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狛日】虚与委蛇

*很迟钝的日向,没有继承任何才能

*同样迟钝的神队友左右田和一

*您的好友醋枝凪斗已上线

*日向并不男前果咩!

*一句话总结:这件事只是没谈过恋爱的左右田和一天大的误会

 

 

这是左右田和一第五次听见隔壁座位的日向创发出一声绵长的叹息,这时他正好在画新发明的手表设计图。在听到这声猝不及防的叹息声时他勾勒精密部件轮廓的右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铅笔笔尖偏离预定的轨道斜斜地画出一条曲线,在这张工整洁净的设计图上怎么看怎么显眼。

 

他丢下铅笔啪地一下站了起来,正好看到斜对面的显示屏背后狛枝那头像棉花糖一样膨胀起来的头发。也许是他的动静太大了,狛枝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对他刚才发出噪音的行为产生任何不满,而是举起那只由他亲手制作的机械手笑意盈盈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大概是在新世界程序里狛枝曾经做过的疯狂举动给左右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算现在狛枝已经融入了这个集体和他们一样成为了未来机关十四支部的一员,左右田还是不敢贸然亲近他,觉得他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所以左右田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然后把目光转到了他的心友——日向创的身上。

 

那根总是精神抖擞的呆毛此时正怏怏地萎蔫着,日向的手边堆满了小山一样的文件,本人正往电脑里输入文件里的数据。他的打字速度并不快,可左右田却眼睁睁地看着他一连按错了好几个键,这是日向有心事的时候才会产生的表现,于是左右田便在他还没来得及发出下一声叹息之前走过去揽住了他的肩膀。

 

“日向,放轻松,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他拍了拍日向的肩头,语气尽量亲昵,“你的叹气声大得都害我画不了图了,到底是怎么啦?”

 

“啊、打扰到你了吗,抱歉……”日向收回了放在键盘上的手,有些苦恼地抬起头与他对视。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犹豫地看了看正前方,“其实,我最近……因为一件私事有些心神不宁。”

 

从自动贩卖机里拿出一罐可乐,左右田在回过身的时候才发现日向已经从秋千转移到旁边的长椅上了。夕阳的余晖把他的影子拉成细细长长的样子,左右田走到他的面前,把可乐递给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眼神聚焦在前方的沙池上。

 

“小时候,我很爱玩,就算临近饭点了也要吵着让刚下班的母亲带我到附近的公园去。我在家里是独子,他们都很骄纵我,就算母亲已经很累了也还是会满足我的要求,我却不会体谅她,反而每次都会玩得衣服和裤子都是沙,回去还要母亲帮我洗。我的性格是不是很坏?”

 

才刚刚在长椅上坐下,日向便开始喃喃自语起来。他还是没有像平时谈话时那样转过头来注视他,而是双手紧握着装满可乐的易拉罐怔怔地看着前方。左右田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只是下意识地想要把这个充满消极情绪的日向给驱逐出去,于是他用自己手里的冰可乐贴向了日向的脸颊,在看到对方被冷不防的攻击一边惊叫着一边缩起肩膀的时候才稍微找回了一些正常的日向的影子。

 

利落地拉开金属环,左右田在水汽从小小的豁口逸出的“嘶”声中看着日向擦拭着脸颊上的水渍:“就刚才你拒绝接我的冰可乐并让我去买一瓶常温的来说,你确实挺坏的。”

 

“喂喂,这是哪里来的误会……空着肚子喝冰的饮料不太好吧,而且我只是让你自己把这罐冰的喝掉,可没说让你再去帮我买一罐吧。”

 

“但是!”左右田竖起食指摇了摇表示否认,“你明明那么怕冷,却对我刚才的恶作剧没有丝毫生气的表现,你是一个好人啊日向!”

 

“真是不明白你到底想要夸我还是损我。”

 

日向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可乐放在他和左右田之间空出的那一小截椅凳上,然后便向后仰靠着椅背凝视即将换上夜幕的天空。同为男性,左右田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日向的外貌,现在近距离这么一看才发现那双草绿色的眼睛在映入满天落霞之后,比以往要多了那么一些温柔的神色,像质地上佳的绿宝石,流淌着细碎的光芒。

 

他不禁想起新世界程序里的日向,在学级裁判里自信又果敢。是不是回归现实之后曾经的预备学科身份让他产生了压力呢,左右田并不知道。他自认并不是一个擅长读懂别人内心的人,他能做的只有把他内心的想法说出来:“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有自己任性的一面,就算是日向你也不例外。但在这个条件下,你却能包容其他人的缺点,我想这就是大家喜欢你的原因吧。”

 

“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对自己产生怀疑。”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知从何时开始紧握成拳,日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面,似乎是在整理语言,“在我准备升初中的那个学期,我的父亲第一次对我发了很大的火。他说我以前太任性了,总是仗着母亲的溺爱便随心所欲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从不为别人考虑。那个晚上我在餐桌旁站了整整一个小时,想起以前我还做过的其他任性的事情,就觉得自己实在是糟糕极了。”

 

“然后你就开始反思自己,成为了一个让父母放心的好孩子,最后还去了希望之峰学院?虽然故事很老套,但放在你的身上确实还蛮合理的。”

 

左右田又往嘴里灌了一口可乐,二氧化碳从喉管直冲脑门的感觉让他长舒了一口气,但日向却远没有他那样轻松:“对。但我今天想说的是,正是因为从新世界程序里出来之后,大家都太溺爱我了,所以我最近在不知不觉里又变成了一个糟糕的人。我本来以为我能和每个人都互相理解、好好相处的,但似乎是我太过于自负了……我发现我根本就没办法理解我的室友。”

 

日向的室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在两个星期之前才刚刚从集体大宿舍里分到两人间的小公寓里,当时苗木安排的和日向一组的是……

 

“狛枝他啊,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以前住集体宿舍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现在每天都面对面完全能感受到他毫不掩饰的厌恶。我本来以为在新世界程序里他讨厌我只是因为我是预备学科,可没想到现在已经在未来机关工作了还是这样。”

 

果然是那个神秘莫测无法揣摩看起来很会挑刺事儿特别多的狛枝凪斗吗!

 

好吧,这确实是一个连他也不了解的人,左右田也跟着叹了一口气。但平时里和日向比较亲密,左右田并不认为这是日向的问题:“但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问题并不是出在你的身上,而是狛枝他自己本来就有很大的问题呢?”

 

“如果这么说的话,左右田君平时有觉得狛枝很难说话吗?”

 

有很难说话吗?左右田皱着眉仔细回忆了一下他和狛枝之间为数不多的互动,第一次是他为了帮狛枝做义手而去量他手腕的尺寸,第二次是粗成品做出来之后去找他做适应性调配,第三次是最终品完成之后把它送到狛枝手里。

 

每一次狛枝都特别热情地把他招待进自己的房间里,就算他在整个过程里发生了螺丝不小心掉在地上某个零件忘在工作室里没带来的情况,狛枝也依然笑容满面地说“没关系”。最后一次成品做出来之后狛枝还特别抱歉地说“这段时间真的麻烦左右田同学了,像我这种垃圾居然还能得到重新拥有左手的机会这种事情真的想也不敢想呢,以后左右田同学有什么事情需要到我的尽管开口”这样的话,怎么看都不能算是一个很难说话的人吧。

 

于是左右田坚定地摇了摇头:“没有,他对我很客气,平时和我打招呼也是笑着的。”

 

那么一看,狛枝和日向之间产生矛盾的原因,果然不能全都怪罪在狛枝一个人的身上。

 

日向在听到左右田的回答之后露出了“看吧果然如此”的表情:“问题就出在这里,他对你们明明都很客气,态度也很温和,但无论我用多少敬语,换了几种方式和他说话,他都是那副不满的样子。我现在每天基本都会和他吵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同住下去了。”

 

看着日向愁眉苦脸的样子,左右田仔细思考了一下对策:“两个平时性格没问题的人一起住却产生矛盾的话,一般都是生活习惯不同导致的矛盾。你们之间会不会是这种情况呢?”

 

“生活习惯……”

 

日向低语着,左右田仰起头把最后一点可乐一饮而尽,却在刚刚放下空着的易拉罐时看到了日向蓦然亮起的眼睛。他的后背被人大力拍了拍,日向终于露出了近日来第一个灿烂的笑容:“以前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我想问题大概真的就出在这里了。左右田,谢谢你!”

 

手里的空易拉罐被拿走了,日向知道他爱喝可乐,把常温的那罐塞进了他的手心里。夕阳的余晖和日向在前方与他挥手告别的背影融成一幅色彩艳丽的水彩画,左右田回以他一个微笑,再次打开了易拉罐的拉环。

 

日向那么好的一个人,真希望他能快点解决掉和狛枝的矛盾啊。

 

在第二天到来之前,左右田和一还这么祈祷。然而事与愿违,当他第二天抱着他连夜画好的设计图纸哼着歌来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看到了比他先来一步的日向趴在办公桌上的背影,被当作早餐的草饼和牛奶正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边,他既没有在工作,也没有在进食。

 

往座位走去的时候,刚刚把空了的面包包装袋丢进垃圾桶的狛枝,在对面神清气爽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他一如既往地点头回应,把图纸小心地放进抽屉之后才转身去到日向身旁。

 

“怎么了日向,昨天的方法难道不奏效吗?”

 

由于狛枝的办公桌就在日向的对面,左右田不得不贴近日向的耳朵轻声地问。而同样地,日向为了防止狛枝听见,也像他一样凑到他耳边小声地回答:“实际上,从我昨天刚进门的时候,狛枝的心情就特别差。他先是说‘今天不是帮你把工作做完了么怎么又那么晚回来?而且还两手空空的,早上出门之前说好回来帮我带的牛奶又忘了吧?’然后没等我说话就往墙边一靠继续说‘晚回来也不说一声,我做好的饭菜全凉了。今天和谁出去了?’,结果今天早上他没牛奶喝就一直跟我闹别扭。”

 

没有牛奶喝就闹别扭,狛枝凪斗是小孩子吗?!

 

虽然左右田很想这么吐槽,但他还是维持着同学之间那点微薄的情谊极力按捺住了自己的情绪,换了一个方式委婉地说:“为什么狛枝要喝的牛奶是你去买?他自己的早餐应该由他自己负责才对吧?”

 

“因为昨天轮到狛枝做饭了,他下班之后要拐去超市,和他平时买牛奶的那家甜点店不顺路,所以让我去买。他吃东西很挑的,吃得又少,特别是早上只喝那家甜点店自制的这种牛奶,再吃几片吐司面包,其他的一概不接受。所以今天只有吐司面包没有牛奶他就不高兴了……”

 

“……你还真是一个老好人,日向。”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出现了日向老师哄着幼稚园狛枝的情景,左右田抹了一把冷汗,却又听到日向沉吟了一下:“我忘了买牛奶确实是我不对,以前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但他这么生气还是第一次……”

 

“要不然你今天去买一些他平时喜欢的东西,和他道个歉缓和一下气氛,然后再慢慢观察?”察觉到对面的狛枝好像歪头看了看这里,左右田把日向往旁边拽了拽,继续低头和他咬耳朵,“总之先让他的心情好起来才能找出问题所在,我相信狛枝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他应该不会生那么久的气的。”

 

然而日向却没有察觉到对面的人的举动,反而泄气地将脑袋往左右田肩膀上一靠,又发出了一声叹息:“但愿吧……”

 

把新设计的手表按原计划组装至表盘的时候,正好到了午饭的时间,左右田将视线从精密的图纸上移开,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在沉浸于机械制作的时候脑海里想到的只有零件组装的步骤,直到现在放松下来之后左右田才发现自己饿得厉害。他不是一个擅于厨艺的人,也抽不出一点可怜巴巴的时间来准备每天要吃的便当,一楼的食堂是他经常光临的地方,他一边站起来一边伸了个懒腰,像往常一样准备往楼下走。

 

想要走出办公室的门就必须经过日向的座位,左右田才刚刚迈出第一步,自斜前方投来的机警的视线便让他不适地停下了动作。日向已经拿出便当盒做出了“我要开动啦”的饭前动作,一向与他同步进食的狛枝却连便当盒也没有拿出来,而是越过显示器上沿直勾勾地盯着他。如果此刻狛枝没有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左右田甚至以为狛枝会马上从对面的座位扑上来。

 

可能是错觉吧。

 

左右田只思考了大概两秒,便重新哼着歌走向食堂了。在他完全经过日向的座位之后,他才觉得一直黏在他身上的视线消失了。但事情并不会这样轻易地结束,当他从取餐口端着他心爱的黑胡椒牛肉盖饭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的时候,狛枝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呀,没想到在这个人满为患的食堂里竟然只是随便走走就看见左右田同学了呢,我能坐在这里吗?”

 

虽然这么问着,狛枝却像是有左右田绝对不会拒绝他的自信一般自顾自地坐了下来,让左右田把那句还没出口的“可以啊,请便”给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里。直到这个时候左右田才发现狛枝和他一样点了黑胡椒牛肉盖饭,这让左右田不禁想到前几天狛枝和日向在办公室就“都跟你说过了青椒那么辣为什么还要放进去”的争吵来。

 

今天狛枝来食堂吃饭难道是因为实在受不了日向做的便当了吗?但是连青椒都觉得辣,狛枝应该是不喜欢吃有刺激性味道的东西的吧,这个黑胡椒牛肉盖饭真的没问题么?

 

算了,这是人家的事情,我操什么心呢。

 

把沾着黑胡椒酱汁的牛肉送进口中,左右田满足地眯起了眼睛,只觉得劳累了一个上午的身体在这美妙佳肴的慰藉下又重新充满了动力。但与他的大快朵颐不同,狛枝丝毫没有要拿起筷子的举动,反而把手放在了膝盖上,试探性地说到:“左右田同学最近看起来好像很受欢迎呢。”

 

话一出口,左右田差点把牛肉饭从嘴里喷出来。

 

“不不不,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索尼娅小姐最近还是没有接受我的告白啊!”

 

“啊,是我表达得不清晰让左右田同学误解了,不好意思。”狛枝把托盘往前移了移,一改刚才的拘谨单手托腮凝视着他,“昨天下午下班之后,和日向君呆在一起的人是左右田同学吧?”

 

虽然对狛枝那种审问犯人的语气有些不满,但他的回答关乎着日向和狛枝之间的关系走向,所以左右田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他本以为狛枝生气只是因为日向和不认识的人一起约好了见面而忘了买牛奶,如果在狛枝面前承认和日向见面的人是自己情况也许会好很多,但狛枝在听到他的回答之后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种能称之为“高兴”的神情,反而眼神一冷吐出了一句“果然是这样啊”。

 

“那个……你也不要太怪罪日向了,他这几天都为了你的事情苦恼着呢。”以为狛枝还在不满日向忘了买牛奶的事情,左右田连忙开口向狛枝解释,“他想和你好好做朋友,所以来问我有什么好方法,昨天聊得太久了把买牛奶的事情给忘了也不是故意的。”

 

“嗯,我大概知道了,是我和他相处的方式不对。”狛枝这么说着,一边微笑着站起了身一边向他挥手告别,“那我先走了,左右田同学慢慢吃哟。”

 

这就走了?明明这碗黑胡椒牛肉盖饭都没有被动过吧!左右田不可思议地伸出手拦住了想要离开的狛枝:“就算你不高兴也至少要把你自己买的饭给吃完吧?”

 

被他拦住的狛枝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耐心,连表面的平和都维持不下去了。左右田看到他敛去了笑容,环着双臂,不耐烦地瞥了一眼托盘里那个满满当当的饭碗,铁灰色的眸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是说黑胡椒牛肉盖饭吗?这本来就是我买给你当作谢礼的,左右田同学等会就把它给吃掉吧。”

 

“谢礼?”

 

他试图从充满着设计图和索尼娅小姐的大脑里搜索出一丝一毫关于他最近有帮助过狛枝的记忆,可除了狛枝身上的那只义手以外他想不出任何有关的线索。然后他听见狛枝轻轻叹了一口气,那只由他制作的、冰冷的机械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左右田同学该不会忘了吧,我一向是不在食堂吃饭的。因为如果我不把那个预备学科做出来的便当给吃掉的话,他可能一个下午都会哭丧着一张脸哦?”

 

感受到狛枝语气中的不善,左右田握紧了手里的金属勺柄:“什么那个预备学科……你这个语气……”

 

“啊,说到谢礼,是谢谢左右田同学这段时间对预备学科的关心和照顾呢。以我的立场,还是想奉劝左右田同学以后不要太过于接近他了。没想到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他竟然还妄想着要混进超高校级的大家中间,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吧?”

 

“狛枝,你这家伙!你根本就没想和日向成为朋友吧?”

 

“哈啊,朋友?这个肤浅的词语肯定是出自预备学科之口吧?我可不会有他那种愚蠢的想法,只不过像他那样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只适合和我这样的垫脚石呆在一起罢了。”在左右田彻底动怒的前一秒,狛枝适时地收回了搭在他肩上的那只手,明明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左右田却怎么看都觉得这张温和的假面背后是冰冷的毒蛇在吐着鲜红的信子,“希望左右田同学也能明白这点,不要再光天化日之下和他搂搂抱抱了。”

 

看着面前那碗还冒着热气的、满满当当的黑胡椒牛肉盖饭,左右田猛地一锤桌面,在心里狠狠地骂到:恶心,虚伪!

 

表面上一副反省的样子说着“是我和他相处的方式不对”,私底下还是对日向曾经的预备学科身份那么看不起,果然不能被狛枝的外表给欺骗了!没有才能又怎么样,日向可是一个大好人啊!真想不通日向为什么想要和这种人成为朋友,他到底有哪里好了?!

 

虚情假意,虚与委蛇!

 

食物无罪,左右田忿忿不平地吃掉了两碗牛肉饭,在回到二楼的时候正好看见已经吃完饭的日向正在水房里洗便当盒。平时日向用的便当盒是天蓝色的,可左右田却发现今天日向不仅在洗天蓝色的那个,而且还在洗属于狛枝的粉红色的那个,这让他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扶着日向的肩膀强硬地让他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左右田难得地拿出了严肃的口吻:“日向,是我错了,我一直以为狛枝真的是一个好人,实际上他只是一个虚与委蛇的小人而已。你还是不要再和他来往了,他不值得你那么费心,你暂时先搬出来和我住吧,我的宿舍现在还只有我一个人。”

 

“突然之间……是怎么了啊?”

 

日向的指尖还在滴水,指背上沾染的泡沫也没来得及洗掉,可他却顾不上这些,因为他被左右田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给吓得瞪大了眼睛。饮水机就在水房的隔壁,从左右田的视角正好能看见此时此刻经过水房门口的狛枝那冰冷的眼神,但这次狛枝却没有像刚才在餐厅时那样再过来和他说什么,而是把手上的两个水杯全都装满之后便离开了这里——就是这个瞬间,眼尖的左右田一下子便认出了其中的一个就是日向的水杯。

 

这家伙的演技真好,明明那么讨厌日向却还是帮他装水了,难怪日向被骗得团团转!不行,绝对不能让日向蒙在鼓里,身为日向的心灵之友,自己一定要帮助日向逃离狛枝的魔爪!

 

这么想着,左右田的语气比刚才更坚定了:“你听我说,狛枝他其实根本就看不起你,他心里对你预备学科的身份唾弃得要命!你和他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听我一句劝,今晚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就搬到我这里来吧。”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看不起我,但是……”日向低下头,咬着唇露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他平时也对我挺好的,尽管每次说话都不留情面,但还是帮了我很多次,生活也好工作也好……我觉得我和他总会有互相理解的一天的。”

 

“你被骗了!那都是他装的,都是假的啊!”再怎么努力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左右田在摇晃日向的肩膀数次无果之后便放弃了劝说的行为。他松开了手,托着腮思考了一会儿,不出一会儿就想到了一个新的办法,“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日向你就亲自去试验一下怎么样?试验一下狛枝到底是不是真的很讨厌你,讨厌得无可救药的那种。”

 

“虽然这个方法是最有效的,但我有时候根本分不清他到底哪些话是真心话,哪些话是违心话。”

 

看着日向迷茫的表情,左右田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这个问题就交给我好了。今天下班之后先别急着走,我有东西要给你。”

 

按照原计划,由左右田全权设计的这款新手表本应该是在今天晚上才能面世的,可为了日向今后的幸福,他卯足了劲加快手速花了一个下午终于完完整整地把这只手表做完了。在接上最后一节表带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分钟,左右田把这只手表交给日向的时候,对面的狛枝正环着手臂,不满的视线穿过两个厚厚的显示屏落在他们身上。

 

左右田弯下腰来凑近日向的耳朵:“不是说只让你等我吗,怎么狛枝也在这里?”

 

“因为中午吃饭的时候和他约好了今天一起去买牛奶,然后再去一趟超市……刚才我也和他说了让他先回去,但他怎么都不愿意。没关系的,我们小声点说,别让他听见就可以了。”

 

左右田抬起头来打量狛枝和他们之间的距离,然后又不放心地把日向往旁边拽了拽:“那我就简洁点说明了。这块手表在平时只是一块普通的金属手表,但它具有接收和你对话的人的音波并且分析那个人的情绪的功能。看这节表带侧面,有几个孔对吧?如果和你对话的人心情是愉快的,它会闪绿色的光,如果和你对话的人心情很糟糕,生气或者不满的话,它会闪蓝色的光。如果它不发光,那就表示说话的人情绪起伏不明显,不高兴也不生气,大概就是平静吧。”

 

“所以只要我戴上这块表,我就能根据它闪光的颜色判断狛枝说某句话的时候到底是开心还是不满,从而判断是不是真心话吗?”

 

“对,就是这样。但日向,我觉得你根本没有机会看到绿色的光,狛枝今天午饭时间和我提到你的时候脸黑得像锅底一样。”

 

“哈哈……还真是没法想象他那张脸黑得像锅底的表情呢……”日向干笑着,却有些失落地垂下了眼睛,不一会儿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抬起头直视他,“如果狛枝真的很讨厌我的话,我明天就向苗木君申请换宿舍。”

 

交头接耳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田终于在狛枝凌厉得几乎要他扎出几百个洞的眼神中直起了身子,然后拍了拍日向的肩膀:“但愿你今晚不要太伤心。”

 

目送着日向和狛枝走出办公室,左右田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那只没经过试验的手表会不会有什么纰漏,最终还是因为放心不下而偷偷跟在了他们的身后。他们走出公司大门后并没有直接走回公寓,而是像日向说的那样拐了好几条街来到一家位置偏僻的甜点店。

 

左右田在对面的花店一边佯装买花的样子一边打量甜点店的店面,也许是因为客人不多的缘故,那家占地面积不算大的小店此刻看起来宽敞明亮,装修的风格有别于市中心那些火爆的面包店那样温馨甜蜜,而是走起了简约风,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真不愧是挑三拣四的狛枝喜欢的店,这么一想里面的东西应该也蛮不错的,不然下次什么时候自己一个人抽空也来买买面包和牛奶好了。

 

左右田还在心里赞叹着狛枝的眼光,已经对这里熟门熟路的日向早就已经挑好了狛枝喜欢喝的牛奶付完钱准备走出来了。左右田马上躲进花店的角落里,又在老板的盛情推荐下不得不买了一小捧玫瑰花,这才又偷偷摸摸地沿着日向行走的轨迹继续跟进。

 

玫瑰花看起来很新鲜的样子,明天带去办公室送给索尼娅小姐吧。

 

左右田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的玫瑰花,一边猫着腰寻找掩体一边缩短他和日向之间的距离试图挺清楚狛枝和日向的谈话。这条街没什么人,因此左右田的侦察行动进行得十分顺利,他看见日向提着牛奶向狛枝鞠了一躬:“对不起,昨天我真的不是故意忘记帮你买牛奶的……如果你不高兴的话,下个星期的牛奶全都交给我来买好了。”

 

“哼……真不愧是记忆力为零的预备学科。下次……算了。”没有接受道歉也没有继续责怪日向,狛枝弯腰从满脸委屈的日向手里接过了塑料袋,率先往前走了,“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做饭赔罪吗,动作再不快点超市里的鲜肉就要卖完了。”

 

左腕的手表侧边的指示灯没有发光,大概是日向刚才的道歉让狛枝糟糕的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了吧。左右田在心里对日向刚才所说的“下个星期的牛奶全都交给我”有些恨铁不成钢,却只能按捺着情绪继续跟在他们身后。

 

超市离他们的公寓很近,左右田对这块地方很熟悉。他本想动作快点去那家平时经常光临的煎饼店随便买点什么东西垫垫肚子再跟着进去的,可没想到今天煎饼店的顾客比平时要多,当他拎着热腾腾的煎饼走出来之后,早已错过了最佳跟踪的时间。

 

现在贸然进去说不定会被他们发现,反正这个超市的门只有一个,不然就在街角找个地方盯着门口等他们出来吧。左右田这么想着,便挑了一个视野和位置极佳的巷口开始了他的蹲梢大业。

 

原本被晚霞铺满的天空在不知不觉中已然换上浅紫的夜幕,左右田动了动他有些酸痛的肩膀,保持这个姿势太久,让他产生了一种能从身上抖下一斤露水的错觉。半个小时前吃进去的那个烧饼已经被消化殆尽,为了做完那只手表加班加点,左右田现在饿得不行,他甚至起了放弃跟踪的念头。

 

算了吧,回去吧,按这个走向看狛枝和日向从超市里出来之后就直接回家吃他们的赔罪大餐去了。刚才日向的道歉已经成功安抚了狛枝的情绪,这之后狛枝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强烈的情绪浮动了。至于叫不醒的日向,就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告诉他狛枝的虚伪之处好了。

 

打定了主意,左右田站起身,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刚想离开这里,日向和狛枝便从超市里走了出来。他们似乎在争吵,只提着牛奶的狛枝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而日向提着两大袋东西笨重地跟在后面。距离隔得很远,左右田听不清日向在说些什么,只能勉强从嘴型判断日向说了一句“等等我”,狛枝却像赌气一样加快了脚步。

 

这两个人搞什么啊,买个东西的功夫都能吵起来?

 

左右田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了起来,却也一刻不敢怠慢地跟着日向往前走了。虽然在负重上有所差别,但日向还是拼尽全力在即将进入住宅区大门之前追上了怒气冲冲的狛枝。

 

“狛……狛枝……等等我!呼……”提着满满两大袋食材,一路小跑过来的日向已经花费了所有的力气,连说话都有些吃力,“突然……是怎么了啊!从结账之前就开始不高兴了……可你又什么都不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似乎是被日向的这句话气到了,狛枝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左右田连忙把身子往灌木丛里藏了藏。他摆出了早上左右田在食堂里见到的那副居高临下的表情,慢慢往日向身前走去,手表的指示灯几乎是在狛枝开口的同时,便开始闪烁着幽幽的蓝光:“我为什么生气?预备学科的记忆力不好就算了,连脑子都开始不好使了吗?从昨天你回来开始我就已经把话说得够明白了,自己理解不了,所以又去请了一个外援?”

 

什么啊,这句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是……狛枝他其实不满的人是我?!

 

“你不要这么说左右田君,他是真心希望我们能快点和好的。”日向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生气,“我真的想要和你好好相处,所以才去问左右田君到底该怎么办。”

 

面对日向的解释,狛枝竟然一改刚才的愤怒微笑了起来:“那好,那你说说我昨天为什么生气?”

 

“因为我忘记帮你买牛奶了。”日向斩钉截铁地回答,没等狛枝开口又继续替自己解释,“我知道一个人要改变早餐的习惯是很难的,比如你没有牛奶就吃不下干面包,所以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

 

“所以你为了向我道歉,不仅主动提出要帮我跑腿买下个星期的牛奶,而且今晚还要亲自下厨作为补偿?”

 

“对,就是这样。”日向说着,指了指放在地上的塑料袋,煞有介事地向他介绍着,“你看这一袋,没有青椒没有辣椒没有黑胡椒,全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既然你明白了我的想法那我就不多做解释了,我们以后果然还是要像今天这样沟通沟通,不然……”

 

可他话还没说完,狛枝却突然打断了他:“这一袋是我喜欢吃的东西,那另一袋呢?”

 

“这袋是我为了感谢左右田君的帮忙而帮他买的东西。”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绕是躲在灌木丛里,左右田也被吓得虎躯一震。但日向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哪里有不妥,反而还疑惑地问到,“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是觉得没有问题。”狛枝敛去了笑容,露出了自嘲的表情,别过头不再看日向的眼睛,“因为从来只是我单方面地去了解日向君的想法,但我真正的想法究竟是什么,你从来都不会去顾及,也不想去考虑。”

 

谁说他不顾及的,谁说他不考虑的,他明明这几天都为了你的事情闷闷不乐啊!别和狛枝凪斗废话了,他这个自私又虚伪的人,赶紧快刀斩乱麻今晚就收拾东西搬出来吧!你看那个指示灯可是从头到尾都闪着蓝光的啊!

 

左右田在心里呐喊着,而日向在听完狛枝的那句话后便抬起了左手,怔怔地看着暗沉的夜幕下那隐隐闪烁的蓝光。日向是背对着左右田的,左右田看不见日向此刻的表情,但光从声音来判断,日向的语气很是伤心:“……我明白了,无论我怎么解释,我和你都不会有互相理解的那天的。亏我还一直想着要和你做朋友,实际上你早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吧?”

 

“绕了那么一大圈,你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狛枝突然轻笑出声,“你的迟钝倒也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但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看吧日向,他终于揭开了虚伪的面具!这下你该明白了吧,他根本不想和你做朋友,我左右田和一什么时候骗过你!

 

“嗯,我明白了。”像是要从那只手表获得力量一样,日向紧紧地握着左腕,努力平复的声音掩不住受伤的语气,“我今晚回去就收拾东西,明天搬到左右田君那里去。这段时间真的谢——哎?”

 

被狛枝突然伸出手抚摸脸颊的动作给打断了对话,日向下意识地后仰身体,却被狛枝揽着腰止住了动作:“看来无论如何,预备学科愚笨的脑袋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想法的,我就明明白白地再和你说第二次。”

 

灌木丛里的左右田和一在这个时候瞪大了眼。

 

“我昨天生气的原因并不是牛奶,而是‘你和谁一起出去了’。我这么问你的时候你没有回答我,直到我今天去问左右田同学,我才知道原来昨天和你呆在一起的人是他。”

 

灌木丛里的左右田震惊地抱住了头。

 

为什么狛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手表的红光会不停地闪烁啊!这明明是他私心制作出来想要试试索尼娅小姐的真心的!但凡索尼娅小姐和他对话的过程中有一丝“爱慕”的情绪出现,手表的红光就会闪烁,可可可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现在日向戴着的手表会闪红光啊!!!

 

电光石火般,左右田和一猛地回想起他和狛枝中午在食堂的对话来。

 

“左右田同学最近看起来好像很受欢迎呢。”

 

 “左右田同学该不会忘了吧,我一向是不在食堂吃饭的。因为如果我不把那个预备学科做出来的便当给吃掉的话,他可能一个下午都会哭丧着一张脸哦?”

 

 “啊,说到谢礼,是谢谢左右田同学这段时间对预备学科的关心和照顾呢。以我的立场,还是想奉劝左右田同学以后不要太过于接近他了。没想到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他竟然还妄想着要混进超高校级的大家中间,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吧?”

 

 “哈啊,朋友?这个肤浅的词语肯定是出自预备学科之口吧?我可不会有他那种愚蠢的想法,只不过像他那样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只适合和我这样的垫脚石呆在一起罢了。”

 

 “希望左右田同学也能明白这点,不要再光天化日之下和他搂搂抱抱了。”

 

翻译过来难道不就是“是你昨天不动声色地拐跑了日向君吗?抱歉啊,就算你和日向君呆在一起的时间长,能吃到日向君做的便当的人也只有我而已。这碗黑胡椒牛肉盖饭就当作是你最近陪日向君玩的谢礼了,以后麻烦你不要再接近他了,能和他成为恋人的只有我而已,而你永远只能是他的朋友。对了,以后在办公室别让我看见你对日向君动手动脚的,希望你能明白这些”吗!

 

我这两天都在人家的感情问题里参合个什么劲儿啊!

 

不知是不是错觉,左右田只觉得今晚的风格外地冷。把瑟瑟发抖地在灌木丛里缩成一团,眼睁睁地看着日向挣扎着试图说出一句“我以为我和谁呆在一起并不重要啊”却被狛枝突然捏住了下颚。

 

“看来日向君还是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呢,身为预备学科本来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呆在我身边才对吧?本来以为同居了之后日向君就会收敛一点,可没想到日向君竟然还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这块手表是左右田同学送你的定情信物吧?”

 

“哈?”

 

与日向惊异的单音同步,左右田几乎是在狛枝话音刚落之后便惊恐地摇起了头。不是啊!误会啊!这是天大的误会啊!狛枝你听我解释啊!

 

然而狛枝却无法听到他此时的心声:“今天只是送定情信物,明天是不是该送玫瑰花了?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和你一起进未来机关,应该找个借口把你带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再把你关起来……”

 

“什、你在乱说什么啊!狛……唔……”

 

十几秒前还在挣扎的日向被狛枝猛地抱紧了,原本推拒分离的两个人影此刻正亲密地重合在一起,由左右田亲自制作的那只义手正按着日向的后脑勺,而属于人类的那只手温柔又强势地圈住了他的腰。左右田想要不管不顾地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看见正在亲吻着日向的狛枝忽然睁开了眼,似笑非笑地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难道狛枝早就发现他在跟踪他们吗!说起来刚才狛枝也提到了玫瑰花,该不会是又误会他了吧!

 

左右田和一彻底放弃了逃跑的念头,绝望地任由自己坐在灌木草丛里。他的眼睛里只有灌木丛里漆黑一片的泥土的图像,但他却能从狛枝和日向的低喃爱语中想象出日向把脑袋埋在狛枝肩窝里不敢抬头的画面。

 

“呼……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懂了么,脑袋不好的预备学科。”

 

“……”

 

“什么?”

 

“……回去吧。”

 

“嗯。”

 

于是在很久的未来,左右田和一都无法忘记那个灌木草丛给他带来的寒冷、无助与恐惧。以至于当他第二天在办公室见到趴在办公桌上的日向的时候,他都没敢再主动上前去打招呼,反而是日向在他经过身后的时候叫住了他。

 

“左右田君,这段时间真的麻烦你了,我和狛枝之间的矛盾已经解决了。”日向从办公桌上抬起了头,脸上的倦容毫不掩饰,却没有了以往怏怏不乐的感觉,反而从眼角眉梢里满溢着温柔的触感。他把手表递给左右田,表情似有些许歉意,“不知道这块手表是不是出故障了,昨天晚上我把它放在床头柜上,可是它一直闪着红光……”

 

“啊,这是我早就预测到的BUG,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左右田上前接过手表揣进兜里,又连忙往后退了好大一步与日向拉开距离,“矛盾解决了就好,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嘛,哈哈。我还有工作,我就先回座位上啦。”

 

“嗯,工作辛苦啦。”

 

日向这么说着,还没等他离开,便又继续趴在桌子上继续他的补眠大业。反正离正式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左右田也不想再打扰他,刚想转身离开,不经意却瞥见日向颈后向领口内侧蔓延的红痕。

 

……我好像又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他连多一秒都不愿意停留,却在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对面的狛枝对他展露的温柔的笑容:“呀,左右田同学早上好啊。”

 

后来,左右田当着狛枝的面把那束玫瑰花送给了索尼娅,却被索尼娅插在办公室门口的花瓶里供大家欣赏。

 

后来,左右田和一再也没有在下班的时间单独找过日向创。

 

 

评论(28)

热度(287)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