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利威尔中心】雨夜

朋友的生贺。

大概没有CP,说的是利威尔班灭亡之后的故事~

艾伦有出场,是一头小野兽~

BUG太多请温柔地包容我=-=

 

 

雨夜

 

 

滂沱大雨还未停止。

 

豆大的雨点拍打在古堡外壁的石砖上,发出一声声可怖的碎响。泥土的气味混杂着夏季花朵的芬芳,融入水汽弥漫的夜空。一闪而过的惊雷犹如顺现的昙花,在天鹅绒的幕布上绽开一道令人惊艳的明弧,照亮了那片沉寂已久的沃土。

 

静默在雨中的古堡,犹如一位披着浅蓝色铠甲的战士,伫立在远离小镇的郊野中充当着守卫者。被飘入的雨点打湿的古堡走廊,正回荡着皮鞋叩在砖面的闷响。这座古堡的暂时管理人利威尔士兵长,正信步在长廊上行走。

 

炎热的夏季,即使是落雨,空气也闷热得让人难受,但今天他穿着西服打底的白衬衫也并没出汗。他才刚刚从王室的高级军官会议室策马而归,仅仅只是来得及把外套脱下,便开始在古堡里逡巡起来。他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总觉得有什么他忘记做了的事情,但仔细想想似乎并没有什么被遗忘的重要事件——厨房的柴火在自己走前已经被熄灭了,自己的房间门也紧紧地锁好了,会巨人化的新兵也已经被手铐牢牢地锁在地下室那张简陋的床上了,一切都井井有条地运作着。

 

到底有什么忘记做了的事情呢?

 

又一声闷雷划过天际,接踵而来的轰鸣声充斥耳膜,打断了他的思考。利威尔有些不耐烦地咋舌,发现自己的皮鞋已经被雨水浸润了一两点,连靠窗的那一侧袖口都沾上了些许水渍。在关窗咒骂今天的雨大得离谱的同时,利威尔也在心里斥责今晚负责检查古堡安全问题的利威尔班成员,但才刚刚思索及此,他手上的动作便不由自主地顿了顿,然后在心里自嘲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忘事了。

 

最终,他只是又恢复成背着双手的姿势,接着刚才的步子往前走。关了窗以后,夹杂着雨水一起闯入的风也被挡在了外面,让走廊的空气凝结了起来。沉闷的雷声削弱变小,利威尔略略放下了心,但那股没由来的焦躁感还是没有消去。

 

他开始思考除了窗户以外,还有什么被他抛在脑后的、平时交给班里的人负责的小事。一边走一边想,窗是多关了几扇,也发现那些公共开放的房间如会议室的门没有上锁,也就顺手锁了。路过厨房的时候,他想起明天早饭该用的柴还没来得及劈,但想到外面恶劣的天气,也就只能叹气等明天起早点劈柴了。做完这些,利威尔有些安心,但焦躁感还是没有完全消去。

 

为了让自己能安稳地睡个好觉,他决定去地下室看一看。通往地下室的旋梯很黑,没有窗,所以他顺手拿了搁置在地下室入口壁台的油灯。刚想点着,却发现油已经没了,只能自己去添了油再点燃。当火焰燃起的那一瞬间,他周围小小的空间亮起了一圈橘黄色的暖光。但利威尔并非觉得温暖起来,心脏的某一块反而空得难受,像是被这烛火炙烤一样钝痛。

 

他来到地下室,包裹着他的那团亮橙色烛光也随之移动到了这里。地下室的的窗只有关不上的栅栏,跳动的烛焰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利威尔只得把油灯贴在靠墙的那一侧,才勉强保住了它。搁置在床头柜的食物还剩下一半,他的班上唯一的幸存者艾伦耶格尔裹着薄薄的被单,在床上乖巧地蜷成一团。

 

利威尔觉得他烦躁的根源就是在这儿。如果他没有看到那一小团白色的蒙古包在细微地颤动的话,他真的以为这个新兵已经陷入了睡眠状态。他试着唤了一声小鬼的名字,在未得到任何回应之后果断地上前,大手一挥掀开被单。

 

“喂,把盘子里的东西给我吃光。”

 

利威尔低声命令着,解开了艾伦的手铐。在等到耐心磨尽对方仍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时,利威尔伸出手强行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被迫坐起来的新兵仰起头看他,下唇被咬得满是伤痕,就算有愈合的能力也能清楚地看到新鲜的齿印,那双澄澈的琥珀金眼眸被泪水润泽,连眼眶都红红的。

 

啧,十五岁。

 

利威尔皱了皱眉,却还是无法对这样的孩子说出什么重话来。他直接端起呈有半块面包和一些蔬菜浓汤的盘子送到艾伦面前,再次命令到:“吃。”

 

那小鬼的身体抖了一下,还是乖乖地接过餐盘,搁置在膝盖上。看他这副样子,利威尔决定尝试着说点别的让这孩子不再那么寡郁。可利威尔才刚刚坐到床铺的边沿,艾伦就吓得僵直了身体,一边后退一边胡乱地抓起面包往嘴里送。

 

看到他这样毫无章法的吃相,利威尔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坐姿也随意了起来:“明天早上开始,你要比以往早起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你需要把做早饭要用到的柴禾劈好,食材挑出来洗干净。早练就先暂停,刚从墙外调查回来还是好好恢复吧。”

 

还在吃面包的新兵点了点头,身体已然比刚才放松了不少,吞咽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利威尔略略放了心,继续说着一些有的没的注意事项:“如果以后夜晚天气晴朗,你可以提前把第二天要用的柴劈好。但遇上今天这种下雨天,厨房的储备柴也不够第二天用的话,第二天早上一定要准备好。”

 

艾伦听话地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尽管他的动作乖巧,利威尔还是能读出他眼神中的不解和些微的愤懑。他并不惊讶小野兽会露出这种表情,所以还是继续交代:“在新的……利威尔班进驻之前,三餐就由我来负责。你要在旁边学习,一个星期之后早饭和午饭全都交给你来。这座古堡太大了,你只用打扫我的办公室和经常用到的餐厅。”

 

在说到那个最引以为豪的团队时,利威尔的声音几不可察地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初。按照他的命令把所有食物一扫而空的少年低着头,没有像以往一样响亮地回答“是”。利威尔把他膝上的餐盘端起,打算在自己回房间的路上顺手把它送回厨房里。

 

艾伦还是没有动,利威尔就当他默认了。他拿着餐盘起身,刚想提起油灯,艾伦微弱的、却氤氲着愤怒的声音便在他背后响起:“您,可真是过分啊。”

 

“……”

 

利威尔转过身,没有理会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在这种时候,竟然还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安排着未来的事情。”说到这里,艾伦的声音蓦然变得激昂而高亢,一直低垂的脑袋也抬了起来,让利威尔得以看到他这副挫败者自暴自弃的面庞,“您的心究竟是用什么做成的,石头吗?您最亲爱的前辈们过世了啊,为什么您不露出一点悲伤的表情呢?面对着罪魁祸首,您怎么还说得出那种话来!害死前辈们的人是我,是我啊!”

 

说到这里,艾伦已经控制不住地从床上跃起,像一头发怒的猛兽扑向了沉默不语的男人。借住油灯的焰火,利威尔看到那双眼睛又开始滴滴答答地掉出眼泪,却丝毫不减少年此时想要把他消灭殆尽的气势。他下意识地侧身,利用空挡捉住了少年的胳膊,然后空出一只手利落地摁着对方的后颈,把他的脑袋死死地压在柔软的枕芯里。

 

铁质托盘砸落在地,发出一声尖锐的铿鸣。

 

“你要我怎么做呢,像你一样没用地嚎啕大哭,自怨自艾?这副颓废的样子要做给谁看,你的梦想不是杀光所有的巨人吗?”

 

利威尔的声音穿过咆哮的雷音,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中低哑而冷定。少年的腰肢被男人的膝盖顶压着扣在床上,脑袋也动弹不得。

 

“我也是人,我不可能知道每一个选择背后会付出什么代价。但是,你要知道,这条路本就不好走,整队整队地牺牲是常有的事情。我们能做的,不是后悔,而是要铭记他们的怨恨,连他们的份一起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

 

感受到少年的身体彻底放软,不再抵抗他的压制,利威尔松开了手后退一步。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艾伦将脸埋在枕头里没有动。利威尔知道他在哭,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餐盘,提起油灯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利威尔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回过身来补充了一句:“整理办公室的工作也交给你。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一个精神饱满的你出现在我办公室,好好休息。”

 

说完,他再也没有看艾伦一眼,便迈开步子往楼梯上走。负了伤的腿无论是抬起还是放下都很吃力,再加上这几天的奔波,利威尔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好好休息。当他走到楼上的时候,他的背后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熄灭油灯的瞬间,他的周围的世界再次迎来了黑暗。没有利威尔班成员房间灯的照耀,通往厨房的长廊也变得漆黑一片。他只能靠着多年来熟悉的感觉走到刚才关闭的每一扇窗前,重新打开。雨已经停了,月光从他打开的窗间倾泻在地,为他照亮了前行的路。

 

踏着月光,利威尔回到了厨房。在把托盘洗净放回原来的位置时,他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花香,那是佩特拉在厨房的窗台前用小花盆种植的茉莉香气。他小心翼翼地把花盆捧起放到窗边一个不会被雨淋到的地方,才刚刚放下,却好似闻到什么有别于花香的味道,身体猛然一僵。

 

他来到炒菜用的铁锅前,揭开锅盖。果然如他所料,里面满满当当地,放满了菜——他们班的精英在墙外调查的前一天一起动手做的最后一次晚饭。

 

他还记得他当时在饭桌上看到那么多菜的时候,有些奇怪地询问掌勺人佩特拉:“今晚没有什么重要的人来,做那么多菜给谁吃?”

 

“明天可是艾伦第一次上战场呢,给他多一点营养和鼓励比较好。”佩特拉这么说着,把最后的菜汤放到桌子的正中央,“再说了,墙外调查回来大家肯定很累。我们特意做了一些炸过腌制过的食物,这样可以放久一点,回来谁想吃就吃,也省得再动手了。”

 

说完,她便解开围裙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埃尔德微笑了一下,开玩笑般地说到:“这可是我们大家难得一起做的一次晚饭呢。如果我们真的回不来了,您可要负责把这些全都吃完才行。”

 

利威尔终于明白自己究竟忘了一件多么平常不过,却又多么重要不过的事情。纠缠他一整夜的焦躁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心头浮现的、无法言语的酸涩感,沉甸甸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也忘了自己饭前必洗手的洁癖症,拾起盘子最上层的一块他也认不出的东西送入口中。

 

您的心究竟是用什么做的,石头吗?

 

少年控诉的话语回荡耳边,过高的温度让整锅菜肴已经有些发馊,却不影响它原先的口感。看着窗外高挂的玉轮,利威尔将目光投在被雨水淋洗过,却依然亭亭开放的茉莉上。

 

啊,也许真的是石头吧。

 

利威尔这么想着,在空无一人的厨房里,行了一个最最虔诚的军礼。

 

<Fin.>

 

 

评论(4)

热度(56)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