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魏白】恶向胆边生

*魏有钱x白保险(白rap)

*本意是HE

*目标是虐过管邮,甜过谣书(梦里什么都有)

*事实是虐不过管邮,甜不过谣书

 

 

 

夜凉如水。

 

正值夏末秋初,白保险抱着他的公文包从狭窄的楼道往上走,起了皱的西服外套带着一股更深露重的潮气。他在进门之前还特意低下头用手弄乱额发,检查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是黑色半框的那副之后,才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魏有钱今天有个酒会,结束得晚,不太可能会来他这里。

 

在他的意料之中,目光触及之处一片黑暗,两室一厅的小出租房一眼就能看得到头。但又在他的意料之外,魏有钱正沉默地坐在沙发上,没有在刷手机也没有在抽烟,而是闭目倚在沙发背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白保险以为他睡着了,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换了鞋想要偷偷溜进卫生间卸个妆洗把脸,魏有钱却在他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把他逮了个正着。

 

“舍得回来了?”

 

魏有钱动都没动,仿佛脑袋安了个雷达,白保险就算只移动了0.0001毫米他都能迅速察觉。白保险“嗯”了一声,也不敢继续往前走了,跟个不知所措的兔子一样抱着公文包站在原地,一愣一愣地等候魏有钱的下文。魏有钱朝他招招手,他只能改变路线向沙发那头挪过去,带着些心虚的忐忑不安,却被魏有钱扯着手腕跌坐在那人的大腿上。

 

他还揣着公文包没有松手,魏有钱嫌它碍事儿,一把扯过它随意地往身侧的木地板上扔。数张白纸黑字的保险合同洋洋洒洒,从没有拉好拉链的口子里飞得满屋子都是。没了公文包的遮挡,白保险的脸完全暴露在魏有钱的视野里,他下意识地后仰身子试图离魏有钱远一些,可魏有钱以为他在紧张,轻笑了一声便揽着他的腰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不就那几份合同么,丢了没事,哥赔得起。”

 

魏有钱指的是地上被他扔得到处都是的保险合同,这不是白保险担心的事情,但他只能将错就错地配合着露出苦恼的表情,别过头咬着下唇不说话。魏有钱以为他的小性子又犯了,也没点要赔不是的意思,反而冷着语调来了一句:“怎么又不说话,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就凭你这一个月签不到几张单,一签就赔好几千万的本事,要不是我给你兜着,你能在这行干下去?”

 

他这么一说,白保险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可魏有钱今天摆明了心情不好,他现在的身份也不容许他对魏有钱发脾气,于是只能努力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静静地听从魏有钱的“说教”。脸上和眼睛上的妆是他一直担心的东西,现下他虽然垂着脑袋不说话,心里却祈求魏有钱来得快去得快的脾气能快点儿下去,好放他去洗澡卸妆。但偏偏魏有钱却在这时候捏住了他的下巴,脸被强行转过来的同时,对方那张野性帅气的面孔也倏地凑近了。

 

魏有钱的眼神在他的眉宇之间流连,由上至下,从眉毛到嘴唇一处也不放过,两只眼睛像炯炯有神的探照灯一样从头到尾把他照了个遍,照得白保险直发怵。他在发抖,魏有钱却突然笑了:“怕什么?我刚才话是说得重了些,但也不假。就算那样,我这人向来说一不二,说给你赔就给你赔,就算你哪天不工作了成天在家呆着我都养得起你。”

 

白保险从喉咙里蹦出今晚的第二个“嗯”字,眼神看起来也没有刚才那么倔了,似乎是在向他服软。他就喜欢白保险身上的这股劲儿,也不生气了,借着窗台淡淡的月光,白保险的脸看起来比平日的秀气多了一股冷艳,他情不自禁用拇指轻轻摩挲白保险的下唇。

 

没想到白保险抖得更厉害了,魏有钱换了一个温柔的语气:“涂口红了?”

 

白保险的脑袋乱成浆糊,不知道魏有钱的语气是真的平缓了下来,还是暴风雨的前兆:“涂了……还有粉底,还有眉毛,还有……”

 

“别人都恨不得裸妆,让人一眼看不出来。你倒好,一问啥都交代了。”魏有钱笑意更深了,还带起了颊侧那两个与平日气质不符的小梨涡,“没见你有化妆品啊,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背着我偷偷买的?”

 

这是一件很多人都趋之若鹜的事情,以魏有钱的社会地位,削尖了脑袋想往他床上爬的人数都数不过来。偏偏白保险在他话音刚落了之后就煞白了一张脸,拼命摇头不想让魏有钱误会什么:“不是!今天我给一位女士签单的时候,她非得也把她的化妆品推销给我,还说先让我体验体验效果以后用好了帮她宣传……”

 

“以后不许这样。”

 

魏有钱忽然敛去了所有的表情,连一直捏着他下巴的手都一并松开了。白保险不知他又在生什么气,是看出了他在说谎还是单纯地觉得他化妆的样子不好看,于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却突然被魏有钱按着脑袋来了一个魏式深吻。魏有钱今天应该是喝了点葡萄酒的,不过喝不多,难怪那么早就从酒会上回来了,白保险闭上眼的时候迷迷糊糊地这么想。他会喝的酒不多,也就只从这个吻里尝出来这一种,但又不觉得魏有钱今晚会只喝这么一种。还在细细分辨的时候,魏有钱就已经拉开了他们的距离,提前结束了这个吻。

 

“化得那么漂亮,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魏有钱一本正经地说着调情的话,又意犹未尽地凑上来亲了亲他的嘴角,“不过这样也好,看着赏心悦目。”

 

白保险气结,刚想回一句难道我素颜就不赏心悦目了吗,就被魏有钱蓦然变化的眼神吓得止住了嘴。魏有钱又开始抚摸他的脸,眼神柔软痴迷,出口的话却让白保险如坠冰窟:“像他。”

 

这么说完,魏有钱拍了拍他的后腰示意他起身,然后驾轻就熟地走向他的房间准备换衣服洗澡了。白保险坐在刚才魏有钱坐过的位置上发起了呆,直到浴室的水声响起,才堪堪拉回他的思绪。

 

他面前的茶几还摆着魏有钱的手机,魏有钱从来没有告诉过他锁屏密码,但是他却顺利地解了锁进入了魏有钱的手机桌面。桌面壁纸是当红歌手白rap刚出道时的一张照片,白衬衫,夕阳下的侧脸。魏有钱的手机没有安装什么乱七八糟的软件,除了社交常用的那几个APP和备忘用的便签以外,他的手机屏幕整个都盈满了白rap那张好看的脸。

 

解锁密码当然就是白rap的生日,白保险退回到锁屏壁纸的界面时,才发现刚才自己输密码输得太顺手,竟然没发现魏有钱换了一张锁屏壁纸。是上个星期五白rap新专发布会的官方返图,白rap戴着黑色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和眼角的泪痣,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的眼镜,柔软的前发乖顺地服帖在他的前额上,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天知道,活动结束之后他为了恢复成平时的卷发在回家之前还洗了个头。白保险回忆起上个星期五自己回家晚了正好在楼下撞见开车回来的魏有钱的样子,用“狼狈不堪”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他回家的路上坐在保姆车上睡着了,进小区大门的时候连平时常戴的那副眼镜都没来得及换,口罩还没摘,却穿着白保险平时常穿的那套衣服准备上楼。看到魏有钱的车风驰电掣地擦肩而过,他吓得把脸上身上属于白rap的东西一股脑往公文包里塞,人还没走到楼底,手机果然就响起了铃声。魏有钱拎着钥匙在单元楼底等他,还笑他戴了个眼镜视力也不好,连他男人的车都认不出。

 

好在这个小区的灯光设施不太行,光线不太好,魏有钱没看出那些细微的差别来,不然今儿被魏有钱搂在怀里的人可绝对不是他白保险了。也幸好白rap沉寂了几年再也没什么曝光度,东山再起之后因为甄花旦的那场火灾对外宣称伤了脸不得不戴口罩,网上流传的多是他出道不久的那些照片,不然魏有钱早就认出他来了吧。

 

现在他的模样和刚出道那会儿确实也有些不一样了,并不是因为他去甄漂亮整形医院做了微调,而是这几年吃苦吃得多了,满脸的胶原蛋白早就跑没影儿了。白保险摸了摸自己的下颌,又回忆起魏有钱手机的桌面壁纸,确定自己的脸部线条确实是比以前要锋利了不少。他把魏有钱的手机放回原处,心里说不出是苦是乐,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坎坷一些也没什么不好。

 

魏有钱洗澡的速度一向很快,今天却没有为难他让他进去递个毛巾搓个背,只是普通地穿了浴袍就知会他可以进去洗了。等到他收拾好一切回到房间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有小半张床,魏有钱早就躺下了。

 

白保险睡觉的时候习惯光着腿只穿一件T恤,钻进被窝里的时候魏有钱一伸手就把他捞进了怀里。他的衣服下摆因此往上卷起露出了一小截腰肢,魏有钱把他搂紧的时候摸到了,却难得地没有得寸进尺,而是体贴地把他的衣摆往下拽了拽。

 

“露肚皮睡觉会感冒。”

 

魏有钱摆出了一副妈妈的口吻这么说,白保险在他怀里点头,心下了然今天魏有钱反常的原因是心情不好。他们很少这样相拥入眠,大多数情况是白保险被魏有钱做得昏睡过去,就算什么也不做只是单纯地睡觉魏有钱也不会这样抱着他,平常他们更像一对同床异梦的夫妻背对背在阳光的沐浴下醒来。

 

用“夫妻”来形容也不对,毕竟他们连恋人都不是。

 

白保险有些难过,却也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温存时刻就这样睡着。他的脑袋枕在魏有钱的胳膊上,耳边是魏有钱沉稳的心跳声,明明是亲密无间的距离,但是他坚信魏有钱的这个举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是在睡前把他当成一个大型玩偶顺手搂着而已。随后他又觉得他低估了自己,因为魏有钱好像不仅把他当成了一个玩偶,还把他当成了一个会说话的玩偶。

 

“小白,你有喜欢的人吗?”

 

魏有钱说话的时候整个胸膛连带着颈间的声带都在震颤,白保险有些上瘾,不自觉抬起脸蹭了蹭他:“当然有。”

 

魏有钱低低地“嗯”了一声,似乎对他的这个回答不是太惊讶,又或者他只是想由此引出话题,好让自己继续说下去:“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了很久很久很久的人,突然和别人在一起了,甚至还有可能要结婚生子了,你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魏有钱连用了三个“很久”,一个很久就代表了三年,白rap从出道到现在正好九年。白保险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惹他伤心的事情,只能顺着他的话想象了一下魏有钱怀里抱着别人亲亲密密的样子。这场景显然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他的心脏像被针扎一样难受得紧,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当着魏有钱现在怀里抱着的人。

 

“今天有知情人士爆料了,说他有喜欢的人了。”魏有钱的声音带着些鼻音,说话也有些哽咽,现下更是把他当成救命稻草一样抱得紧紧的,“小白,你知道吗,他要和鬼超红谈恋爱了,在后台拥抱的照片和私定终身的录音都曝出来了,也许再过不久就要宣布结婚了。”

 

白保险听得一头雾水,在魏有钱话音落下之后连震惊的心情都没有了,只想大声地质问一句“你说啥?!!”。他和鬼超红只拥抱过一次,是某个名为XX大侦探的节目剧情需要才那么做的,那段对话也是根据剧本来念的,这个节目现在还没有播出,但这段对话却不知被哪个图谋不轨的人在这时候拿出来利用了。

 

可偏偏魏有钱就相信了这条爆料,一米八三的大男人像白rap千万迷妹中的一个一样难过得肝胆俱裂。正主就被他抱在怀里,但正主百口莫辩,愣是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只能小心翼翼地来一句“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也许他们只是商业需要逢场作戏呢”试图让魏有钱能好受些。

 

没想到魏有钱当即就抬起头,大声地辩驳到:“你根本不知道!白rap是这个圈子里最干净的一朵花儿,他如果说喜欢谁就真的喜欢谁,想和谁在一起那铁是要过一辈子!”

 

魏有钱很伤心,却也要狰狞着表情替白rap做辩解。白保险心里百味陈杂,也被魏有钱刚才的那一吼吓得瑟缩了一下身体,脑袋一下子就从魏有钱的胳膊上滑了下去。他不敢贸然靠近魏有钱,也不敢鲁莽地离他远去,就这样尴尬地定格在这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要安慰他,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身份。

 

兴许是见他的表情太过于委屈,魏有钱胳膊一伸又重新搂住了他。他俩的身高差不多,白保险被迫像一只猫一样弓起身子,魏有钱抚摸着他的脊背,下巴抵在他的发顶,声音沙哑:“我不该冲你发脾气。但是你要明白,白rap是我心里最后的那条线。谁也比不上白rap,谁也不够他好,就算是你也不行。”

 

白保险没出声,魏有钱又追问他:“听明白了吗?”

 

语气就像教训妄图挑拨离间、僭越犯上的小情人。白保险早就听明白了,也早在心里回答他“你错了他一点也不单纯一点也不干净一点也不好一点也不值得你捧着,他现在就躺在你怀里做着你最讨厌的‘被人包养’的事儿,不敢承认他的身份,也不敢把对你的喜欢说出口,他就是一个没用的胆小鬼”了,可魏有钱听不见,甚至还踢了踢他的小腿让他回魂。

 

“……听明白了。”

 

最后白保险低声回答,魏有钱揉了揉他的脑袋说了声“乖”,像是奖励听话的小动物。有了这个小插曲,魏有钱也不再对白保险说关于白rap的事情了,就怕白保险的小脑瓜越想越多。刚才还温存的气息一下子荡然无存,魏有钱收回了自己的手臂,白保险失去了当大型玩偶的资格,也没有再替自己辩解或争取什么,而是翻了个身滚到床的那头背对着魏有钱睡下了。

 

白保险的床上只有一张棉被,他们的距离被拉得太开,有丝丝凉风从他们的空隙之间灌了进来。魏有钱不满这样的感觉,却也由着白保险这股倔性子来,没有开口教训他,而是屈尊自己往白保险那边挪了挪。

 

他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刚才白保险脑袋枕过的地方,纱帘半掩的窗台月色如缎,遮不住满室晖光,他的掌心和月光一样冰凉,浅浅地刺痛了他的心脏。

 

那是白保险的眼泪,也是仅属于白保险式的、无声的控诉。

 

 

TBC.

评论(42)

热度(609)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