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利艾】总裁竟然收下了花

*老妈子让辛苦了

*李子生日快乐!

*艾伦20160330生日快乐,可能来不及写新的一篇文了QAQ

 

 

从让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先是踩着高跟鞋套着一条小冬裙轻飘飘地走来的女同事,一向不怎么爱打扮的工作狂人今天竟一反常态地化起了淡妆;再是办公桌上系有蝴蝶结的礼物盒,与礼物盒比肩而放的花束在办公室里严肃的氛围里不仅没有格格不入,反而被雪白的A4纸衬得愈发娇艳欲滴;再来是充斥着整个小隔间的香水味,成熟男士喜欢使用的古龙水混合着女士喜欢的馨香,让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放下公文包,让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当看到桌上的台历时才想起来今天似乎是白色情人节。在他确认这个看起来幸福又美好的日子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之后,他打开了电脑,准备忽视眼前飘来飘去的女孩子们的裙摆,专心做今天的报表。

 

“让,早上好。”

 

隔壁隔间的赫里斯塔对他打了个招呼,他抬头回应的时候才发现她怀里也抱着一个巨型花束,各色花朵交相衬映,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礼物。他和赫里斯塔、艾伦以及康尼是从高中就认识的好友,现下一起加入了这个公司,并顺利从实习生转正成为正式职员,虽然让和他们选择了不同的部门,但彼此之间还是熟悉得不得了。

 

于是让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忍不住揶揄了一句:“哟,是谁那么大胆子啊,竟然明目张胆地给我们女神送了那么大一束花?”

 

“这不是别人送的啦,是我和康尼还有尤弥尔一起准备的礼物。”赫里斯塔说着,将藏在花束里的附赠卡片找了出来展示给让看,“在我们实习阶段的时候,总裁对我们很照顾,所以我们打算在今天送他这个礼物表示感谢。”

 

“哈?总裁对你们很照顾?”让摆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不会认错人了吧,我们部门主任可是天天嚷嚷着总裁冷酷无情啊!”

 

赫里斯塔把卡片往怀里一收,笑容微敛,看起来对于让的言辞感到很不高兴:“你不相信就算了,我和康尼还有尤弥尔在实习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问题,差点就要被炒鱿鱼了。如果不是总裁的话,你现在才不会有机会在这里和我说话!”

 

说完,赫里斯塔甩了甩她那头漂亮的金发,抱着怀里的花走远了。让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坐下,看着刚刚被建立起来的表格,却怎么也没有继续做下去的心情。自从他和赫里斯塔他们选择了不同的部门走了不同的道路之后,他们之间共同的话题便越来越少了。虽然还在同一个公司,周末的时候也会惯例小聚一下,但让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渐渐地听不懂他们之间越来越多的暗号了。

 

这令让情不自禁地开始回忆他们的大学生活来,每次吃饭一定少不了他和艾伦的拌嘴小剧场。吵得最厉害的那一次似乎连隔壁桌都被他们惊动了,艾伦和他互不相让地一只脚踩在一张椅子上,吵得脖子根都红了。

 

吵架的原因无非就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从中学加起来到现在已经有无数件,让已经记不太清了。虽然吵起来的时候战况很激烈,但他们之间的冷战从来不会超过一天,大多都是隔一两个小时之后又能搂着对方的肩膀一起在KTV合唱一曲。这么想来,艾伦已经有好几次都缺席他们周末的小聚了,这个着急送死的家伙在担任实习生的时候便被分到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一个职位——秘书。

 

上班的时间一点偷懒的机会也没有就算了,到了下班时间还得继续加班加点。让不止一次在下班的时候遇到抱着一大堆文件在走廊匆匆路过的艾伦了,艾伦走得很快,连和他开口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仅仅只是向他点点头表示礼貌,便和他擦肩而过了。身为艾伦的好友,让对艾伦的现况不禁有些担心起来,连带的也对总裁的印象不怎么好了。

 

欺负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什么工作都堆给他做,算什么本事啊!

 

让在心里腹诽着,更加肯定赫里斯塔口中的总裁和艾伦的直属上司绝对不是同一个人。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找个机会和艾伦聊聊,然后便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工作报表上,继续完成今天的任务了。

 

午休时间一直都是办公室暧昧横生的时间段,家离公司比较远的人会选择和自己有好感的同事去附近的餐厅吃饭,吃不惯快餐的人就拿出自制的便当和大家分享,让就属于后者。他不能算是不擅交际,但确实不热衷于此,于是只是自己坐在座位上拿出饭盒默默用餐。坐在他周围的人早就迫不及待地拿起巧克力或者花束离开了这里,连平日一向拥挤的茶水间也变得空空如也了起来。

 

午饭的时候配一杯奶茶是一件很悠闲的事情,更何况今天的茶水间不用排队就能打到热水。让端着保温杯走到茶水间去,一边打开热水机的开关一边搅拌被子里的可可粉,才哼出第一句歌词便被身后的人接了下一句。

 

他猛地回头,对上艾伦那双笑意盈盈的翡翠绿眼眸。

 

艾伦手里端着一只马克杯和一只茶杯,马克杯里和让手里的保温杯一样装着倒好的可可粉,茶杯里则躺着一个红茶的茶包。与让身上的休闲衬衫不同,艾伦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连最上面的一颗扣子都有认真地扣好了,和平日喜欢穿套头T恤的他大相庭径。

 

面对他上下打量的目光,艾伦并没有半分不适,反而向前倾身在让的保温杯水漫金山之前关掉了热水机的开关,顺势把他挤到了一边自己开始使用起热水机来。

 

如果不是艾伦,他的手估计已经被开水烫了个遍,于是让只是乖乖地后退了一大步给艾伦让出了空间,但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我记得你从来不喝茶,这杯红茶是你帮别人泡的吗?”

 

“嗯,利威尔先生很喜欢喝红茶,但是今天茶叶正好用完了,只能用茶包了,希望他不要生气才好。”

 

艾伦答着,眼睛却未曾从热水机上离开,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手里的红茶。他额前的刘海已经有些长了,随着他微微弯腰的动作遮住了他的眼帘,但他依然动也不动地透过发丝的间隙盯着手中的茶杯。在让的印象里,艾伦耶格尔从未如此乖巧过,就算高中的时候成绩再好,到了晚上他也是那个会熬夜到一两点陪着大家一起打游戏的人。他从不轻易听命于谁,也从不向谁屈服。

 

看着如此专注于泡一杯茶的艾伦,让不免有些生起气来:“我说,你脾气也太好了吧。现在是休息时间,他想喝茶他可以自己泡啊,干嘛什么事都麻烦你?”

 

“可我是利威尔先生的秘书啊。”艾伦抬起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反正我也要下来泡奶茶,顺手帮他一下也没关系。”

 

“不是的,艾伦,你听我说。”让挠了挠今早睡醒之后就没怎么认真打理的毛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你想想,你是不是每天都加班加点处理那些根本就做不完的文件?明明都那么忙了,他还让你帮他跑腿泡茶,这不明摆着欺负你是一个新人嘛!”

 

面对焦躁的让,艾伦只是仔细地把杯盖盖好,似乎对他的这番言论没有任何赞同之意:“让,你想多了,利威尔先生对我很好,他没有欺负我。”

 

“艾伦,不说吃饭了,你因为加班已经多久没和我们好好聊过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从来不会屈服于任何强加于你的事情,我不仅一次碰到你在休息时间拿着拖把去打扫总裁办公室了,那根本就不是你应该做的工作。”

 

艾伦沉默着,端着杯子久久没有任何回应。让看着他低下头不做回答的样子,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知道进入社会有很多事情都是迫不得已,但是我希望你能找回你自己,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和我们说,不要因为总裁的施压选择自己忍受。”

 

说完,让便拿着自己的保温杯转身想要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却在刚刚踏出茶水间的大门时迎面碰上了正要往这里来的利威尔。他没有像普通员工一样战战兢兢地说一句“总裁好”,而是假装没看到来人一般继续往前走。利威尔也没有停下脚步责问他的意思,只是让在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感受到他冰冷的视线。

 

因为尚未走远,所以让能听到利威尔的声音:“艾伦,你怎么在这里呆了那么久?”

 

 

所以直到让的部门主任韩吉佐耶来找他布置工作的时候,他依然还在替艾伦打抱不平着——为什么在这里呆那么久,当然是为了帮你泡茶了!休息时间也要绑着艾伦不给他到处乱跑,果然是一个十足糟糕的上司!

 

“怎么了,基尔希斯坦,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不是没有女孩子给你送礼物?”虽然说是自己的部门主任,但是韩吉一点上司的架子也没有,反而在放下手里的文件之后还热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没有也没关系,将来总会有的嘛,单身也挺好的是不是?”

 

“谢谢您关心,虽然我确实没收到花,但是我并不在意这些。”让有些没精打采地回答着,“我只是在替我的一个好朋友愤愤不平,他在办公室里一直被欺负,但是从来都不敢说出口。”

 

听到了“办公室”三个字,韩吉推了推眼镜,两眼放光地扯了一把椅子直接在他旁边坐下,一副十足感兴趣的样子:“你的朋友?是谁是谁,我认识吗?”

 

面对韩吉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有些不适地挪了挪椅子,离她稍微远了一点:“应该认识吧……就是艾伦,总裁的新任秘书。今天中午我在茶水间碰到他了,利威尔先生也来了,而且一副很凶的样子。”

 

“啊,原来是这件事情啊。今年他也不算凶,其实还好吧,因为没有人送他花。”韩吉支着脑袋,皱着眉回想着什么,“去年的今天,也就是白色情人节的时候,有个不懂事的新人送了他花,第二天那个新人就被辞退了。”

 

“诶?为什么?”

 

韩吉推了推眼镜,一副“这你就不懂了吧”的表情:“因为利威尔有很严重的花粉过敏症啊,全公司上下的人都知道他春天的时候办公室窗户绝对不会打开,也只有那些新来的人才敢送他花了。”

 

让基尔希斯坦只觉得他可能从明天开始就再也不能在这栋大楼里见到赫里斯塔尤弥尔和康尼的脸了。根本来不及向韩吉解释,他便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全速奔向赫里斯塔所在的办公室,一路上差点撞到好几个抱着文件的人,但他没有分毫道歉的时间。当他赶到的时候,赫里斯塔正坐在椅子上写着工作小结,办公桌上不同颜色的文件夹被码得整整齐齐,丝毫没有见到早上惹眼的那一大束花的影子。

 

“赫里斯塔,你要送给总裁的花去哪了?”

 

他焦急地在赫里斯塔办公桌的周围寻找着,差点就要蹲下身去看看办公桌底下有没有,便被按着裙子的赫里斯塔狠狠地敲了一记脑袋:“你想干嘛?当然是送给他了啊,不过午休的时候他好像不在办公室,我们把花放在他办公桌上就离开了。”

 

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把让浇了个透心凉。他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试图想出一两条补救方法,似乎只有拜托艾伦在他没看到之前偷偷拿出来了。

 

一边自我催眠着“他没看到他没看到”,让一边往总裁办公室的方向走,在距离办公室大门还有五六米的距离时正好碰上从里面出来的韩吉。

 

“刚才你到哪里去了?本来想让你帮我送个文件给利威尔的,结果我话都没说完你就跑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了。”韩吉说着,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凑了过来小声地和他说,“不过,今年还真是反常啊,刚才我进去的时候他的办公桌上竟然放着一大束花。”

 

让的心咯噔一跳,看着韩吉这副神秘的样子,也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问到:“你进去的时候他有没有生气?”

 

“没有,完全没有。非但如此,他的心情还好得不得了。去年他可是直接把那束花给丢了的,所以刚才我问他为什么收下这束花,你猜他怎么回答的?”

 

听了韩吉的话,让松了口气,确定赫里斯塔暂时不会收到辞退通知书了。他只觉得他的心脏像过山车一样从天上一下子回到平地,再也没有别的精力去应付其他事情了。

 

可韩吉不依不饶地凑到了他的耳边,甚至捂上了嘴巴,像是间谍交换情报一样低声地说到:“他说这束花的品种是他恋人喜欢的,所以他要留下来!哈哈哈哈,你能想象吗,上一年大发雷霆把新人扫地出门的利威尔,他竟然为了他恋人收下了那束花!”

 

确认了好友的饭碗能被保住,让对利威尔的私事其实没有多大兴趣,所以也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在韩吉按捺不住的笑声里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没有人送他礼物,也不再需要担心好友们会被辞退,让终于能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因为早上和下午都耽误了一些时间,让今天加班了一个小时才把工作完成,当他关电脑收拾自己的东西时,他才发现他周围的同事早就急着去过情人节了,没做完的报表和工作总结堆在他们的桌面上,让在经过他们的办公桌时偷偷瞟了一眼,截止提交时间不到两天了。

 

每天都按时完成工作任务的让表示,某种意义上,单身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五分钟之后,他会把他刚才的这个想法忘得一干二净——

 

当他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的时候,他听到了艾伦和利威尔的声音,他们走得比他早了几分钟,现在正在下一层的拐角处。因为担心艾伦会被利威尔欺负,让没有马上下楼离开这里,而是屏着呼吸轻手轻脚地往下走了几步,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预想中艾伦应该交叠着双手一副小媳妇的样子低着头认真听取利威尔的责骂,利威尔也应该背着手面带不满地将他今天工作上的不足之处一一列出,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事实是艾伦捧着赫里斯塔送给利威尔的花笑得开心,对面站着怎么看脸上的表情都只能用“温柔”一词来形容的利威尔。

 

“真的很感谢您,利威尔先生。我没想到他们会给您送花,您上次帮了他们,这次又没生气,实在是太好了。”

 

艾伦说着,将怀里的花抱得更紧了一些,利威尔在此时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怎么会生气,他们送的花你不是挺喜欢的么?”

 

“喜欢!”艾伦开心地扬了扬手里的花,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身把花放在墙角,然后站起来有些害羞地抱住了利威尔,“今天我也没有给您准备礼物,就……送您一个拥抱好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利威尔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将艾伦往怀里揽了揽,然后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个叫做让基尔希斯坦的,和你们关系也很好吗?”

 

艾伦也顺势挪了挪身体,将脑袋埋在利威尔的肩窝:“嗯,他和我们认识了很多年了,今天他只是担心我工作上不顺利,和我聊了一会儿,所以我在茶水间停留了久了一点。”

 

利威尔的声音听起来比起刚才放松了一些:“嗯,以后泡茶什么的你就别做了,要排很长的队,还会烫到手,办公室也会有人来定期打扫的。”

 

“没关系,看到利威尔先生喝我亲手泡的茶,我很高兴。果然利威尔先生最好了,最喜欢利威尔先生了!”

 

一声轻微的“啾”之后,让提着公文包沉默着换了一个楼梯口走到了楼下。还在兢兢业业地值班的门卫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招了招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嘿兄弟,情人节还加班,真敬业啊!”

 

让抬起了头,也向他挥了挥手,光影之下脸上的笑容带着些许不明的意味:“不,我再也不会在情人节的时候加班了。”

 

 

<Fin.>

评论(8)

热度(166)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