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商业需要

*欢迎大家收看“您俩倒是捅这窗户纸呀”节目

*没有时间线,请勿与现实世界混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会雷同的。

 


六月终于在神谷浩史的期盼下徐徐到来了。

仿佛今年从来都没有这么快乐过,神谷浩史在睁开眼看到窗帘边缘倾泻而下的那小束阳光的时候,只感觉整个胸膛都被灌满了金灿灿的烈焰,既温暖又明亮,让他没忍住抒开心怀哼起了小曲。猫早就醒了,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到浴室的门口,而是跃上猫爬架歪着脑袋看着他,仿佛它的主人是一夜之间被奇怪东西附身的外星人。

神谷确实觉得自己是有些奇怪的。

怎么看今天都应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一是盘旋在这座城市上空好几天的乌云终于消弭殆尽,二是不仅雨停了而且还升温了他的短裤终于能穿了,三是他今天的工作只有一个见面会,傍晚以后的时间都是他自己的。可明明那么天时地利人和,他却在这派本该喜悦的气氛里无中生有出一丝忧郁来。

都怪小野大辅,他把牙刷塞进嘴里的那一瞬间得出了这个结论,然后愤愤地对着镜中的自己做了一个鬼脸。以上三条让他感到开心的原因乍一看都和小野大辅没什么关系,但实际上又都和小野大辅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一是前些天的雨十有八九是那个小野姓的雨男带来的,二是无论升不升温都与小野无关痛痒,因为那人从来不穿短裤,三是今天的见面会小野也会参加,而且他俩的座位大概会被恶意地安排在一起。

虽然第二条归结在小野身上有些勉强,但对于看不顺眼的人总有一千个理由去讨厌他,神谷想到那家伙在炎热的天气里从不期盼穿短裤的游刃有余的脸,火气便噌地一下又窜了上来。商业需要商业需要,这四个已经把他的耳朵磨起茧的字此刻像一个魔咒一样在他的心里盘旋,注定他从答应参加DGS这个广播开始便无论做什么都会与另一位主持人搭上关系。他本来明媚的心情刹那间跌入谷底,神谷连躲在猫爬架上迟迟不肯下来的娘桑都忘了告别,倒够猫食从冰箱里随便拿了一袋面包就浑浑噩噩地出了门。

好在,今天晴朗的天气还是让他的心情回升不少的。

只不过这种好心情在他到达见面会会场的时候便烟消云散了。今天他出门早,按以往的经验来说他本应该是第一个到会场的人,可他却在踏入休息室的那一刹那看到了他搭档的那张笑脸。明明现在才六月,可那人的笑容却满溢八月的阳光,前一秒还在和staff聊着天,后一秒却转过头来朝他挥起了手。

“神谷桑早上好!今天你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哦!”

“是挺不错的。”如果你不来参加这个见面会的话。

他朝着那只向他不停挥手示好的大型犬随意地笑了笑,后半段内心独白理所当然地吞进了肚子里,那人根本没有察觉他的真实想法,反而在看到他的回应之后高兴得周围都开满了粉白色的小花。

那人的讨厌之处就在这里。分不清形势,却胡乱热情。

神谷偏过头,将所有的情绪都敛入低垂的眸子里,把那颗八月的骄阳彻底阻隔在自己的视线之外。他是不想和小野靠得太近的,晴天固然好,可那人光芒太过耀眼,像黑夜里幢幢摇曳的烛焰。

可他并不想做那抹烛焰,也不想做扑火的飞蛾。

神谷才刚在沙发这头坐下,小野便黏黏糊糊地朝这边挪了过来。三十五岁的年轻人生得眉清目秀,俊朗的脸部线条沿着下颌的弧线收入衬衫的领口里,神谷·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是个颜控·浩史不免有些口干舌燥,在不公平的造物主面前也只能选择沉默着屈服。偏偏小野还不知天高地厚地把脑袋凑了过来,鬼鬼祟祟地环顾四周之后,往他的手心里塞了个什么东西。

“昨天刚拿到的。”小野还在偷偷往周围瞟,却垂下头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用了你的会员卡,今天就能盖满三十个章。”

神谷接过了东西,也不敢看他,像偷摸着作弊的小学生一样不动声色地摊开了掌心。只是一小块巧克力而已,塑料包装纸带了些潮潮的水汽,神谷都能想象小野把这玩意揣在兜里等自己来会场等了有多久。这是某家神谷偶尔会去的拉面店给的赠品,那家店最近在搞活动,只要办一张会员卡,每盖满三十个章就能得到一盒甜甜圈作为奖励,每次点拉面还能额外获得一小块自制巧克力。

他对拉面的喜爱还没有到达每天都会去吃一吃的地步,但吃满三十次的赠品甜甜圈让他当机立断办了一张会员卡。他只不过是因为工作需要和小野一起顺路吃了个拉面,随口说了一句“这个巧克力真的很不错呢”,便被小野记了下来。没想到那人昨天居然又去吃了一回,还擅自报他的手机号码给他盖了个章,连这一小块巧克力都没忘记“物归原主”,他眉头一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这算什么,商业互助至于到这个地步吗?

他的表情一下子便沉了下来,见面会的场刊在他手里翻来覆去,眼角的余光却瞥向身边那个正在和周围的人谈笑风生、对他的浪潮汹涌的内心情绪毫不知情的小野氏身上。他从不认为小野对他的好是特别的,因为小野对所有人都这样赤诚真情,让他这个一心只想搞商业CP的人有些无所适从,好像自己才是那个虚情假意的大恶人。

在他的预想之中,彩排的时候主办方果然又把他和小野的座位安排在了一起,连互动环节的问答题都和小野有关。好在问的问题是简单的“说说在录音室里和小野桑一起配音的感受”,只要像夸别人一样普通地赞扬他几句就行了,商业互吹,有谁不会?

偏偏神谷浩史就是不会。

公式化的回答在心里千回百转,可当主持人真的这么问的时候他却脱口一句“很糟糕,那个笨蛋散发的气息影响到我的发挥了”。台下果不其然地爆发出欢呼的热潮,那些个CP粉大概是都疯了,连自己是真情还是假意都看不出来,神谷浩史在心里想。

然而看不出来的不止是CP粉,连他身边的小野大辅都一副“真是对不起了呢”的表情害羞地挠脑袋,侧过头来眨着眼给他“暗送秋波”。活在盛夏的神谷当然不想去理会什么秋波或者冬霜,他面无表情地避开了那道炽热的视线,却听到那个笨蛋一直在轻唤着他名字的声音。

“神谷……神谷桑!shift,shift,shift!”

这是某一天小野来他家做客的时候他们挤在神谷的电脑前不甚熟练地打着PC游戏的情景,小野是一个一年到头连键盘都没摸过几次的人,于是操作人物的任务便理所当然地交给了神谷。神谷对一切电子产品都很上手,没过五分钟就适应了这个RPG游戏,shift键是冲刺键,在一旁充当拉拉队员的小野时不时便会大喊一声“shift!”。

神谷被他的呐喊声整得烦了:“不能老按shift的,冲刺技能会扣体力值的,没体力了就用不了技能了。”

“可是不按的话跑得像老头一样慢啊。”小野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体力没了就吃药,药没了就买,钱没了再赚,多大点事啊!”

谨慎派的神谷浩史在那天被乐天派的小野大辅折服了。

他本来就板着一张不想和身旁的广播搭档扯上什么关系的脸,可听到那孩子锲而不舍地在旁边“shift!shift!”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破了功。这是在嫌他像一个老头一样没精神吗?神谷转过头刚想摆出前辈的架子斥责他以下欺上,小野却突然模仿起那个RPG人物跑步的姿势开始摆起臂来,连脸上的表情都演绎出了那个人物的灵魂。

于是,无论神谷再怎么急中生智地迅速压下手上的话筒进行补救,他大笑出声的前几个音阶也无可挽回地被扩音器传至这个会场的每一个角落了。原本在提问下一个嘉宾的主持人突然之间止住了话头,所有人的视线好像在这短短的几秒钟之内便集中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是计划之外的突发状况。神谷的笑还没停,只能捂着嘴扭过头去瞪那个始作俑者,然而对方看起来好像很高兴,仿佛把他逗笑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但是神谷不得不承认,小野大辅在这个技能上的天赋点确实是点满的。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悄悄话呢,两位的关系看起来很要好,私下里应该是很要好的朋友吧?”

主持人临时抛过来的这个问题一下子又把刚刚才冷寂下来的现场推向一个小热潮,台下的观众们尖叫起来,神谷在心里猛烈摇头说才不好呢我们私下都不见面也不会一起吃饭,小野却抢先一步含笑着举起了话筒。

“神谷桑是我的前辈,我们经常在一起工作。”他听到小野这么说,因为情绪波动而加快跳动的心脏在这一刻随着小野放慢的语速渐渐沉了下去,“但是很希望在未来我和神谷桑能拉近关系。”

果不其然,最后小野表达的这个小小的“愿望”又收获了粉丝们按捺不住的躁动。意外的环节就这样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小野的回答无疑是完美的,道出了他们真真切切的商业关系,又留了一个引人遐想的后手。

所以在见面会结束的时候,神谷刻意忽略了他的商业合伙人呼唤他的声音,沿着舞台侧面的通道闷着头一路向前走。小野的声音在这个过程中消失了,他不想回休息室,不想见到小野的那张脸,于是便顺着走道来到了一个连他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拐了个弯便撞进了一个狭窄的死胡同。

但是当他回头的时候,他才发现默不作声地站在他眼前的小野大辅才是真正的死胡同。那人的身形有一小半隐没在廊灯和拐角之间的阴影里,挽起的袖口下露出的一小节手肘显现着肌肉浅浅的线条,不难看出这人正绷紧了肌肉,神谷浩史甚至怀疑他会一个激动便抡起手臂给自己来上一拳。

不会是因为自己的架子摆得太高了,他好脾气的搭档也耐不住生气了吧?

神谷对自己的猜想已经当真了。

激情杀人往往在命案中是占绝大多数比例的,他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小野果然朝他举起了手,却不是要打他:“如果可以的话……回家之前,一起去吃个拉面吗?”

今晚是神谷难得的自由时间,他不是很和大家一起度过:“有几个人一起去?”

“……诶?”

“我是说,你还邀请了谁?”

小野似乎对他的这个问题不能理解:“还能有谁啊……就我们俩。”

这孩子似乎是真的只想和他一起去吃拉面,神谷没忍住就翘起了嘴角,语气里带了些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奇怪的酸味:“平时……想跟你去吃拉面的人不是挺多的吗。”

怎么偏偏就来邀请我呢?神谷背在身后的手在悄悄绞外套的衣摆。

今天他的工作全部都结束了,下了舞台之后的时间都是他自己的,可这会儿他已经不抱怨小野占用了他的私人时间了,反而眼睛亮亮地盯着这个逆光而立的人一直看,也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些什么。

不过小野的回答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因为想和神谷桑呆在一起啊。”

觉得人心最可怕的神谷并不敢轻易相信商业上的“真情实感”,他的心在剧烈地动摇着,努力端着自己最后的那点坚持保持着他的固执己见。他佯装冷静地“哦”了一声:“是有什么台本上的问题读不懂想问我?”

“硬要说的话也可以有那么一点吧……”

“还是有什么节目企划想和我谈?”

“神谷桑想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谈。”

所以这家伙邀请他一起去吃拉面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神谷皱着眉没有说话,小野却上前一步拉过他的手腕把什么东西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昨天去吃拉面的时候赶上了店庆,我抽奖抽到了这个。”小野的声音带着隐约的雀跃,似乎是在邀功,“今天去吃的话恰好能盖满三十个章,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一直想发短信告诉你了,但想着今天正好能见到神谷桑,就当做惊喜留到了现在。”

借着昏暗的光线,神谷摊开了手,看到了掌心里那张小小的写着“买一送一”字样的卡片,有效期截止到今天。他想象了一下这个人昨天晚上拿着手机纠结的表情,突然之间就乐了:“那如果我和你今天没有这个共演,你这张券该怎么办?”

你会邀请谁一起去呢?

他在心里想了无数个可能性,但被问的人却好像没有多加思考:“当然是打电话告诉神谷桑这件事情,工作结束之后约个时间一起去啊。买一送一的活动很少有的吧,而且那家店的拉面又做得那么好吃,白白浪费了可不行!”

和他一起去,或者丢掉,这孩子完全没有想过第三种选择吗?

神谷把这张卡片握在掌心里的时候,低下头笑了。

“卸完妆换完衣服之后,你在休息室等我一下。”神谷侧过身从小野和墙壁之间的缝隙钻了出去,“我现在找铃木桑有些事,不会花太久。”

“好。”

小野乖乖巧巧地应着,挪了挪身体给他让出了一条路,站在原地向他挥了挥手,像一只等候主人归来的大型犬。神谷想回头朝他安慰地笑笑,但那家伙却突然摆出夸张的表情做出了跑步的姿势:“Shift!Shift!Shift!”

老师没教过你在走廊不能随便跑步吗?

神谷扑哧笑出了声,转身离开了这个拐角。他的步子迈得不大,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加快了迈步的频率,直到最后他只能听到路过他的staff桑们类似于“神谷桑慢点跑小心撞到人啊”的惊恐呼喊。

我们不熟,私底下都不见面。

神谷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却自顾自地笑开了。

答应今天的邀约一定是因为商业需要。

没错,商业需要。

神谷第一百零五次心安理得地承认了这个借口。

 

 

<Fin.>


评论(18)

热度(126)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