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与我家猫和狗共度的一天

*论宠物们和谐相处的重要性

*神谷桑教你如何安抚撒娇的宠物

*小野桑20160504生日快乐

 

 

毫无疑问,五月的第四天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绝佳的坏天气。

 

神谷刚刚清醒,就听见暴风骤雨在外面的世界肆虐的声音。关得严严实实的门窗被狂风吹得噼啪作响,阳台的宽叶植物承载着斜飞的雨滴,和着沉闷的雷鸣,像是在弹奏一首激烈的钢琴曲。拉了窗帘的室内阴沉得很,让神谷看不清墙上的挂钟,也无从判断现在的时间。

 

他茫然地环顾四周,忽然被床头柜上忽明忽灭的手机信号灯吸引了注意力。生怕经纪人竹内有什么突发通知想告诉他,神谷支起身子伸长了胳膊试图把手机拿过来,可原本虚环在他腰间的手在这个时候猛地一发力,他便重新回到了那人的怀里。对方的体温隔着薄薄的一层居家服也能渗进他的皮肤里,想必是那人睡着睡着浴袍的带子又不知不觉地松开了。

 

柔软的发尾蹭在敏感的后颈,温热的气息从颈侧直扑而来,神谷想也不想就知道是小野又在半睡半醒间把脑袋往他后背拱了。像是在印证他的猜测,小野在朦胧中手脚并用地搂紧了他,顺带拖长了尾音发着他为数不多的起床气:“神谷桑起那么早干什么嘛,好不容易我们今天都休息,再陪我多睡一会儿嘛——”

 

“我没有要起床啊,只是我看到我的手机好像来新的短信了,我想知道是不是竹内桑……”

 

“我才不管,等明天他问起来就说没看到好了,神谷桑今天说好了要陪我一天的。”

 

小野哼哼了几句,自顾自地把滑落到腰际的被子拉起来重新盖上,还孩子气十足地把神谷翻了过来面对着自己,不许他再往床头柜的方向多看一眼。神谷有些哭笑不得,但昨天结束工作之前自己确实反复和竹内确认过今天是休息日,也就不再纠结短信的事情,靠在小野怀里重新闭上了眼。

 

平时的生物钟摆在这里,外面又不断电闪雷鸣,神谷再怎么努力也无法重新入睡了。他轻轻搭上小野的腰,隔着滑溜溜的布料,他能摸到小野腰间的软肉,只鼓起来一点点,比起上个月来瘦了不少。神谷睡不着,索性抬起头端详小野的脸——他一直都觉得欣赏小野的脸是一种享受,但平时也不能一直盯着看,既然现在有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明明solo live的时候脸上还是有那么一点肉的,但现在再看,神谷觉得小野的下巴比起前几个月又尖了几分,眼眶底下一圈淡淡的青黑色,揭示了对方消瘦的原因。神谷心疼得紧,更加舍不得吵醒他,动作轻柔地抽出手来替他拨开几缕和长睫毛纠缠在一起的刘海。

 

可神谷的手还没来得及缩回去,便被另一只手握住含在了掌心里。小野也没睡着,此刻正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原本握着他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松了开来,悄咪咪地环上了他的腰。神谷知道他想干什么,于是顺从地闭上了眼,下一秒小野温热柔软的唇瓣便覆了上来。

 

不是要把对方吞噬的激烈交锋,也不是擦出火花的猛烈撞击,这个早安吻带着七分眷恋三分缱绻,更多的是为了向对方表达“我在这里”。当小野放开他之后,神谷只觉得心脏满满的被注满了暖流,全身上下都是小野大辅的气味。小野与他额头相抵,黑曜石般的眸化开浓浓的爱意,嘴角牵起的弧度不多不少,恰好能让他心动,怎么也看不腻。

 

“神谷桑今天一天的时间都是我的呢,真好。”

 

小野低下头又吻了吻他的鼻尖。可能是刚刚睡醒的缘故,声音不似平时清朗,而是带着些许沙哑的感觉,好听得要命。毕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声控,神谷的耳朵有些发热,只能掩饰性地往对方怀里拱了拱:“可是昨天本来计划好要一起出去的,现在下那么大的雨,只能一整天都待在家里了,都是小野君的错。”

 

“浩史本来就不喜欢出门吧?难得的休息日,在家好好睡一觉吧。”

 

对于自家前辈总把下雨的错推到自己的身上的行为,小野有些无奈,却还是顺着他的话来,没有反驳。神谷的脑袋埋在他胸前,声音闷闷的,听起来怏怏不乐:“可是,今天是小野君的生日……”

 

“没有关系哦。”小野抱紧了他,将下巴抵在他的发顶,“只要是和神谷桑一起度过的时间,无论在哪里,我都很开心。”

 

窗外的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依然还在淅淅沥沥,小野的声音带着令人安心的魔力,让神谷因为这场大雨而烦躁的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枕在那人的臂弯里,耳侧是那人沉稳的心跳声,神谷索性闭上了眼,朦胧之间只感觉自己置身于暴风雨中心一个安稳的城堡里,竟然就这样轻易地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的时候,已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雨声已经转小,光线也比刚才明亮了许多。墙上的挂钟已经能看得清晰,神谷从小野怀里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时间已经走到了中午十一点。从紧闭的房门外面传来一阵阵细微的刮擦声,神谷瞬间清醒,这才反应过来是娘桑在挠门。

 

昨天晚上结束工作的时间是夜晚十一点,回了家梳洗一番躺到床上的时候已然凌晨,喜欢回笼觉的小野此刻还没有醒。神谷轻手轻脚地钻出被窝,一边小声哄着“娘桑乖不闹爸爸这就来给你小鱼干”,一边将房门开了一条缝。

 

神谷还没来得及蹲下身将娘桑抱起来,那道灰蓝色的身影便像闪电一样从门缝窜了进来。他只听见床头柜上摆放的瓶瓶罐罐被撞倒的声音,紧接着是小野“哇”的一声惊叫。再回头的时候,娘桑正隔着被子稳稳地坐在小野的肚子上,神情高傲,像是占领了这片土地的王。

 

因肚子遭受娘桑猛烈的撞击而清醒过来,小野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但还是保持着“大”的姿势平躺着,生怕惹恼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小国王:“……早上好神谷桑,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了,我平时都是出去工作之前喂娘桑,它现在这样子估计是饿了。”

 

床上已经融为一体的一人一猫的姿势太过滑稽,神谷有些哭笑不得,同时又讶异今天的娘桑会主动亲近小野。他走近了张开双臂,娘桑乖顺地跳上来,可还是回头对小野“喵”地长叫了一声。

 

总觉得,娘桑今天特别喜欢小野君呢。

 

今天的午饭是小野最喜欢的拉面。虽然说是为了庆祝某人的生日,但此刻寿星还是一边哼着歌一边亲自下厨了,平时为了控制体重绝对要画叉的食物通通加到了正咕噜咕噜冒着泡的锅里,一不留神竟然做了比平时多了差不多一倍的量。

 

“你是要把今年份的拉面全都一口气吃完吗?”

 

当小野端着两碗超大份拉面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神谷忍不住起身去厨房又拿了两个小碗来,将每碗的拉面匀出来一部分。小野也不阻止,等他分好拉面之后才把自己的碗端到面前,握着筷子眼神灼灼地盯着神谷面前的两个小碗。

 

“我没吃早餐嘛,午餐当然要把早餐的份一起吃了呀,我绝对会吃完的!”

 

“吃得完才怪,你以为你不吃早餐你的胃就会变大吗?”

 

为了防止小野暴饮暴食,神谷把两个小碗往旁边挪了挪,禁止他拿到。小野露出了失落的表情,试图用可怜兮兮的眼神软化对面那个嘴硬心软的前辈,无奈对方真的铁了心不理他,他只能双手合十乖乖地行了进餐礼。

 

就在他即将开始大快朵颐之时,本来吃饱喝足窝在沙发脚的娘桑突然跃到了他的腿上,伸出爪子企图够到他的手臂。

 

“嗯?怎么了,你也想吃吗?”

 

既然小国王想和他亲亲密密那就顺着小国王的意思来,饶是再饥肠辘辘,小野也选择了暂时放下筷子,揉了揉难得那么黏他的娘桑的脑袋。娘桑展露了很乖顺的表情,没有咬他也没有用爪子抓他,这下小野更加把什么超大份拉面抛在了脑后,一边傻笑着一边将娘桑抱在了怀里。

 

然而娘桑在他的手想要把它环起来的时候猛地起身,以他的手臂为跳板跃到了他的肩膀,紧接着跳到了他的头顶。被养成一团肉球似的成年俄罗斯蓝猫的重量可不容小觑,小野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顶了一个巨型秤砣,脖子痛得快要断裂开来。

 

“痛……娘桑乖先下来好不好?小野爸爸还没吃饭呢,吃完饭再陪你……痛痛痛!”

 

娘桑非但没有领情,反而自顾自地在他的头顶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盘坐了下来,长长的猫尾垂下来,在小野的颊侧绕了半圈,正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而罪魁祸首好像对小野狼狈的处境浑然不知,高傲地仰起头环顾着四周,发出一声示威般的“喵”的长鸣。

 

小野那欲哭无泪的表情和娘桑睥睨众生的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神谷十分不厚道地捂着肚子狂笑了起来。他一边擦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一边绕到桌子的对面去,把赖在小野脑袋上不走的娘桑抱在怀里,这下娘桑才驯服地蜷起了身子。娘桑不愿意从神谷身上下去,神谷只好坐下来让它趴在自己的腿上。

 

小野的头发被娘桑搞得乱七八糟,他用手暂时理了理,脑袋中央的呆毛还是无可避免地高高翘起,配上他弃犬一般可怜兮兮的表情,让神谷有些心软了起来。他掩饰性地轻咳了一下,用筷子搅动碗里的拉面,出声安慰对面的人:“好啦,也许是你最近太忙了很少回来,娘桑想和你玩了。先吃吧,吃完了还不饱的话再把小碗给你。”

 

然而神谷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娘桑真的找小野“玩”了一整天。比如在小野打扫厨房的时候,突然跃到水池边甩甩尾巴,肥皂泡沫溅得小野满身都是;又比如小野正在弯腰拖地,它非得扑上来在小野背上来那么几脚,吓得这个年近四十的欧吉桑一边捂着自己的腰一边大呼“腰要断了真的要断了”;又比如现在,小野正坐在沙发上看明天工作用的台本,娘桑便干脆躺在他的台本上蜷了起来,大有在这里睡上一觉的气势。

 

“神谷桑……”小野抓着台本的边角,试图把它从娘桑的身体下面抽出来,可无奈娘桑闭着眼一副不动如山的姿态,他只好向身旁正倚着他看台本的前辈求助。神谷合上台本打了个呵欠,攀着他的手臂挪了挪位置,慵懒的姿态和茶几上那只昏昏欲睡的猫一模一样。小野索性接过神谷手里的台本替他放好,一只手揽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得舒服一些,用空着的另一只手点开了手机的短信界面。

 

今天是他的生日,平时除了神谷和经纪人的邮件以外,可以算是空空如也的收件箱此刻已经爆满。早上他的手机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却打不通他电话的杉田竟然把短信直接发到了神谷的手机上,让神谷误以为竹内又有什么新的通知要告诉他。

 

真是的,那群家伙……

 

每点开一条短信,脸上的笑意便更加灿烂一些。从凌晨零点的开始看起,先是近藤中规中矩的祝福语,紧接着是立花和润活力满满的鼓励,再来是咪酱的,铃村的,森久保的……DABA成员甚至还每个人在短信的末端加了几个意味不明的字母,按发短信的时间顺序拼起来就是小野daisuki这首歌的罗马拼音。最夸张的是两分钟之前中村的短信,大概内容是“本来想守着零点发的结果太累睡着了今早又没工作醒来已经是这个点了真不好意思”。

 

那么多短信,唯独没有神谷浩史的——因为早在他看这些短信之前,今天凌晨以为他早就睡着的神谷偷偷附在他耳边,轻声地说了一句“小野君生日快乐,三十八岁也要继续努力哦”。

 

三十八岁的第一天,是在满满的幸福中度过的呢。

 

看着小野笑得傻乎乎的样子,神谷忍不住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趁他吃痛的时候把娘桑抱了起来:“今天小野君被娘桑欺负了一天呢,它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看来它是生你的气了。”

 

“诶?生我的气?”小野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可是我没对它做什么呀,有空的时候还喂它吃小鱼干呢,它为什么生我的气?”

 

神谷看了看小野,又看了看怀里闭着眼睡得安稳的猫,不由得伸出手戳戳它的耳朵,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大概,是吃醋了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是雨男的诞生日,从早上到现在,窗外的雨一直都没有停过,哗啦啦地下个没完。被困在屋里的两人已经在沙发上腻了一中午,但也不能总在一起——神谷安抚着那只吃醋的俄罗斯蓝猫,对下雨天有独特情怀的小野则终于得以抽身,钻进书房作他的词去了。

 

这本该特殊的一天过得平平淡淡,当寿星收拾好被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走到了傍晚五点。神谷还在客厅,不过他没在看台本也没在摆弄手机,而是弓起身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处于选择关卡界面的游戏机散落在手边,娘桑在他的肚子旁团成了一个毛线团,小野失笑,帮神谷把游戏存了档,又从卧室里拿了薄毯来想给他盖上。

 

可小野才刚刚靠近沙发一步,娘桑便抖了抖耳朵,醒了过来。在看清楚来人是小野之后,它跃到沙发背上绷紧了身体,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和小野对视着,拒绝他再往这里前进一步。

 

这下好了,本以为已经接近尾声的猫狗大战现在才刚刚拉开序幕,只不过神谷闭了眼眯了一会儿的功夫,一人一猫已经把整个客厅搅成了一团乱麻。电视柜旁边码得整整齐齐的杂志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了下来,在中午被拖得干干净净的地板又留下了一串脏兮兮的脚印,桌上的台本洒了一地,小野的和神谷的混在一起,分不清究竟哪个是谁的。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神谷抱着毛毯沉默地坐起来,两个始作俑者则瞬间定格,小野抓住机会把小鱼干塞进了娘桑的嘴里。

 

“嘿嘿嘿,神谷桑醒了呀?刚才娘桑饿了,我正给它喂食呢。”

 

嘿嘿嘿个头啊,全天下也只有你一个人能把喂猫喂成世界大战了吧。

 

诚如神谷所猜测的那样,娘桑确实吃醋了,证据就是今天晚上它对神谷展现的粘着力和对小野爱理不理的表情。为此神谷一个晚上都在安抚打滚撒娇的娘桑,准寿星小野大辅则被发配边疆,孤零零地在单人沙发上翻着台本。

 

“为什么我要一个人坐在这儿!这不公平!我也要浩史抱抱!”

 

明明说好陪他一天,现在却打上了放置PLAY的标签,台本早就看不下去的小野终于忍不住撂下手里的纸笔,撅着嘴对神谷伸出了手。而回应他的是神谷扔过来的抱枕,外加娘桑不屑的眼神。

 

“那可不行,如果娘桑更加生气的话,它今晚可能连房间都不会让你进去哦。”

 

干脆把抱枕当作神谷,小野把它揉进了怀里,苦大仇深地盯着正眯着眼享受神谷抚摸的娘桑:“可是它已经生了一天的气了。”

 

“没关系的,娘桑其实很好哄的。”神谷捏了捏娘桑的耳朵,“只是我最近也忙,好久没和它说说话了,再多陪它一会儿它就会高兴了。在此之前,请小野君忍耐一下吧。”

 

然而,就算神谷再努力,娘桑和小野单独的情况也不可避免。连洗澡都变成了打仗,神谷用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肥皂泡冲掉,连头发都来不及擦,便匆匆套上睡衣从浴室里出来了。预想中的第二次人猫大战并没出现,早就洗好澡的小野坐在沙发上等他,左手正给台本翻页,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娘桑的猫。而早上还与他剑拔弩张的俄罗斯蓝猫此刻正蜷在他的腿上睡得正香,耳朵尖随着他的动作可爱地抖动,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小野君,你是喂娘桑吃迷魂药了吗?”

 

神谷有些不可置信,连湿漉漉的头发都忘了擦,惊讶地站在沙发前看着这幅和谐的画面。小野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他小心翼翼地把娘桑挪到沙发上,示意神谷坐下,神谷只感觉小野的手正拿着他的毛巾轻柔地擦拭他的头发,却看不到小野此刻脸上浮现的意味不明的笑容。

 

“神谷桑难道不知道吗,猫和狗打架的话,还没动手之前,狗就已经赢了呢。”

 

上面的那句话,直到神谷浩史在一个小时过后关了灯准备睡觉的时候,才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义。他才刚刚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连指尖都没来得及松开,早就在身后蛰伏已久的人便把他拦腰抱住。不过短短的一秒钟,床头柜的那杯温开水、窗玻璃外沾的雨滴、墙上尽职尽责运转的挂钟便在视野里连成了一条模糊的线,等神谷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只有天花板,还有撑在他上空的小野的脸。

 

“喂,别闹了,明天还有工……”

 

“神谷桑安慰了娘桑,是不是也应该安慰安慰我?”

 

想要推开对方的手被轻易地捉住,反压在柔软的床垫上。扣着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他的手腕,暗示意味十足,一瞬间就让神谷起了鸡皮疙瘩。小野缓缓俯下身,神谷能看到那双亮如晨星的眼,再来是那高挺的鼻梁,紧接着一个滚烫的吻便封住了他所有想说出口的言语。

 

是啊,对于神谷浩史来说,安抚一只吃醋的猫实在是简单不过的事情,但他却忘了他没有丝毫应付撒娇的大型犬的经验——特别是那只大型犬正好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下。

 

意识尚且保持清醒的最后一刻,是小野双手合十,用他最喜欢的声线一字一句说出来的:

 

“ひろし,いただきます!”

 

 

评论(7)

热度(95)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