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利艾】The third Sunday 02

The third Sunday 01

 

02

 

那是和利威尔一起执行的众多任务中的一次,却遇上罕见的大热天。伪装成普通吃客在某餐馆吃饭,伺机等候前来包厢交易的毒枭,艾伦和利威尔从早上一直坐到了傍晚。艾伦吃不得辣,偏偏那家餐馆是少有的中式餐馆,以辣为名。

由于工作的原因,艾伦和利威尔一起进餐的次数也算不上少了,所以他们对彼此的就餐习惯十分了解。艾伦是一个美食主义者,对一切食物都会极尽认真地享用,吃得慢是必然的。每每利威尔都已经掏出手机把今天所有的热点新闻仔细阅览了一遍,艾伦才悠悠地拾起纸巾擦嘴,拍拍肚皮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艾伦曾经对利威尔苦口婆心地说过吃得太快的坏处,但后者由于养成了习惯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年轻人对于自己缓慢进食的好习惯一直引以为豪,但没想这次却把他害得可惨。

第一道菜刚上来,艾伦就迫不及待地用筷子不甚熟练地夹了一片肉送入口中。在餐桌上,艾伦丝毫没有上司下属的观念,只是自己想吃了就动手,即使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一样。

男人也不恼,那默许的态度自然得让年轻人都没有发现其实这是属于利威尔式的纵容。他看着艾伦对筷子上的肉露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然后和以往一样立刻送入口中,慢慢咀嚼,仔细品味。

对于艾伦在吃到美食时餍足的神情,利威尔表示很受用。他不自觉地充当了服务生的角色,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客流,一边替小鬼倒了满满一杯饮料。平时沉浸在食物中的艾伦是不会对饮料产生兴趣的,只是在吃腻了以后才偶尔啜饮一小口换换口味,然后再继续酣战。但今天利威尔连手里的杯子都没放下,就被对方抢了过去。

麦色的脸庞涨得通红,艾伦瞪大了那双泪眼汪汪的灿金色眼睛,一口气将一整杯饮料喝了下去。他在放下杯子之后剧烈地咳嗽,还沾着辣酱的筷子跌落在桌布上划出一道歪歪扭扭的红痕。

看到自家下属的反应,利威尔皱着眉尝了一口。适应能力比年轻人好得太多,所以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不适,反而还觉得菜的味道意外地不赖。

第一次在食物方面占了上风,利威尔有些得意地挑眉,在青年惊异的目光中又夹了一大夹菜放进碗里,津津有味地享用了起来。

瞄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之后,艾伦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举动有多丢人。不愿意承认自己连这点辣椒都对付不了,他清了清嗓子,重新把筷子握在手里,煞有介事地替自己辩解到:“刚才吃得太快,呛到了。”

“哦?”利威尔露出一个在艾伦看来及其欠扁的微笑,像是示威似的帮他把空了的饮料杯满上,“呛到了需要喝那么多水?”

艾伦直起脖子,一副“你这人真奇怪”的表情:“我被呛到了就喜欢喝水,怎么?”

利威尔强忍着把呛到了喝水很有可能致死的常识告诉他的冲动,把斟满饮料的玻璃杯重新往小青年身前一放,耸了耸肩:“行吧。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来,尽量吃慢一点。”

艾伦点了点头,等利威尔继续就餐的时候,才耷拉着脑袋死死地盯着眼前祖国江山一片红的菜,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原本想干脆把筷子一放,去附近的餐馆随便解决一下再回来,但想到自己身负的任务和莫名的不想被男人看扁的心情,他还是提起筷子又吃了一小口。

浓郁的辣酱和胡椒的混合味在舌尖蔓开,这次艾伦却尝到了意外的香味。他混着饭馆供应的米饭一起吃,缓解舌尖的辣味,不一会就爱上了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于是,本来放在利威尔和艾伦中间的一大瓶饮料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放到了艾伦的手边,方便他倒取。利威尔一边问服务员又要了好几包纸,一边扯出几张来放到眼泪鼻涕齐流的小青年身侧,然后索性搁下筷子彻底投入到任务的观察中。

这本来是侦查组应该做的事情,执行组只需要全副武装埋伏在餐馆周围就好,但这次的犯人势力挺大,他们只能采取这种尽量低调的方式以免打草惊蛇。

随着时间的推移,坐在他们周围的顾客已经换了好几轮,而艾伦还在和饭菜做斗争。

虽然他已经被美食吸引,却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分,在看到利威尔像个服务生一样又是帮自己倒水又是帮自己递纸巾,心里忍不住有些羞愧起来。餐盘里的菜只剩一点点了,距离目标人物前来饭馆的时间也不远了,艾伦决定一鼓作气把剩下的全部吃完,然后安心投入到任务中去。

他夹起最后一筷子菜,就听见利威尔压低了声音对他说:“来了。”

艾伦心想再怎么急也得碰面了喝几杯小酒意思意思再交易吧,所以他只是含糊地“嗯”了一声,手上和嘴上的动作并没有加快。利威尔见他吃得满嘴都是酱汁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抽了一张纸亲自帮他擦脸。

合作过那么多次,他们之间最亲密的行为也不过是第一次相遇时在电话亭里的“相拥”,艾伦显然被利威尔的这个动作吓得止住了动作。他看到男人认真的神情和低垂下来的眼睫,湛蓝色的眸中漾着的柔光让他一直紧绷着的心也松懈了下来。等到男人松开捏着他下巴的手,他才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托辣椒的福,他的脸红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他一口气把所有的菜全部送入了口中,毫不拖泥带水,轰轰烈烈——直到现在艾伦还能想起当时的惨痛。

还没来得及喝水,利威尔便摁紧了隐藏在耳鬓间的无线电耳麦,沉着脸“刷”地站了起来:“行动!”

“……!@#&#¥@?”

暂时丧失说话能力的艾伦瞪大了眼睛看着利威尔,仿佛是在说“人家刚到就冲进去,你在逗我?”

然而利威尔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解释,利索地一把拽起了他,一边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匀出一点精力简短地说到:“侦查组的情报,说他们直接开始交易了。”

这下可好,辣椒的火劲一瞬间冲到了鼻腔。艾伦的视线瞬间被涌出的生理泪水打得一片模糊,若不是利威尔拉着他在跑他肯定会一头撞到墙上。他突然很想学大夏天的哈巴狗,伸出舌头来驱散聚集在舌尖快要烧起来的火苗,但警察的守则告诉他这时候不许发出任何的声音,并且动作要快,所以他还是用他仅存的意识用空着的那只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枪,使劲紧闭着嘴巴,任眼泪像不要钱似的拼命涌出来。

虽然在这个紧张得不能再紧张的尖峰时刻,艾伦脑袋里的画面还是停留在刚才利威尔为自己擦脸的情景。他的视网膜里映着男人的背影,虽然模糊却十分宽阔,带着他坚定地往前走着。

这一刻的利威尔果敢、勇猛、冷锐,和刚才那个捧着自己脸颊敛起锋锐的眉角的男人大相庭径。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在利威尔帮他擦脸的时候,那些人正好走了进来。所以刚才利威尔的那个举动,也是任务需要吗?

他不敢细想,被烧得火辣辣的胸口却硬是迸出一丝苦涩来。就在这时,利威尔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然后他感觉到分布在餐厅各处的执行组组员已经全部聚集在他的周围。一声猛烈的撞门声过后,枪支亮出的声音整齐得让人胆寒:

“不许动!放下你们手中的所有东西!”

他听见利威尔这么说到,声音丝毫没有感情。可男人的话音还未落,枪声却先入了耳。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毒品交易的场面,但对方如此胆大包天地直接开枪还确实挺少见。艾伦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利威尔狠狠地撞倒在地上,躲过了这次的攻击。

知道现在不是缩头的时候,艾伦和利威尔默契地各自滚向两边脱出对方的枪击范围,然后伸出手用袖子狠狠地抹了一把脸。蒙在眼前的生理泪水终于减少了许多,他深吸一口气缓解舌尖的辣痛感,握着枪背靠在墙上,等候攻击的机会。

无线耳麦传来了侦查组汇报犯人逃跑路线的情报,艾伦和利威尔对视一眼,按照之前的计划从饭馆走廊的窗户翻出追赶。黑色的制服外套在青年跃身落地的瞬间翻飞而起,宛如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利威尔在这个零点几秒的富余时间里给艾伦点了个赞,也跟着翻了出去。

虽然是一个刚进入社会没多久的年轻人,但艾伦打起战术来走的是意外的保守路线。在最后关头猛进,是他的特点,利威尔一直对这种有勇有谋的新人很是欣赏。可今天的艾伦似乎有点不正常,才刚刚站稳没多久连等他下个命令的时间都不给,就握着枪拼命往前冲去。

他们抄的是近道,所以逃犯离他们并不远。担心这个打了鸡血的青年被一枪爆头,利威尔沉嗓子,不顾侦查组高呼“杀杀杀”的叫嚷,恶狠狠地命令到:“艾伦,停下!”

然而子弹已经在利威尔说出这句话之前,从青年手里的枪膛中射出。艾伦的特长并不是狙击,但今天他准得出奇。几乎是毫无间断的两声枪响,逃犯手里的枪已经滑出手掌,离自己仅仅几步之遥的车子也被爆了胎。前来支援的执行组员和侦查组员们一拥上前,锃亮的手铐立马捉住了车里和车外的在逃犯。

完全没想到这次的任务那么简单就完成了,利威尔在原地有一瞬间的怔愣,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好下属究竟干了些什么。他把枪往兜里一揣,大步上前想要好好教训这个冲动的小鬼,对方却先他一步回过身来,眼睛通红仿若一只盛怒的野兽。

“艾伦?”

察觉到青年的不对劲,利威尔皱着眉尝试着呼唤了他一下。他的喉间发出一阵阵喑哑的嘶鸣,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被泪水润泽得一片晶莹。

就在这时,侦查组的让基尔希斯坦满面笑容地过来夸赞好友的英勇行为。他似乎没察觉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径直豪爽地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艾伦!你小子干得不错啊!今天怎么……喂喂喂,这是我喝过的啊!”

被辣椒辣得失去了理智的青年,眼里只看得到让手里提着的水壶。他一把抢过了瓶子,仰起头咕噜咕噜就是一瓶。未来得及进入他口腔的水沿着下巴洒到了他的衣领中,滑入领口,制服前襟湿了一大片。

舌头上的火辣感终于消去了不少,艾伦舒服地哈了一口气,把已经空了的水瓶递回给让,附送一个灿烂得不得了的笑容:“谢了,让!那家饭馆的菜差点把我辣死!”

没等让回答,在一旁观摩了全过程的利威尔沉着脸,强硬地打断他们的对话:“叙旧也叙完了吧?跟我回去,今天你犯的错有的是惩罚。”

“没听命令是我的错,但这也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啊!再说了,将功赎过的道理您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艾伦显然对利威尔的这句话很不满。他把头转向了让,想继续对好友说上那么几句,腰间却被一只有力的臂膀一拦,紧接着身体一轻,他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像一个米袋一样挂在了他顶头上司的肩膀上。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拼命蹬着四肢的艾伦以为利威尔的力气根本不足以扛起他多久。但是他错了,而且错得很彻底。利威尔狠狠地拍了拍他的屁股,往执行组警车的方向走,脚下的速度丝毫没有因为扛着他而慢下来:“在我彻底恼火之前,你最好乖乖闭嘴。”

这人怎么回事,他恼火关他什么事?

之前还情意绵绵地帮他擦嘴——哦,也许那只是必要的演出,但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果然这个人一些让他莫名其妙地感动的举动绝对不能相信!

艾伦动用全身的肌肉直起上半身,想要撑着男人的肩膀自己下来,却忽然听到了利威尔的一声冷笑。

“不就是想喝水吗?等回到警局,我的办公室里有的是。昨天才刚扛回来两桶,今天你不喝完不许走。”

艾伦忽然觉得他们之间的关注点似乎不大一样。

 

 

TBC

 

 

评论(7)

热度(176)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