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利艾】某一天醒来,才发现十五岁的笑容居然那么灿烂

*没有很帅气的利威尔,只有一个痴汉大叔

*艾伦似乎很害怕兵长唷

 

清晨,初开的花朵带着朝露与泥土的气息,从微启的窗间钻入室内。树上的百灵鸟唱起了唤醒万物的歌,混合着森林与郊野气味的清风拂过它们的羽毛,吹打在利威尔裸露在外的臂膀上。

 

叽叽喳喳的鸟鸣声让他从梦中转醒,只隔了几间杂物房,所以他能清晰地听到厨房传来的交响曲。彻夜工作导致脑袋炸裂般地疼,利威尔心情不佳地穿衣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床头柜不知何时落下一瓣浅粉色的花。用两指夹着它轻捻,饱满丰盈的花瓣手感极佳,似乎能捏出水来。

 

想到自己的指尖和床头柜即将会被粘腻的花汁沾染,利威尔赶紧将它扔出窗外。轻盈的粉红色犹如初春的第一只蝴蝶,晃晃悠悠地落到树丛里之后,便再无踪迹。清冷的朝阳开始散发强烈的热度,打在他未来得及收回的右手上。不远处戴着一顶绿茸茸毛线帽的树林摇晃着它们的脑袋,无数只欢歌笑语的莺燕竞相飞出,带起阵阵花香。

 

啧,春天。

 

利威尔不悦地咋舌,穿着白衬衫随随便便地扣上几颗纽扣。他迈着因起床气而沉重起来的脚步来到餐厅,像是没有看见忙里忙外的利威尔班成员一样,自顾自地坐在了长桌的主座上。

 

首先发现利威尔的人是佩特拉。她正好煎完了所有人的鸡蛋,端着盘子往餐桌的方向走,然后就看到了胡子拉碴,沉默不语地坐着的利威尔。

 

她把盘子放下,有些犹豫地向他打了个招呼:“兵长早!您是不是刚刚睡醒呀?”

 

这句话就像导火索,点燃了利威尔一直忍耐的脾气。他抬起头看着佩特拉,手里的茶杯重重地磕在桌面上:“啊。”

 

与其说刚睡醒,还不如说根本没有睡着。

 

在佩特拉被茶杯的声音吓了一跳的时候,洗漱完毕的衮达走了进来。他一边拉开自己平时惯用的椅子坐下,一边像是没有察觉到这里的诡异气氛般对利威尔说到:“早安,兵长。您是不是没有洗漱呢,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啊!”

 

利威尔左腿重重地踩在地面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他慢条斯理地翘起了另一只脚,才声音冷硬地回答:“没必要。”

 

一个小时之前才刚刚刷牙躺下,只是在脑袋里一厢情愿地呼唤着周公无果,然后又起床,当然没有刷牙的必要了。

 

从利威尔踏入厨房时就一直响起的木头断裂声在几分钟前就停了下来,抱着劈好的木材来到厨房的埃尔德满头大汗,却依然元气十足地朝沉默的三人打了个招呼:“大家早上好!利威尔兵长早!”

 

佩特拉和衮达的心里只浮出了两个字。

 

完了。

 

聪明如他们,在结合利威尔古怪的神情以及紧张的气氛之后,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利威尔昨天晚上对他们的叮嘱:“明天早上如果没什么事,不要大声喧哗,也不要制造噪音。我通宵改文件,你们尽量轻一点。”

 

以现在的形式看,利威尔根本就不是来和和气气地吃早餐的,而是怒气冲天地来兴师问罪的!

 

这也不能怪他们,谁叫那个后辈那么可爱,每天早上都精神满满地打招呼,让他们忘了这件事呀……笑得可爱得要命地说着“早上好”就算了,还懂事地过来帮忙做早餐前的准备,既温顺又听话……

 

还在烤着面包的艾伦正在厨房里哼着极不成调的歌,偶尔还能听见奥路欧的教导声。他们的声音在这缄默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利威尔的脸色差得都可以下起雨来。偏偏在这时候,他们还一边大声嬉笑着一边端着烤好的面包片走出厨房,年纪最小的那位还围上了蓝白格子围裙,麦色的脸颊上沾满了白花花的奶油和面粉。

 

在他们踏出厨房门,看到环着双手沉默地坐在位置上的利威尔以及拼命使眼色让他们安静下来的佩特拉之后,察觉到了什么的奥路欧轻咳一声,然后紧闭着嘴巴坐了下来。原本还笑得灿烂的艾伦在对上利威尔探究的视线时,一下子僵在了原地,连脸上的表情都来不及收回。

 

眼前的少年实在不符合利威尔的卫生要求,全身上下脏兮兮的,活脱脱就是一只小花猫。他的翡翠色大眼睛也如同某些小动物一样,不安地上下眨动着。那头洒满阳光的浅栗色头发毛茸茸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他的嘴角正扬起一个耀眼的弧度,令利威尔一时移不开视线。

 

原本积聚在心里的火气在看到这个笑容以后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利威尔少有地感到心情舒畅了起来,身体像是被一抹细微的电流击中了一般,流窜着一种陌生的触电感。

 

想要……触碰。

 

还没来得及品味艾伦的笑容,对方就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换上了一副惊慌的表情匆匆后退了好几步:“对、对不起!我忘记兵长今天需要睡眠时间了!”

 

利威尔那只想要抚摸艾伦的手就这样尴尬地愣在了半空(他似乎也忘记了艾伦正站着),收也不是伸也不是。察觉到利威尔的意图,利威尔班的成员只是一边干咳着想要化解这个氛围,一边扭头看向窗外。

 

当艾伦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僵硬地看着利威尔时,后者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神色。他环顾四周,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尽收眼底,才伸出手重重地敲了敲桌面:

 

“还愣着干什么?吃饭!”

 

于是,在利威尔的一句话下利威尔班又回到了以往早餐时悠闲的时光。造成了刚才那场闹剧的罪魁祸首松了口气,重新挂上灿烂的笑容应对前辈们给他夹菜的宠爱。

 

他根本就不知道,当他第四次拒绝无果吃掉属于埃尔德的那只荷包蛋时,利威尔的脸色黑得有多可怕。食量本来就不大,所以肌肉也没怎么长,艾伦暗自揉了揉自己快要被荷包蛋撑破的肚子,打算一鼓作气将碗碟里最后一点食物吃完。可他还没来得及端起盘子,已经快要空了的盘中央突然又多了另一只完整的荷包蛋。

 

它的主人悠悠地收回了手,上挑的眉梢和上扬的尾音都在表示他的得意:“我今天不是很想吃荷包蛋,帮我把它吃完。”

 

本以为一向乖巧听话的属下会和对埃尔德他们一样,听从他的命令接受他的好意,可没想到身旁刚才还温顺得像一只绵羊一样的少年,一下子变了脸色。他盯着盘里的那只荷包蛋看了很久,然后望着利威尔的眼睛,坚定地摇头。

 

“我不要,兵长的这种施舍。”

 

哈?这小鬼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自己不想吃,却推给我。兵长真的,太过分了。”

 

没等利威尔说完,艾伦就忽地站了起来,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里。利威尔班的成员面面相觑,对眼前这个一点也不坦率的上司和走掉了的迟钝后辈毫无办法。虽然他们大概明白艾伦为什么会生气,但也许他本人并没有察觉吧。

 

前路漫漫啊,兵长。

 

利威尔班精英们在心里如是说到。

 

啧,春天。

 

利威尔已经不知第几次这样咋舌。只不过是去泡一杯茶的时间,窗外纷纷扬扬的花瓣便一股脑飘到了他的办公桌上。浅紫色的二月兰在窗外的草坪上摇曳着,风中浸满不知名的花香。已经挂上了点点嫩绿色的桃树挑起千万朵盛放的鲜花,时不时抖落一地的粉红色。利威尔皱着眉强忍着书桌上四处乱飘的花瓣,上前想要关掉大开的窗户。他对手才刚刚抓到窗的拉手,一抹奔跑着的身影便闯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和他闹了很多天别扭的艾伦。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艾伦得以自由地行动。他正捧着一丛浅紫的二月兰,看起来是刚刚才摘下来的。他正抱着那束花追赶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在他走神的时候,那只猫擦过他的小腿灵巧地攀上了树枝,所以他现在正挥舞着手里的花,一边学猫叫一边笨拙地想要引诱它下来。

 

利威尔被这样的情景逗笑了。他清了清嗓子,对不远处的少年呼唤到:“喂,艾伦,过来。”

 

所幸少年并没有继续和他发脾气,而是眨了眨翠绿得仿佛上好祖母绿宝石的眼睛,捧着二月兰走到了利威尔所在的窗前。他的栗色发丝落满了粉色的桃瓣,由于奔跑而泛红的脸颊上不知何时沾上了脏兮兮的泥土,身上混满了青草、露水与野花的芳香。

 

仅有一墙之隔,利威尔连少年鼻腔呼出的热气都能清晰地感受到。明明对方的脑袋被汗水浸湿,利威尔却忍不住地伸出了手——不自觉地抚在了他柔软的发顶。

 

“还在生气吗?”

 

也许是没想到利威尔会这么问,艾伦的身体明显抖了抖。这种小孩子闹脾气被大人安慰的感觉让他瞬间涨红了脸:“没、没有……只是兵长上次浪费食物的行为太过分了……明明埃尔德前辈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您却这样……”

 

利威尔在一个瞬间捕捉到他慌乱的眼神,那种稚嫩得如同受惊的幼鹿的感觉实在太棒,这让前者不由自主地耍起了恶劣的本性,开口调侃起来:“不是因为这个吧,听你上次的语气,难道不是因为没有得到我的宠爱才闹脾气的吗?”

 

明明很想被自己关爱,却突然被自己以那样的借口给予了食物,这样。

 

当然利威尔只是随口说说,毕竟他不认为以艾伦迟钝的情感能够察觉到什么。但出乎意料地,少年并没有再像上次一样理直气壮地反驳他,或是歪着脑袋不解地说“兵长您在说什么呀?”,而是像是被他说中心事一般,眨着碧色的眼睛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单音。

 

“诶?”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艾伦就像弹簧一样弹出了离利威尔有几米远的距离。他下意识地将握着二月兰的右手横在身前,对利威尔做出了防卫的姿势,憋了好半天终于带着那束花逃走了。

 

树梢上的猫看着艾伦仓皇而逃的背影,像是失去了玩伴一样在树梢喵喵叫唤着,可刚才还竭力想要捉住它的少年根本没有回头,它只能扫兴地蜷起身体继续呆在树上。

 

看着眼前越来越小的背影,利威尔舔了舔嘴角,扶着窗框直接翻了出去——飘落在窗台上的花瓣因为他的动作纷纷扬起,更多地落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但他根本没有在意这个,而是矫健地攀上了树干,将那只蜷缩在树梢上的猫抱了下来。

 

它的毛发和艾伦的头发一样柔软,小小的身体乖巧地窝在利威尔怀里,像一只滚烫的火球。利威尔半蹲下来把它抱在怀里,轻柔地抚摸它的脑袋。也许是很舒服,那只猫回过头来朝他喵喵叫唤了几声,翠绿色的猫眼惬意地半眯了起来。

 

看到它的样子,利威尔不由得伸出手弹了弹它的耳朵——后者只是怕疼地缩了缩脑袋,然后便撒娇似的蹭进他的胸前。

 

利威尔无奈地任脏兮兮的猫毛擦到自己的衬衫上,对着它自言自语了起来:“如果他也像你一样乖,那该多好啊。”

 

怀里的小猫只是喵喵叫着,在利威尔挫败的眼神中更变本加厉地攀上他的臂膀。

 

随着时间的推移,冬天的尾巴已然消失,复苏的万物和融化的河流都在昭示着春的到来。满世界都铺上了浅浅的嫩绿色,被冰雪覆盖已久的山坡此刻犹如一幅正被上色的水彩画。

 

利威尔正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文书,所以他有些心不在焉。已经差不多到了饭点,他的肚子早就开始唱起了空城计,但他却丝毫没有要去餐厅用餐的想法,只是翘着腿百无聊赖地看着大开的窗户,似乎是在等着什么。

 

就在他看得出神的时候,一道奶黄色的身影迅速跃上窗台,像是对这里熟门熟路一样自顾自地蹿到了他的脚下。柔软干净的猫毛擦过他的小腿,带来些许痒痒的触感,但利威尔难得地没有生气,而是好心情地弯下腰看着那只猫在自己为它准备的食物碟前进食。

 

也许是被伺候惯了,当利威尔抚摸它的脑袋时,它并没有半分抵抗,反而一边继续大快朵颐一边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咕噜声,看得出它十分喜欢利威尔的这个行为。

 

就在一人一猫温馨相处的时刻,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有节奏地敲了三下,然后那个有着和这只猫一样翠绿的眼睛的少年便端着一个餐盘走了进来。在他看到地上那只被利威尔抚摸的猫时,他惊讶得连对上司打招呼都忘记了,而是径直放下餐盘和利威尔一样蹲了下来。

 

“兵长,卡西怎么会来找您?这几天我一训练完就找不到它了,没想到它在这里。”

 

看到那只名为卡西的猫,艾伦似乎很高兴。当卡西吃完餐碟里的食物之后,他张开双手示意它到自己怀里来,卡西也听话地这么做了——它朝他轻轻叫唤了一声,然后一跃扑进少年的怀里。

 

“佩特拉前辈说您可能没时间吃午饭,让我来送饭给您。请您抓紧时间吃吧,我等您吃完再把餐盘送回去。”

 

虽然是在对利威尔说话,但艾伦的心思完全扑到了卡西的身上。他还没等利威尔回答,就已经开心地将卡西举到和自己视线平齐的地方,然后任它亲昵地用脑袋磨蹭自己的脸颊。

 

利威尔暗笑了一下,还是坐下来开始享用少年送过来的午饭了。已经完全把他的存在忘记了的少年自顾自地和卡西玩耍起来,和那天在桃树下一样学着猫叫试图和它进行对话,这些天来见到他就一直绷得像一块冰一样的脸也终于像是迎来春天,绽开了美丽的笑容。

 

利威尔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上次自己根本没有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他却还是处处躲避着他。和佩特拉或者衮达他们都能好好地说话,被摸头了还很开心,怎么一到这里就害怕得忍不住要逃呢?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利威尔还是拉下了脸,将筷子大力地反扣在桌面上,然后重重地咋舌——

 

啧,连一只猫都比他强。

 

被筷子叩在桌面上的响声吓了一跳,艾伦像是反应过来似的将卡西抱在怀里,朝利威尔鞠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大躬:“兵、兵长……我忘了您讨厌动物……对不起,等您吃完饭以后我就把它抱出去。”

 

被迫蜷缩在少年怀里的小猫像在反对他的话一样不满地叫了起来,突兀的猫叫声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回响着,这让艾伦更为紧张地把卡西搂得更紧了。他一边抚摸它的脑袋想要安抚它,一边咬着唇窘迫地看着利威尔,生怕利威尔一个生气就会连人带猫把他们全部丢出去。

 

利威尔起身想要走到艾伦身前,看见少年更为惊惧地后退了一步的时候,只能无奈地站在原地,朝他张开了双臂:“过来,艾伦。”

 

这种类似拥抱的姿势让少年迟疑着更不敢靠近了。但利威尔的眼神实在太有压迫性,他不得不听从对方的指示慢慢地上前,心跳快得犹如擂鼓。

 

在他以为利威尔会把他抱住的时候,怀里一直安静地蛰伏着的卡西奋力向前一跃,扑向了眼前的人怀里。艾伦吓得惊叫起来,但利威尔并没有丝毫恼怒的意思,反而利落地将卡西一把抱住,熟稔地揉着它的脑袋。

 

“我不讨厌它,你不要用那种我会吃了它的眼神看我。”

 

利威尔说着,抱着卡西往艾伦的方向前进了一步。这回少年没有丝毫抵抗,而是开心地就着利威尔的姿势开始逗弄起卡西来。

 

“没想到它竟然那么喜欢您,当初我为了讨好它可是费了好大劲呢。”

 

一旦说到卡西,艾伦的话就多了起来。他看着卡西的攀上利威尔的胸口,像是回忆起什么一样对着利威尔笑了起来:“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它就这样爬到我肩膀上弄坏了我的衣服,还是佩特拉前辈帮我补的。卡西一直很调皮,我以为您会讨厌它。”

 

“不,我并不讨厌它,它很可爱。”利威尔说着,抱着卡西往艾伦的方向又前进了一些。后者也没有抵抗地站在原地,直到利威尔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

 

“和你一样可爱。”

 

伴随着利威尔的低语,卡西喵喵叫了一声之后便识趣地从男人的肩膀上跃到办公桌,然后在办公桌上蜷起身体看着利威尔将少年搂住。

 

“我怎么会讨厌它呢?多亏了它,我才能捉住你啊。”

 

“……为什么要捉我啊?”

 

局势变化得太快,完全失去了防备心的少年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处于一个多么危险的境地中。可惜他已经逃不出去了,利威尔用卡西为诱饵,将他牢牢地困在了这里。

 

也许是才刚刚训练完的缘故,少年的头发上还残留着几片新鲜的桃花瓣,隐隐散发着残存的香气。利威尔左手禁锢着少年的腰肢,用空出的右手捻起零落的桃瓣。

 

指尖才刚刚碰到柔软的发丝,就能感觉到少年瞪大了那双绿得仿佛融进整片森林的眼眸,不自觉地缩了缩脑袋在躲避他。抚上眼前发烫的脸颊时,对方也只是垂下眼睛害怕地颤抖着,耳根一片通红,让他想起了森林里被猎人捕获的小鹿。

 

艾伦的身上,到处都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和佩特拉他们就有说有笑,一见到我就躲的人不是你么?”有些不满地控诉着,利威尔忽然低声命令到,“笑一个给我看看。”

 

他手还停留在少年的脸颊上,所以此刻少年还是没有敢看他,而是别着脸想要躲避他的手:“……笑?”

 

“对。”

 

利威尔终于不耐烦用这种轻柔的方式对待眼前躲躲闪闪的少年。他强势地固定着艾伦的后脑,迫使对方看着自己:“真的好想,好想把你的笑容收集在一个瓶子里,想看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拿出来看。”

 

“……您在……说什么啊……兵长?”

 

“你不是喜欢我的吗?那就对我,只对我——笑啊!”

 

“呜……呜哇哇哇哇!”

 

刚刚吃完饭还在收拾餐厅的利威尔班成员们,在听到这声从不远处的士兵长办公室里传来的惨叫声。佩特拉有些担忧地往那个方向望去,对其他人说:“是不是艾伦又做错了什么事被兵长骂了啊?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正在洗碗的奥路欧轻哼一声:“小鬼做错事了当然需要惩罚,我认为疼痛是最好的教育。”

 

擦完桌子的衮达走过来安抚地拍了拍佩特拉的肩膀:“不用担心,我觉得兵长嘛肯定舍不得太呵斥那孩子的。”

 

就在佩特拉忧心忡忡的时候,在窗台边为盆栽浇水的埃尔德忽然惊叫了一声,一只奶黄色的小猫便踏着他的肩膀跃到了佩特拉的眼前。认出这是艾伦一直都在宠爱的卡西,佩特拉弯下腰抱起了它,却发现它的胡须和嘴巴上沾上了什么脏东西。

 

她抽出一张纸帮它擦拭着,却闻到了一股及其熟悉的味道,那似乎是今天中午她用为数不多的牛肉特意为利威尔制作的牛肉饭——作为对今早吵醒他的道歉礼的味道。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对周围奇怪地看着她的同伴解释到:“刚才是我多想了。兵长是真的对艾伦很好啊,连午饭都舍得分给卡西一半。”

 

而吃饱喝足的卡西只是眨着那双翠绿的眼睛喵喵叫着,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然后舒服地窝在佩特拉怀里打起了盹。

 

谁知道呢?

 

<Fin.>

 

TBC?

我感觉到这里就完了,但是觉得如果写后续的话肯定也很有趣!我的博物馆后续啊……(躺平)

 

评论(12)

热度(153)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