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利艾】这大概,就是春天吧

前篇点这里:《某天醒来,才发现十五岁的笑容居然那么灿烂》

 

 

利威尔觉得他现在很不好。 

 

接近月末,又是一次通宵的工作。在天际已经接近鱼肚白的时候,将自己的身体清洗完毕的利威尔才刚刚扑入床的怀抱。极度疼痛的大脑不断向他发出陷入睡眠的信号,由于长期保持同一个姿势而酸痛不已的身体也遵照着指令进入了休眠状态。利威尔只觉得他的眼皮重重地下沉,之后他就在温暖被褥的包围中失去了意识。

 

窗外的景色随着时间的推移由远至近,渐渐地披上一层朦胧的金纱。属于清晨才有的露水与青草混合的气味被风努力地传播到四方,在天空盘旋的鸟雀一个接一个地钻入随风摇曳的树冠里,像是水滴汇入汪洋般再也不见踪影。

 

本该是晨练的时候,调查兵团本部却安静得仿佛陷入永眠。没有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没有士兵晨练的髙喝,没有早餐时温馨的问候声,连必要的脚步声都被刻意放轻。利威尔班的成员们深深地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再也不敢在利威尔通宵工作的早上发出声音了。

 

如果你去餐厅走一圈,你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为了不发出过大的声音,精英们的每一个动作慢得就像是被减速的录影带一样,看起来滑稽极了。但他们并没有发笑,而是板着脸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动作的幅度,尽量减轻自己发出的噪音。

 

一切都进行得无比的顺利——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他们几乎面面俱到,连今早需要用的柴火都是昨天晚上衮达额外劈好的。但就在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弄好了早餐,即将就坐开餐的时候,本应该在房间里酣睡的利威尔,黑着脸拉开了餐厅的大门。

 

顺便一提,他的双手还握着一只奶黄色的小猫。后者的身体被前者牢牢地把在掌心里,它只能胡乱蹬着悬空的四肢,对着餐厅里神色各异的利威尔班成员可怜兮兮地发出求救的叫声。

 

当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餐厅里回荡着卡西无助的叫声,最年轻的那位已经气得快要站起来了,却被身侧的前辈们用力地摁在座位上。也许是利威尔心软了,他微微松开了双手,掌心里的热度便骤然消失。卡西用它最快的速度扑向了挣脱桎梏站起来的少年,害怕得在他的怀里缩成了一团。

 

对上最年轻的下属谴责又愤怒的眼神,利威尔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然后走到餐厅的主座上翘起腿坐下:

 

“吃饭!”

 

至于利威尔为什么会醒,这要从几分钟前说起了。睡前来不及拉窗帘,一向浅眠的他被刺眼的光线照醒。浑身痛得不想动的他背向窗口,眯上眼睛的同时对今天下属们的乖巧暗自赞叹了一会。

 

当他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即将第二次沉入梦乡时,他听到他的床头柜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紧接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就重重地扑到了他的身上。

 

他被砸醒了。原本他只是想把身上的东西赶走继续睡,可始作俑者一点也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在他晃了晃身子示意它下去之后还变本加厉地爬到了他的脸上,用毛茸茸的脑袋拼命地蹭他的下颔对他示好,似乎是肚子饿了来找他要东西吃。

 

利威尔有些愠怒,却只是好脾气地拎着它的脖子把它放到了地板上。但小家伙却毫不知趣,不依不挠地跳上了他的床铺——

 

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看了看卡西一副火上浇油的架势在少年怀里打滚撒娇的样子,利威尔只能假装没看到艾伦满含指责的眼神,低头开始用餐。

 

他并不讨厌少年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反而还有些享受。说起来,自从上次他要求艾伦笑给他看并且成功将艾伦吓跑之后,艾伦再也没有这样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过。每次他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抬起头,都会看到少年躲避似的将脑袋别过去的情景,更别提少年在他面前露出过一个笑容了。

 

想告诉艾伦他不是那个意思,不是想要伤害他的,但一向对这种事情不太拿手,利威尔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艾伦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真是比砍死五百头巨人还要棘手的事情。

 

想着想着,对面的少年抱着那只安静地眯着眼小憩的黄猫,站起来对大家鞠了一躬,却唯独没有看他:“我吃饱了,前辈们请慢吃。”

 

在少年走出去的那一刹那,利威尔感受到了他的部下们向他投来的、同情的目光。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春之女神召唤风将飘洒的蒲公英种子洒向大地,让它们在各个角落生根发芽。

 

就算关窗也挡不住浓郁的花香,利威尔索性大开窗户,一边办公一边时不时看向窗外。自从艾伦开始躲自己以后,他已经不在休息时间在这片草地上和卡西嬉戏了。利威尔每天能期待的,只有那只偶尔找不到主人来他这里蹭饭的小猫了。

 

就在他盯着窗口外正失神的时候,卡西悄无声息地从草地跃上窗台,然后精准地扑进他怀里。他有些无可奈何地任这只卖萌撒娇技术点满的小家伙蹭着自己的外套,伸出手熟练地顺着它脑袋的毛发。

 

“你啊,早上把我害得那么惨,现在又来找我。不怕我把你抓起来炖汤吃,嗯?”

 

男人的话语恶劣,但手上的动作依然轻柔。卡西盯着他的眸看了很久,像是理解了他的意思一般讨好地攀上他的肩膀,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他的脸颊示好。

 

饶是再纵容这个小家伙,洁癖症发的利威尔也立马把它拎起来放到地上,禁止它再用湿漉漉的舌头触碰自己:“好了,你的午餐在那边,去吧。”

 

看到男人没有责怪自己,卡西欢快地叫了几声,奔向自己的餐盘去了。安静的办公室回荡着卡西咀嚼食物的声音,利威尔索性放下工作,稍作休息。

 

他想去洗脸,顺便去厨房为自己泡一杯红茶,可才刚刚站起来,办公室的大门便被人大力地敲了三声。

 

那不会是佩特拉,她的敲门声不会这样鲁莽。也不会是艾伦,那个冒冒失失的少年每次进来都忘记敲门,利威尔已经在心里给了他免敲门进入的资格。

 

今天不是文件交接的日子,来人应该有什么别的事情。利威尔眯了眯眼睛,重新坐回办公椅上:“请进。”

 

来人穿着绣有象征宪兵团标志的军服,先是朝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才走到办公桌的面前把手里的文件摊开放到利威尔眼前。

 

“士兵长您好,这是中央紧急发下来的文件。最近天气开始转暖,流感开始蔓延,这里是流感预防协议书,请您批阅之后向下属们说明情况。”

 

利威尔翻动纸页,随意扫了一眼,发现上面的条例和普通的流感预防建议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最后一条新加的项目:尽量避免接触家养宠物,尤其是猫和狗。

 

“这次的流感传播速度很快,请您一定要重视。”那名负责送达文件的士兵再次向利威尔敬了一个礼,眼神却飘向蜷在利威尔办公桌边吃得正欢的小黄猫身上,“尤其是一些来路不明的动物,它们具有一定的携带病毒的能力。那么我先告辞了。”

 

尽量避免接触猫和狗么……

 

利威尔随手扯了一张纸巾擦擦刚才被卡西舔过的地方,又看了看眼前缩成一团心无旁骛地进食的猫咪,心中因为工作的烦郁瞬间一空。

 

啧,都是小鬼太宠它了,它比前些日子看起来胖了不少。

 

颊侧被擦拭得烫烫的,好似刚才怀里的温度一般。

 

流感预防文件的下发果然不是无凭无据,就在利威尔批好文件的第二天,古堡里便开始出现此起彼伏的喷嚏声。第一个感冒的人是佩特拉,她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带起浓重的鼻音。现在她怏怏地坐在餐桌前拿着她最喜欢的吐司,却因为感冒的缘故怎么也吃不下去。

 

“佩特拉前辈,如果不舒服的话就请假吧,兵长会谅解的。”

 

艾伦有些担忧地起身倒了一杯温开水放到她的手边,又体贴地将餐厅的窗关上。飘飘欲入的花香瞬间被隔离在外,连带窗外那抹明媚的阳光。古堡周围草长莺飞,满目都是鲜艳的嫩绿夹浅紫。

 

利威尔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对佩特拉说:“看你的样子估计也训练不了了,批你一天假吧。”

 

她点了点头,连手中的吐司面包都没有吃便放回了餐盘里,只是随手拿了水杯便离开了。少了每天早上餐桌上佩特拉和艾伦之间的互动,气氛显然冷下来不少。一向不敢顶着上司杀人的眼神和年轻的后辈嘘寒问暖,利威尔班的男精英们以他们最快的速度解决了手里的早餐,纷纷离开了。

 

偌大的餐厅只留下了故意放慢速度还在咀嚼面包的利威尔,以及已经起身一边等待利威尔吃完早餐一边收拾前辈们留下来的脏盘子的艾伦。

 

也许是刚才自己顺从了少年话,艾伦现在显得并没有那么排斥他。就在他还坐在餐桌前对着手里那点点面包屑慢条斯理的时候,少年已经风一样地收走了满桌的脏盘子,全部堆在了水池里。

 

他卷起袖子,露出一小截麦色的手臂。就在他准备用木桶里的水洗盘子的时候,水池旁被他关上的木窗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外面撞击了一般,发出一声闷响。

 

艾伦被吓坏了,松了指尖跌下的碗碟乒乒乓乓响了一室。但木窗外面的骚动还在持续着,传来一阵被什么东西抓挠的响声。他拉开木窗的插销,被困在窗外已久的卡西便像一只矫健的小鹿一样,在窗台上一蹬便扑到他的胸前。

 

因为利威尔和艾伦的悉心喂养,卡西的体重比起以前来增加了不止一点半点,他不得不用沾了水的双手托住猫咪胖乎乎的身体,防止身上那个粘人的家伙抓不稳掉下去。

 

“喵……喵……”

 

那双翠绿的瞳眸写满生机,由下至上地看着他。柔顺的皮毛带着花朵未散的芬芳,自他的掌下馥郁。热爱春天的艾伦几乎是情不自禁,便低下头学着卡西的样子,用鼻尖轻蹭小家伙努力上抬的脸颊——

 

一双大手从天而降,艾伦只感觉他怀里一轻,卡西便被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跟前的男人抱走了。小猫在利威尔怀里喵喵叫着,睁着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艾伦,年轻人的火气在这时便噌地一下冒了上来。

 

“请您把它还给我,兵长。”艾伦朝利威尔伸开双臂,“卡西不喜欢和您呆在一起。”

 

利威尔抱着卡西退后了一步:“不想和我呆在一起的人是你吧,卡西可不会像你一样闹别扭。是不是,卡西?”

 

面对利威尔有可能得不到回答的问话,刚才还在胸前乱动的猫咪像是读懂了气氛一般,乖巧地伪装成隐身的样子动也不动。

 

“我没有闹别扭。”艾伦看起来有些生气了,但在长官面前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表现出来,“您怎么对我都无所谓,但您对卡西并不是真心的。卡西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并不是您用来接近我的工具。”

 

“呵,艾伦哟。”利威尔的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却因为不经常笑,所以看起来可怖极了。他将卡西放在灶台旁,以便它能吃到早餐残留的剩余的食物,然后一步一步逼近了那个板着脸的年轻人。

 

“你要知道,如果我真的想接近你,办法有的是,不缺这只猫。”利威尔说着,看见少年脸上浮现出的一丝惊惧,有些懊悔他不善的语气,却依然无法遏制地继续口是心非,“它现在活在谁的地盘上,我想你应该再也清楚不过了吧。”

 

艾伦张了张嘴:“可……”

 

“昨天中央发了一个紧急文件,大概是说一种新型流感的事情吧,好像还没有药能治好。想知道传染源是什么吗?就是那些外面流浪的猫猫狗狗。”

 

利威尔打断了少年的话,目光却飘向正蜷在灶台旁吃得正欢的小猫身上:“现在佩特拉也感冒了吧,你还是不要离它太近比较好。”

 

“诶……骗、骗人的吧……”听到这个消息,艾伦唰地一下白了脸。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离自己不到一拳距离的男人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出一丝开玩笑的成分来,却满满地只有严肃。一种无可名状的罪恶感像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把他浇了个透,让他的身体都在不住地颤抖。

 

佩特拉前辈会得流感,都是他……的错!

 

花了半分钟消化利威尔的话,艾伦才终于得出这个结论来。他一把抱起卡西,对着男人说了一声“兵长对不起,我这就带卡西走”便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盛着脏碗的水池漂浮着几瓣被卡西带进来的叶片,透过窗子,利威尔能看见少年抱着那只小猫离开了古堡,不知去向何方。

 

算了,这次就特别允许他单独出去吧。

 

他忖度着晚餐的时候,让埃尔德多留一点肉安慰安慰那小鬼,却不知艾伦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春天的正午温柔又和煦,不似夏阳的娇艳,不似冬日的清冷。带有淡淡温度的风从远处飘来,拂过裸露在外的皮肤,令人生出一种昏昏欲睡的错觉来。连最喧闹的麻雀在春天的午后也会选择偃旗息鼓,安安静静地栖息枝头。利威尔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桌上一大叠待阅的文件,却没有心情去动。

 

艾伦已经失踪了一整天了,虽然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在街上就进行巨人化伤害别人,但利威尔还是没由来地担心了起来。他连早饭都吃得不尽兴,怏怏地没有胃口。

 

他已经打算好了,如果等会的午饭还没见到那小鬼,他就要亲自出去把小鬼抓回来,关他两三天的禁闭。

 

这么想着,利威尔又往窗外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春色,灿金的阳光均匀地落在一片绒绿色的草坪上,尚未凋谢的二月兰在阳光下绽开笑颜。那棵茂盛的大树下,已然没有了少年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几个拿着麻袋和笼子的宪兵团团员。

 

利威尔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他们的造访毫无预兆,连一声招呼也没有打,就擅自地闯入了这座宁静的古堡里。利威尔有些不悦这种主客倒置的感觉,他起身准备出去问个清楚,

 

才刚刚走到厨房,一直在剥土豆的衮达便向他打了个招呼:“兵长好,等会就吃饭了,您要出去吗?”

 

既然衮达一直都在,他应该知道一些什么吧:“外面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看到利威尔的目光飘向窗外,衮达心领神会,向他解释到:“是来附近捕捉流浪猫和流浪狗的。那个流感实在太严重了,在没有研究出新药之前,他们打算把猫猫狗狗全部集中在一个地方暂时隔离。他们检查完就会走的,兵长可以不用管他们。”

 

听到衮达的话,利威尔点了点头,又想到附近唯一的小猫卡西昨天被艾伦抱走了,宪兵团的家伙大概检查不出什么结果,于是他便转身踱回自己的办公室了。

 

推开门,原本为卡西准备的餐盘空空如也,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被他盛满食物。利威尔将盘子踢到桌底,掩饰自己烦躁的心情。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只小猫在一天天的相处中确实一点点地融入了他的生活,细枝末节,历历在目。也许自己一开始对那个小家伙就持有好感,只是迫切想接近艾伦的心情让他忽视了吧。

 

如果能看到艾伦抱着小家伙时绽开的满足的笑颜,感觉……还不赖呢。

 

这么想着,利威尔环着双手,站在窗口前看着古堡大门前的小路。他以为他心心念念的少年在下一秒就会出现在那条路上,可站在古堡木门前的人是另一队前来搜索的宪兵团团员。

 

不就是几只猫猫狗狗么,用得着派两队来搜索吗?

 

对于宪兵团这种大惊小怪的行为,利威尔本就所剩无几的耐心已经快被磨光了。他正准备重新出去把那些不速之客赶走,可才刚刚拉开办公室的大门,他最年轻的属下便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艾伦的衣服脏兮兮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就像是街头的难民。卡西依然在他怀里,却没有往日的顽皮,而是乖乖巧巧地眨着翠绿色的眼睛看着利威尔,没有艾伦的命令绝对不敢移动半分。

 

他在躲人,几乎是才刚刚进来没几秒便马上关上了利威尔才刚刚打开的门。他的表情很慌张,连招呼都没有向利威尔打,便抱着卡西弯下腰打算钻进利威尔的办公桌底——170的身高不是说着玩的,无论他怎么拼命地蜷缩身体,他都无法完全缩到窄小的办公桌下。

 

利威尔皱了皱眉,扯着少年的胳膊把他从桌底拉了上来,很快便收到少年慌张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们快查到这里了!对不起兵长,请您……”

 

“过来,面对着我,背靠着墙角。”

 

没等少年说完,利威尔便强势地拉过他的手腕,将他摁在墙角。不明所以的少年眨着眼睛,感受到男人的眼睑近在咫尺,连呼出的热气都全数喷洒在他的颈间。

 

他有些尴尬地扭了扭身子,对方的身体却更紧密地靠了上来,低沉细微的话语犹如情人间亲昵的耳语:“别动,抱紧卡西。”

 

艾伦下意识地听从了利威尔的命令,将抱着卡西的手紧了紧,往自己肚子的方向贴了贴。小家伙发出一声微弱的叫声,似乎是意识到它的主人是在救它,所以还是乖乖地没有动。

 

利威尔的脑袋离他更近了,唇与唇之间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男人的眼神炽热而专注,让他只能微微别开脸,却不想他通红的耳根已经全然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

 

气氛越来越暧昧,脸颊烫得犹如被卡西的身体紧贴着的那块肚皮。艾伦都能听见他自己的心跳,嘭咚嘭咚,仿佛小鹿踏过溪面扬起的水花,激烈得无法控制。

 

就在下一秒,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便吸引了艾伦的注意力。奉命前来检查的宪兵团团员手持古堡所有的钥匙,打开了士兵长办公室大门:“利威尔士兵长抱歉打扰了,我们奉命前来……”

 

“滚。”

 

毫不拖泥带水,饱含怒意的单音,成功让门口那几个没有见过巨人的家伙吓得退后了好几步。利威尔回过头来,仿佛一个与心爱的人亲密被人打断的愤怒男人,给了他们狠狠一个瞪视。

 

素问利威尔士兵长的可怖,扫了一眼屋子里也并没有上头所说的奶黄色小猫,宪兵团的团员慌慌张张地说了一声“失礼了”便离开了这里,还顺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砰”地一声,世界重归寂静。悬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艾伦抱着卡西,竟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他们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利威尔已经转回头来看着他,灰蓝色的瞳眸里满满地只装了他一个人的影子,浮动着丝丝柔情和毫不掩饰的关怀。

 

“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

 

利威尔轻声地问,没有责怪,却伸出手理了理他的领子。艾伦又眨了眨眼,翠绿的眼底逐渐漫上湿气,在凝结的水珠即将坠下之前,他将脑袋抵在了男人的肩头。

 

“……我昨天带着卡西,去到小镇上一家一家地问宠物店,问他们愿不愿意收留它。但是……因为卡西是流浪猫,没有健康证,他们谁也不愿意……”艾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我一直找一直找,从中午一直找到晚上……又怕把它带回来会传染你们,所以抱着它在小巷里过了一夜……”

 

利威尔伸出手顺着肩头少年毛茸茸的棕发,却引来了对方身体一阵细微的颤抖。

 

“今天早上小镇上已经有很多宪兵团的人在搜查了……我躲不过,只能回来找您……又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明天我一定……”

 

“我养它。”

 

利威尔低声说着,少年却忽地直起了身体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只要再过几秒就会哭出来:“诶?可、您……您不是一直都很讨厌它吗?”

 

“没有的事,艾伦。”利威尔放开了少年,在艾伦肚子前蜷成一团的卡西终于得以解放,亲昵地用脑袋蹭着男人的掌心,“我每天都帮它洗澡,它很干净,不会有病毒的。”

“每天帮它洗澡的人是您?”

“是。”利威尔回答着,眼睛带上笑意,“而且,想想我们以后结婚了,还有这只小家伙在,感觉也不赖。”

 

听到利威尔的话,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少年再次炸起了毛:“结、结……结婚!我和您?”

 

“啊。”利威尔挑眉,语气中满满的不置可否,“有什么问题么,你不喜欢我?”

 

又来了,这种自信满满的语气!

 

见少年迟迟没有回答,利威尔很干脆地又靠近了他一点:“回答,艾伦。喜不喜欢我?”

 

心跳如擂鼓,明明昨夜抱着卡西在外露宿的坚强,在遇到这个男人之后便瞬间破碎,像是一层包了很久很久的外壳,只对某个人露出其中的柔软。

 

被这个人保护着……

 

利威尔注视着眼前脸颊逐渐涨红的少年,刚想再靠近一些,眼帘便映入了卡西那张放大的脸,翡翠般的猫眼眨呀眨,看起来无辜极了。

 

艾伦把卡西举起来挡住了自己的脸,好让利威尔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喜……喜欢啦。”

 

微弱的声音从卡西的后背传来,饱含年轻人独有的羞赧。即使被小猫胖乎乎的身体掩去了大半张脸,但裸露在外的耳壳红得滴血,让某个成年人阴郁许久的心瞬间放晴。

 

他接过少年手里的小猫咪,在对方微弱的抵抗下将卡西抱了下来。然后他捂住了卡西的眼睛,倾身上前,给了近在咫尺的少年一个吻。

 

艾伦的唇很柔软,也许是不久之前才用过郊外的野果果腹的原因,他的口腔充满了水果的芳香。利威尔情不自禁地扣着少年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感受着对方青涩的回应,不由得心花怒放。

 

卡西趁机从利威尔怀里跳了出来。从窗外射入的阳光温和柔软,落在眼前这一对相拥的人身上。它索性蜷起身子,在被照亮的一小块地板上晒着阳光,打起了盹。

 

窗外的二月兰还在随风摇曳,检查的宪兵团团员已然走远,古堡郊外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朵朵绽放的桃花开得灿烂,满树的粉红,点缀着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啊,这大概就是春天吧。

 

<Fin.>

 

评论(7)

热度(135)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