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利艾】总裁三十题-全公司员工都认识的人

*总裁利X大学生艾

*接上一题,兄弟PARO

*哥哥小时候到底教了弟弟什么啊

 

 

周末的城市褪去了往日的浮躁和喧嚣,进入了难得的休闲模式。在人们尚未完全清醒的早晨,阳光也懒洋洋地铺上了街边的一角。没有上班族来往车辆的喧扰,空荡的街道显得比平常宽阔不少,平时需要花好大功夫才能走到头的商业街冷冷清清,艾伦只花了预想中的一半的时间便站在了利威尔公司的楼底。

 

前台的接待小姐们坐在椅子上一脸倦意,本以为周末时间没几个人会来这种大公司,她们都放松了精神耷拉着脑袋打着吨。在看见门口背着双肩包身着白衬衫的少年时,其中一名还未完全沉入梦乡的前台猛地推了推身旁的同伴,然后从服务台的椅子上迅速站了起来,像是要掩饰自己的失职一样猛地鞠了一躬:“艾伦先生早安!您今天怎么……”

 

“嘘。”棕发少年调皮地向她们眨了眨眼睛,竖起食指抵在唇上示意她们保持安静,“我想给利威尔一个惊喜,你们谁都不要打电话告诉他我今天偷偷来了哦。”

 

得到了前台接待小姐的许诺,艾伦向她们挥挥手:“谢啦,我也不会告诉利威尔我刚才看到的事情的,你们抓紧时间休息吧。”

 

给她们一个灿烂的笑容作为道别,艾伦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搭乘电梯,而是往安全通道的方向走去。今天到达这里的时间比预计中提早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如果他现在乘电梯上去,肯定会撞上还坐在办公室里没来得及去开会的利威尔,这样他的潜行计划就泡汤了。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个没什么人经过的楼梯间磨蹭十五分钟,等利威尔的会议开始了再偷偷溜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如果中途没有碰到任何一个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事情往往没有想象中那样顺利,当艾伦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二层楼梯的转角时,他遇见了第一个他认识也认识他的人。

 

“哟,小艾伦,今天也来探班啦?”

 

肩膀被人从身后轻轻一拍,紧接着就听到了某个熟悉不过的女声。艾伦回头,首先看到的不是那人的眼睛,而是两面反着白光的眼镜片。他被吓得险些后退,对方却抢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腕,挠着头顶的乱发一边说着“啊呀这里有扇窗我还真没注意”一边挪向了避光处。

 

没了光线的阻碍,艾伦清楚地看到韩吉的眼底已经有了一圈淡淡的青色,让他不禁联想到某些连续做七天七夜实验不合眼的科学怪人:“韩吉小姐早上好,最近没有好好休息吗?您现在看起来很糟糕。”

 

像是回应艾伦的问题,韩吉毫不顾及形象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声音含糊地说到:“是啊,我们公司啊最近在搞一个项目——呼,好像很紧急的样子,所以不管哪个部门都已经熬夜加班整整半个月了。我们这个部门任务比较重,所以我这几天都睡在办公室里。”

 

韩吉说的艾伦都知道,不如说正是因为利威尔的公司连续加了半个月的班,艾伦才会在周末偷偷跑来这里找利威尔。本来艾伦周末回家就是为了能和利威尔在一起,如果利威尔加班不在家,那待在家里有什么意义?

 

于是艾伦毅然把利威尔临走前对着被窝里装睡的自己说的“好好休息,我晚上就回来”给抛到了脑后。在收到额上利威尔给的轻吻并且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之后,他迅速穿上外套踏入厨房,为中午的超豪华便当做准备——既然不能在公司上给利威尔帮忙,那么自己也就只能在这方面努力了。

 

看到韩吉精神不振,一副站着都能睡着的样子,联想到这半个月的周末利威尔早出晚归的情景,艾伦不由得叹了口气,将书包里本来打算当作早餐的火腿肉松面包掏出来递给了她。

 

“给,韩吉小姐工作辛苦了,留着饿的时候再吃吧。”

 

面包的包装袋紧贴着背包里热腾腾的便当,此刻摸起来也是暖暖的,韩吉不由得感动地往前一扑,狠狠地抱住艾伦哭诉了起来:“呜哇哇哇小艾伦真是天使!你不知道利威尔那个没人性的家伙又不请人吃饭又威胁我快点交文件呜呜呜呜……”

 

于是当韩吉哭哭啼啼地抱怨了一番并且和他道别,已经是五分钟过后的事情了。在这过程中也有不少来上班的员工经过他们所在的楼梯转角,都盯着他们这个角落看了很久,艾伦心想大家也许是为韩吉和人聊天聊那么久感到奇怪吧。

 

还有十分钟利威尔的会议才开始,足够他慢慢地走到楼上去了。原本以为和韩吉谈话被关注都是因为韩吉的原因,但在沿着楼梯往上走的过程中,他收到了不亚于刚才那般热烈的注目礼,这让艾伦怀疑是不是他的脸上有奇怪的东西。

 

从小被利威尔教导要注意个人卫生形象,艾伦可没有忘记他无数次刷牙之后泡沫滴在衣领上被兄长责怪的情景。于是他随便进了其中一层的洗手间照照镜子,理了理领子又拽了拽衣服下摆,确认自己的一切都没问题之后重新走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一般都设在楼梯口的旁边,按理来说应该没有几个人会特意关注这边的情况,但当他刚刚踏出卫生间门口的时候,他再次感觉到了消失不久的炽热目光再次聚集在自己的身上。

 

原本安安静静地埋头在自己的办公间格子里工作的员工全都抬头看往他的方向,有些女孩子们还聚集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什么,仿佛他是乘坐飞船从外太空来到地球的外星生物。

 

连续加班半个月的副作用在这个办公楼里尤为凸显,一张张因睡眠不足而萎靡的脸,浓重的眼袋和乱糟糟的发型已经没有人在意。凌乱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一张张白纸,用于御寒的外套随意地披挂在办公椅上,室内的空调永远被定格在最适宜的温度。艾伦的出现就像封闭已久的办公室里突然涌入的新鲜空气,让大家的注意力一瞬间都集中在了这个方向。

 

有一位比较大胆的女孩子在同伴的怂恿下从窄窄的办公隔间里跑到艾伦跟前,鼓起勇气和他说话,紧张得结结巴巴:“请问你是不是阿克曼先生的弟弟阿克曼先生……啊不!不是那个阿克曼先生……就是另一个阿克曼先生……”

 

看到她紧张的样子,艾伦不由得笑了。他走到就近的一个办公桌上,越过已经被惊呆了的同事的身体拿过一沓便签和一支笔,将“艾伦阿克曼”几个字工工整整地写在了上面,然后撕下那页交给了那名女生:“是,我的名字叫艾伦阿克曼,我可能比你们还要小,你们叫我艾伦就可以了。我哥哥的脾气不是很好,如果给你们添麻烦了请多包涵。”

 

少年温润地笑笑,提了提肩上的背包,白衬衣的一角消失在楼梯转角。手上的便签依然带有余温,受宠若惊的女孩子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任身后兴奋得不得了的同伴一拥而上。

 

“果然和韩吉前辈说的那样,阿克曼先生的弟弟好温柔!”

 

“是啊,虽然阿克曼先生也很帅,但是他的弟弟超可爱!又懂礼貌字写得又好,难怪阿克曼先生那么喜欢他!”

 

“可不是吗,上个月我还看到他披着阿克曼先生的外套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呢!原本以为他仗着阿克曼先生宠他就随便进公司来,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阿克曼先生的弟弟,性格超好!”

 

……

 

当然,已经到达利威尔办公室的艾伦并没有听到女孩子们的碎言碎语。经过刚才那场闹剧,当他走到利威尔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时,他正好在拐角目击利威尔跟随秘书前往会议室的场景。

 

经过那么多天没日没夜的加班,利威尔原本光洁的下巴也冒出了些许胡渣,也没有再和往常一样规规矩矩地打着领带,而是解了一两粒衬衫纽扣披着外套便去开会了。作为公司的顶梁柱,他的气势并没有因着装而改变,但只有艾伦才知道这个人容光焕发的背后究竟有多疲倦。

 

为了能在周五的晚上多陪陪他,利威尔把晚上加班应该做的工作带回了家里,亲自下厨又陪他吃了晚饭后再次埋头工作。洗完澡的艾伦缩在被窝里抱着手机玩游戏,玩到最后困顿得连手机什么时候从指间跌落在床铺上都不知道,然后就被身上还带着未干水珠的兄长从身后拦腰抱住。

 

短时间内没有去打理,才刚刚冒出头的胡茬刮过少年从宽大领口露出的一截脖颈,让艾伦缩了缩脑袋迅速转醒。平时总会在睡前搂着他来一个深吻的兄长只是把他转了个身,带着浓郁洗发水香味的头颅贴着他的肩窝,然后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没一会儿就听见耳边传来的均匀呼吸声,艾伦从床头柜上拿下刚才自己用过的毛巾,仔细地帮利威尔擦起了头发。濡湿的发丝凌乱地贴在他的颈侧,也没有来得及帮他掖被角,利威尔就那样进入了梦乡。他们的角色位置似乎在今天晚上微妙地对调了,记忆中从来都是无懈可击的哥哥浑身都是破绽,似乎连他拿来教育弟弟的那套“说了多少次头发不干不许上床”都被抛在了脑后,流露出一种令人动容的脆弱。也就是这一刻,艾伦才意识到这些年来利威尔有多辛苦,自己的存在非但没有给他一丝帮助,反而变成了无法丢弃的累赘。

 

还是住在学校吧,不要再给利威尔添麻烦了。

 

这么想着,之前被兄长忽略的不快总算是减轻了许多。他一边摆弄着手里的毛巾,一边思索着该怎样减轻利威尔的负担,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惊喜。

 

在确保不会有人看到的状况下,艾伦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利威尔的办公室,开始进行他给利威尔的第一个惊喜大计划。原本以为焦头烂额地加了半个月的班,利威尔的办公室会像刚才经过的那层楼一样一片狼藉,到处充斥着外卖饭盒和A4文档甚至随意丢弃在沙发上的脏衣服,但他显然低估了自家哥哥的洁癖度。

 

除了开会之前没来得及整理好的文档之外,办公桌还是和以前一样整整齐齐,连没有装红茶的茶杯都是干干净净的,沙发上除了利威尔临时解下来的领带之外空无一物。艾伦蹲下身看了看地板,干净得几乎能反光,根本没有让他大展身手的机会。

 

他沮丧地坐在办公椅上,花了预计打扫时间中的千分之一都不到便整理好了那堆资料,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分类所以只是整齐地塞进了一个文件夹里,然后抱着书包发起了呆。利威尔开会会用掉一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他本来应该化为田螺姑娘将这里收拾得妥妥帖帖,然后在利威尔推门而入的时候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不料现在突然无所事事了起来。

 

纤尘不染的计算机液晶显示屏上映出了自己的面容,艾伦眨了眨眼睛,显示屏上倒映的人也眨了眨眼睛,这让艾伦不禁开始想象自己的兄长在这张桌子上写着文件突然抬头对着电脑屏幕整理着装的情景。他将书包里的便当盒小心地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中央,正打算趴在桌子上好好补个觉等利威尔回来,一个月前在这张办公桌前发生的事情便在脑海里浮现。

 

当时他想着“搜搜利威尔的电脑看看他最近在干什么”,正要点开这台电脑里的最后一个文件夹的时候,一向都很克制的兄长忽然揽着他的腰吻了上来,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不停手。当他好不容易从利威尔的钳制中挣脱出来时,男人早就关了电脑收好书包,朝他伸出手示意他回家了。

 

不管怎么看,那个吻都充满了掩饰的意味。艾伦能肯定那并不是公司机密,如果利威尔有心不让他沾一点公司事务的话,他们家的书房根本就不会特意为他铺上高级毛绒地毯。那么排除了公事,那个文件夹里肯定隐藏了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的秘密。

 

怀着忐忑的心情,艾伦打开了电脑,双击最后一个磁盘。上次他还差几秒就能点进去的文件夹安安静静地躺在列表的最后一行,若不是有心,艾伦一辈子也不会对这个以一串看不懂的乱码命名的文件夹起半点兴趣。随着鼠标左键发出的两声轻响,艾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注意力在这一瞬间完全被呈现在眼前的事物所吸引。

 

办公室大门被轻轻打开也没有察觉,在艾伦由于过度惊异而直起身体时,一双带笑的湛蓝色眼瞳出现在距离他不远的上方,把他吓了一大跳。对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手忙脚乱地按下显示屏的电源按钮,并没有去深究,而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绅士地向他欠了欠身。

 

“好久不见了,艾伦。”

 

埃尔文这么说着,也不管眼前的少年会有什么反应,径直伸出手揉了揉那头看起来很软很好摸的棕发。久违的亲昵让艾伦确实有些不适,但在见到这位从小到大以来一直对他很温和的、算得上是兄长为数不多的好友的人,还是露出了笑容:“好久不见,埃尔文先生。”

 

与利威尔随意的着装不同,埃尔文一丝不苟地穿着全套的西服,连领带都有好好地系上,让人挑不出毛病来。他拿起艾伦刚才整理好的那个文件夹,状似不经意地往前了一步,如预想中的那样看到了少年下意识地侧过身挡在显示屏前的举动。

 

埃尔文轻松地笑笑,弯下腰越过他的身子开了办公桌旁边的一个小抽屉,从里面拿出另一份文件:“我只是取一下利威尔漏拿的文件,你不用那么紧张。”

 

一举一动都被看穿,艾伦僵在了座位上,连一句打哈哈调节气氛的话都说不出。埃尔文似乎什么事都知道,身为另一家公司的领导者,他与利威尔的往来仅仅也只是工作上的交流和偶尔的聚会,但有时候对利威尔的了解要比艾伦这个和利威尔朝夕相处的弟弟懂得还要多。他的心思慎密,连平常的对话都滴水不漏,所以无论如何艾伦还是对他有所保留。

 

没有揭穿少年的那点小心思,埃尔文后退一步,退到了对艾伦来说相对安全的距离之外,主动转换话题:“说起来,你今天偷偷来这里,利威尔并不知道吧?”

 

“是,我想给他一个惊喜,请您也帮我保密。”

 

提到利威尔,气氛显然比刚才要活跃许多。原本做出防卫姿态的少年现在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闭着眼一副虔诚的模样让他保密,埃尔文有些忍俊不禁。他一直都知道利威尔是一个十足的弟控,但没想到艾伦其实也能为利威尔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举动,不由得对这两个人的关系觉得有趣起来:“保密什么的,我可以答应你,但我想利威尔可能早就知道了哦。”

 

“诶?不会的啦,已经串通好负责通风报信的前台小姐了,所以没有问题。”

 

很显然少年还在为自己握有前台小姐的把柄而沾沾自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行走的磁铁,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一大堆视线。

 

埃尔文笑笑,看起来温和无害:“艾伦,你今天走楼梯上来的时候应该有被人纠缠住吧?”

 

“是没错,但那是偶然……”

 

“你还不明白吗,在这个公司里你的关注度。”埃尔文打断了他的辩解,“在你上大学之前,利威尔从来都不会带你来这里吧。但不得不说,艾伦还真讨人喜欢,不过十分钟,公司的论坛热门都被你占完了呢。”

 

“……等、您在说什么?”

 

一时之间不能消化埃尔文的话,艾伦呆呆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男人轻轻旋开门把,回过头来时脸上的笑容意味不明:“你自己也很清楚吧,利威尔那家伙根本不可能放心你离开他的视线。你刚才看到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据了。”

 

随着办公室大门关闭的咔哒声,艾伦脱力地靠在柔软的办公椅椅背上,对着已经熄灭了的显示屏发起了呆。这台电脑的最后一个文件夹里装满了艾伦在大学里生活的点点滴滴,有时候是一小段录像,有时候是几张照片,连平常他的日程安排都会被做成文档保存在记事本里,用日期命了名。在看到图像和视频的略缩图时,艾伦就明白了——他亲爱的哥哥,如埃尔文所说的那样将他牢牢地掌控在手心里。

 

明明已经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掏出来给那个人了,为什么还要监视着他呢……是对他这个名义上的弟弟持有怀疑之心吗?不带他来公司也是,难道是怕自己暗中笼络了人气,所以故意让他去很远的地方住校吗?

 

电视剧里那些手足相残的场面涌入脑海,每一个同床共枕之后的清晨落在额际的吻仿佛只是一场梦,艾伦的指间冰冷,甚至连主机都忘了关,抓起不知何时滑落在地的书包就要往外跑。可他才刚刚打开办公室大门,连一只脚都没迈出去,就被喘着粗气赶到这里的男人一把揽进怀里。

 

无暇去顾及被丢在会议室里的那一大堆人,在利威尔不耐烦埃尔文取个文件取得太久,结合秘书开会前告知他艾伦偷偷跑来公司,他就意识到在办公室里埃尔文绝对对艾伦说了些什么。他做过的事情无意对任何人隐瞒,唯一不想让艾伦知道,怕他有心理负担。但当利威尔在走廊遇到折返的埃尔文时,那家伙脸上“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的表情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

 

在急冲冲地打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自家弟弟低垂着脑袋看不出表情的样子着实揪心。他伸出手抱住了近在咫尺的少年,对方也乖乖地将脑袋搭在他的肩窝,只是再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抱他。

 

“……早饭,吃了吗?”

 

不知道如何开口,利威尔硬邦邦地开启了话题,但对方丝毫没有想要回答的样子,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吃早餐就偷偷跑过来?不是让你在家好好休息吗,我今天又没时间陪……”

 

“你不用担心,我毕业之后会自己找工作,绝对不会留在公司里给你添麻烦。”

 

“艾……”

 

“离期末不远了,以后周末我可能会留在学校自习。”

 

“埃尔文和你说了什么?”

 

再也无法忍受艾伦的语气,利威尔握着他的肩膀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却意外地看到少年泛红了的眼角。他没有哭,却大力地挥开了男人搭在他肩头的手,语气激动,接近失控:“他什么也没有说,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你怀疑我,我走就是了!”

 

说罢,艾伦低着头,想要强势地从利威尔的身侧挤出去。但利威尔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手一揽便轻松地将体重属于标准偏轻的少年打横抱起,连人带书包压在会客沙发上。

 

“你误会了,艾伦。”利威尔低着头追逐着少年故意别开的视线,在对方终于肯看着他好好听他解释之后才放轻了手上的力道,“你只不过在楼下出现了几分钟,公司的论坛已经快被你的名字刷屏了。你太受欢迎了,如果不好好看着你的话,如果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你就是不信我。”利威尔的解释并没能让艾伦满意,但从他带了委屈的语气可以听出他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就算不是怕我抢你位置,你也不信我。我们不是早就约定好了一直都在一起的吗,我又不会跑掉……我说要回家住你也不给。”

 

利威尔松开了捉着艾伦手腕的手,捧着他的脸颊给了他一个轻吻:“觊觎你的人太多了,如果少了一天看不见你我就放不下心。谁让你报的学校离家那么远,让你住校还不是怕你睡不够?”

 

“……我不管,我要和利威尔住,我不要住校!”完全把昨天晚上不能拖累利威尔的豪言壮语抛在脑后,艾伦干脆抱着兄长的脖颈,蹭着对方的肩窝撒起娇来,“虽然同寝室的让总嘲笑我,说我们根本不像兄弟,但还是想和利威尔在一起。”

 

“让基尔希斯坦是吧?”念着这个在艾伦的生活视频里大半时间都会出现的人的名字,利威尔忽然轻笑了一下,“他说的确实没错,一般的兄弟可不会这样。”

 

说完,利威尔就着少年搂着他的姿势,将他提起来抱在了怀里。空无一物的书包在少年的脊背和沙发之间做了挤压,正干瘪地挂在艾伦的肩膀上,他索性把书包脱下来放在一边,又重新搂上男人的脖子。

 

“艾伦,我这么抱着你,你会讨厌吗?”

 

胸膛相贴,仅仅隔了两层薄薄的衬衫,早已熟悉的体温和心脏跳动的频率透过胸前的皮肤融入血脉,让艾伦感到安心。利威尔的手强势地横在他的腰间,让他不得不紧紧贴着对方硬邦邦的身体,即使如此他也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他摇摇头,对上利威尔的眼睛,主动凑上前去亲了亲男人:“不,我很喜欢。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一直以来都这样。”

 

“没有什么不对,是你同学没有哥哥,所以他才会觉得奇怪。”

 

利威尔笑了笑,在少年还未来得及抬头之前寻到那张柔软的唇,延长了那个吻。已经对兄长进攻的套路了如指掌,少年有模有样地对入侵者发起了攻击,但没几个回合便只能“呜呜”地红着脸任人摆布了。沉闷的空气不知何时变得干燥而炽热,连喷在耳际的气息都暧昧起来。原本整整齐齐地扣好的纽扣在不知不觉中被解开了两粒,艾伦只觉得颈间一痛,想要小小地轻呼出声,却因被咬住的喉结只能发出喑哑的单音。

 

“等、等一下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艾伦终于推开了那个埋在自己颈间的脑袋,但衬衫的纽扣早就被解到了最后一颗,对方温热的手掌也已经顺着他的身体曲线滑到了腰际,“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电脑里的照片和视频你还没解释清楚呢!”

 

“嗯,以后不会了。”捉住少年推拒着自己肩膀的双手,引导对方抱着自己,利威尔含含糊糊地应着,滚烫的舌尖袭上眼前圆润的耳珠,“下个星期我找人把家具搬到新房子里去,在你们学校附近,以后你就回家跟我住吧。”

 

“嗯……那还差不多。记得把电脑里的那些东西删掉。”

 

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回家住的特赦令,艾伦满足地眯起了眼睛,任对方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浓烈的荷尔蒙很快便笼罩了他,因此他也没有听到男人含住他耳垂时的那声轻笑。

 

“删什么,反正手机里还有更多的……”

 

 

<Fin.>


评论(22)

热度(257)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