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青桃】雨季

*黑子的篮球同人衍生文,CP是青峰大辉X桃井五月

*青黑、青黄、青火、黑桃、黄桃党慎入啊!!

*只是补完黑篮被青梅竹马甜到了,并没跳坑

*并没跳坑!之后还会继续利艾的相信我!

*故事发生在青峰恢复了之后

 

 

在桃井五月的印象里,六月是一个充斥着雨水的季节。无论是操场还是街心公园的地面永远都是湿漉漉的,一不小心就会踩到低洼的水坑里湿了皮鞋。屋顶上游窜的野猫柔软的皮毛上挂满了细碎水珠,一抖身子洒了过路人满身。衣服和鞋袜无论在阳台上晾多久都是半干不干的样子,一点阳光的味道都没有。

 

总而言之,她十分讨厌这样的天气。

 

许多社团比如垒球社因为这糟糕的天气不得不中止社团活动,但拥有室内体育馆的篮球社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除了桃井五月跌入谷底的心情之外,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差别。

 

抱着诚凛和海常最近一次练习赛的资料进入体育馆,今天桐皇的队员也在好好地练习着,这让她稍微放下了心。离IH开始的时间不算长了,就连WC刚刚结束时还需要麻衣酱鼓励才能训练的青峰,也收了心开始和桐皇的前辈们打起了配合练习。看着那人滴着汗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个因为极佳的传球而展露的笑容,桃井五月也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文件,轻轻地笑了起来。

 

中场的哨声响起,青峰大辉还在原地弯着腰扶膝大喘着气。许久没有和团队一起训练,想要一下子融入集体还是有些困难,当青峰直起身子想要走去平时的休息点时,前辈们已经极有默契地互相传递着水瓶。

 

稍微有些落寞,青峰走向休息点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恢复了往常的步调。他低着头走到自己的背包前拿出属于自己的水壶,在抬起头时眼前多了一盒蜂蜜柠檬水。

 

在看到他怔愣的表情时,他的青梅竹马弯了弯眉角,将饭盒又往前递了递。与往常一整块的柠檬不同,这次桃井五月好好地将柠檬切了片,看起来十分可口。青峰大辉抱着“就吃一块吧反正也不会死人”的心态捏起一小片放入嘴里,柠檬清冽的酸味被稀释的蜂蜜水冲淡,极佳的两种口味混合,尝起来美味极了。

 

“WC结束之后我特意去学的,味道还可以吧?”

 

粉发的少女笑了笑,清澈的瞳眸里满是对他回答的期待。青峰又拿起一小块,眼神却有些飘忽地转向了别处,含含糊糊地回答着:“嘛……还不错。”

 

“啊,好过分啊桃井,居然只给这家伙吃不分给我们!”

 

平常对桃井五月的手艺退避三舍的前辈们看到“炮灰”青峰面不改色地吃掉之后对望一眼,簇拥着来到他们面前,一瞬间将青峰隔到了人群外围。青峰大辉也识趣地拿着自己的水壶转身,来到空板凳上坐了下来。

 

他的面前,他青梅竹马被桐皇的前辈也好,同级生也罢围在了中央,手里刚才还装得满满的蜂蜜柠檬水早就被一抢而空,他能听到的都是尝过桃井黑暗料理的首发们“桃井你的厨艺进步真大啊”“比上次好吃多了”“请下次也继续做给我们”诸如此类的称赞,那个粉发少女盖好了空空的柠檬蜂蜜水饭盒,讷讷地笑着,一脸不知所措。

 

这个从小和自己长大,一直像一条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身后唠叨来唠叨去的小女孩已然长大。她的世界也不再只有青峰大辉这个人,而是渐渐地站满了连他也不认识的好多人。和她一同外出的次数也在急剧减少,不知不觉竟然从无话不说到了“你有空陪我出去一下吗”都会脸红的地步。

 

是,青峰大辉是一个篮球笨蛋。论圆滑比不上每天都在和不同的女孩子们打交道的黄濑凉太,论温柔比不上喜欢看书性格沉静的黑子哲也,论智谋比不上名门出身素养极高的赤司征十郎,论细心比不上事事严谨极尽完美的绿间真太郎。他从一出生下来似乎就没什么耐心,仅余的那一点儿全给了从小到大都陪伴着自己的篮球,于是也渐渐地忽略了身边一直站着的那个人。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听到她开始叫自己“青峰君”;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嘴里不再只冒出对于自己的唠叨,更多的是哲的事情;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和她一起回家路线重叠的部分越来越少;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在捉弄她之前会考虑很多很多,多到最后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只是转身离开。

 

“嘿青峰,下半场开始了!”

 

在他握着水壶神游天外的时候,今吉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他面前,照着他的肩膀狠狠地来了一下。他猛地直起身体,目光下意识地朝少女的方向追击而去,她却早已经收拾好一切安静地坐在一旁翻看手里的资料,仿佛从来没有注意过这边的小小角落一般。

 

“……啊。”

 

青峰心不在焉地回答着,强迫自己收回这份飘飘乎的心思认真投入练习。

 

小雨还在淅沥沥地下着,当体育馆的灯被最后一位离开的人员关闭的时候,街道上已然亮起了万千灯火。青峰大辉挎着背包走了出去,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伞。右手端着东西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但只要想到淋了雨的制服会在阳台上晾到发霉,他还是忍着不适握紧了伞柄。

 

桃井没有在门口等他,而是早就走了。这种现象从中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就开始了,如果没记错的话首先抛下对方自己先回家的人好像是自己吧。青峰将有些下滑的书包带往上提了提,这才发现背包外侧已经沾了些许水珠。如果是五月在的话,她肯定早就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了。

 

想起来,上一次和她争吵似乎也是在这个门口。她也是唠唠叨叨地跟在自己后面说个不停。本就没什么耐心,青峰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脱口而出说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啊,丑八怪”,然后就看见五月由下至上盯着他的眼睛迅速地开始泛起水雾。

 

“青峰君是……笨蛋!”

 

她忽然这么说到,却不像平时那样撅着嘴继续跟在自己的身侧,而是猛地将怀里的书砸向他的下颔,颤抖的尾音随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空气里。

 

那场雨和今天的是如此相似,连不小心飘落在手背的雨滴都同样冰冷透明。青峰大辉抬头看了看天空,阴沉的紫灰色,浓密得看不见以往干净无垠的天空,像极了他此刻复杂的心情。

 

可能是因为下雨的原因,学校已经没什么人了。当青峰大辉走到街角的便利店时,他发现了在那里逗留的桃井五月。隔着玻璃窗,青峰能清楚地看到她正在极受小女生欢迎的礼品区里选购着什么。她选好礼物之后,又蹲下来在最下面的那个货架选了一个礼盒,这才到出口结帐付款。

 

便利店里的人几乎换了一轮,可见桃井对这个礼物十分认真。青峰在她走出门口的那一刻,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装作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样子叫住了她:“哟,五月,你怎么还没走?”

 

“买东西稍微晚了些……说起来,今天的训练感觉怎么样?”

 

桃井五月没有说明她买了什么,而是一边转移了话题,一边迅速将手中包装可爱的礼盒塞进了书包的夹层。在她踏出便利店大门的时候,假装是刚好路过这里的青峰早就撑着伞迈开了步子往前走,为了追上青峰,没有来得及打开伞的桃井也不得不冒着雨走出便利店的屋檐。

 

“啊,训练还是那样吧,一般般。”

 

青峰的伞很自然地倾向了桃井,为了照顾她的动作也放慢了脚步。在这期间,青峰一直努力地往她的书包里瞅,无奈礼物被包裹得严严实实,饶是他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那个,谢谢。”

 

在把书包牢牢地背在身前时,桃井向青峰道了谢。似乎是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她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窘迫,然后她在青峰没有来得及作任何回应之前,拿出一直放在书包侧袋的雨伞想要打开。

 

“……我的雨伞很大,就这样走吧。”

 

被青梅竹马这副客气的模样弄得有些恼火,青峰想发作却无法,只能强忍着心里的不快这么说到。印象中他们最近共同撑一把伞的时候大概是两人还在帝光中学的时候了,上了桐皇高中之后,为了避嫌桃井不但改变了对他的称呼,连遭遇下雨天忘了带伞也绝对不会和一直把雨伞放在学校储物柜的青峰共享雨伞,而是宁可自己跑去便利店再买一把。

 

久违的近距离,让桃井有些无所适从。像是怕被雨淋湿一般,她紧紧地抱住了怀里的书包,沉默着走在青峰的身侧。即使雨伞再大,因为两人并不像恋人那样亲密地贴在一起,所以青峰的一边肩侧还是不可避免地沾了雨。但令他最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桃井书包里的那个礼物。

 

“喂,五月,你刚才……往书包里塞了什么啊?”

 

最终还是问出来了。虽然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青峰还是没由来地不自在起来。桃井也猛地直起了腰板,抬起头看向他,清澈的瞳眸里弥漫着些许慌乱:“诶,没什么啊……就是……给哲君的礼物。”

 

“哲的礼物?他的生日早就过了吧?”

 

 已经猜到桃井的礼物想送给谁,所以青峰并不感到意外,他更想知道的是桃井送礼物的原因。桃井五月对青峰大辉一向没什么刻意的隐瞒,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当然实话实说:“因为哲君上个星期陪我出来选小美的生日礼物了,作为谢礼想要送他一些东西。”

 

“你这家伙……怎么我帮了你那么多次就没见你送过我一个东西啊?”

 

青峰不假思索,却马上被桃井反击:“阿大真是小气,你忘了每次期末考试的时候借你笔记的人是谁吗?说到人情,明明是你欠我多一点吧。”

 

 听到少女对他的称呼比刚才在体育馆亲昵了不少,青峰的心情也稍微好转了一些。雨还在下着,比刚才稍大了一些,打得伞叶劈啪作响。他们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到了两人平时分道扬镳的地方。但今天的青峰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往自己家的那条路拐去,而是踏上了另一条久未涉足的道路。

 

“这周六你有空吗?”

 

不动声色地贴近桃井,青峰装作不经意地问到,马上得到了少女的回答:“这周六约好和哲君一起出去,顺便送他这个礼物。”

 

和哲吗……

 

想到那个少年淡漠的面容和看不出表情的圆眸,青峰大辉的心里泛起了一种奇怪的滋味。似乎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少女的世界已经充斥了黑子哲也的身影。在他拥有绝对自信丢下她往前走的时候,回过头来,竟发现已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哲很好——至少比自己对她好得多。如果在帝光的时候自己的愚钝让自己没有察觉少女对昔日搭档的感情,那么在升入桐皇之后,青峰大辉对桃井五月的那点心思已经明白得一清二楚。

 

她看向少年的视线毫不掩饰,满溢着一个坠入爱河的少女对暗恋的人的仰慕。提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神采奕奕,笑容明亮带着点羞涩,连眉角都比平时微妙地上扬几个弧度。

 

想要收回为数不多的耐心等待身后的她,却只能伪装成平时的漫不经心,看着她和别人欢声笑语地从面前走过。“我就是我”,在感情的规则里似乎并不起作用,他终究不是主角,只是一个过路人。

 

“周六……推掉和哲的约会,陪我出去一下吧。”

 

鬼使神差地,青峰忽然蹦出了那么一句话。桃井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青梅竹马又读不懂空气破坏她和黑子的约会:“改天可以吗,我已经和哲君约好了。”

 

“……”青峰倏地停下了脚步,在桃井看不到的角度,握着伞柄的指节泛白,“陪我,五月。”

 

少女被他如此正式的语气威慑住了,正抱着书包左右为难。以往青峰大辉在听到她和别人有约之后,不是取消出行计划就是改变出行日期,从未有一次如此强势地要求她推掉和别人的约会陪他去某个地方。

 

换句话说,青峰大辉对桃井五月喜欢黑子哲也这件事情,一直都采取默认的态度,不会去帮助,也不会去阻碍。她无从得知青峰对这件事的态度,因为他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关心,对所有人包括她都不会在意,起初她还会在青峰面前遮掩自己的小女儿心思,但发现他没什么反应之后索性也就开门见山了。

 

可今天的青峰大辉……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了桃井家门口。青峰大辉记得在很多年以前,他经常造访这里,每次在楼下大喊桃井五月的名字让她下楼的时候从来不会考虑她是个地地道道的女孩子,只当她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玩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楼下等待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在街上碰到桃井的家人时也只是收到“哟,大辉很久没有来我们家玩了”之类的话,渐渐地和她走了不同的路。

 

现在的他们,背负着不为人知的心事,再次走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若不是这场雨,青峰大辉都快要误以为,她在转身之后还会和以前一样招手微笑着对自己说“明天见,阿大”。

 

“上去吧,你从小一淋雨就容易感冒,别傻乎乎地站在这里了。”

 

并不觉得能够从少女那里获得一个准确的答案,青峰大辉将桃井五月送到屋檐底下,提了提肩侧的背包转身想要离去。眼前高大的少年被雨水濡湿的右肩映入眼帘,桐皇黑色的制服沾了水看得并不明显,但桃井五月极佳的视力让她无法忽视那块深色的水渍。

 

心脏被狠狠地触动了,某一处的天平在这一瞬间快速地往一侧倾倒,那一侧的砝码重得连桃井五月自己都未曾察觉。

 

“……周六老时间在街心公园见,不要睡过头还得我去你家找你。”

 

这么说完之后,桃井五月像是逃跑似的用钥匙打开门,狼狈地钻进了屋子里,因此也没有看到少年僵在雨中的背影。

 

仿佛,有什么被掩埋在土里的东西,在这场雨中悄悄地生根发芽了。

 

 

<Fin.>


评论(8)

热度(83)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