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利艾】警察故事(2015阿棂生贺XXD)

 没交往骗谁呢系列!!!!!!出个任务也放闪光弹真的好吗!!谢谢登登啊超喜欢这种甜甜的故事hhhhhhhhhhh

森绿松果:

【利艾】警圌察故事

*( *・ω・)✄╰ひ╯利威尔是调查组组长 艾伦是新组员的设定!【你的颜文字是怎么回事】
*没有在交往!
*给 @棂云有梦_SuKy 的十九岁生贺XXD祝贺你又老了一岁 开心得我老泪纵横【。



PART 1:关于护手霜


“艾伦,在出门办事之前一定要记得擦护手霜,”警署大厅里站着众多刚刚出勤回来的警员,他们穿着黑色的冬季制圌服,胸口上用别针别起来的工作证与厚实柔软的布料互相摩擦,摇晃蹭动的声音连成了一片,米卡莎此时正拿着几管自己从日化用品店里买来的护手霜,站在艾伦旁边对他左叮嘱右叮嘱,“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你涂多一点,免得......”

“米卡莎不要再关心我了......我说过啊,我既不是你的弟弟也不是你的儿子啊。”艾伦虽然一脸不情愿地嘟囔着,但还是较为体贴地拿过米卡莎手中那几支花花绿绿的东西,仔细挑选起来,“有空的话给阿明也买一支吧。”

米卡莎稍微走了走神,然后对着艾伦微笑:“已经给他买了喔。”

阿明正在与利威尔交谈着市内多起当街持刀抢劫的案圌件,在听到几米远的地方有人叫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敏锐地转头过去望了望,然后摆了摆手,对艾伦笑了笑。利威尔顺着阿明的视线望过去,已经有一段时日没有修剪过的刘海遮住了眼,让他不得不歪着头,让头发滑向另一边。利威尔转过头去看了艾伦一眼,然后很快地收回那种艾伦无法用言语形容清楚的目光,嘴唇继续蠕动着向阿明说着今日与艾伦一起开车调查案圌件时的种种细节。

干嘛老用那种眼神看我啊......艾伦低了低头,趁着米卡莎转移注意力的时候脸红了好一阵子。


故事要从两个小时前说起。

身为刚刚调到调查部的新组员,艾伦这次也被派去现场勘查,并单独和组长分在一起,坐在警车的副驾驶座上翻阅着目击者的笔录。最近的天气好似无数把冰刀残忍地切割、撕裂人的脸颊一般寒冷,如果没有万全准备的话,女孩子是绝对不能出门的。而警署里的人可不同,每天大量的工作与外出奔波让他们根本不能在脖子上围个碍事的东西,手套和帽子之类的保暖物品更加遥不可及,只能通过涂涂唇膏、护手霜之类的护肤品来抵御一下干燥天气有可能带来的皮肤龟裂。

“利威尔组长,这个小孩子说,十二号晚上在夜市持刀抢劫的罪犯长着桃子一样的脸,穿的是黑边的白球鞋......”艾伦一边翻着用订书针钉在一起的文件,一边向正在自己旁边驾车、赶往夜市街的利威尔说道。硬质纸张在艾伦的动作下不断地来回上下着,尖尖的角在艾伦的手背上重重地划了过去,弄得艾伦倒抽了一口冷气,“嘶——”

利威尔按了声喇叭,催促前面推着小吃车的大婶动作快点,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艾伦。

艾伦的手因为长时间处于低温的缘故而变得苍白,然后在利威尔的车里吹了十分钟的热风之后便开始泛起淡淡的粉红色。艾伦把长长的手指握成拳头,两只手放在一起,手背上一道道细小的裂痕正在往外渗出圌血珠。

“那天他们组团买护手霜你没在么。”利威尔看艾伦一脸困扰无比的样子,把储物盒里自己的那管护手霜拿了出来,递给艾伦。

“我觉得不是很有必要,所以......”

“......”利威尔把艾伦的左手拉过来放在操纵杆上搭好,然后一只手掌握方向盘,一只手拿着护手霜在自己的手心里挤了一小团雪花,放在艾伦的左手上慢慢搓圌揉,把手心里的护手霜擦到艾伦的手上去。

“......那个......利威尔组长,真的不用!我没关系的......”艾伦被男人超强的行动力吓了一跳,他有些手忙脚乱,正准备把手撤回来,但男人覆盖在他手上的、还要比他的大一圈的手蘸着冰冰凉凉的、奶油状的芳香膏体涂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利威尔伸出手指,把粘在艾伦手背上的护手霜细细抹匀,“抱歉......”

咦......这个东西被皮肤吸收了之后,暖暖的,滑滑的......

“另一只手。”利威尔简短地下了命令,艾伦一边体会着肌肤开始微微发热的感觉,一边无意识地把右手伸了过去。利威尔把手心里残余的护手霜抹在了艾伦的右手手背上,然后继续进行手上的驾驶工作, 不再与艾伦说话。

“谢谢利威尔组......”艾伦盯着自己手背上的那一小团圆圆的、可爱的东西笑了出来。

等等......我圌干嘛要伸手过去啊......


“你靠着车窗干什么,吃错药了么?”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艾伦把也跟着手开始发烫发红的脸悄悄地贴在冰凉的车窗上。


PART 2:关于着凉


“报告艾伦探员,今日早晨八点十四分我们接到了来自民众的报警电话,说在水库岸边发现了一具男性浮尸,初步判断是遭利器刺死之后投入水里......”一位警官在艾伦和利威尔匆匆赶到市高速公路旁那座中小型水库之后迎上来敬了个礼,向艾伦报告状况,“我们现在在打捞尸体......”

“目击者有没有说更详细一点的东西。”利威尔站在艾伦身后,双手揣在没有系好扣子的大衣口袋里,语气平淡地问。

“怎么问都问不出来了,目击者是住在水库附近的一个女孩子,她今天早上来这里打水回去,然后就发现了这个......好像受到的惊吓太大了,一问就开始哭,也不说别的。”

“这样啊......”艾伦有些困扰。水库面积不大,但如果做这种工作量较大的打捞工作的话,还是比较吃力的,“可恶,到底是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利威尔看着艾伦绿色的眼睛里那种大草原一般的青绿,那里此刻正在燃烧着烈火,似乎要将世间所有的罪恶与苦难统统烧毁。利威尔看到过艾伦这种带着深深仇恨与某种决心的眼神好几次,他的刘海遮挡住视野,但透过细密的发丝之间的空隙,还是可以勉强观察到艾伦那双正缓缓看向自己的眼。

“诶......组长,怎么了?”艾伦一下子从快要从嘴里喷出火来的小怪兽变成了眼神干净明亮的小天使。

“......埃尔文在喊我们上去避风。”利威尔听到了身后的简易亭子里,埃尔文招呼他们两个过去取暖的声音,然后斜着头让额前的黑发不再挡住眼睛。


上到亭子里去之后,身体果然比在外面吹水边的凉风时要热和上了好几倍。艾伦和利威尔并排站在亭子边缘,盯着下面水库边那些正在辛苦打捞着受害人尸体的警员。

艾伦的卡其色大衣上面有一个有着一圈柔软舒适的毛的帽子,他包裹在厚重衣物下的纤瘦身体似乎比前段时间更瘦了点。他的大衣拉链只拉到胸口处,露出一小截没有做任何保护工作的白圌皙脖颈,任凭锥骨刺心的风狠狠地攻击。

“你......”利威尔走到艾伦身边,揣在衣袋里的手伸出来抚上艾伦的腰圌肢,然后摊开手掌向上移动,划过平坦的背脊,过电一般的酥圌麻感和逐渐升温的炙热感一起袭向艾伦,他绷紧了腰,没有阻止男人这种在户外也依然不停歇的恶趣味,利威尔的手也来到了他的肩膀,勾住帽檐给他扣了上去,只露出一张红彤彤的脸,“真是急着去送死啊。”

“什么意思?”

“冷死的。”

“利威尔、组长,干什么......”艾伦的脑部零件因为脸上的高温而加速运转,它们在因为承受不了那么高的温度之后全部坏掉,搞得艾伦的脑袋晕乎乎的,男人把他的身子转过来对着自己,然后手指拿住艾伦胸口处的大衣拉链,给他拉到了最上端,“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利威尔微微仰头,细碎的黑发随着微风飘动,向下压的眼睑盖不住他那种怪异的眼神——不是笑,不是生气,也不是其他的什么感情......总之......怎么说呢,给人一种......很坏、很欺负人的感觉......艾伦用此刻已经不怎么敏捷的大脑,对利威尔的戏谑目光下了个定义。

“利威尔组长的扣子,也没有扣啊......”艾伦缓缓眨了眨眼,然后双手伸向利威尔的衣服,给他扣起了扣子。


“我为什么没听说这两个人在一起了......”

“本来就没在一起啊。”

“那为什么小天使会给他系扣子啊?”

“他还年轻,禁不住诱圌惑......”

埃尔文和韩吉站在亭子的另一角,看着不远处这一对拍档私语着。


PART 3:关于快餐


“今天的扫黄任务轮到调查组的......利威尔和艾伦组执行。”


艾伦站在车边,和利威尔一起背靠着车窗,手里搅拌着快餐盒中的餐蛋面,脑海中不禁又回想起了韩吉今天在晨会上的发言。利威尔转过身在车的顶盖上拿了那杯不久之前在奶茶店里买的咖啡,插上吸管喝了几口。艾伦一边吃着热腾腾的面条,一边紧紧盯着他们三圌点钟方向那家小巷里的色情洗浴。现在已经是开春了,艾伦和利威尔为了方便隐藏身份换了便装,他再次用一次性筷子在碗里卷了几下,挑起一团面条,吃进嘴巴里。

“你盯得那么紧干什么,很明显好么。”利威尔吃着炸牡蛎盖饭,对于已经过了饭点但吃的尽是些没营养的东西的他们两个,他显得似乎有些烦躁。

脾气还是那么不好啊......

“是。”艾伦应了一声,收回了一直盯着色情洗浴出口的目光,自己埋下头吃起了那碗鲜美的餐蛋面。艾伦时不时抬起头来看几眼目标场所,留心是否有人进出、戴在耳朵上的蓝牙是否有新提示,然后把车顶盖上放着的其他油炸食品一样吃了一点。

“......你吃那个,吃得饱么。”这一次,终于展现出了温柔。

“我没事的啊......如果在出租屋里没时间做饭的话,就会出去买这些东西吃。”艾伦抬起头来,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嘴巴因为塞着吃的东西而吐字不清。

“是没闲心吧。”

“......什么?”艾伦显然惊了一下。

“我说,”利威尔单手托起艾伦的下巴,另一只手上端着的炒饭正向空中逸散着带着牡蛎香味的气体,此刻他的眼神里是满满的猜忌与鄙视,“你是不想做吧。”

哎呀,被发现了呢......果然利威尔组长比自己聪明多了。

“......你吃的这些东西都是用循环使用了很多次的食用油做的,”利威尔看艾伦不再说话,只是慢慢地吃着碗里的东西的样子,长叹一口气,然后柔下声音给他解释,“以后......”

“可是......”艾伦抬起头来直视着利威尔,理直气壮地说,“菜市场的贼很多!我在那个地方丢了好几次手机了!”

“......就因为这个?”

“嗯!”虽然懒得做是一部分原因,但屡次被扒手盯上的悲伤回忆带给了艾伦不小的阴影。

“以后自己做饭,”利威尔在一脸无奈地听完了艾伦的解释之后,脸稍稍向他那边凑近了点,“听话。”

“这......是命令吗?”艾伦咽了一口口水,脸颊又像前几次那样开始红起来,”那、那个......有人从里面出来了,利威尔组长!

诶,等等,这不就等于......我答应他了吗?


The End.【阿棂我在你生日前一天发生贺看我多及时~

评论

热度(111)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