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利艾】十五岁的新兵都那么可恶吗

*无意识撒娇的艾伦(尝试写)

*兵长大概不怎么帅气

*故事大概发生在艾伦加入利威尔班不久之后

*两人未交往设定

*给整天和我抢老婆的奇行蛋 @kakiss 的生日贺文

 

 

“阿嚏——!”

 

这是利威尔今天第五次打喷嚏了。他有些烦躁地翘起腿,把用过的手纸丢进办公桌旁边的垃圾篓里,然后伸出手把罪魁祸首用力往外推了推。被移至办公桌边缘的花盆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在即将失去重心往后倾之前又被利威尔抓着盆沿挪了回来。那朵灿烂得仿佛一个小太阳的向日葵在他面前张牙舞爪地摇起了身子,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不能把这盆碍事的花怎么样,利威尔重重地咂舌,再次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回满桌的文件上。浓郁的花香一阵一阵地传入鼻腔,利威尔只感觉空气中都飘满了惹人厌的花粉,那张和某个小鬼一样傻得要死的笑脸在抬头的瞬间便跃入眼帘。

 

想到那个十五岁的少年在某一天早上极其不符合他卫生标准地花着脸,抱着这盆向日葵自顾自地来到士兵长办公室里,又自顾自地放在办公桌上的情景,利威尔就感到太阳穴一阵一阵地痛。他记得他原本是想板着脸呵斥那个小鬼,但在一抬眼对上少年那双写满期待的绿眼睛时,竟然破天荒地心软了下来。

 

于是这盆向日葵就被留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从始至终都在骚扰着他。利威尔没有花粉过敏症,但从小就不怎么喜欢和花花草草接触的他,面对扑鼻而来的花香还是难受得紧。幸好,经过这几天短暂的适应,他的情况已经比一开始好转多了,否则他就要逼迫某个四眼疯子连夜开发一种消除花香的药剂了。

 

啧,现在的新兵都那么可恶吗?

 

又是一声咂舌,利威尔刚刚触到手边的茶杯,办公室的门就被有规律地敲了三下。艾伦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似乎是发现利威尔想要喝茶,他快速走过来将刚刚泡好的茶杯和之前冷掉的做了对换,这才恭恭敬敬地放下托盘行了个军礼:“利威尔兵长下午好。秋天喝冷掉的茶对胃不好,所以佩特拉小姐让我来给您换热茶。”

 

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利威尔在他的凝视下轻呡一小口。没有以往的香醇,而且烫得过分,他不由得抬头询问:“这茶不是佩特拉泡的?”

 

“是我泡的,在佩特拉前辈的指导下……”艾伦举着托盘,有些无措地放轻了声音。利威尔注意到他紧紧抓着托盘的手指异常地红肿着,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在意,“我去给您换一壶吧……”

 

“不用。”利威尔将茶杯往胸前一收,躲过了他想要收杯子的动作,“除了温度以外,其他的还不赖。”

 

得到了认可,少年头顶上耷拉的犬耳(如果能看到的话)马上立了起来,连眼睛都亮晶晶的,眼神和那天在自己的桌子上摆了向日葵的样子如出一辙。利威尔自认最不擅长对付这种状态下的艾伦,所以想要摆摆手把他打发去训练,可转念一想现在正好是休息时间,于是特许少年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稍作休憩。

 

艾伦似乎对于他的许可感到很高兴,身上就差没开出一朵朵小花了。也许是怕打扰到利威尔,艾伦连放下手中托盘的动作都放慢了十几倍,想靠在沙发上又怕被利威尔责怪,所以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把双手搭在膝盖上,连腰板都直挺挺的。

 

对于少年这种休息比不休息还累的姿势,利威尔有些好笑,但知道如果自己开口说了的话对方会更加紧张,所以也就低头假装没看到的样子继续批阅文件。专心于一件事物上,时间很快便过去,等到利威尔解决了手边的一大沓文件才想起来自己的办公室里还存在着另一个人时,艾伦已经歪倒在沙发的一边睡着了。

 

已经开始下落的夕阳抛下凉薄的绯红色,被半开的窗扉敛入室内。紧闭着眼睛的少年猝不及防被洒了满身,棕色的发丝以及清秀的眉角上缠绕着点点暖色,让他看起来乖巧极了。利威尔索性拉上半边窗帘,又走过去把少年的身体摆正,好让他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最后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艾伦的身上。

 

也许是这几天的训练加上巨人化的实验让他累坏了,在整个过程中,艾伦都没有醒来。他的胸膛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小半张脸埋在额前刘海制造的阴影里,放下了全身的防备安然入睡。

 

从茶壶里添上还冒着热气的红茶,利威尔看了看眼前那朵顶着过度灿烂的笑脸的向日葵,耳边回响着少年均匀的呼吸声,这才想起来自己需要替少年无故翘了一下午训练这件事情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啧,十五岁的新兵……都那么狡猾吗?

 

 

处理完办公室里堆积了一个月的文件之后,调查兵团终于迎来了三个月一次的外出采购日——所有调查兵团成员将自己所需的日用品上报给各自的队长,队长再汇成一个清单分给负责人采购。本来这种事情应该交由分队进行负责的,但前一天才刚刚提交了所有调查报告的士兵长忽然提出这次的采购由他进行,于是购买的任务便落在了利威尔的身上。

 

利威尔在这天起了个大早,将手中的采购清单全部交由利威尔班的精锐之后,自己也换上了外出才穿的西服便装。在经过厨房的时候,因为是女性所以没有被分配采购任务的佩特拉向他打了个招呼,然后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一身装扮:“您不是已经分配好采购的人员了吗,怎么还要出去?”

 

在下属的面前从来不会掩饰什么,利威尔对佩特拉实话实说:“艾伦才刚刚来,有很多东西都缺。可上报物品的名额已经满了,我亲自带他去买比较方便。”

 

“哦?是这样啊。”佩特拉掩着嘴轻笑出声,眼睛里闪着一些利威尔不想去读懂的光,“不在清单里的东西是不能报销的,您也清楚吧?”

 

“我死了也不能把钱带进土里,趁现在能用就用吧。”

 

利威尔似乎不想继续和佩特拉再交谈下去,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转身往地下室的方向走了。佩特拉也不想揭穿这位急匆匆地离开、想要掩饰些什么的士兵长,只是选择性地将脑海里某日偷听到的、利威尔和埃尔文闲聊所提到的“钱?如果可能的话,大概是留着养老或者给老婆买这买那吧”给遗忘了。

 

佩特拉表示,知道得太多也是很有压力的呀> <。

 

这边,当利威尔来到地下室的时候,十五岁的新兵还蜷着身子朦朦胧胧地在梦乡里游荡。薄薄的毛毯在秋天的地下室里根本不顶什么用,他像一只虾米一样努力地弓起身,尽可能地让自己暖起来。利威尔在心里将棉被划入了这次购物的范围,然后弯下腰解开他手脚上的镣铐。尽管拥有巨人之力,少年手指上的烫伤还有些淡淡的痕迹,这让利威尔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

 

枷锁“咔哒”一声被解开了,少年也渐渐清醒了起来。他的眼睛还闭着,双手却已经撑在床板上让自己坐了起来,这让利威尔联想到冬天赖着床和母亲撒娇的孩童。不过艾伦是不会赖床的,没过一会儿他就睁开了眼睛,对着利威尔迷迷糊糊地对了很久的焦,在发现自己的监护人穿着的不是军服而是西装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

 

“兵长早上好,您今天要外出吗?”

 

也许是穿了一身不经常穿的便服,艾伦感到有些不习惯,所以也没有像平常那样亲昵他。察觉到这点,利威尔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也带你一起去。今天穿上你的便服吧,不要穿军装了。”

 

被摸了头之后,艾伦显得比往常都要高兴,连洗漱换衣服的时间都比平时缩短了不少。利威尔坐在地下室旁边的椅子上等待着他,看着他雀跃得像一只小鹿一样跳来跳去的背影,不由得在心里轻笑出声。

 

果然是个小鬼。

 

比原计划还要提早,利威尔带着艾伦出门了。也许是脱下了军装的原因,他们并不像出墙时那样引人注目,而是扮演着普通市民的角色在热闹的集市中挑选自己想要的东西。艾伦比平时要活泼得多,话也多了起来,像竹筒倒豆子般将他以前上集市时发生过的事情全都说给利威尔听。

 

利威尔也毫不含糊地回应,少年则更加忘我地分享着自己的小小世界,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利威尔早就带着他拐出了集市,来到巷口一家看似高档的服装店门口。虽然平时很迟钝,但少年绝对不属于愚笨的类型,至少还是知道私服这种东西早已超出了日常用品的范围。身为新兵,再加上自己是被监视的特殊身份,一个月的军饷仅仅只够富余一点为自己多买几个面包或者牛奶,攒几个月说不定也能买一件像样的私服,但在这种服装店,艾伦确定他连一粒纽扣都买不起。

 

“进去吧。”

 

利威尔这么说到,不容分说地握着他的手腕将他硬生生地拉了进去。店门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叮铃,当他瑟缩着和利威尔一起踏入这家店的时候,这家店的主人正笑眯眯地向利威尔打招呼。

 

“嗨利威尔,真难得啊,你居然会来买衣服。”

 

“不是我买。你把适合这家伙年龄穿的衬衫都拿出来,要纯色的。”

 

接到命令之后,店主便转头埋入衣服的海洋中。趁着店主找衣服的空荡,艾伦也顾不上上司和下属的区别拉上了利威尔的手,拼命向他挤出祈求的眼神,一心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但利威尔只是反握着他的手,用这种方式安抚着他,直到店主将挂满了不同款式和颜色衬衫的置衣架推出来。

 

利威尔的目光在那堆衬衫里逡巡着,很快就挑出了一件浅色的递给了艾伦。艾伦有些无措地接过它,又听到利威尔用比平时温柔许多的声音对他说:“更衣室在那边,进去换上去看看。”

 

无法违抗长官的命令,艾伦只能松开利威尔的手磨磨蹭蹭地进去换了。坐在会客沙发上,利威尔在等待的过程中看着关闭的更衣室大门,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你从没带过别人来这里,那位是你的小甜心吗?看起来十分可爱,只不过稍微小了些。”

 

“不,他不是什么小甜心,是一只会咬人的小野兽。”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们的关系,利威尔和店主进行了这样看似无聊的对话。换好衣服的艾伦在这个时候将更衣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小缝,露出棕色的脑袋看着他们。又不是女孩子试穿什么露肩露背的晚礼服,利威尔对于十五岁少年的羞涩并不能理解,于是下了命令让他从更衣室里走出来。

 

孩童时期的衣服都是母亲买好了直接带回家里,这是艾伦第一次在服装店试穿衣服,不免紧张得差点同手同脚。他感觉利威尔和店主的目光像两道炽热的光线打在他的身上,快要把他烧出几个洞来,让他想起了菜市场里放在案板上等待挑选的鱼。

 

不得不说利威尔的眼光还是十分好的,这件衬衫设计简洁,剪裁流畅,穿在少年身上贴合腰线,仿佛就像是为他订做的那样适合——换句话说,也许少年的身材好到可以当衣架子的地步?他对这方面也没有研究,他只知道艾伦穿着这件衬衫漂亮极了。

 

“还不赖。”

 

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过了很久很久,利威尔才低声说出自己的评价。借着从店门外流入的阳光,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少年领口露出的那一小截脖颈很快就染上了粉色,和他的耳朵尖一样可爱。

 

被称赞的少年涨红了脸,又被店主拉着试穿了好几件推荐的衣服和裤子,这才去换回自己的衣服了。利威尔示意店主把其中几件包起来,又去付了款,这才回到沙发上重新坐好。

 

“不问问他本人的意见么?也许这些适合他,但他不一定喜欢。”

 

将包装好的袋子放到利威尔手边,店主举起艾伦试过但是没被买下来的其中几件向利威尔示意,却被男人摇头拒绝了。

 

“毕竟是个十五岁的小鬼,喜欢还是不喜欢全都写在脸上了,分辨这个比砍巨人简单了不知多少倍。”

 

“认识你那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对一个人那么上心。”店主耸耸肩,拍了拍利威尔的肩膀,“他很干净,对这方面也不像是敏感的样子,你前路漫漫啊。”

 

“啰嗦。”

 

毫不给面子地甩掉了肩膀上的那只手,利威尔拿着袋子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艾伦正好从更衣室里出来。看着利威尔手上的袋子,艾伦当即羞愧地鞠躬表示会努力还上利威尔的钱,然后在店主莫名的笑声和“欢迎下次再来哦”中跟着利威尔走出了店门。

 

回去的路上还是会经过集市,这时候利威尔才开始专注替艾伦挑选缺少的日用品。也许是对利威尔帮他买了好多衣服这件事很愧疚,无论利威尔问他什么他一律都说“不需要了”“这个不是必要的”“这个好像房间里有了呢(利威尔表示这是在放狗屁,地下室除了床和被子什么都没有)”,于是到了最后利威尔索性不问他了,直接把他认为的艾伦所需的全买了下来。

 

太阳渐渐西沉,两人的手上全都提了不少东西,到了该回去的时间了。艾伦乖乖地跟在他的身后,比起来的时候消沉了不少。毕竟和兵长一起单独出来购物的机会少之又少,和兵长这样亲密地一起挑选某些东西更是不敢再奢想有下次,利威尔可是很忙的。

 

利威尔也注意到他情绪的低落,却无法向他承诺什么,只能放慢脚步延长回去的时间。在路过街角的一家蛋糕店时,利威尔注意到艾伦的脚步慢了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躺在蛋糕店玻璃橱里被精心装饰、用于做广告的草莓蛋糕。

 

虽然平时不会直接插手下属们的生活私事,但利威尔多多少少还是从宠爱艾伦的利威尔班成员那里听说过他喜欢甜食的爱好。这个爱好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来说并不奇怪,利威尔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只是想着“果然内在还是一个小鬼”,并没有加以询问。今天看到艾伦的这个反应,想来这家伙是真的很喜欢甜食吧。

 

察觉到利威尔也看向了蛋糕店,以为顶头上司也同样对草莓蛋糕有兴趣的艾伦兴致勃勃地开始说起他和草莓蛋糕的“恋爱史”来:“以前在我家附近也有一家蛋糕店,虽然没有这家大,但是那里的草莓蛋糕是最受欢迎的。我每个星期都会和爱尔敏还有三笠去那家店买一个最小的草莓蛋糕,但是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帮蛋糕店做工来抵债……”

 

“这么说你也会做蛋糕?”利威尔这么问着,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多大的变化,脚步已经不动声色地拐向了蛋糕店。

 

一心只顾着将草莓蛋糕推销出去的艾伦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离蛋糕店越来越近,而是提着东西一边跟着利威尔一边兴奋地回答:“大致会做一点点,虽然爱尔敏做得比我好……但是我绝对做得比三笠好!他们都知道我喜欢吃草莓,所以每次分蛋糕的时候我得到的草莓都是最多的……”

 

对草莓蛋糕百分百狂热的少年像一个小尾巴似的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着,利威尔也不觉得讨厌。偶尔回头对上少年绿莹莹的眼睛,只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这种澄澈的色彩填满了。

 

“要这块。”

 

利威尔没有买下整个,而是从切好的草莓蛋糕里选了最大、草莓最多的一块。他接过艾伦手上所有的袋子,示意他自己拿店主用碟子装好的蛋糕。后知后觉的小鬼眨了眨眼睛,这才“诶”了一声:“这块蛋糕不是您想吃所以才买的吗?”

 

“……”

 

这下好了,因为要照顾一个吃蛋糕的小鬼,本来就已经很慢的脚步放得更慢了。落日的余晖洒满了肩头,同样的温度和颜色,让利威尔想起那个下午,就在自己手边的这个少年像一只疲倦的家猫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明明平时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老虎,一旦收起爪子之后却乖巧得惹人怜爱,比如现在。

 

艾伦的吃相算不上好,给他一把塑料叉还能把奶油蹭得满脸都是。这样的艾伦不是战场上无坚不摧的战士,而是毫无粉饰的、最真实的他。脑子里那点装腔作势的洁癖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去,利威尔只觉得心脏最柔软的部分被狠狠地触动了一下,脑海里满满的都是艾伦满足的笑颜。

 

那块蛋糕很大,当他们拖拖拉拉地走到调查兵团本部门前时,他还是没有吃完。被前辈们看到自己独占了蛋糕并不好,艾伦强烈要求吃完了再进去,利威尔也只好放下手里的东西等着他。

 

“您真的不试一口吗?平时吃到的机会也不多呢……”

 

艾伦还在尝试着说服利威尔尝试他认为的极佳美味,然而利威尔对那些甜腻腻黏糊糊的东西并不感兴趣,所以还是摇头拒绝了少年。

 

在少年的嘴里塞满了食物,两腮鼓鼓的时候,利威尔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路过药店时买的烫伤膏,对艾伦说明到:“这个,洗完澡以后记得擦到手上被开水烫到的地方,我会检查的。”

 

少年听话地点了点头,利威尔却对他这副闯了祸之后乖顺得不行的模样有些恼火,不由得伸出手在他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不会泡茶还要抢着泡,笨手笨脚的。”

 

听出利威尔话语中的关怀,艾伦捂着脑袋“嘿嘿”笑了出来。也许是今天得到了利威尔的宠爱,在碟子里的蛋糕还剩下最后一小块的时候,他没有自己吃掉,而是斗胆换了一种方法劝服起来:“我好饱,可能会吃不完……兵长您真的不吃吗?”

 

到了嘴边的“不”字在对上少年可怜兮兮的眼神时咽到了肚子里,明明是一个拙劣得一眼就能看穿的借口,利威尔还是招架不住这样的请求,就着少年递过来的动作将叉子上最后一块草莓蛋糕吃了下去。奶油和砂糖的甜味混合着侵蚀他的味蕾,在看到利威尔因为过于甜的味道而皱眉时,得逞的十五岁新兵就这样在长官的面前笑了起来。

 

真是,笑得这么可爱——你是吃向日葵长大的吗?

 

下意识地想要俘获这个笑容,利威尔按着少年的后脑勺,径直吻上了那张沾着奶油的唇。柔软的触感让利威尔十分喜欢,少年的口腔充满了草莓的味道,同样是甜甜的,却不招致利威尔反感,反而变相地引诱他攻入更深的地方。

 

在利威尔终于吻够了松开手时,刚才还笑弯了腰的少年像一只兔子一样猛地跳出了老远。火红的夕阳在他的背后下沉,却不妨碍利威尔看到他迅速蹿红的耳朵和脖颈。绿汪汪的眼睛对着他拼命地眨了好几下,少年动作僵硬地后退着,在退出利威尔的拘捕范围之后——一溜烟逃走了。

 

这个反应,简直……可爱到可恶啊。

 

啧,十五岁的新兵,都这么可恶吗?

 

将脚边的袋子全都提起来,利威尔往本部前进着,这才想起来他忘记帮艾伦买御寒所需的棉被了。

 

嘛,忘记了也没关系,自己的房间里似乎有一床加厚的鸭绒被,在冬天把这小鬼当成暖炉抱着过一晚上听起来也不是坏事……至于他会不会接受这个提议……

 

不急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捉他。

 

 

<Fin.>

 

评论(8)

热度(261)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