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利艾】总裁三十题-只有我和他知道的开机密码

*总裁利X大学生艾

*兄弟PARO

*兄控和弟控似乎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交往模式

 

 

星期五的下午总是充满周末来临前的狂躁。挂在天空的烈阳将柏油马路边的枯叶晒得劈啪作响,来往的车辆往太阳即将下落的方向疾驰而去,仿佛是在追赶什么般急躁。

 

与行色匆匆的路人擦肩而过,艾伦背着书包一边哼着歌,一边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市中心的商业区走去。和大多数学生一样,一周之中艾伦最喜欢的一天就是星期五了。只要度过了星期五,等待他们的就是任意调配的周末以及昏天暗地的懒觉——然而这对于艾伦来说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他所在的大学虽然也在这个城市,但是离他和利威尔的家很远。即使艾伦强烈要求上了大学也可以自己搭乘地铁每天回家,但考虑到他每天早上一二节几乎都有课,利威尔还是毫不留情地驳回了他想在家里住的请求,硬是把他的一部分衣物搬到了宿舍里。

 

于是,在一整个下午都没课的星期五从学校跑到利威尔公司所在的市区,坐在利威尔的办公室里等利威尔下班,就变成了艾伦的另一种乐趣。从小就和利威尔相依为命,这还是艾伦头一回和利威尔分开生活,难免也有些奇妙的不安全感。

 

在和利威尔分开的一个星期里,有很多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确确实实地发生了。距离能冲淡除了亲情的一切,更何况他和利威尔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他只不是过是被阿克曼夫妇从孤儿院里解救出来的孩子罢了。

 

“啊,是艾伦先生吗?您每周还真是准时呢。”

 

在踏进一楼大厅的时候,前台的服务小姐并没有阻拦这位没有按规定穿着正装就随意进入的少年,而是熟稔地和他打着招呼。艾伦也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对着向他打招呼的人挥了挥手。发出了“啊,不愧是总裁的弟弟,超可爱”的赞叹,挤在一团的前台服务小姐们目送着艾伦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里。

 

正坐在办公室里准备十几分钟之后的会议所需文件的利威尔,在意识到自己的办公室大门在无人敲门的状态下被打开时,一个白色的身影便飞奔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少年犹如猫毛一样软乎乎的头发正蹭着他的下颔,就算看不见他的脸,利威尔也能想象他眯着眼睛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利威尔,我放学了喔!”

 

少年这么说着,更加用力地把他抱紧了一些。从利威尔的视角看,他身上背着的鼓鼓的书包就像一只挂在他背上的考拉一样,随着他身体的动作左右摇晃着。

 

男人惯用的清新的皂角香盈满鼻腔,比起寝室里那些男孩子打完球后的满身汗味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艾伦眷恋地蹭着男人的颈侧,沉浸在和兄长重逢的喜悦里,冷不防被提着领子推开了好远。

 

利威尔揉着眉,一副对他的行为很头疼的样子:“……我在忙,你先去沙发上自己玩一会儿,开完会了我带你回家。”

 

被当作小孩子一样对待了,艾伦垂下眼睛含糊地应了一声,乖乖地遵照利威尔的话坐下来。利威尔也真的没再管他,在办公桌前埋头把一张张看得眼花的资料按顺序塞进某个文件夹里,在经过他面前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打开门出去了。

 

好了,现在办公室真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夏末秋初,办公区的中央空调还处于没有关闭的状态,让只穿了一件薄衬衫的艾伦有点冷。利威尔的办公室和他本人一样一丝不苟,洁净的桌面上没有一件私人物品,上好木质冷冷的反光让艾伦想到那人看不出表情的面容。

 

明明一个星期也才见那么一次,难道兴奋的人其实只有自己吗……

 

艾伦失落地垂下了脑袋,因为有点冷所以抓过旁边的书包抱在怀里。装在书包里的饭盒硬邦邦地顶在他的肚子上,艾伦这才想起来,他给利威尔做了便当。忙碌起来的兄长不会按时吃午饭,为了早点填饱利威尔的肚子,艾伦可是一放学做了便当就赶快往这里赶,现在肚子里正欢快地唱着空城计。

 

也不问问我有没有吃饭……

 

这么想着,艾伦更加委屈地抱紧了怀里的帆布包,望着利威尔空空的桌面发起了呆。他记得家里书房也有这样一张桌子,在高中的时候自己还是有权利和利威尔一起共同使用它的。在成堆的试卷和枯燥的书本里,他每天唯一期待的时间就是晚上写作业时和利威尔共同度过的那几个小时。他占用桌子的这边复习写作业,利威尔用桌子的那边阅读公司的资料,不时捧着几本金融相关的书籍做做笔记,往往他的这一半桌面都会摆满他凌乱的笔记本和文具,属于利威尔的那一半永远干净整洁。

 

他一般都会比利威尔先离开书房,在他洗澡的时候利威尔会把他摆得乱七八糟的文具装进文具袋里,和他写完的作业一起放进书包。但自从利威尔接手这家公司之后,他和利威尔在一起的时间便越来越少了,原本想着只要到了大学就能轻松一些,帮兄长分担一些家务,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利威尔会帮他安排学校的住宿。

 

有了公司,连弟弟都不想要了吗……不,也许对利威尔来说自己从来都不是弟弟,而是一个整天缠着他赖着他的麻烦鬼罢了……

 

空调吹得他直发抖,落地窗外的阳光明明那么灿烂,艾伦却丝毫感受不到一丝暖意,他觉得他在这里多呆一秒都会变成冰棍。原本想和利威尔一起温温馨馨地吃便当的计划几乎不可能实现了,他干脆把那个还剩最后一点点余温的饭盒放在利威尔的办公桌上,打算自己去周围随便找点吃的就回家。

 

可利威尔办公桌上处于关机状态的电脑吸引了他的视线。他还记得当他和利威尔拥有第一台电脑的时候,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把正在使用电脑的利威尔挤到一边去,抢来电脑的控制权。利威尔也不恼,索性停下手边的工作抱着他看他玩游戏。一开始艾伦只是玩系统自带的纸牌扫雷,过了一段时间他在桌面上总能发现几个利威尔替他下载好的游戏,供他随时打开电脑的时候玩乐。

 

虽然知道这台是公司电脑,不可能存在什么私人游戏,但艾伦还是鬼使神差地接通了电源,按下了开机按钮。黑漆漆的屏幕在几秒之后闪现出这台电脑品牌的标志,紧接着就进入启动的界面,不得不说利威尔真的是一个极其恋旧的人,电脑的品牌标志以及开机界面都和艾伦记忆中的那些重叠,几乎一成不变。当艾伦紧张地盯着屏幕想要在出现桌面的第一秒就搜寻那些游戏图标时,一个几年前的他从没见过的开机密码输入界面映入眼帘。

 

看着那条空空如也的密码输入栏,艾伦觉得自己的心也空了一半。对利威尔的了解仅仅只是停留在“温柔的兄长”“偶尔很严厉”这些片面的形容词上,再多一些也不过是“很讨厌吃生葱”“很喜欢喝红茶”这样的生活癖好。本来利威尔就不是一个轻易表露情绪的人,再加上读大学和利威尔在一起的时间急剧减少,艾伦对现在的利威尔几乎一无所知。

 

点击了那个犹如救命稻草一样的“密码提示”按钮,下方弹出的小字“他的生日”让艾伦愣了几秒。他,会是谁呢?

 

明显是个男性,那么是和利威尔关系很好的埃尔文先生吗,还是自己所不认识的、却已经在利威尔心里占据了重要地位的什么人呢……又或者,是自己吗?

 

怀着忐忑的心情,艾伦首先输入了自己的生日,在按下回车时瞬间出现的四个“密码错误”的红字像一根针一样狠狠地刺痛了他的心脏。在身体剧烈的颤抖下,艾伦想起了上个月埃尔文举办过的生日晚会,于是他又输入了埃尔文的生日,系统还是无情地提示密码错误。

 

这个结果比密码正确还要糟糕,这已经能证明某个他所不认识的人在他和利威尔疏远的时候已经成功地占据了利威尔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一种无助的绝望像一盆冰水一样从头顶浇了下来,让他的身体直打抖。艾伦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不争气地打着转。

 

利威尔设置了他解不开的密码了,利威尔不要他了。

 

难怪会在开学的时候强硬地把他塞进宿舍里,难怪在刚才利威尔会嫌弃地把他推开,难怪这段时间会对他那么冷淡,难怪,难怪……

 

如果一开始就不被阿克曼夫妇领养,那么也就不会遇到利威尔,不会收到那么多那么多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奢侈的宠爱,不会依赖,不会在乎,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等等!

 

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艾伦抬起泪水朦胧的眼睛,飞快地在键盘上输入了一串数字,然后按下回车——

 

因为办公设施设置静音所以艾伦并没有听到熟悉的开机音乐,但电脑已经成功地进入了开机页面。壁纸还是艾伦所熟悉的那个纯黑色,尽管扫了一眼在桌面上没有找到游戏图标,但仅仅只是开机就能让他幸福得快要落泪。

 

“他”,并不是埃尔文,也不是艾伦耶格尔,更不是什么某个由艾伦臆想出的、趁机霸占了利威尔的陌生人。“他的生日”是艾伦阿克曼的生日,在与利威尔相遇的那一天,他已经被赋予了全新的名字,得到了全新的家人,全新的人生以及……全新的爱。

 

就在这时,办公室大门被人打开了。原本应该在会议室里参加会议的利威尔正拿着他刚才整理好的文件夹,神色严肃地站在门口。他往屋内扫视了一眼,看见某个应该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等他回来的小鬼正坐在这家公司的总裁专属座椅上,并且没有像往常一样欢呼着扑进自己怀里,而是像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瑟缩在椅子上,眼睛红红的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艾伦?”

 

在门口等了许久,自家弟弟还是没有想要迎接自己的意思,利威尔不由得开始担忧起来。这句呼唤仿佛打开了艾伦身上的什么开关,在利威尔想要上前查看艾伦的状况时,他早就抢先一步从办公椅上一跃而起,像一只得到主人许可的小狗一样奔跑着撞进利威尔怀里。

 

看到办公桌上多出来的那个饭盒,利威尔突然意识到艾伦很有可能没有吃饭,再加上这小鬼的体温实在低得要命,利威尔不由得黑了脸。想要呵斥这家伙让他下次不能那么乱来,但再重的话到了嘴边都舍不得说出来,利威尔只能先带着他挪动到沙发前,打算先哄他吃了饭再说。

 

“会议提前结束了,你还没吃饭吧?先坐下来,我先去加热一下饭菜,听话。”

 

连哄带抱,利威尔可算把一言不发的弟弟弄到了沙发上。可接下来无论他再怎么哄劝,艾伦就是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手,这让利威尔有些头疼起这个心理年龄和实际年龄不符的小鬼来。

 

“……哥哥。”

 

察觉利威尔想让自己放手,艾伦更加执拗地抱紧了对方,叫出了这个让兄长无论如何都无法对付的称呼。如预想中的那样,在听到他轻声的呼唤之后,利威尔的身体猛地一僵,然后像以前很多次应对他的撒娇那样无可奈何地抱起他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怎么了?不是特意做了饭想要和我一起吃吗?”

 

安抚性地顺着弟弟柔软的棕发,利威尔尽量放柔了语气,眼神却落在办公桌上。艾伦到底在不安什么,身为和他朝夕相处那么多年的人,利威尔其实很清楚。让他去学校住宿也好,平时打电话冷淡地回应也罢,这都是利威尔在发现艾伦太过于依赖他之后刻意疏远的结果。

 

利威尔深知他给予了艾伦多少宠爱,似乎是从艾伦幼年开始,这些分量便一年一年地逐渐失控。即使在今后的人生里他会一直和艾伦在一起,但自己并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他身边。作为一种历练,让艾伦暂时远离自己一段时间独立起来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更何况学校离家真的是太远了。

 

“……哥哥。”根本无从体会利威尔此刻内心复杂的情感,艾伦不安地呼唤着利威尔,殊不知这样亲昵的举动无时无刻不在撩拨着对方为数不多的理智,“不要丢下我。”

 

“怎么会?”利威尔被弟弟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给逗笑了,也明白自己确实是有点过分了,“你是笨蛋吗,只是普通的住宿而已,怎么会让你产生了我把你丢下的错觉?”

 

“……”

 

艾伦没有说话,利威尔也就顺势把他抱到了办公椅上。艾伦还是那抱着他不松手的模样,利威尔在看到亮着的显示屏时就已经把自家弟弟为什么忽然那么粘人的原因猜了个七七八八。

 

那家伙,估计是因为第一次输密码输错了所以哭鼻子了吧。

 

这么想着,利威尔丝毫没有电脑被擅自打开的恼火,反而觉得怀里的小家伙实在是太可爱了。一边不厌其烦地抚摸着弟弟弓起的脊背,一边挪动着鼠标翻阅了一下历史记录,在确认艾伦没有打开某个文件夹时,利威尔才松了一口气。

 

把艾伦转了个身面对办公桌,利威尔就着半拥抱他的姿势,打开了已经完全冷掉的便当盒。虽然为了方便食用所以只制作了寿司和饭团,但从做工和配料来说可以看出制作人的用心,利威尔抽过手边的餐巾纸将筷子擦了擦,选了一个艾伦最喜欢的寿司喂他吃了下去。

 

“下次自己吃了饭再回来,不要再空着肚子给我做便当了。”

 

利威尔说着,又往艾伦嘴里塞了一块不算大的寿司,后者无法答话,只能呜呜地发出几个单音节表示抗议。在兄弟两人的攻势下,艾伦做的一大盒便当终于被消灭殆尽,艾伦摸摸鼓起来的肚皮满足地打了个饱嗝。

 

被兄长投喂之后,艾伦的心情比起刚才不是一般的好。因为私自开了公司的电脑却没有被利威尔指责,艾伦得寸进尺地夺取了鼠标的控制权,开始好奇地打开每个磁盘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正在收拾饭后狼藉桌面的利威尔并没有阻止艾伦的举动,凭借他对弟弟的了解,只要找不到游戏,那些看起来名称繁复的文件夹艾伦一般都是不屑点进去看的,但今天对利威尔的文件夹特别感兴趣的艾伦并不。

 

眼看艾伦就要点进某个磁盘,利威尔眼疾手快地把他转了个身,将西装外套披在他身上转移他的注意力:“这里是不是很冷?出去外面应该会好一点,现在我们就回去吧。”

 

脊背一直贴着兄长宽厚的胸膛,所以艾伦刚才其实并不感觉冷,但被兄长如此关心,他还是开心地弯下腰在利威尔的颊侧轻轻吻了吻:“刚才吃了东西,所以现在没有那么冷了。现在还没到你的下班时间吧,如果早退被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艾伦体贴地说着,想要扭过身子继续探索最后一个他没进去过的文件夹。弟弟难得献吻,利威尔索性一手扣着怀里人的腰,另一只手压下那颗拼命想要转回去的脑袋,强势地吻上那双想念了许久的唇。

 

单纯的弟弟根本就不是老道狡猾的哥哥的对手,没过多久,艾伦便气喘吁吁地倒在了利威尔的怀里。趁着弟弟失神的时候,利威尔迅速关闭了电脑,用内部电话给秘书布置了一下余下的任务之后便给抽屉上了锁。

 

“回家吧,今晚想吃什么?”

 

单手提着艾伦的书包,利威尔牵起身旁少年的手,在看到对方的肩头披着属于自己的黑色西装外套时,眼神不由得变得温润而柔软。在经过走廊接收到其他员工们投向这边的目光时,利威尔更加觉得把自己的外套给艾伦穿上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现在好饱,但是我在学校的时候很想吃你做的鱼……说不定过一会儿我就饿了,你可不许找借口不做给我吃。”

 

丝毫没有察觉利威尔内心的激烈斗争,艾伦紧紧地握着利威尔的手,一边跟上利威尔的脚步一边向兄长控诉着学校食堂的没落,清秀的脸蛋上绽放着单纯而灿烂的笑容。

 

看来……是该考虑在他学校附近买一套房子了。

 

 

<Fin>



^q^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最后一个磁盘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敬请期待下一题!

评论(10)

热度(208)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