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今天,生了一天的病

*Q:神谷浩史得了什么病? A:小野大辅病。

*依然有复杂的神谷内心描写

*都怪最近的小广播太甜了,梗来自小广播

*天然切开都是黑的

 

 

四月的早晨总是那么美好,特别是当你没有工作的时候。

 

神谷浩史正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一旁的铃村聊着天,一边将手里的台本翻开了第一页。忙着调试机器的STAFF从他们的身边匆匆走过,在看到神谷的时候偶尔会礼貌地来一句“啊神谷桑,来坐坐吗?”的招呼,便继续转身忙自己的事情。神谷不想打扰他们,于是抱着背包往墙壁的那侧挪了挪,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一举动却分毫不差地落在了铃村健一眼里。

 

“我说,业界劳模难得有休息日,怎么不回家好好休息一会?你最近的工作也是排得满满的吧?”

 

原本正在翻阅台本的铃村看着沙发对面那个略显局促的人,一时间起了打趣的念头,语气带了几分揶揄,眼神也不受控制地飘向了录音室里,某个正戴着耳麦全神贯注于工作上的劳模二号身上。再看向神谷的时候,神谷已经把手里的台本翻了一页,连刚才的坐姿也没有换过,但铃村记得他根本连前一页都没有看一眼。

 

“今天原本想提早点来再看一遍台本,所以出来了早了一些,我车都开到楼底下了才被通知上午的收录工作暂停了。然后就想到你今天有这里的工作,最近也没怎么和你好好聊过,就顺便来看看你。”

 

神谷说得理直气壮,一点撒谎的样子也看不出来,甚至还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铃村自知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却只是宽慰地对神谷报以一笑,看了眼手表准备进入录音室。

 

第一部分的录音结束,录音室里的小野把耳麦摘下,录音室的门在这时候打开,结束了这部分录音的人从里面出来,换铃村进去。下一个部分仍然需要小野出演,于是他还是坐在原位上,铃村进去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有人在休息室外面等他。

 

神谷并不是这个录音室的一员,虽然认识他的人很多,但是能和他说上话的人很少。铃村进去之后他便一下子闲了下来,不用再分出神来向别人搭话,也不用掐着时间计算自己什么时候要进去录音。没有工作的时候总是比有工作的时候要来得放松,在发现休息室里的人都不怎么在意他之后,神谷浩史几乎是无意识地,便整个人靠在了沙发背上。

 

透过休息室连接走廊的大门,神谷能看到这栋大楼旁边那棵年代已久的参天大树,代表着春天气息的翠绿色摇曳在一片暖金色的阳光里。树叶摩挲的沙沙声和着悦耳的鸟鸣,在充斥着书页翻动声的休息室显得格外动听,这让神谷享受地眯起了眼。

 

四月的早晨,还真是美好啊。

 

他这么想着,缺乏睡眠的大脑也像是要印证他的话一般,指挥他悄咪咪地打了个呵欠。他更加犯懒地往沙发背上蹭了蹭,连怀里的包都懒得放下,溢满了生理泪水的眼便不知不觉看向了他一直刻意避开不看的人。那人正好抬起头看他,原本因为铃村的话而茫然的眼在这一瞬亮如辰星,嘴角也跟着扬起了一个灿烂的弧度,紧接着用唇语对他说了一句“神谷桑没有工作了吗”。

 

下一部分的录音即将开始,周围的人已经戴上了耳机,神谷对他摇摇头算作回答,扬了扬下巴催促他快点进入工作状态。小野环顾四周,又盯着神谷眨巴眨巴眼,忽然对着他不着痕迹地来了个飞吻,最后才戴上了耳机。神谷只觉得耳根一下子热了起来,整个人像一只受惊的猫咪一样坐在沙发上挺直了脊背,生怕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却在看到小野侧对着他的、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笑容时,一瞬间乱了阵脚。

 

扑通……扑通……扑通。

 

看了看周围,休息室里的人似乎没有发现小野大辅和神谷浩史之间的这个小插曲,这让神谷稍微松了口气。于是在心跳失控之前,神谷浩史挪了挪身子,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强迫自己收回视线,却冷不防一屁股坐到了什么东西上。他猛地起身回头,这才发现他坐到的是小野大辅的包。

 

小野的包没有拉拉链,里面的东西随着神谷的那一坐一股脑滑出来了不少,其中就包括一本小野大辅表纸的声优杂志。这本杂志神谷家里也有,但工作太忙一直找不到时间看,好不容易空闲下来的时候小野又总是在家里晃来晃去,根本没有看的机会。现下休息室里根本没人在意他在干什么,于是他便肆无忌惮地翻开了这本杂志。

 

神谷漏看的这期杂志有小野武道馆演出的返图,杂志里的小野穿着白衬衫红马甲打底的配套礼服,衣沿下摆随着舞蹈的动作轻轻扬起,在空中划出一个赏心悦目的弧度。即使只是看着这张图,神谷就能想象出当时的现场一定充斥着女生们的尖叫和欢呼声,可惜那天他错过了这部分,只能从返图或者电视上看到小野的这套造型。

 

这人长得还真是好看啊……

 

宽肩窄腰,身形匀称,虽然比起上一年要圆了那么一点点,却正好达到了适中的程度。额前和鬓角的刘海被定型水制服得妥妥帖帖,露出一小部分前额和线条清爽的下颔,配上嘴角扬起的自信满满的笑容,让神谷浩史本就来不及退温的脸烫得更加厉害。明明在好几个月前就已经近距离看过真人在舞台上穿着蓝色西服唱慢歌的样子,但再看一次照片,神谷还是会被这样的小野触动,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也渐渐加速起来。

 

糟糕,实在是太糟糕了!

 

再也没有仔细浏览的心情,神谷几乎是才花了零点几秒就匆匆看完了安可部分的返图,飞快地合上杂志塞回小野的包里,再把刚才自己弄洒了的物品一一整理归位,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继续拿出了自己的台本。今天早早来到工作地点的目的本来就是再熟悉一遍台词,昨天晚上也把不熟练的部分着重做了记号,但神谷盯着台本的第一行,愣是一个字也读不进去。

 

还是忍不住抬头偷偷往录音室里瞄了一眼,神谷看到了小野认真工作的样子。即使隔着一层玻璃,他也能清晰地看到小野的表情,随着他演绎角色心情的不同而变化着。从神谷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小野的侧脸,失去了定型水的刘海软软地贴在额际,从笔挺的鼻梁到俊朗的下颔,线条明朗,明明刻意去打扮的程度不及舞台上的十分之一,却比刚才的那些照片要来得更有冲击力。

 

神谷浩史觉得他今天可能都不会再抬头看小野大辅的脸了。

 

于是直到小野结束了A部分的录音工作从录音室里走出来,神谷浩史还是连台本的第一页都没有看完。小野在A部分收录的过程中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长时间保持着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在一出录音室之后便长舒了一口气,伸着懒腰蹭到低着头状似在很认真看台本的神谷身上。神谷僵着身体任小野旁若无人地将脑袋搭在他肩头,原本想呵斥他让他注意形象,但在转头对上小野亮晶晶的眼睛之后,便很快回头假装自己在看台本没空理他。

 

“神谷桑,我的工作结束了哦,一起去吃拉面怎么样?”

 

小野拖长了语调撒着娇,等着周围的人差不多都出了休息室之后便空出一只手来搂着神谷的腰。神谷将台本翻了一页,所有的注意力却集中在颈间,只觉得那里痒痒的,全是小野热热的鼻息。

 

STAFF们陆陆续续离开了这里,去楼下的食堂吃午饭了,休息室和录音室全都空无一人。神谷有些心猿意马,也没有听清楚小野刚才到底说了什么,所以只是敷衍地“嗯嗯好啊”回应着,完全没注意到小野的另一只手已经把台本放下,双手并用环住了他的腰。无论小野怎样在他肩窝蹭来蹭去,神谷都岿然不动,刚想把读完了却没入脑的这页台本翻过去,身体却猛地失去了平衡倒在了沙发上,紧接着小野那张放大的脸便出现在他的正上方。

 

“台本有那么好看吗,比我还好看?”

 

小野的语气委委屈屈,扑闪扑闪的眼睛像两颗黑曜石,神谷能看到映在其中的自己的影子,额前的刘海由于重力的作用凌乱地垂落下来,露出他由于不满而轻皱的眉。眉目如画——这四个字结结实实地映在了神谷的脑海里,怎么也抹不掉了。

 

喂喂别开玩笑了,台本怎么可能有你好看啊,你没事长得那么好看干什么啊,好看得让大叔我都说不出话了啊。

 

喉结上下滚动,神谷动了动唇,始终蹦不出一个字来。他和小野四目相对,胸腔愈发不受控制地轰鸣着。伏在他身上的人还是那副表情,但神谷发誓他真的看到小野的嘴角在一瞬间勾起了一个顽劣的弧度,紧接着对方便俯下身,看起来是想吻他。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神谷能感受到小野脖子上的星形项链贴到了自己的胸膛,对方甚至还闭上了眼,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羽尾,在空中划出一个细微的弧度,好看得要命。但神谷可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他只觉得他的心脏正在急速地运转着,再不做些什么就要超负荷罢工了。

 

于是在他们还有十几厘米便要碰上的时候,神谷伸出手对着眼前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不轻不重地往沙发里侧推了那么一下,在对方“咚”地一声撞上沙发靠背哀嚎的同时,趁机从钳制中逃脱出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小野正揉着脑袋纳闷今天神谷为什么那么抗拒和他接触的时候,神谷便早早收好了东西,环着手一副有些生气的模样:“我突然不想吃拉面了。我想吃咖喱,小野君。”

 

下午和晚上两人都没有工作,可以好好地享受一次久违的二人世界。神谷窝在自家的沙发上打着昨晚没有通关的游戏,娘桑蜷着身体在他脚边团成一个蓝色的毛绒团。茶几上放着他和小野刚才去超市厮杀一番后的战利品,其中做咖喱的材料已经被小野从塑料袋里拿了出来,留下满袋子亟待整理的零食和日用品。厨房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夹杂着咖喱的香气,让神谷饥肠辘辘的肚子更加不满地发出抗议的声音。

 

神谷只好暂停游戏去厨房觅食,小野正从锅里舀出小半勺咖喱酱尝味道。他脱了风衣,只穿着打底的灰色衬衫,袖口上卷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看得神谷一愣一愣的。听到神谷的脚步声,小野关了火回过头来,眼角带笑地看着神谷直勾勾地盯着这口锅的样子:“神谷桑等很久了吧,我这边刚好做完。你先去洗洗手坐着,我装好盘以后马上就来。”

 

被像对小孩子一样催促着去洗手了,神谷在把第一勺咖喱饭送入口中的时候,决定看在咖喱那么好吃的份上不和小他三岁的后辈计较那么多了。也许是刚才在厨房有些热,小野把衬衫的前两粒纽扣都解开了,隐藏在衣领之间的锁骨形状姣好,让不经意抬头瞄到这一光景的神谷被狠狠地呛到了。

 

“我记得我没有放很多的辣椒啊,怎么连吃个咖喱都能被呛到……”

 

还不都是你的错!八嘎八嘎!

 

神谷在心里回答着,卡在气管里的那一粒米饭却一直作祟,硬生生把他呛出了泪花。小野哭笑不得地站起身拍拍他的背,又贴心地给他递上纸巾,等他差不多平复了才重新坐下来。神谷这回是真的不敢再抬头了,不管小野怎么和他说话都只是低着头专注对付这盘咖喱饭,就差没有买一副面罩让小野戴上了。

 

因为去超市买东西拐了一小段路,回来又要花时间开火起灶,这顿已经不能称之为午饭的午饭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两位好不容易能够在家好好休息的业界劳模在晚上都不打算出去,在刚才去超市的时候就已经顺便把晚上的夜宵也一起买好了。小野先去洗澡,神谷本来打算把上午一直被放置PLAY的台本好好地读一下,但被主人冷落多日的娘桑却一下子扑了过来,赖在他腿上怎么也不走了。

 

糟糕,实在是太糟糕了。

 

神谷一边顺着娘桑的毛,一边对今天如此没出息的自己感到挫败。他不得不承认,比起PV和照片上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小野,平时简简单单的小野更让他动心。在录音室里敛着眉认真思考的,眼睛亮晶晶抱着他撒娇的,穿着家居服背对着他在厨房忙碌的……这样的小野从不会展露在杂志报纸上,却每时每刻都出现在神谷浩史的视界里。时至至今,他仍然不明白为什么小野会喜欢上他,不如说他不明白他到底有哪点值得小野大辅喜欢。

 

“你说他怎么就看上大叔我了呢?”

 

神谷捏了捏娘桑的耳朵,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和它说话。娘桑当然不会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只是晃了晃脑袋“喵喵”了两声,然后重新低下头打起了盹。

 

就在这时,从一进门就被随手放在沙发上的小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生怕对方找小野有什么急事,神谷拉开背包的拉链把它拿出来,这才发现对方已经挂了电话。他正想把小野的手机放下,可手机在这时震了一下,接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

 

有着良好的教养,神谷浩史的内心告诉自己此时应该无视这个震动,把手机原封不动地放回小野的包里拉好拉链才对。但鬼使神差地,神谷摁下了手机的电源开关,想要看看是谁给小野发了短信。

 

映入眼帘的不是IPHONE系统自带的手机锁屏壁纸,不是小野的自拍,也不是神谷浩史的照片,而是神谷浩史本人再也熟悉不过的景象——屏幕的中央盛放着一朵百合,紫色的桔梗簇拥着它,周围点缀着零零星星的风信子。紫色和白色巧妙地融合,在层层叠叠的光影之下美得不像话。神谷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响,满脑子都是小野拿着手机拍下这张相片的场景。

 

小野手机的解锁密码他是知道的,但他的本意只是就着锁屏的界面看看通知栏,并没有点进去的打算。现下他只想快点过掉眼前的这张照片,什么“要保护小野君的隐私绝对不能私自翻他的手机”的想法全都抛在了脑后,手指用最快的速度输入了密码,手机屏幕一闪,便进入了待机桌面。

 

原本就只是因为好奇想看看发件人是谁,但神谷此刻却捧着小野的手机,盯着待机壁纸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受到自己的地位在家里受到了威胁,自从小野入住神谷家之后,娘桑对小野的态度一直都不怎么好。偏偏小野又认为“如果我要得到神谷桑就必须先得到娘桑的认可”,于是便殷勤地包了娘桑的一日三餐,将娘桑当个宝似的好生伺候着。

 

某一天神谷工作结束回到家,迎接他的又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人猫大战。小野端着娘桑专用的碗跟在娘桑后面一边跑一边试图喂它食物,而高贵的俄罗斯蓝猫则对小野手里的食物不为所动,先是从茶几窜到沙发上,再从沙发跃到一旁的盆栽里。神谷放在茶几上的台本被追逐战打得正热烈的一人一猫弄得散了一地,连沙发旁堆放的杂志也不能幸免。他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娘桑却在这时注意到了他,撒娇似地跃进他的怀里。

 

神谷抱着娘桑,一边揉它的脑袋一边调整姿势好让它舒服一些,它也就更加得寸进尺地蹭到神谷胸前。小野气喘吁吁地来到神谷跟前,看着窝在神谷怀里乖驯得不得了的猫,不由得挫败地叹息。

 

“好啦,神谷桑也回来了,你也该乖乖吃东西了吧?”

 

小野的语气充满了无可奈何,却还是恭恭敬敬地举着碗盆往前递。娘桑终于睨了他一眼,下一秒却不屑地“喵”了一声,在神谷怀里转了个身,用屁股正对着哭笑不得的小野大辅。

 

小野的待机壁纸就是被神谷抱在怀里的娘桑的屁股。神谷太宠它了,把它养得胖得要命,缩起来就是一团毛茸茸的肉球,从屁股后面看就像一团长了尾巴的毛线团。看着这张照片,神谷浩史笑着笑着眼眶就突然发起了热,喉间哽得生疼。他熄灭了小野的手机屏幕,把IPHONE放在茶几上,用手背抹着从眼角溢出的温热液体。

 

是啊,就算不知道理由,但无法改变的事实确实是这样——小野大辅那么喜欢神谷浩史,喜欢到他的方方面面。

 

我好喜欢这个连随便一个微笑都能拍下来印成明信片的人,而这个人,正好也喜欢着我呢。

 

于是小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看到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的神谷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背包拉链被拉开了,但拉开它的人似乎忘了合上,露出里面印有自己照片的那一期表纸杂志,再联想到今天神谷怎么也不肯看他的反常举动,小野大辅觉得他大概明白了七七八八。

 

自家前辈,还真是傻得可爱。

 

听到小野的脚步声,神谷刚想收拾收拾自己的情绪,便像上午一样被人按倒在沙发上。娘桑还不明所以地趴在神谷胸前,仰着头对小野“喵喵”地抗议。小野没有像往常一样顺着它,而是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和它对视,不过五秒钟,娘桑便识趣地跃到茶几上,飞也似地逃走了。

 

神谷心里就只剩下两个大字:完了。

 

并没有像早上一样双手撑在他的身侧,小野这次直接将神谷的四肢固定在沙发上,未干的水珠沿着发尾滴落在真皮沙发上,显出一圈深色的水渍,但神谷此时也无暇顾及这个细节了——小野就着这样的姿势,低下头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近……

 

“神谷桑今天对我很冷淡呢,都不肯看我一眼,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惹神谷桑不高兴了吗?”

 

小野扑棱着眼睛,微微颦眉,一副小受伤的表情。神谷最看不得他这个样子,慌忙摇了摇头否定他的话,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出口。小野叹了口气,垂下眼帘,又伏了伏身子低下脑袋,神谷能清晰地看到自他眼底映出的               自己。

 

太近了……

 

想伸出手推开小野的脑袋,但无奈双手被钳制,神谷只能别开脑袋避免和小野目光相接。小野的语气听起来比刚才更加低落,似乎下一秒就要难过得哭出来:“果然呢,就算这样神谷桑也不愿意看我一眼……我今晚去书房睡吧,神谷桑一个人要早点休息哦。”

 

这么说着,神谷感觉到扣在自己手腕上的力度放松了,他知道如果他再放任不管的话,他也许就要失去些什么了。在小野的手彻底离开之前,神谷终于鼓起勇气转回头,开口挽留他:

 

“不是这样的!别走,小野……”

 

接下来的话被神谷噎在了喉咙口。小野根本就没有走,只是紧扣着神谷手腕的手改作支在他的脑袋两侧距离也还是这个距离,刚才那副伤心委屈的表情却无影无踪,小野轻轻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那双笑弯了的眼睛带着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柔情蜜意。

 

“怎么我以前从来没发现,原来神谷桑对我的脸……嗯,这么没有免疫力?”

 

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般,小野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弧度不过不失,正正好的帅气。神谷只觉得自己烫了一整天的耳根又被这个笑容点得烧了起来,看来今天晚上是无论如何也退不了温了。

 

从刚才装可怜开始,这家伙——绝对,一定是故意的!

 

神谷气不打一处来,又被戳到死穴,只能哼哼着含糊地回答:“……谁说的,只是今天……只有今天!觉得你特别好看……”

 

“只有今天?”

 

小野挑眉,干脆贴上眼前别扭得要死的前辈的额头,长长的睫毛划过神谷的眼睫,痒痒的像刚出生的奶猫在心里不停地挠。神谷终于举了白旗,伸出手勾上小野的脖颈,将脑袋埋进对方怀里。

 

“不是今天……是一直……一直都很handsome……你好啰嗦啊!”

 

到最后已经是气急败坏的低哼,小野有些失笑地搂着神谷的腰把他抱起来,看着比自己年长三岁的恋人像一只鸵鸟一样低着脑袋一副死也不抬头的架势,露在外面的耳朵红得快要滴血。

 

“让我想想,神谷桑以前说过喜欢我的声音,还说过我人很好请你吃很贵很贵的肉,现在又觉得我长得很好看。怎么办呢,神谷桑那么喜欢我,怎么办呀?”

 

不用抬头看,神谷也能知道这家伙现在一定摆出一副烦得要死的豆芽颜。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反驳小野的话,只是将脸埋在对方的肩头,附带一句微不可察的轻哼:“反正只有今天而已……”

 

以后还是要多注意身体健康才行呢。今天,生了一天的病呢。

 

神谷浩史如是想。

 

 

<Fin.>


评论(23)

热度(135)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