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利艾】The third Sunday04

《The third Sunday》03

 

 

04

 

冗长燥热的夏天总让人提不起干劲,特别是在正午。知了的叫声响彻街道,空无一人的街道偶尔滑过一辆高速的汽车,带出一波浮起的热浪。

在这个连哈巴狗都无精打采的季节,坏人似乎都偃旗息鼓了。执行A组已经好久没有接到任何出击的任务了,除了每天必要的体能训练,他们其余的空闲时间只能坐在办公室里整整资料改改文件,美其名曰待命。

这个小组的属性本来就是活蹦乱跳(埃尔文语),这种长时间的久坐,让他们觉得屁股都快和椅子连在一起了。有一些坐不住的人已经开始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做起俯卧撑来消耗体力,懒得动的人也乐得在一旁加油呐喊,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少有的欢声笑语。

就算隔着一扇门,利威尔也能把他组员们的声音尽收耳中。对于这种公然违背上班纪律的行为,利威尔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作为执行组的精英,他手下的A组组员自然算得上出众,无论是从能力还是心理素质来说。平时执行任务的时候有够严肃,任务结束以后又急着回家去找等待自己几个星期甚至一个多月的妻子,根本没什么时间聚在一起说说笑笑。难得有这个机会,多增进增进感情也是好事吧。

他拿起手边的茶杯小啜一口,转而继续投入到文件的批改工作中去。警局的执行组有很多,但管理所有小组的总组长并没有被选出来,于是埃尔文便自顾自地把他当成了总组长。每个月的任务总结,下个月的安排,通缉的犯罪嫌疑人走向,通通都要经过他传达给所有执行组的组长,然后再落实给每个组员。

虽然对文书的工作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但面对好友半恳求的眼神,利威尔实在狠不下心来拒绝。前一段时间的任务实在多,他的文件已经堆了好几个星期了。趁着这几天没事,利威尔决定速战速决,早点把这些让人头疼的东西送回给埃尔文。

时间在忙碌中总是过得特别快,当利威尔把最后一封电子邮件回复之后,右下角的时钟已经显示现在已经到达了20:14。离下班时间过去快三个小时了,利威尔伸了个懒腰,关电脑之后捎上椅背的制服外套,准备出门吃饭。

那些刚才还吵吵闹闹的组员在距离下班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早就迫不及待地走了,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那些属于组员的小小隔间早就一片漆黑——不,还有一盏小小的白色台灯,在隔间的角落孤单地亮着,就像刚入夜的苍穹中唯一的一颗星星。

利威尔放轻脚步慢慢向前踱去,在离那个隔间越来越近的同时,那颗棕色的脑袋在视野里占据的空间也越来越大。正咬着笔杆对着眼前的一本书写写画画的年轻人,认真得连顶头上司什么时候站在他旁边都不知道。

借着极佳的视力,利威尔依稀看到了青年笔尖所画的句子。他猛地伸出手将书本从青年的手中抽走,对方吓得“啊”地惊叫了一声,然后条件反射地往他身上一扑想要把书抢回去,但在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便再次吓得松开了手。

“不错,这个作者写的书都值得一看。”

利威尔将书本轻轻放回青年的桌子上,又顺带揉了揉对方那头毛茸茸的软发。被合上的书本再也回不到青年刚才翻看的那一页,黑底白字的封面一丝不苟地印着《侦查与反侦察心理》,看起来十分正规。

抬手看了看表,艾伦也不打算继续阅读了。虽然这本书的内容也属于工作范畴,但被执行组的上司抓到自己在看侦查类的东西,艾伦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脑袋。虽然知道利威尔并不会直接责备他,艾伦还是刻意放慢了收拾东西的速度,想让利威尔等得不耐烦先走。

出乎意料的是,平日最讨厌等待的上司今天出奇地有耐心。艾伦几乎把桌面上所有的东西包括笔筒都整理了一遍,利威尔还是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等他。

夜幕已然占据了整片天空,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从不远处的商业街折射进来,光滑的大理石地板成为了别样的调色盘,将那些互不相似的色彩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汇成一条七彩的河。当艾伦终于收拾完毕抬起头的时候,他便看到隐于黑暗的男人正交叠着双腿半倚着他对面的隔间隔板,环着双手看向窗外。

他身上穿着的是与五彩斑斓的灯光格格不入的白底黑外套制服,但掩不住的倦意从湛蓝色的瞳眸中流泻出来,带上几分惯有的淡漠,让这幅画面美好得让人不忍破坏。艾伦看着男人线条明晰的侧颜,没由来地生出一股想要上前拥抱他的冲动。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他可不想被这位能徒手折断铁栏杆的“警界最强”一拳爆了脑袋。失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艾伦关了隔间的灯之后,利威尔便马上直起了身体,与他并肩同行。

“附近一家意大利餐厅很不错,去过没?”

像是不经意地询问着,艾伦却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眸中闪过一瞬间的柔光。他搜寻着大脑中对于警局周围食物的认知,却悲哀地发现他除了早上会在街角买几个面包以外,他对这里的餐馆一无所知。

“没去过呢……我很少在外面吃饭,因为自己购买食材烹饪可以节约很多开支,也健康一些。”

艾伦说着,对利威尔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他们早在几秒钟之前就已经进入了电梯,风的声音在这个铁皮盒子外呼呼地响着,填补了这一段空白的时间。利威尔不是一个擅长说话的人,尽管如此,他还是发出了人生第一次硬邦邦的邀请:“去试试怎么样?”

根本无法拒绝利威尔的任何要求,艾伦点头同意了。在他们从警局出来并且踏进餐厅大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直到他们就坐开始点单的时候,艾伦才回过神来。

晚上八点半,一个尴尬的时间段。真正要吃饭的人已经吃饱喝足了,这个光线偏暗、布局精致的餐厅里坐着的几乎都是低喃细语的情侣。艾伦不好意思往他们的方向看,更不敢看男人的脸,所以在点完菜之后只能托着下巴假装在看窗外。

好不容易因为点菜而活络的气氛再次降到谷底,利威尔不是一个话多的人,艾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会得到对方的回应,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先开口。也许是利威尔的目光太过炽热,艾伦不得不恢复成正襟危坐的样子,迎上男人的目光。

看出青年的窘迫,利威尔微微一笑,替他倒了一杯水:“你似乎对侦查方面的书籍很感兴趣?以前也偶尔见你捧着一些类似的书在看。”

“嗯,很感兴趣。”艾伦规规矩矩地回答着,在这一刻骤然明亮起来的灿金色眼眸昭示着他平静的语气下隐藏着多大的热情。利威尔知道他选对话题了,他只说了一句话,却仿佛打开了一个话匣子。

艾伦开始讲述他刚才看的那本书有多棒,连某些细节都复述得一清二楚。说到自己钦佩的地方,他还会手脚并用地示范给利威尔看,险些将送菜的服务生撂倒。

这家餐馆以橙为主色调,所以艾伦并看不到利威尔嘴角扬起的弧度。当服务生将他们点的最后一盘菜端上来之后,他才意识到他刚才喋喋不休地说了些什么。

他有些尴尬地晃了晃手中的叉子,不知怎么的联想到了马戏团里的跳梁小丑:“利威尔先生对这方面的书也有所了解吧,有没有一些其他值得一看的资料推荐一下呢?”

一个执行组的资深成员,应该多少也会阅读一两本侦查类书籍作为辅助吧。刚才自己说了那么多,在利威尔看来肯定不值一提吧……

这么想着,艾伦有些沮丧地垂下脑袋,索性把全身心投入到眼前的美食中,以便能更好地应对男人即将出口的奚落。他无意识地用叉子把面条里的青椒挑出来堆在桌子上,手边的碟子却忽地被利威尔拉走。

艾伦刚要发作,就看见男人正代替他仔细地挑着青椒,空闲下来的那只手温柔地顺了顺他头顶翘起的乱毛:“我对侦查了解也不是很深,今天听你说了那么多也挺有收获的。”

“诶,是这样吗?”被安慰的年轻人果然马上恢复了生机,高兴得忘记了某些事情——比如眼前的人是执行A组的组长,自己的顶头上司,“利威尔先生,你肯定不知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加入侦查组!”

最后一个字宛如休止符,让他们之间的对话终止于此。艾伦看到利威尔握着叉柄的那只手有一瞬间僵在了半空,虽然很快又恢复过来,但他散发的气息却不再似刚才那样柔和。

在炒面里的青椒全部被挑出来之后,利威尔才把碟子放回青年桌前。玻璃桌面与白瓷碟底相撞,发出一声重重的叩响。艾伦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却隐约感觉到利威尔生气是因为他说了他想去侦查组。

艾伦开始低头吃东西。说实话,利威尔的品味也确实蛮不错的,虽然他们以私人的名义一起吃饭的次数不多,但每次男人点的食物都很对他胃口,让他这个美食专家都赞不绝口。

本来是剑拔弩张的相处模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磨去了棱角,竟生出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来。比如利威尔知道艾伦不喜欢吃青椒,却执意点有青椒的菜,然后亲自帮他挑出来;又比如艾伦知道利威尔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点菜之后的习惯是先喝一杯水。

明明是一个雷厉风行的执行组队长,利威尔进餐的姿态却优雅得像一名贵族。这样的利威尔是陌生的,好似一个艾伦从未见过的样子。这让艾伦想起了那个模糊的身影,在儿时的昏黄灯光下一遍又一遍地教他怎样使用刀叉。母亲总会在他不自觉地开始弓起后背时,用手掌温柔而不失力度地拍打他的脊梁,不厌其烦地告诉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直起后背。

就算那之后母亲和父亲都已经不在身边,他也铭记着这一点。无论这之后的路有多艰难,他也咬着牙独自摸索。自学、考上警校、考取全校最优异的成绩、在面试之前翻阅了很多很多侦查相关的资料,艾伦绝对有把握他能被侦查组录取。

但他没想到——

“不合胃口?”

察觉到青年已经盯着他的脸发呆很久了,利威尔索性放下刀叉,让服务员换另一个干净的玻璃杯来倒了一些青年喜欢的果汁。对方摇了摇头,眼神越过他的肩膀盯着他身后挂着油画的墙,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

过了很久,艾伦才端起果汁杯,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利威尔先生,我一定很糟糕吧?上次的任务被辣椒搞得一团糟,又经常违背您的命令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枪法又不好,动作也不迅速,比起组里的其他前辈真是差太多了。”

橙黄色的橘子汁在青年无意识晃动玻璃杯的动作中沿着杯壁轻漾,偶尔迸出一两星细碎的微光。轻柔典雅的音乐从扩音器中流泻出来,仿佛在为服务员优雅的动作伴舞。

艾伦忽然抬起头,眨了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露出一个歉意的笑:“也许就是因为真的太差劲了,所以无论之前做了多少功课,侦查组也不愿意录用我吧……利威尔先生能容忍我这样的人在手下工作,真的十分感谢。我不会再提想去侦查组的事情了,请您不要生气。”

说着,他举起玻璃杯想要和利威尔碰杯,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配备任何饮品。想到手上的这杯果汁是利威尔特意为他倒的,他有些不知所措。利威尔径直端起餐盘,往他手上的玻璃杯轻轻一碰,化解了他的尴尬:“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很想知道,你执着于侦查组的原因是什么?据我所知,每年想进侦查组的人也不少,不过大多都是和你一般大的男孩子,他们都认为侦查组更好玩更新鲜。”

艾伦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利威尔从未见过的温柔表情,连手也不自觉地开始摩挲起桌上的玻璃杯:“梦想。”

翻阅过无数次艾伦的面试记录,几乎能把艾伦每一个回答都倒背如流的利威尔自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你的梦想,不是把世界上所有的坏人都驱逐出去吗,在执行组工作最适合不过了吧?”

“是,但我首先想要找到伤害我父亲和母亲的人。”艾伦低声回答着,却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猛地直起了腰板,“利威尔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我的梦想是……?”

除了面试的时候,艾伦很肯定他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过他的梦想。

利威尔轻咳一声,把装着艾伦各种资料的随身公文包往旁边挪了挪,面不改色地将责任推到某个正在开会的人身上:“是埃尔文告诉我的。他看过你的面试记录,对你一直赞赏有加。”

虽然全局的人都知道,埃尔文对面试记录这种东西从来看都不看一眼,但唬这个进门没多久的小警员应该足够了。不出利威尔所料,年轻人马上露出了一个被夸奖之后的羞涩笑容,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原来是这样啊,埃尔文先生真温柔……”

话没说完,手边的银叉便被利威尔拿起狠狠地扣在了盘边上:“吃饭!”

在他面前总是三番两次地夸别人,这小鬼是想死吗?

不明白自己又说错了什么,艾伦对利威尔那捉摸不透的性格也已经差不多习惯了。他朝利威尔做了个鬼脸,在得到脑门上的一记重弹之后,才终于乖乖开始进餐,慰藉自己已经饿得发痛的肚子。

 

 

TBC

 

 

评论(8)

热度(144)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