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利艾】正确使用权力的方法(下)

上请走:正确使用权力的方法(上)

 

 

*凑表脸的老流氓上线

*艾伦告诉你千万不要乱立FLAG

*背后注意,全文请走P站: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632187

 

 

艾伦觉得,在这个夏季里最恼人的不是聒噪的蝉声,不是闷热得随时爆炸的空气,不是后背黏糊糊的汗,而是像一条尾巴似的、随时跟在他身后的合作伙伴兼竞争对手阿克曼先生。

 

明明两人合作的是一个毫无悬念的项目,这位传说中忙得昼夜不分地工作的自由之翼CEO,竟然每天都悠哉游哉地出现在艾伦的视线里。起初艾伦并没有发现最近见到利威尔的次数有些频繁,但当他和其他公司的经理开始讨论其他项目的时候,他才发现会议桌上竟然也莫名其妙地出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被问及原因的男人耸耸肩,用一句“我公司家大业大,什么领域都涉及”给堵了回去。好不容易某一天只有巨人公司内部会议了,艾伦也如愿以偿地没在会议桌上见到利威尔,但当他开完会神采奕奕地打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坐在会客椅上的阿克曼先生扬了扬手里的合作条约,气定神闲地和他打了个招呼:“增进我们俩公司之间的默契,从总裁做起。”

 

去他妈的默契!

 

艾伦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就差没有打电话叫保安赶人了。但看到随着男人的手指飘飘摇摇的合约,他还是吞下了到嘴边的“滚”,努力换上一副虽然有些咬牙切齿但勉强看得出是在微笑的表情。

 

“我想我们的默契度可以从更多的方面培养,而不是像您这样……”

 

“哦,在床上培养么?听起来是个不赖的选择。”

 

艾伦还未说完的“死缠烂打”被男人的抢白狠狠地噎在嘴里。他对男人这种随时随地都能开黄腔的行为已然习惯,所以此刻连瞪都懒得瞪利威尔一眼,选择无视他走回办公桌前办公。

 

利威尔可不是专程过来看艾伦办公的,所以他并没有像艾伦期望的那样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乖宝宝。艾伦的办公室他早就逛了个透,并没有发现韩吉口里的“放在办公桌上裱起来的和女朋友的合照”、“一打开电脑就能看到的女朋友的照片壁纸”、“藏在上锁的抽屉里想要送给女朋友的戒指”,利威尔还是挺满意的。

 

他盯着青年认真工作的容颜仔细地看着——先是他最喜欢的那对金眼睛,接着是比一般男孩子要长一些的眼睫。它像一把小扇子,随着艾伦的动作上下颤动着,痒痒地仿佛在挠刮他的心。可能不是经常宅在家里的缘故,艾伦的皮肤并不白,而是健康的小麦色,但配上那双浅淡的蔷薇色双唇,却怎么看怎么可口,让人想狠狠地上去咬一口……

 

当然他不可能这么做,也许这个小鬼会一气之下把合同解约了再也不让他踏入这里半步。但他的视线太过炽热,比窗外高挂的骄阳还要火辣,让本来就烦躁的年轻人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终于,数分钟后艾伦放下笔,焦躁地挠了挠头发:“您究竟想干什么?”

 

“想干你。”

 

“……请您滚出去。”

 

啊啊,被狠狠地斥责了呢。

 

然而,利威尔只是不痛不痒地继续翘着二郎腿倚在椅背上,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欠揍表情。他看着艾伦愤恨地低下头,把笔下的文件当成他一个劲地用钢笔戳戳戳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现在他在艾伦心里的好感度不高(根本就是负值),但他终于看到了这家伙的另一面,已经是某种意义上的进步了。

 

八九点的阳光并不猛烈,而是柔柔地抚慰着冰冷了一夜的世界。艾伦喜光,办公室的窗帘从来都是摆设,除了在午休的时间稍微拉上一会儿以外,其他时间都是被嫌弃地堆在窗框的旁边。脱了西装外套仅着白衬衫的艾伦逆着光坐在利威尔眼前,柔软的浅栗色头发融进了温暖的淡金,让人生出想要抚摸的冲动。

 

然而利威尔并没有动,他知道怎样叫做适可而止。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和艾伦正在用的那台背靠背放着,竟然正好占了整个办公桌。

 

以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为主旋律,偶尔混入的纸笔摩擦声为副歌,他们就这样陷入了彼此交织的乐曲中,安静地度过了这个上午。

 

当艾伦的胃不满地蠕动着向主人发出抗议的时候,笔记本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显示着2:21pm了。刚才还温柔得宛如情人的太阳正在最大限度地发散着它的热度,隔着一层玻璃都能感受到空调房外的高温。

 

利威尔在看到青年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站起来活动筋骨的时候,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也不管刚才看到一半的文件有没有签字,便关了电脑将两人弄得有些凌乱的办公桌整理得整整齐齐,硬是在文件横叠的桌面上清出一大片空地来。

 

距离他打电话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艾伦的办公室大门便被人有礼貌地敲了三下。这里的主人刚想整理整理仪态说请进,利威尔便反客为主地去开了门。艾伦还没看清楚来人是谁,利威尔就已经捧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

 

“趁热吃。”

 

没等艾伦发问,利威尔便自顾自地打开自己的那份取出来,在艾伦诧异的目光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艾伦能肯定这不是外卖,因为就算是离公司最近的一家快餐店也要十分钟才能送餐。他想不出男人究竟是用什么办法来保温早就做好的便当,只是隐约觉得不是什么好方法就是了。

 

因过低的冷气吹得发凉的手心被热腾腾的饭盒熨帖着,艾伦原本不满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他开始说服自己——眼前这个体贴的男人才是利威尔的本性,之前那个满口胡话的阿克曼先生也许只是一个玩笑罢了。

 

发现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青年双手捂着饭盒在发呆,利威尔停下了进餐的动作,有些疑惑地伸手捉住了艾伦的手指:“怎么了,空调开太低了有点冷?”

 

男人的体温从相握的指尖传至全身,艾伦像是触电一般缩回了自己的手。有点讶异于男人今日的温柔,慌乱之中竟将自己心里所想说了出来:“不……我只是在奇怪,利威尔先生是怎么让便当保温的呢?”

 

“哦,也没什么。”利威尔挑挑眉,一副“我好聪明呀快来夸我”的表情翘起了二郎腿,“怕你肚子饿,十一点就已经做好便当让秘书开车在你公司楼下待命了。这之后只要用保温瓶里的热水每隔半小时加热一次便当就可以了。”

 

“……”你这明明就是滥用职权吧!

 

“不用担心,艾伦。只要我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就绝对不会让你饿肚子……”

 

看着利威尔眉飞色舞的样子,艾伦满头黑线,做出了“停”的手势:“虽然很不想说出来,但是——利威尔先生,我们公司的食堂有总裁专用间,只要是正常工作的时间都会营业的。”

 

“……”

 

当艾伦提着装满公司文件和足够一个星期换洗的衣物的箱子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伦敦正下着倾盆大雨。走得匆忙,艾伦终于体会到了临时决定出差的缺点——公司来不及派出商务用车,所以他只能自己乘坐出租车四处寻找昨天爱尔敏帮他预订好的酒店。

 

现在是伦敦时间傍晚六点,正值晚饭的前夕。可能是因为下暴雨的缘故,刚下飞机的乘客都没有想要出去的意思,机场内设置的餐馆客流络绎不绝,站在大厅都能闻到几缕诱惑的肉香。虽然距离刚才的飞机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胃口一向小的艾伦也没感觉饿,所以他决定尽快去酒店放好行李再填饱自己的肚子。

 

细密的雨点在空中织出一大片白色的水幕,连来往的车辆都看不真切。自大学以来就没有带伞的习惯,所以当艾伦终于把行李箱塞到出租车后备箱并且成功坐上副驾驶座时,他的西装外套已经能拧出水来了。他向司机报了地址,然后脱下外套放在腿上看着车窗上不断蜿蜒向下的雨滴发起呆来。

 

除却他大学刚毕业的实习阶段,艾伦耶格尔从未如此狼狈过。不说自家公司的商务车派不出来,连老天都和他作对。

 

突然决定来伦敦出差,一个原因是他在伦敦的合作伙伴埃尔文史密斯的邀约,如果这次他们的合作再次成功的话,对巨人公司今后在伦敦的发展极有好处。而另一个原因,大概就是这些天来一直阴魂不散的利威尔阿克曼先生了。

 

在一天前的午后,一边品着爱尔敏亲手冲泡的绿茶一边悠闲地批改这个月所剩不多的文件时,被保安拉扯着的、扛着一堆办公用品的搬家公司工人成功闯入了他的办公室。他们娴熟地把除了会客沙发和茶几以外的所有办公室用品都变成了双人份,然后在艾伦愤怒的喝止声中无辜地耸肩说“这是一位姓阿克曼的先生出高价请我们把这些东西搬来的”。艾伦当即给了3倍的价钱请他们把所有搬进来的东西全部搬回去,而后转交文件,接下了埃尔文的邀请匆匆飞往伦敦。

 

离开之前,他已经请爱尔敏前往自由之翼公司解除他们的伙伴关系了。不管怎么说,利威尔做的这件事已经超出了艾伦的底线,他希望这一切在他回去之后能被干净利落地解决掉。

 

呸,什么自由之翼王牌CEO,明明就是一个刚刚刑满出狱的臭流氓!

 

艾伦在心里狠狠地腹诽着,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场恼人的大雨在不知不觉中已然偃旗息鼓。天空犹如被蓝色染料均匀涂抹的幕布,浸润在一层朦胧的亮橘色阳光里。记忆中离上一次这般仔细地欣赏天空的景色已经是高中时期的事情了,上了大学之后自己便开始接手公司的事情,忙得每天休息时只能对着满布星云的夜空眨眨酸涩的眼睛,竟然连阳光的样子都快忘记了。

 

刚下过雨,闷热潮湿的空气隐隐透出泥土的香气。艾伦不喜酒店高级套房里的香薰味,索性大开窗门,雨后伦敦的味道便满满地充斥了整个房间。不知怎的,艾伦忽然想起他的前合作伙伴来。虽然经常出入高级场所,利威尔的身上也没有艾伦讨厌的男士香水味,反是一成不变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混合清香,这和艾伦所认识的其他合作伙伴大相径庭。其实艾伦不介意利威尔偶尔的胡话,相比其他那些伪善的商人,他更愿意和利威尔呆在一起——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那件事的话。

 

夜幕已然降临,远处繁闹街市的霓虹灯宛如遥遥相望的明星,散发着孤寂而明亮的光。摇曳的夕阳托着深紫的尾巴,向远处无限蔓延,让早就习惯了出差的艾伦生出一些在异国他乡的孤独感。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艾伦的肚子开始发出微弱的抗议。即使时不时有应酬,他在私底下还是更喜欢平民化的外卖和快餐。他周末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叫上爱尔敏、三笠和让这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起去街口开了十几二十年的老店点几份小炒,配上饮料和零食小菜,要多开胃有多开胃。望着酒店底下车水马龙的街头,艾伦万分纠结着要不要这餐在酒店里随便解决算了。

 

急促的电话铃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他摸了摸口袋,发现是自己那部私人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并没有备注,但所在城市却是艾伦所熟悉的,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接通。

 

“喂,您好,我是艾伦耶格尔。”

 

“吃饭了吗?”

 

没有自我介绍,没有公式化的嘘寒问暖,隔着冰冷的电话线,利威尔此刻的声音竟温暖得让他怔住。他甚至连利威尔怎么知道他私人电话都没有感到讶异,只是把拇指放在挂机键上,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不冷不淡地回答到:“没有。”

 

利威尔没有说话,就在这时艾伦的房间门已经被什么人打开了。艾伦记得他没有叫任何客房服务,所以此刻他立马进入了戒备的姿态,放下耳边的手机警觉地回过身面对着门口。

 

前来送餐的服务员只是礼貌地将餐车往前推了一点,然后向艾伦鞠了一躬便离开了。他并没有在酒店点过餐,利威尔的这通电话又来得及时,所以隐约能感觉到是利威尔搞的鬼。他拿起电话,打算旁敲侧击:“刚才酒店服务人员来送餐了。”

 

“是我替你点的。”利威尔毫不掩饰,低沉的嗓音里带有隐隐的诱惑和不知名的笑意,“去打开盖子,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虽然不打算接受利威尔的好意,但好奇心还是驱使艾伦打开了餐盘的盖子。与想象中不同,利威尔替他点的菜并不是他见都不想见的名贵肉类,而是那天和利威尔一起去餐馆里点的小菜,虽然普通,却被加了一些当时没有的佐料,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餐车的第二层放有一大杯鲜榨的橙汁和主食,不多不少刚好够艾伦的分量。

 

主食和副食都有了,正当艾伦奇怪餐车的最后一层究竟是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利威尔像是猜到了他的反应一样轻笑了一下:“最后一层是我给你的惊喜,去看看喜不喜欢?”

 

随着盖子的揭开,样式不同的饭后甜点便出现在艾伦的眼前。这个场景让艾伦想起自己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每天放学拉着爱尔敏和三笠去学校附近的蛋糕店对着满橱柜的蛋糕流口水,最终只是依依不舍地掏钱买下其中一块的情景。他喜欢甜食,喜欢到来者不拒的地步。但工作之后他已经很少再碰这些东西了,因为吃太多甜食会导致晚上的应酬吃不下饭。

 

当他揭开最后一个盖子的时候,乖乖躺在碟子中央的并不是甜食,而是六只被海苔和柴鱼片包围的章鱼烧。白红相间的沙拉酱和焼酱将金黄的章鱼烧点缀得美味可口,令人食指大动。

 

这一个惊喜着实吓到了艾伦。他不受控制地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叫,却像是触到了什么开关一样让利威尔笑出了声。但是很奇怪,此刻艾伦竟然不觉得厌恶,反而有种莫名的被熨帖的感觉。这种时刻被挂怀的感受实在太陌生,只有这一次,却美好得让他感到温暖。

 

车辆行驶的发动机声和猎猎的风声透过大开的窗户传入艾伦的左耳,他握着手机看了看天空,宛如天鹅绒的苍穹上已然撒满了亮如水钻的繁星。利威尔的声音紧贴着右耳传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是他唯一熟悉的音色。

 

“章鱼烧可能没有你公司旁边的那家店做的好吃,你尝尝看,不合口味就丢掉。甜食是超份额的,你可以留到半夜肚子饿了再吃。我要上飞机了,先挂了。”

 

一点让艾伦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利威尔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在通话终究断在十三分二十三秒之后,艾伦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很久,没有把利威尔的号码拉黑,而是规规矩矩地存了起来。

 

最终他还是决定把两家公司已经解除盟友这件事抛在脑后,先好好慰藉自己的肚子。在收拾好一切明天所需的资料后,艾伦洗了个澡躺在了床上,一边赞叹床铺的舒适度一边想着要是明天能起晚一点就好了。

 

当然,如果他知道从明天晚上开始他会在这张床上躺到第二天下午,他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正午的伦敦正迎来一场倾盆大雨,整座城市仿佛幻化为温柔水乡,一切的景物都被包裹在绵绵水幕里。这场雨并没有浇灭夏季太阳的火焰,炽热的气浪从地表不断上升,无疑是在这个季节里火上浇油。风很大,豆大的雨点斜织在半空,一下子打湿了靠窗的木地板一角。

 

再怎么热爱自然风,艾伦也不得不把大开的窗户关上。无奈自己的床上还躺着一个正在发高烧的人,就算现在他热得汗流浃背也不能打开空调。早上会议穿的西装外套已经被脱下来挂到衣柜里,艾伦已经换上了短袖T恤和棉制运动短裤,一边关注着厨房里煮着的粥一边读取温度计。

 

38.2度,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艾伦松了口气,伸出手拿下搭在利威尔额头有一段时间的毛巾。高烧中的利威尔并没有平日的冷硬,放松下来的五官显得平易近人了不少。艾伦将那块已经有点发热的毛巾放入冷水里浸了浸拧干,想再次敷上去时看到了利威尔紧锁的眉头。

 

艾伦下意识地伸出手抚平他的眉宇,陷入梦魇中的男人几乎是本能地反手握住了青年的指尖,生怕他逃走一般,在艾伦还没来得及抽开之前紧紧地拢在手心。艾伦被利威尔这样略带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想要安抚他,又忽然想起前几天这个人的过分举动。他不断地提醒自己眼前这个脆弱得像个孩子的人其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成年人,但又对利威尔此时毫无防备的睡颜起了恻隐之心。

 

今天早上的会议开始的前五分钟,已经关上的会议室大门被人大力打开。早就把资料垒好准备就绪的艾伦被开门声吓到,抬起头才发现昨天晚上还和他通话的人出现在他的邻座边。与平日一样,利威尔向所有开会的人一一挥手致意,和埃尔文握了个手才不失风度地落座。与平日不同,一向看重着装的他全身包括头发已然被雨水打湿,连西服外套都湿了个透。

 

结束会议的时候,急匆匆收拾好文件的艾伦想要赶在利威尔之前先走,却被对方牢牢地抓住了手腕,在挣扎的过程中才发现利威尔已经发烧了。

 

在埃尔文的解释下,艾伦才明白利威尔连夜工作了两天,把这个星期需要做的工作全都提前做完了,然后安排了这次临时出差飞往伦敦找艾伦。高负荷的工作加上淋雨,以及会议室里强烈的空调冷气,让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的利威尔感冒了。

 

“喂,就你这个样子,还想上我?”

 

复杂的情绪一下子涌入心间,艾伦决定好好惩罚一下始作俑者。他趁着利威尔暂时失去知觉,恶作剧般地用手捏住了利威尔两侧的脸颊,做了一个标准的鬼脸。毫无反抗之力的竞争对手只是下意识地别过了脸,连睁开眼睛的迹象都没有。在心里狠狠地嗤笑了一下这个妄想把他压倒在床上的男人,艾伦重新为他搭好了毛巾,对着窗外连绵不绝的雨叹了口气。

 

当这场难得持续很久的大雨在傍晚终于落下帷幕。艾伦睁开酸涩的眼睛时,利威尔已经醒了很久了。艾伦动了动疼痛的手臂,下意识地抹了把满头的汗,抬起头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趴在床沿睡着了。窗玻璃上沾染的雨水已经干透,天色渐渐黯淡下来,艾伦猛地一看手表,才发现已经到了下午六点了。

 

想到因为自己的疏忽,利威尔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艾伦就不由得内疚起来。粥在刚才睡着前就已经熬好了,放到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冷掉了,艾伦简单地加热了一会儿之后盛了一小碗来到床前。

 

利威尔看起来还是很虚弱,在艾伦把粥放到床头柜示意他自己吃的时候,他用一脸“我自己吃不下你要喂我”的表情和艾伦僵持了好久。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艾伦只好把摇摇晃晃的利威尔扶了起来,舀起一大勺粥送到利威尔嘴边。

 

“那么烫,你是要烫死我吗?”

 

“……”还会骂人,看来精力还算充沛。

 

遭到嫌弃的艾伦先生嘴角抽了抽,还是体贴地吹了吹勺子里滚烫的粥,再次送到利威尔嘴边。

 

利威尔眉头一皱:“脏死了。”

 

“……”又嫌烫又不能吹,你是不是要冰镇的啊!

 

在艾伦即将黑着脸收回手之前,利威尔一口含住勺子,就着艾伦现在的姿势喝下了粥,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粘上的:“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不介意。”

 

艾伦手一抖,差点把碗里的粥全部泼到利威尔欠扁的脸上。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沦落为工人的艾伦被包工头利威尔剥削了个精光。

 

“艾伦,我渴了,帮我倒杯水。不要太凉的,也不要太烫的。”

 

“艾伦,我想吃果,帮我削一个。”

 

“今天的新闻我都没看,帮我一条条念出来。”

 

“睡了一天身上好脏,帮我放热水,我要洗澡。”

 

“我累了,想睡觉,不抱着东西我睡不着。”

 

“艾伦,要抱抱。”

 

“艾伦,亲亲。”

 

“……”

 

于是,我们的巨人公司总裁艾伦耶格尔终于发飙了。

 

在利威尔得寸进尺地搂上他的腰,准备不动声色地翻个身把他压倒在床上的时候,艾伦反手捉住了利威尔的手腕,艰难地把那双紧紧地缠在自己腰间的手拉开。感觉到男人的体温和自己的无异,艾伦忽然明白过来他被利威尔骗了很久,不由得怒从中来,往前一扑压倒了刚才还占优势的男人。

 

既然利威尔已经退烧了,艾伦也不再有所顾忌,一屁股坐在利威尔的腰上防止他反制自己。难得小家伙主动投怀送抱,利威尔很是享受自己的腹肌和青年圆润挺翘的臀部零距离接触。难得的福利不要白不要,利威尔没有动,想要看看艾伦接下来要干什么。

 

“这次你发烧,我照顾你,是为了还昨晚的一饭之恩。既然利威尔先生的病已经好了,那还请快点收好东西离开这里。毕竟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关系已经由爱尔敏去解除了,你已经没有任何再跟着我的理由。”

 

看着青年眼神微冷,唇角轻抿的冷漠模样,利威尔怎么看怎么可爱,不由得玩心大起,沿着青年宽大的T恤下摆将手指伸了进去,装作一副很讶异的表情说到:“嗯?你那个黄毛小秘书没告诉你吗,你现在住的酒店,可是自由之翼公司的所有物哦?”

 

“这没什么关系。”艾伦扭了扭腰,捉住那只贴着自己腰线不断向上的手,眯了眯眼睛算是警告这个毛手毛脚的男人,“过几天我和埃尔文先生的商谈结束之后我会离开。”

 

利威尔笑了笑,轻轻松松地挣开钳制在自己手腕上的手,不疾不徐地抚摸青年腰腹的每一寸肌肤:“艾伦哟,你觉得我会对一个背叛合约的竞争对手那么大方吗?”

 

这次艾伦干脆地掰开那只不听话的手,毫不客气地往外男人胸口一按:“那我还可以再找别的酒店,请您先出去,我换一套衣服马上就去办退房手续。”

 

听见青年对自己的称呼又换回了敬语,利威尔不免有种前功尽弃的感觉。既然对方软的不吃,几乎快没耐心的利威尔只能来硬的:“如果你和我解除合作关系,你和埃尔文的商谈资格马上就会被去除。我和埃尔文认识不算久,也就十来年吧。”

 

果然,青年马上瞪着那双漂亮的金眼睛愤恨地看着他,弓起背一副戒备的模样:“你……你卑鄙!这是我和埃尔文先生之间的事情,你没有资格插手!”

 

“不卑鄙怎么能坐上这个位置?”利威尔挑了挑眉,捉住艾伦的手臂一把将他拉了下来,如愿以偿地将青年固定在了胸前。奋起反抗的艾伦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横在腰间的手竟坚硬如铁,让他动弹不能。

 

今天起得早,中午又没有好好休息,在剧烈的挣扎之后,精疲力尽的艾伦不再反抗,而是喘着气将脑袋埋在柔软的被褥里:“你到底想怎么样?”

 

环在腰间的手松了松,改为轻柔地拥抱着自己。被这样温情的举动所感染,艾伦也跟着放松了下来。利威尔的心跳从相触的胸腔一下下传来,震颤着自己的肌肉,让他分不清是心悸还是心室的收缩。

 

他感觉利威尔抱着他挪动了一下,让他躺得不那么难受,紧接着他的耳朵便被轻柔地吻了吻:“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我第一次安排那么紧急的临时出差。”

 

虽然知道利威尔是为了跟上自己,但艾伦还是嘴硬地哼了一声,扭头看着利威尔的眼睛:“那是你自己的事,又不是我让你这么做的。”

 

感觉青年并不是很抵触自己的触碰,利威尔心下一喜,默不作声地紧了紧手臂,嘴上继续柔情攻势:“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原本我是不相信的,但自从遇见你之后……”

 

“噗……你小说看多了吧?”

 

艾伦终于在利威尔面前笑了——虽然是嘲笑,利威尔也心满意足了。那对总是散发着冷冽气息的金眼睛此刻弯成了好看的月牙,洋溢的暖金色阳光让利威尔忍不住又往前凑了一点。艾伦下意识地往后挪,但利威尔比他更快地固定住了他的后脑勺,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利威尔已经入侵了他的双唇。

 

一开始是小心翼翼的试探,从未和别人接过吻,艾伦只觉得很舒服,所以并不是很抵抗。看见青年不排斥,利威尔瞬间改变了攻势,霸道而狂野地对艾伦躲闪的小舌发出进攻。毫无经验的年轻人很快就憋红了脸,根本不是经验老道的年长者的对手。

 

在艾伦因为缺氧而不断推搡着利威尔的胸膛时,后者顺势咬上了前者的喉结。在青年发出不得已的“呜呜”声时,利威尔在艾伦的颈侧狠狠地吮了一口,犹如猎者为自己的猎物打上标记:“我等不及了。我想要你,艾伦。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以后的小事我都听你的。”

 

言下之意就是除了在床上,生活里的琐事都由艾伦做主。

 

然而刚才还乖顺得和小猫一样的青年,用不知哪来的力气压着利威尔翻了个身,再次坐到利威尔的腰上。与上次不同,这次艾伦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反是一边低头,一边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重复了那句利威尔在高烧中自己说过的话:“就你这个样子,还想上我?”

 

“哦?”

 

小野兽迫不及待地露出了他的尖牙,利威尔只觉得现在的艾伦怎么看怎么可爱,本来就已经有点苏醒的下身更为蓬勃了。把利威尔的不置可否作为示弱,艾伦有些得意地舔了舔嘴角,毫无危机意识地开始解利威尔的衬衫纽扣:“不用担心,你跟了我,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全文请走P站: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632187

评论(5)

热度(219)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