抬地叮嘱他。他扁着嘴戳了戳食盒边缘那一粒已经被煮得软软的豌豆,又用勺子沾了一点白色的沙拉酱尝尝味道,最后还是决定先从自己最喜欢的土豆泥开始吃起。

在成为希望之峰学院的学生之前,日向只是一个普通地过着普通生活的平凡人,也是一个放学之后偶尔会留在操场上踢踢足球、打打篮球,满身是汗地回到家之后幸福地享用双亲准备好的饭菜的大男孩。开始自己给自己做饭也是在未来机关就职之后的事情了,起初只是因为心血来潮地“想要为两个人做一次晚餐”,到了后来就完全变成为了两人的营养能均衡而动用从神座那里继承下来的才能来准备便当了。

超高校级厨艺的水平必然在狛枝之上,在色香味上狛枝对这份便当没有任何的不满,他的不高兴仅仅只是因为蔬菜沙拉里放了他不喜欢的豌豆罢了。

“日向君,明天试着把蔬菜沙拉换一换怎么样?我们已经吃了三天蔬菜沙拉了。”

他把脑袋凑到显示器与显示器之间的缝隙中,对着还在沉溺于工作的希望君提建议。日向还有小半堆文件没输入完,并不是因为他要输入的文件比狛枝多,也不是因为他对计算机的操作不熟悉,而是因为从一大早开始苗木就由于有要事和他商量而时不时来这里找他,占用了他的很多时间。

狛枝看不到日向的脸,只能看到日向卷起衬衫之后露出的小臂,手腕至手肘的颜色是和绝大多数男孩子一样从小麦色自然过渡至白皙的渐变色。他无法通过表情判断日向此刻的心情,因此无法判断日向这短暂的沉默究竟是不满还是忙得没法分出神来回答他:“可以啊,狛枝想要吃什么?我最近没太多时间去想这些事,做了好几天重复的菜品,抱歉……”

“没关系,只要不是豌豆都可以。”虽然平时对食物有很高的要求,但狛枝却对日向做的便当有很大的包容力,所以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日向还在敲击的键盘上,“日向君还没做完吗,如果你求我帮忙说不定我会大发慈悲帮你解决一半哦。”

这么说着,狛枝的手却已经越过两人紧挨着的办公桌之间,捏住了日向手边的那一小叠文件。他明白日向是不会求他的,别说说这些多余的废话了,一旦进入工作狂模式日向可能连睨他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可今天日向不仅伸出手来把狛枝按着的那叠文件往后扯,还特意把脑袋凑到显示屏的缝隙中间对他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明天的便当全换成豌豆是吧?好的,我知道了。”

眼看日向就要用一副没得商量的气势把脑袋缩回去,狛枝赶紧加大力度按住了快要脱离指尖的文件夹:“日向君好狡猾!那用一半的工作换明天没有豌豆?”

“成交。”

文件夹被人往这边推了一把,狛枝在捏着它收回手的时候,手里还被日向塞了什么东西。摊开手的时候,一颗花生牛奶糖正安静地躺在掌心里,是日向平时最喜欢吃的那种,他们家茶几的果蔬盆里有一大把,是狛枝某一天在超市里看到顺便买的。

在打开包装纸的时候,狛枝自己也没察觉他盯着这颗糖傻乎乎地笑了。

结果,仅仅只是一颗花生牛奶糖的奖励就帮预备学科做掉了将近一半的工作,狛枝整个下午嘴里都是花生牛奶糖的味道。

回家的路上,日向就算牵着他的手却还是连走路都摇摇晃晃,他们被迫取消掉晚餐之后用DVD放一个电影的计划,狛枝在回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晕乎乎的日向君按在床上。

“连普通地完成工作都快要花掉所有的体力了,预备学科果然还是不行啊。今天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吧。”

他这么说着,在即将关上房间门之前,听到了用手臂遮挡着脸颊、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日向轻声的一句“辛苦你了,狛枝”。

说什么傻话,辛苦的人明明是你吧。

西红柿可以当作水果生吃,也可以当作配菜调味,有的人喜欢它甜中带酸,有的人觉得它的酸甜融合十分别扭。从冰箱里拿出它的时候,狛枝下意识地开始思考日向会不会讨厌这种蔬菜,可也许是因为日向出身普通,家庭条件不允许他对食物挑三拣四,所以尽管狛枝已经绞尽脑汁了,却还是回想不起他除了樱饼以外特别排斥的食物。

在西红柿的尾端划了个十字,狛枝在等水烧开的过程里有些烦躁地咋舌。由于工作繁忙,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挪出空档去超市采购生活用品了。冰箱也几近空旷,这就导致狛枝不能做那些平日里不常吃的、一端出来就能让日向精神抖擞的菜品,只能做一些简单得在一年之内有六分之一的时间都会吃到的东西。

可就算是这样,预备学科肯定也不会生气,不会闹别扭,不会向他提出这样或者那样的要求,而是满脸幸福地坐在他的对面一边感叹着“狛枝的手艺还是那么好”一边把碗里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吃掉。

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预备学科都有些逆来顺受得过头了。有着和普通人一样别无二致的习惯,却去承担那些普通人无法承受的工作量,会像普通人那样遭受不平等的对待,却不会像普通人一样不满或抱怨。即使是对他做了过分的事,说了可怕的话,他的温柔最终还是会化为笑容,不会伤害让他受伤的人。

“狛枝,晚安……”

连多余的对话也没有,才晚上九点半,吃饱饭后刚洗完澡没多久的日向便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床,像一只虾米一样背对着半倚在床头看书的狛枝,不出几秒就这样蜷着身体睡着了。

狛枝关了灯也跟着躺下,从后面抱着日向准备睡的时候不经意摸到了对方身上的那道刀疤。新生的皮肉比周遭的肌肤要滑嫩得多,狛枝的手指沿着它的轨迹从腹间来到胸前,他知道从这里开始往上五厘米的地方还有另一道疤痕,是不久前为了取出胸腔里的那枚子弹做手术留下的。

也就是那次事故,让他们成为了彼此之间最亲近的人。

蹭了蹭日向从领口露出来的那截光溜溜的后颈,那里残存着沐浴乳和洗发露混合的香气,狛枝每次从后面抱着他睡觉的时候总喜欢做这个动作,可今天日向却没有像以往一样一边缩脖子一边说痒,大概是因为真的太累了吧。

当初曾以为一辈子都无法触及的希望,此刻就像一只累坏了的小动物一样,毫无防备地蜷缩在他的怀里。从没有人会像日向一样如此地靠近他,因为他给那些人带去的不幸总会使他们消失或远离,因此他也无法界定他的这份感情能持续多久。

有多久呢,因为日向君的一个笑容而加速跳动的心脏,会一直维持着这份悸动直到自己死去,还是会在这一成不变的生活里渐渐被消磨殆尽呢?

狛枝凪斗自己也不知道。

明天的生活大概也是这样的吧,从唠叨的预备学科手上接过便当盒,继续录入那些根本录不完的资料,回来之后给累倒了的预备学科做晚饭,原本定好的晚间活动又被改成了睡觉时间,从家里到公司两点一线。

越过日向的肩头,今天晚上在入睡前还是看到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景色,窗外的那棵树还是和昨天一样高,连随风摇曳的叶子的轮廓都不曾变化。

每天都过着一眼就能看得到头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还真是充满绝望啊。

 

Day 02

今天的预备学科好像不怎么可爱了。

一边穿鞋一边唠叨着同样的事情,在办公椅上坐下的时间又是八点整。在等待电脑开机的时间里,九头龙是第一个来和日向打招呼的人,只是狛枝今天稍微有些不太想回复九头龙给他的“顺带”的问好。到了午休时间,预备学科还是因为剩下一小半工作没做完而没能按时吃饭。

打开便当盒的时候,狛枝还是看到了铺在最底层的那份蔬菜沙拉,只是日向这回再也没叮嘱他不许把豌豆捡出来丢掉。他莫名感到恼火,也不再把脑袋凑到显示器的缝隙之间了,而是双手撑着桌面径直站了起来:“日向君,昨天我们不是说好把蔬菜沙拉换成别的吗,怎么今天还是它?”

日向“啊”地 一声坐直了身子,对他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对不起,我昨天太累了,就顺手把剩下的材料又做了一份蔬菜沙拉……明天我一定会换的,今天最后吃一次好吗?”

是的,预备学科昨天真的是累坏了,就算此刻日向已经对他挤出了一个笑容,可从俯视的角度还是明显能看出他脸上挥之不去的疲倦。狛枝意识到是自己的失态了,于是只是把所有的不满全都咽了回去,什么也没说便默默坐回了座位上。

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他把蔬菜沙拉里所有的豌豆全都倒掉了。

用两颗花生牛奶糖的奖励帮预备学科做了一小半的工作,今天比昨天多了一颗,狛枝却把那两颗糖并排放在笔筒旁边不想去动它。虽然昨天也吃掉了日向给的那颗花生牛奶糖,但实际上他本身是不太喜欢甜的东西的,这个牌子的花生牛奶糖使用的糖精稍微有点多了。

如果只是甜一点倒也没所谓,只是连这包装也实在达不到狛枝所认为的“好看”的标准。他喜欢漂亮的东西,在仔细端详了那两颗糖之后狛枝对它们更加嫌弃了。真不愧是预备学科爱吃的东西,狛枝甚至无法体会昨天的自己究竟是怎样把那颗糖吃下去的,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全都洋溢着糖精甜得要死的味道,于是赶紧喝了杯水洗掉这种奇异的感觉。

今天和昨天对预备学科的容忍度不同,果然是因为他们的恋情已经进展到瓶颈期了吧?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面对着同样乖巧懂事不会反抗的恋人,因为太过于顺利而失去了新鲜感,所以连带着连预备学科的脸看起来都不那么可爱了吗?

不,狛枝在心里否定。日向君可是希望的代表,追逐着希望的自己怎么会对日向君感到厌烦呢?

可事实证明,他今天的确连触碰日向的想法都没有。

“狛枝,今天是……累了吗?”

回家的路上没有主动去牵预备学科的手,预备学科看起来有些忐忑,连说话的语气都小心翼翼起来。他没有答是或不是,只是简单地回了一个“啊”的单音,便低着头继续往前走,可走了好几步都没有再听到日向跟随上来的脚步声。

他有些疑惑地回头,视野却蓦然被夜幕将落的美景给填满了。地平线的尽头被夕阳的余晖染成鲜艳的橘红,由西向东渐渐沉淀成暗蓝的色调,昼与夜的交接点是淡紫和浅粉的奇妙融合。而日向就站在盛放着的晚霞中央,保持着朝他伸出手的姿势还没来得及收回,似乎是刚才想和他牵手他却径直走掉了。

是我的错。狛枝在心里这么说着,走回去握住了他的手。

握住了之后,原本情绪低落得连呆毛都有些萎蔫的日向君忽然精神了起来。

“冰箱里没有东西了,我们回去之前顺便去超市买点什么吧。”日向的语气听起来很高兴,尽管被日向握着的那只手是义手,狛枝却还是能感觉到日向的手指穿过他的指缝扣紧了他的掌心,“吃完饭我们还能看一看电影,光碟已经买回来好久了,今天终于有时间去看它了。”

日向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从今晚看电影的约定到周末去城镇边缘的生态公园游玩的计划全都兴致勃勃地说了个遍。明明在说的过程里他已经连打了好几个呵欠,可他眼里闪烁着期待光芒的星星却让狛枝不忍心打断他。

“那么就说好了,星期六的晚上一起准备野餐便当,第二天早点起床去搭车。”

在距离踏入超市还有一步的时候,日向终于结束了他的伟大构想,松开了与狛枝相握的那只手,转而弯下腰去拿摆在超市入口处的购物篮。机械手是无法感知温度的,可狛枝却还是因为日向手指的触感突然消失而有些无所适从,于是便下意识地环起双臂,将左手藏进右手的手肘下方。

不想触碰,却又留恋,这种名为“矛盾感”的东西从出生开始就陪伴着狛枝成长至今,因为好运来临之前必会经历一段连他本人也无法预料的不幸。只是这次与往日稍有不同,因为连狛枝凪斗也无法判断,在过了这段厌烦期之后,他究竟还会不会重新再为日向感到心动了。

 

Day 03

今天的预备学科很烦人。

出门的时候狛枝凪斗特意检查了便当,大概是因为昨天才刚从超市采购了新鲜食材,食盒里不仅原本的定番蔬菜沙拉不见了,连其他的几种食物也跟着一并换掉了。今天早上为了做这些便当而比平时起得要早的日向看起来昏昏沉沉的,连低头穿鞋的时候都耷拉着脑袋。

这样也好, 不用再听到预备学科的唠叨了。

今天是录入文档的最后一天,档案室里一年归纳下来的资料都要在今天全部输入完毕。因为连着辛苦了好几天,所以今天被特许做完自己份额的所有工作就能提前下班,狛枝在前几天已经把工作完成得差不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应该能提前两个小时回家。

如果没有帮预备学科的忙的话,说不定昨天就能把工作全都做完了吧。

啧,他在心里咋舌。连续对着显示屏输入资料好几天,就算是他也觉得有些疲倦了,如果今天早点去的话说不定下午还能早点回来。然而今天的预备学科却好像状况百出,先是在最后一只脚穿进鞋里之后才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忘了带,于是又脱下鞋子噔噔噔地跑回房间里去了;再是穿外套的时候裤腰的线头勾到了纽扣,不管怎么努力都穿不进去,最后还是狛枝帮他把线和纽扣纠缠的部分给解开的。

所以,当他们终于准备妥当打开家里的大门的时候,已经比平时预定的时间晚了八分钟。

“连出个门都拖拖拉拉的,预备学科还真是喜欢拖人后腿。”

他在迈开脚步的前一秒这么说,附带一声没有温度的冷哼。余光瞥到检查完铁门是否关紧之后急急忙忙跟上来的日向,正满脸歉意地低着头向他道歉:“对不起,昨天晚上忘记把拿出来的文档放回公文包里了,因为看完电影之后实在太困了……”

什么看完电影,你明明在电影才播到一半的时候就睡过去了好吧?果然超高校级的预备学科不管怎么看怎么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地拖拖拉拉,普通地笨手笨脚,普通地扫人兴致。

没有回应日向的道歉,狛枝加快脚步往前走去了。

一如既往地在坐下之后按下了开机键,却意料之外地从显示器下沿看到了预备学科的呆毛。这个姿势……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吗?狛枝单手托腮把玩着昨天剩下的那两颗奶糖,又随手将它们投进笔筒里。

仅仅只是持续几天的录入工作而已,却没有足够的精力,甚至还会累得趴下来,日向创果然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预备学科而已。

会产生这种想法,狛枝凪斗其实并不觉得奇怪,在以前和日向热恋的时期里,他也无数次会思考这个问题。只是以前这么想的时候总会比现在多了几分怜爱,那时候的他只觉得充满希望的日向君无论犯什么错误都是可爱的,所以不会不屑,更不会对他不耐烦。

究竟是以前的自己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还是现在的自己太过于薄情了呢?

现在的狛枝凪斗并不想过于深究这些。他只知道,在听到左右田关心地询问日向“日向君别逞强啊,有什么工作完不成就和我们说说啊别自己扛着”之后,那些被压抑着的不耐便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连自己的工作都没办法完成,还要依靠超高校级的大家来帮你做完?日向君,准备要用自己是预备学科的借口让大家帮你多久?”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面前的显示屏上沿便被什么人猛拍了一下。左右田正一手扳着他的显示器一边用扳手指着他,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喂,狛枝,你这家伙说话不要太过分了,日向最近还要和苗木商量别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吧。而且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恋人吧,你这种语气是怎么回事?”

“没事的,左右田。不要怪狛枝,他说得其实也没错,确实是我效率太低了……自从上一次住院回来之后,总觉得身体好像很容易疲倦的样子,如果这两天不是狛枝帮着我,估计我得加班加到晚上九点才能回去吧。”

仅仅只是把手搭在左右田的手臂上,左右田的怒火便被轻易地平息了,光是想象着显示器对面预备学科那勉强挤出来的笑容,狛枝就觉得烦躁得不得了。再加上左右田离开之前丢下的那句“真不知道日向君为什么会看上像狛枝那样的家伙”,狛枝便更不满了。

如果要论当初是谁先喜欢上谁,明明是那个预备学科一直在一厢情愿地朝我这边靠近才对吧?

带着这份心情工作到了中午,已经到了看见他们的情侣便当盒就厌烦的地步。

便当里已经没有了他最讨厌的豌豆,而是按着他的喜好全都换成了他平时最喜欢的几种东西,食材是昨天日向在超市认真挑选的,可狛枝却还是猛地放下了饭盒,起身往食堂的方向走去了。

可他没有想到,在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日向并没有和以往一样一边吃便当一边继续手头上的工作,而是坐在他的办公椅上,一边“啪嗒啪嗒”地将他便当盒的搭扣一开一关一边盯着显示屏发呆。

在看到他回来之后,日向马上便回过了神,抱着便当盒将办公椅转到了他的方向,对着脸色不善的他试探性地问到:“今天的便当……不合胃口吗?”

“只是突然想吃食堂的东西所以才去了而已。”

“这样啊。”在得到他的回答之后,日向下意识地躲避了他的视线,紧紧地抱着腿上的便当盒,明显是不相信他的说辞,“食堂的菜我也是可以做的,如果狛枝想吃什么的话,把菜单列下来给我就可以……欸?”

伸出手去拿狛枝笔筒里的笔,可在抽出笔身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被一并带了出来。是狛枝今天早上丢进笔筒里的花生牛奶糖,现在这颗花生牛奶糖正平躺在日向的手心里,日向此刻正低着头紧盯着它保持沉默。狛枝在心里暗叫不好,他本以为日向会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不把它吃掉,可日向却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他的时候眼底已然带上了一抹受伤的神色。

“你其实是不喜欢吃奶糖的吧?”

没有想到日向会突然这么问,狛枝怔愣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然后便听到日向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啊”,紧接着看到日向合拢了掌心握住了那颗花生牛奶糖。

“既然你不喜欢吃花生牛奶糖,那我就带回去了。”日向笑着站起了身,带着便当盒和那颗花生牛奶糖离开了他的座位。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狛枝听到他压低了声音轻声地说着,“对不起,总是在强迫你吃不喜欢的东西。”

这已经是日向今天数不清第几次跟他道歉,却让狛枝第一次产生了“痛”的感觉。

 

Day 04

究竟……是哪里在痛?

从床上醒来的时候,狛枝凪斗对着床上空着的另一只枕头发起了愣。这个枕头是干什么用的,用来垫脚的吗?他把那只枕头拿过来垫在腰下,感觉不是很舒服,又把它移到膝弯底下。嗯,大概这个多出来的枕头是这么用的。

洗漱出门的过程总觉得今天和以往有什么不同,可想了很久都没想起来,直到在玄关换鞋穿外套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忘了准备便当。

歪着脑袋思考了很久,狛枝几乎是在三秒钟之后便打了个响指没所谓地推开了家门——便当这种东西本来就没什么必要,公司不是有食堂嘛。

离开家的时候又是7点42分,落在走廊的第一缕阳光还是只占了这块瓷砖三分之二的面积,去往公司的路上遇到的第一个红绿灯又刚好由绿色开始跳转,路过广场的时候是7点50分,在办公室里坐下刚好八点整。

在等待电脑开机的时间里,狛枝和对面的人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在狛枝的记忆里,他对面的位置一直都是空着的,所以今天看到有新人坐在那里他其实很高兴。新来的成员看起来是一个沉稳的家伙,戴着一副老气横秋的黑粗框眼镜,狛枝和他也聊不上几句,于是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两句话后便结束了话题。

但不管怎么样,有新的血液加入到他们小组就是好事,狛枝在吃午饭的时候这么想。

他和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是高中的同班同学,但那些来食堂吃饭的同学们却不约而同地避开了有他在的角落。他对此并不在意,毕竟像他这样的渣滓能被选为超高校级进入希望之峰学院已经是上天对他的恩宠,他只要安安静静地做他们希望的垫脚石就可以了。

一边赞颂食堂的咖喱饭一边享受这短暂却奢侈的休息时间,尽管狛枝并不是有意偷听,左右田那过大的嗓门却还是让他知道了他的同学们对话的内容:“新来的成员好是好,但是我还是更想见到日向那家伙……”

“只不过是分组不同,又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了,你也说得太像生离死别了吧?”

“因为,这次只有日向一个人调去了那个组啊!而且又不像咱们这种机动组,是那种基本每天都要在前线的小组欸……那家伙连身上的伤都没养好,而且昨天才刚刚和苗木商议完那个新的企划。真想不通苗木为什么要把他调过去。像他这种超高校级的谈话窗口,就应该去希望之峰学院当个老师。”

日向……日向创……创?

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名字呢,听起来好像也不是77届的学生,难道和苗木君他们一样是78届的吗?真想见见呢,有着这种听起来就很治愈的才能的人 。

一定,是大家的希望吧?

心情很好地结束了午饭,狛枝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才发现他对面的那个新人竟然还在继续工作。难道他中午不用吃饭吗?狛枝有些好奇地瞄了一眼他的办公桌,这才发现他的手边摆着两个空了的面包袋。

如果每天中午都只吃面包的话,很容易营养不良的吧……

别人的事情他没法管那么多,狛枝在心里摇摇头否定这种行为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早上苗木才向他们提出了一个新的作战企划,从左右田的说法来看,这应该是苗木和那位日向一起商讨出的结果,狛枝利用午餐时间思考过后想出了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现在正打算利用剩下的休息时间把这些建议全都写下来。

可他才刚刚把笔筒里最外圈的那支钢笔抽出来,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便随着他的动作咻地一下跟着飞出来掉在了桌面上。他仔细端详,这才发现这个白色的物体是一颗花生牛奶糖。

只不过包装稍微简陋了那么点。狛枝有些遗憾地撕开包装吃掉了它,在入口的那一刹那被甜得微微皱起了眉。不管是审美还是口味都不是自己喜欢的,那这颗糖应该是别人送给他的吧,是谁呢?

他抚了抚眉心,将包装纸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之后才抬起了头。在花生的香气和牛奶的甜味之间,他好像看到对面显示屏的上沿若隐若现着一根尖尖的呆毛。可新来的成员并没有呆毛呀,狛枝疑惑地将脑袋凑到显示器与显示器之间的缝隙里,发现自己并不能看到对面的人的脸,于是又把脑袋缩了回来。

可就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让他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平时他的对面是没有人的,可为什么他却习惯性地做出了这个想要看对面的人的动作?

忽然之间,狛枝凪斗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很多很多东西。

他先是弯下腰通过显示屏的下沿看了看对面办公桌上的文件夹,并没有潜意识里像小山一样那么多,新来的成员工作效率甚至比狛枝还要高,一个上午就能把一天的工作全部做完;紧接着他打开了公文包,里面并没有一个粉红色的便当盒,他还记得送给他便当盒的人用的是天蓝色的,给他粉色的理由是“粉色和你发尾的颜色很像啊你就不要拒绝了”。

最后,他把笔筒里的笔全拿了出来,将笔筒反扣在桌面上。里面并没有再掉出第二颗花生牛奶糖来,可他明明记得他曾经往里面丢了两颗这样的奶糖。

“狛枝,不可以把蔬菜沙拉里的豌豆全都挑出来扔掉喔。”

“辛苦你了,狛枝。”

“狛枝,晚安……”

“狛枝,今天是……累了吗?”

“食堂的菜我也是可以做的,如果狛枝想吃什么的话,把菜单列下来给我就可以……”

“狛枝……”

……

“对不起,总是在强迫你吃不喜欢的东西。”

痛得快要死掉的心脏,仿佛和这只被日向带走了一颗花生牛奶糖的笔筒一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已经空空如也了。

 

Day 00

从床上猛地坐起的时候,连鬓角都被颊边的泪水打湿了。后背满是冷汗,自心脏传来的钝痛还在继续蔓延,月光投影进来的树影和梦里所见的轮廓一模一样,房间里安静得只有自己的心跳狂乱的轰鸣。狛枝喘着粗气低下了头,映入眼帘的是赤裸着上身的日向胸口和腰腹间的那两道深浅不一的疤痕。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摸它们,已经睡着了的预备学科便马上按住了他的手。

怕痒的样子很可爱。

如果继续动作说不定会吵醒预备学科,狛枝被他这么按着手也不敢再乱动了,他开始仔细打量起日向的睡相来。大概是因为睡眠质量很好,日向睡着的时候一直都是安静的,有时候甚至连一晚上都不会翻一次身,所以狛枝特别喜欢抱着他睡觉。从小到大都在安稳的环境里度过,日向在一开始和他同居入睡的时候并不会蜷着身子,直到狛枝养成了抱着他或者被他抱着睡觉的习惯之后,日向才开始蜷起身体睡的。

睡着的时候缩在他怀里的样子很可爱。

轻轻揉了揉日向后脑勺软软的头发,狛枝小心翼翼地躺下来重新抱住了他。日向从刚才开始就是平躺着的,现下只是无意识地蹭了蹭他的脸颊之后便继续枕着枕头睡过去了。狛枝不满他们之间这十厘米的距离,干脆揽着他的腰贴近他,脑袋拼命往他的肩窝里拱。

是日向君的颈间才有的沐浴乳和洗发露混合的香气,狛枝心满意足地深吸了一口气,因为刚才那场噩梦而一直狂跳的心脏终于平静了下来。他把耳朵贴了过去,如愿以偿地听到了从日向胸膛里传来的沉稳的心跳声,十秒钟跳了十二次,乘以六就是七十二次。

太好了,这只是一个拥有普通人心跳的普通的预备学科而已。翘起来的呆毛很可爱,穿外套的时候把纽扣钩进裤腰线头上的笨手笨脚很可爱,唠叨的样子很可爱,委屈的样子很可爱,以为他生气了小声地向他道歉却被他反握住手而笑出来的样子很可爱,给他递文件夹的时候偷偷往他手心里塞花生牛奶糖的样子也很可爱。

就算是普通的日向君,也很普通地让他觉得可爱。梦里的狛枝凪斗怎么会对日向创失去感情呢?狛枝一边又往日向怀里拱了拱一边忿忿不平地闭上了眼,接下来的愿望就是再回到梦里和梦里的日向君道个歉好了。

日向终于被他给拱醒了,却只是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伸出手抱住了他,就算很困却也还是强撑起精神问他:“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做了个梦而已。”

“嗯……是什么梦啊?”

察觉到他的不安,日向开始抚摸他的头发,这种被当成小孩子哄的感觉让狛枝有些忍俊不禁起来。该怎么回答他呢,梦到我突然不喜欢你了?梦到有一天我突然把你忘了?梦到日向君唠唠叨叨得让我都觉得烦了?

似乎哪种回答都不太合适,最后狛枝只是随口回答:“梦到日向君又偷偷向苗木君申请换组了。”

听到他的回答,日向沉默了很久,久到狛枝以为他又睡了过去,却突然被日向抱紧了:“都说了以后不会那样做了。别胡思乱想了,睡吧。”

“嗯。”狛枝轻声回应,在闭上眼之前却忽然想起了什么,“明天的便当想吃蔬菜沙拉了,日向君亲手做的那种。”

“你发烧了吗?”

“没有,就是突然很想吃。”

“可是不太可能哦……”

“为什么?日向君终于不再想给我做便当了吗?我这种垃圾果然只能吃食堂——”

“笨蛋吗……今天去超市买的材料,全都……”

“全都?”

“……你喜欢吃的东西……”

最后的尾音已经弱如蚊呐,日向终于没忍住沉入了梦乡,狛枝却无言地凝视着他锁骨下方的红痕,沉默着拥紧了他。

这样的日向君,如果真的有对他感情消逝的那天,那大概便是永生了吧。

 

 


评论(30)

热度(301)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