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论夏天穿短裤的重要性

全文请走微博,传送门请【点击这里】

*含肉所以需要走微博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我大概是喝了假酒

 

 

夜已经深了。

 

刚才还在客厅跳来跳去团在小野脑袋上不肯下来的娘桑已经乖乖地回到了窝里,茶几上已经空了的甜甜圈和咖啡豆包装盒也已经被收拾进垃圾桶里了,散落在沙发上的台本此刻正整整齐齐地在旁边的矮桌上码成一叠,客厅中央的大灯已经被关上了,只有房间连接浴室的过道上亮着一盏小小的暖橘色壁灯。

 

床头柜的电子时钟显示现在的时间是0:04,对明天中午之后才有工作的神谷来说不算晚,他却已经有了困意。从今天早上八点钟开始到晚上十点钟结束,他的时间被工作挤得满满当当,从杂志的拍摄到新专辑的采访,再到动画录音,最后是他和小野的小广播,当他背着包踏出录音室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再也忍不住的哈欠便开始连绵不绝起来。

 

这样密集的工作日程已经持续了快半个月,好不容易明天空出来一个上午,神谷只想抱着被子和他的床一起睡到地老天荒。可现在他已经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也洗完了澡,如预想中的那样呈“大”字平躺在床铺上时,他却发现他似乎睡不着了。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神谷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都是刚才从录音室里出来之后小野大辅那张不知为什么又开始板起来的脸。走去停车场的路上小野也还是和平时一样牵着他的手,回去的路上却不再主动接神谷的话,神谷问他什么他也只回答“嗯”这样的单音。回到家之后更是自顾自地和娘桑闹成一团,把他暂时晾在了一边,等他洗完澡出来准备像往常一样和小野在沙发上读半个小时台本顺带吃甜甜圈的时候,小野已经先他一步check好了台本,娘桑在他的脚边蜷成圆滚滚的一团。

 

小野还是没和他说话,拿起空了的咖啡杯沉默地站起身,不一会儿神谷便听到厨房水池那边传来的水声和浴室门关闭的吱呀声。神谷有些懵,习惯性地从小野的包里找出甜甜圈,然后浑浑噩噩地把台本翻了一遍,好像也没有读进去。他索性关灯睡觉,在进卧室之前不忘把娘桑抱回猫窝里,省得它着凉。

 

明明录音的时候还好好的,除了在录音开始前十分钟小野一直盯着他膝盖看以外——顺带一提他今天穿的是破洞裤。难道小野不喜欢他穿破洞裤?可是以前他拍杂志的时候也穿过啊,休息日在家把平时的裤子全洗了之后也穿过啊,怎么就只有今天出事了呢?

 

神谷思来想去也不知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小脾气一上来干脆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先睡再说。小野进卧室拿浴巾的时候顺手开了空调,温度调在他们平时最适应的那一档,神谷闭上眼睛,与电源暂时中断连接的大脑渐渐进入了休眠状态,浴室里的水声在这时候变成了催眠曲,他的小半张脸埋在柔软的被褥里,就这样离梦乡越来越近。

 

他连小野什么时候从浴室出来都不知道,也没听见小野关壁灯锁防盗门的声音,只在小野擦完头发爬上床的那一刻才有所察觉。神谷睡得迷迷糊糊,能量已经见底的身体软绵绵的也不想动,小野的手却在这时候从后面揽了上来。

 

他只当小野气消了,于是顺从地往身后那人的怀里挪了挪,下意识地将手搭在环着自己的那双手的小臂上,连说话的念头也没有继续闭着眼找周公。小野一向体贴他,也知道他像一个陀螺一样转了两星期没停下,但不知今天究竟哪里出了问题,神谷在快要睡着的时候,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划过自己的后颈,很柔软,似乎是小野的唇。

 

痒痒的触觉不过零点零几秒便传入神经中枢,神谷缩了缩脖子,把自己的脑袋往枕头那边蹭了蹭,示意小野他现在真的很想睡觉。身后的人却不依不挠地缠了上来,几乎没有给神谷任何逃避的时间,后颈的皮肤被啮咬的微小痛感让他一瞬间便挺直了身子。

 

“你干嘛?”

 

神谷一边挣扎一边试图回头,可回应他的依然只有无声的沉默,小野环着他的手臂不但没有放松的迹象,反而加大了力度,无论他怎么掰都掰不开。尖锐的犬齿不轻不重地厮磨着那一小片肌肤,大概是已经充血了,连舌尖轻轻扫过都能带起又疼又痒的酥麻感。意识到小野还在生气,神谷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平心而论他并不擅长应对生着气的小野,更何况他现在根本不知道小野生气的原因。

 

“……明早你还有工作呢。”

 

他的声音软了下来,也配合地不再挣扎,小野这才闷闷地回了他一个“嗯”的单音。神谷只感觉身后的热源稍微往后撤了那么一点儿,以为小野就此放过他,可下一秒他的身体就被往后揽着翻转了一个小角度,耳垂瞬间落入对方温热的口腔里。

 

这里是他的敏感带之一,神谷知道,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的小野更是清楚不过。几乎是对方温热的鼻息扑打在耳廓的那一刻,神谷便酥了半边身子,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推压在他肩膀上的那个人。

 

“明天再做好不好? 我困,我想睡觉……”

 

他放软了声音问他,小野却变本加厉地在他耳侧的软骨上轻轻咬了一口作为他不听话的惩罚:“不好。”

 

神谷有些恼,想转身找个合适的角度把小野推开,但察觉他意图的小野更用力地抱紧了他,压得他皱起脸喊疼。小野这才松开了手,转而扣着他的手指,欺身把他压制在下方。

 

也许是怕再弄疼他,小野这次的力度很轻,只要神谷稍稍用力便能挣开,但神谷没有。他的困意消了大半,一动不动地抬起脸凝视俯撑在他上方的小野。做过矫正手术的神谷即使在黑暗中视力也很好,他能看到小野前额微湿的刘海,眉宇间浅浅的沟壑,英挺的鼻梁和紧抿的唇,衬着线条完美的下颔。

 

大概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小野的手很热,神谷动了动手腕,用指尖轻轻勾住他:“小野君?”

 

桎梏着他的手掌松开了,仿佛是在回应他的疑问,对方的手指在下一秒便缠了上来,牢牢地与他十指紧扣。小野没有回话,就着这样的姿势俯下了身,神谷只觉得颈间一热,到了喉咙眼的那句“别留下痕迹”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小野便衔住了他的喉结。




【全文走微博啊走微博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79)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