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利艾】上班途中老婆突然说要离婚

*上了年纪的老男人总是容易不安

*艾伦快被烦死了

*梗来自推特上某推主的日常小事

 

 

周一的早晨,街道上一扫周末留下的慵懒气氛。疾驰的跑车穿过空荡的街市,向人行道边扬起一层厚厚的尘土。颠簸晃荡的公交车上面挤满了人,一张张疲倦的脸庞上写满了对即将到来的五天工作日的不满,却只能叹口气接受自己的命运。

 

与萎靡的上班族不同,穿着一身崭新正装的利威尔正开着他的小车,听着车内放映的古典乐,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随着音乐的旋律小小地哼唱出声。半个小时之前才刚刚和自己的年轻恋人在家门口分别,此时他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就算办公室里有满满五天的文件等待着他,只要想到临走前被自己吻得快要窒息的艾伦那双快要滴水的绿眼睛和红彤彤的脸颊,无论再大的麻烦都不是事儿。

 

在查看后视镜的间隙,利威尔瞥到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公文包,不由得想起今天爱妻起了个大早把做好的寿司和熟菜在饭盒里摆成某些可爱的图案,又亲自把便当盒装进自己的公文包里层的情景,幸福感和自豪感暖暖地填满了他的胸腔——

 

我的艾伦超级可爱!

 

反正没人听到,利威尔自娱自乐地在心里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念了好几遍,就差没有换几种语言正过来倒过去了。恰好遇到刚刚从绿灯跳转过来的红灯,沉浸在幸福中的利威尔干脆摸出口袋里的手机,开了屏幕也不解锁,就这么盯着屏幕上艾伦的笑颜自顾自地扯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估摸着还有几分钟就绿灯了,利威尔正要把手机放回口袋,有新的短信息收入的提示音便响了起来。短信发件人预览是艾伦,这让利威尔情不自禁地加深了脸上的笑容,一边想着“啧真是个没定力的小鬼才半个小时就那么想我”一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收件箱。

 

预想中甜蜜蜜的“利威尔先生我好想你喔”“您今天能不能早点回来陪我”“今天我会在家里做好吃的饭菜等您回来喔”之类的话语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艾伦一个颜文字也没有添加的、简洁得不能再简洁的信息:因为怕忘记所以提前说,有一份很重要的文件需要您签名,我就放在您的桌上了,明天我要拿去办。

 

重要的文件?

 

最近他们也没有搬家的打算,也没有去办旅游护照之类的什么东西,艾伦还在上大学不可能插手公司的事物,到底是什么文件让艾伦那么紧张?

 

利威尔皱着眉努力思索,在盯着这条(他自认为)语气冷淡文字平静的短讯看了很久,心里隐隐约约浮现出了离婚协议书的影子。在绿灯亮起的那一瞬间,利威尔马上打了转向灯拐往回家的车道,一脚油门踩到底——

 

等他回家,他马上就把放在桌子上的那张该死的离婚协议书撕碎!

 

难怪艾伦最近总是早出晚归,每次问的时候也只是回答“有很重要的事情”。明明快毕业了课表也快空了,应该会有大把的时间在家里才对。难道是交往两年结婚两年,他终于对自己这个年近四十的糟糕大叔失去了兴趣吗!

 

利威尔的担心也不是毫无道理,毕竟比起自己,大学里那些青春又靓丽的男孩子女孩子们要更有魅力得多。艾伦也很少向利威尔表白,除了结婚的时候,他印象中唯一的一次就是自己把同款的情侣手机送给艾伦的时候,他开心地抱着自己说了一声“好喜欢利威尔先生啊”。

 

和艾伦在一起是小鬼还在读高中时候的事了。利威尔一直担心艾伦把对他的依赖误解成了爱,并且在长大之后的某一天会后悔和他在一起。本以为结了婚,过着甜甜蜜蜜的幸福日子,这件事情就不会发生——没想到这一天居然来得那么快。

 

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一定、必须、绝对要挽回艾伦的心!

 

小跑车一路风驰电掣,踩到最大马力拐了几个销魂的S型瞬间越过了挡在前面的“敌人”。在经过一家自己经常去的花店时,利威尔甚至连客套话都来不及说,便拍了几张大钞在收银台上,动作利索地捧起最大的那束玫瑰,再顺手捞了几支向日葵,争分夺秒地钻进车里继续赶路了。全程处于观望阶段的店主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语重心长地对一旁临时帮忙看店的小女儿说教:“以后啊嫁人就要嫁这种好男人,他把他老婆喜欢什么花记得很清楚,而且每年都送好几次!”

 

一段本来要开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被利威尔压缩到了二十分钟,他熄了火准备锁车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铃声便不适宜地响了起来。他接通了,电话那头果然是愁眉苦脸地催他加快速度的秃顶上司埃尔文。

 

“离会议开始只有五分钟了,利威尔你快点吧,不要让大家都等你……”

 

“我要请假一天。”

 

“这个时候你任性什么啊?你别忘了我们花了差不多一个月来准备——”

 

“老子的老婆都要跑了,谁他妈有时间和你开什么狗屁会议!挂了!”

 

不等埃尔文在电话那头唠唠叨叨,利威尔干脆把手机关了机,深吸一口气抱起一旁的花束。在上楼的过程中他也想过最近是不是有哪里做错了,但记忆中自己每天回家的时间都按时得不能再按时,做的时候也很顾及他的感受,怕他疼了难受了就算自己没有过瘾也绝对不会继续强迫他,每次和他吵架了冷战了大部分都是自己先去道的歉,基本不可能让他带着委屈和自己一起生活。

 

所以这小鬼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啊!离婚这种事情是随便挂在嘴边的吗!

 

带着无尽的惊慌和愤怒,利威尔一把拉开了自家大门。映入眼帘的是玄关处属于艾伦那双白白净净的球鞋,这证明他今天并没有为了那所谓的重要的事情出门,而是乖乖地呆在家里——可不是嘛,就差自己的签名了!

 

连鞋都没脱,利威尔把公文包随手往玄关的地上一丢,捧着一大束花便往卧室里钻。和想象不同,艾伦并没有在床上睡回笼觉,被子和枕头都按照他的要求整整齐齐地摆在它们该呆的地方,淡色的窗帘也被艾伦用绑花束了起来,窗口被打开一大半,带着鲜花和朝露气味的风从外面呼呼地灌进来,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阳光的气息。

 

然而利威尔没有一点想要欣赏自己干净漂亮的房间的心情。他潜意识地避开了很有可能正摆放着离婚协议书的书房,想要转头去阳台,正好迎面撞上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跑出来的艾伦。

 

“诶?利威尔先生,您今天怎么——”

 

“艾伦……”

 

还没有等艾伦发出疑问,利威尔便上前一步,连人带花狠狠地抱住了这个让他提心吊胆的小鬼。也许是今天不打算出门,艾伦身上穿的是宽松的套头棉质家居服。浓郁的洗衣粉清香混合着少年颈侧沐浴乳的味道盈入鼻腔,让利威尔情不自禁地更加用力地抱着他,眷恋地将脑袋埋在他的颈侧。

 

怀里突然多出了一大束向日葵和玫瑰花的混合花束,本应该是在公司里好好工作的年长恋人像一只大型犬一样在自己的脖子旁边蹭来蹭去,一头雾水的艾伦只能把花暂时放在旁边的餐桌上,想先把利威尔从身上弄下来再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觉到自己缠在艾伦身上的手正被对方试图掰开,本就焦灼不安的三十路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妻子想要和自己离婚的想法。身体往往比大脑更快,原本脑海中“一定不能冲动,一定要语气真诚地单膝下跪对艾伦进行诚挚的表白”的计划完全被抛到脑后,当利威尔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艾伦压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艾伦的嘴唇一张一合地在说着些什么,但利威尔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即将失去爱人的恐惧在心里被无限放大,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那张很有可能下一秒就说出“离婚”二字的嘴,略为粗暴地侵占着少年的口腔。

 

“呜……放、利……”

 

完全没有说话的机会,艾伦只觉得身上的男人完全没有了平日的体贴温柔,而是化为了一头野兽,用尽各种办法让他臣服。虽然利威尔没有说话,艾伦也能感觉他此刻正深深地不安着,所以就算很难受,艾伦也没有反抗,反而顺从地搂上利威尔的脖子,闭上了眼睛。

 

身下的人没有再抵抗,利威尔的理智也稍稍回了笼。当他终于放开少年的时候,对方已经因为严重缺氧而流下了生理泪水,双手软绵绵地被他紧扣在沙发坐垫上,泛着水光的嫣红嘴唇吐露着急促的喘息。

 

察觉到艾伦动了动唇想要说些什么,生怕少年说出什么可怕的话,利威尔抢先一步俯身紧抱着他,脸颊深深埋在他的肩窝:“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离婚的,艾伦。”

 

“哈啊?”

 

“不要离开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如果让我一个人住在这个空荡荡的家里也许我会孤单得发疯。”

 

“利威尔先生……”

 

“我爱你。”

 

“您的脑袋是上班的路上出了车祸被撞坏了吗?”

 

忍无可忍,艾伦推搡着利威尔那颗几乎是黏在自己身上的脑袋,撑着沙发用力地坐了起来。这回利威尔没有再强制扑倒他,而是安静地跪坐在他的对面,脸上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弃犬表情,让想要从沙发上下去的艾伦不得不往前挪了一步捧起他的脸。

 

“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我也很爱利威尔先生,所以是绝对不会离开您的,这样可以了吗?”

 

为了安抚利威尔,艾伦还凑上前去在利威尔颊侧吻了吻。但利威尔的表情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神色复杂地往书房望了一眼:“那离婚协议……”

 

顺着利威尔的目光看向书房,艾伦在心里估摸着利威尔从去往公司的半路折回来的时间,隐约明白了他是误会了什么。一个快要四十的男人为了这种事情慌慌张张地丢下会议跑回来,联想到埃尔文先生那日益衰退的发际线,在感动地往前扑进利威尔怀里的同时,艾伦不由得大笑出声。

 

“那个不是什么离婚协议书啦,是手机号码变更申请书。现在的这个号码是用您的名字去申请的,最近快要毕业了想换个号码,所以需要您签字同意。真是的,您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呀……”

 

被年轻的恋人扑了个满怀,利威尔对自己紧张过头了这件事面子上实在是挂不住,只能用行动来掩饰他此时的心情。他顺势揽着艾伦的腰身子一倾,又要把少年压回沙发里亲个够,冷不防腰被狠狠地掐了一把。

 

“利威尔先生,厨房里还炖着汤呢。”

 

言下之意就是请您快点放开我。利威尔确实是松手了,但当艾伦来到厨房准备往锅里加佐料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再次从后面环上了他的腰,在犬科和猫科之间切换自如的男人再一次黏上了他的身体,紧接着他的耳垂就被含进了一个温热的口腔里。

 

“呜啊!请您放手,我正在炖汤呢!”

 

“嗯。”

 

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利威尔却丝毫没有要改正的想法,反而变本加厉地将艾伦转了个身,一边分出神来关了火,一边把他按倒在流理台上。

 

还好明天也没有课……

 

艾伦迷迷糊糊地想着,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Fin.>

 

 

小剧场:

 

两天之后的学校里。

 

让:艾伦早上好,现在只是秋天哦,穿高领毛衣会不会有点早了?

 

艾:不……那个,我最近有点感冒。

 

明:(笑)利威尔先生真是的,怎么那么不会照顾人。

 

艾:(叹气,凑近阿明小声地说)他把手机号码变更申请书误认为是离婚协议书了……

 

明:(拍肩)这几天好好休息吧。话说回来,你喷了香水吗?身上怎么会有一股玫瑰花的味道?

 

让:(凑过去闻)还真是诶!艾伦你居然像个女孩子一样喷香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给了让一拳)你给我闭嘴!

 

当然,艾伦是死也不会说自己连续三天都用玫瑰花瓣洗浴的~

 

 

 

END

 


评论(20)

热度(834)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