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冬雪

*久违的神谷复杂心理描写有

*感觉标题和主题其实没太大关系

 

 

娘桑已经睡了,在他的膝盖上,圆圆地团成一个灰色的毛绒球。

 

屋里的暖气开到了最大的风力,眼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杯刚冲好的热可可,神谷伸手顺着娘桑的毛,另一只手端着台本心猿意马地看着,偌大的客厅只有纸张翻动的沙沙声混杂着娘桑的呼吸声,安静得要命,让神谷也开始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娘桑已经阖上了眼皮,他一下一下地抚摸它,从脑袋到脊背,两只灰绒绒的小三角耳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抖动着,比人体略高的温度通过手掌传过来,神谷轻轻揉了揉它的脑袋,终于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

 

终于还是到了年纪,神谷想要拿起手机看一看短信,却蓦然发现指间缠夹着几缕灰色的猫毛,不仅手指,连膝盖也不可幸免地沾上了一些。他小心翼翼地把娘桑抱回猫窝里,不经意间瞥到食盒里娘桑吃剩的猫粮,终于还是忍不住叹息。

 

清理完掉了一地的猫毛,神谷忽然没了看台本的心思,也不想打游戏,于是拿出手机点开了短信的界面。今天一天他都没有工作,经纪人自然没有给他发工作日程表,收件箱里的第一条邮件依然是昨晚入睡之前收到的那一条,大概内容是“我大概凌晨三点才下车,还要回家拿东西,就不去找神谷桑了,早点睡”落款是小野大辅。

 

熄灭手机屏幕,神谷卷起披在身上的毛毯,就着这样的姿势抱着手机蜷在了沙发上。明明这样只有他一个人在家的情况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但只有这一次他开始感到害怕和不安起来。

 

他开始设想家里少了娘桑之后的景象,客厅里摆着猫窝和猫爬架的地方突兀地空了出来,储物柜里也不再有猫粮的影子,那些存放着娘桑用品的箱子空空如也。他在外出的时候再也不用担心家里的这个小家伙会不会寂寞、他请来的人有没有按时给它喂猫粮,但同样的,当他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再也不会突然之间就被撒娇的娘桑扑了个满怀,那只打断他看台本的俄罗斯蓝猫依然不知天高地厚地用脑袋蹭他的肚子,一副被宠坏了的表情。

 

神谷又摁亮了手机屏幕,本意只想看看待机桌面的壁纸某个被STAFF夹在最中间的八嘎一脸灿烂的笑容,但不知不觉他又点进了收件箱,打开最顶上的那封邮件,鬼使神差地点击了“回复”。

 

这样就自动进入了发信息的界面,收件人已经被系统默认为小野大辅,神谷盯着键入文字的文本框发起了呆。小野从昨天早上就开始动身前往外地拍外景,今天的第一场动漫收录工作又是从早八点开始,最后一场收录到下午五点钟才结束。神谷估摸着小野从车站回到家再洗漱,怎么算睡眠时间都超不过四个小时。

 

已经能想象小野到了休息时间时在休息室萎蔫下来的样子,神谷突然起了去看他的念头,又怕小野忙得顾不上他,去也是添麻烦。他活动着手指,在文本框里删删改改,明明已经写好了“小野君,到休息时间了吧,你在哪个录音室?我想你了”,又觉得矫情,想把最后一句改成“我找你那边的一个STAFF有事”,可手一滑竟然不小心点了发送。

 

几乎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发件箱便已经显示这条信息被成功发送了。神谷一边“欸?!!”地哀嚎一边慌乱地按着返回键,然而显示屏只是徒劳地回到了待机桌面而已。最后他放弃了挣扎,欠身把手机放回茶几上,自暴自弃地把脑袋埋进毛毯里。

 

他在脑海里想了一百个回应的言辞来面对小野的回复,又从那一百个里挑了两三个可行的翻来覆去在肚子里嚼了半天,茶几上的手机由于振动而发出“嗡嗡”的响声,他没想到小野回得那么快,刚才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那点勇气瞬间被短信提示音砸了个稀巴烂。

 

小野会抓着最后一句不放吗,会摆出一副烦得要死的豆芽颜调侃他还是也肉麻兮兮地回一句“我也想你”?神谷在心里给自己又做了一次建设,把每一种情况的应对内容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这才在扑通扑通的剧烈心跳声里拿起了手机。可与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小野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平静,仅仅只是告知了他地点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墙上的挂钟指针走到14:25的位置,神谷拿了车钥匙,拐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几盒小野最近喜欢的寿司,然后出发前往小野的所在地。东京正处于隆冬,街道两旁低矮的平房屋顶都覆了一层薄薄的霜雪,在市中心街道闲逛的行人比起夏天来说要少得多,这样的雪天神谷并不是敢开很快,花了比预计中多了十分钟的时间到达了目的地。室外的温度比车里的要冷得多,神谷怕冷,他几乎是才刚刚从车里出来,便被冻得缩了缩肩膀,一路小跑进了建筑物里。现在他已经站在小野所在的录音室门前,但就是没勇气敲门。

 

神谷自认为去探小野的班的次数已经不算少,但像这样特意从家里出发带了食物来的情况还确实是第一次,加之小野刚才回复的邮件的态度,让他莫名地开始忐忑了起来。他拎着装有寿司的塑料袋,从走廊的这头走到了走廊的那头,把这层楼的海报通通看了个遍,脑袋里想的都是小野回复他邮件时的表情。

 

是生气的吗?不,小野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是不耐烦的吗?明明昨天一整天都忙得要死,连休息时间都没有,今天又被追着问工作的地方在哪里,对方还是那个心情低落超级难哄的欧吉桑。看到自己发过去的短信时,一定是板着脸的吧?对,一定是面无表情的那种。

 

神谷越想越低落,越想越难过,不知怎么的就起了“敲门快速把寿司递给开门的STAFF拜托他转交给小野然后借口有事先走”的想法。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他在家里磨磨蹭蹭的时间加上他拐去便利店买了个寿司的时间再加上路上由于小心慢行迟了的时间,距离他收到小野的回复短信,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根据平时收录的经验推算下来,小野已经又经过了一次休息的时间了,但他还是没有给自己发信息问自己到哪里了。

 

果然,还是别去打扰小野君的工作了,把东西放下让他好好休息吧。

 

这么想着,神谷深吸了一口气,敲了敲录音室的门。来开门的STAFF他认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STAFF便自觉地后退了一小步给他腾出位置让他进来:“神谷桑又是顺路过来的吗?小野桑去洗手间了,请您在休息室等一下,过一会儿他就回来。”

 

小野不在更好,神谷委婉地拒绝了STAFF的热情邀请,将寿司递给他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在门被关上之前,神谷瞥到休息室沙发上小野的背包,旁边是小野惯穿的一件灰色大衣,和昨天早上他从家里出发时的那件一模一样,想必小野今早出门的时候连换一身造型的时间也没有了。

 

这间录音室在走廊的最里端,神谷低着头往楼梯口走,打算先下一层再搭电梯下去,以免撞上从洗手间里出来的小野。录音室离他越来越远,他在思考下了楼之后他到底该去哪里,也不想回家,不想看到满地的猫毛和猫食盒里那半碗吃不完的猫粮,只觉得好像哪里都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他有点儿难过,刚才心脏里还揣着一些小期待的那个位置瞬间变得空荡荡的,和这条走廊一样,他感觉他被全世界抛弃了。

 

楼梯口就在右边,神谷刚想转身往下走,手腕便被什么人轻轻握住了。小野刚洗完手,指尖湿漉漉的全是水,几乎是刚触到神谷手腕的瞬间神谷便怕冷地瑟缩了一下,察觉到这点的小野马上松开了手。

 

“神谷桑?很冷吗,抱歉,我这就把手擦干……”

 

小野这么说着,刚想随便把手蹭在衣服下摆,便被神谷抓住手臂阻止了:“你是笨蛋吗,现在是冬天又不是夏天,万一湿到里面感冒了怎么办?”

 

神谷从随身背包里拿出餐巾纸递给他,小野擦了手,这才重新牵起了神谷。神谷怕冷,一到冬天就会陷入手脚冰凉的状态,小野心疼得紧,现下正合起手掌试图用掌心的温度让神谷暖起来。

 

“神谷桑找不到我的录音室在哪里?”明明这栋楼里面就自带暖气,小野还是捧着他的手,对着他的手呵气,神谷觉得站在楼梯口的他们傻得要命,从对方手掌心传来的温度又让他舍不得挣开这双手,“找不到为什么不发短信告诉我?”

 

“……想回车里等你的,怕打扰到你。”

 

神谷撒了谎,垂下眼眸不敢看他,却只听见对面的人一声叹息,紧接着把他拥入了怀里。冬天的小野总是穿得毛绒绒,像一个行走的大暖炉,神谷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只觉得颊侧被冷风冻得麻木的皮肤煨上了对方的体温,鼻腔盈满小野喜欢用的洗衣液的味道,满满的安心感。

 

“怎么会?别乱想,我们回录音室吧。”

 

小野揉了揉他的脑袋,神谷无声地点了点头,脑海里全是刚才抬头时看到的景象。小野的脸色实在是差劲极了,眼底的那一圈重得让人无法忽视的青色昭示着他正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的状态,皮肤干得要命,好在今天没有杂志的拍摄,不然肯定吃不进粉底。

 

找不到录音室,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发生呢?神谷甚至希望小野能板着脸认真地问他一句“为什么你来了又要走?”,但此时小野只是握着他的手把他带到录音室门前,打开了录音室的门,搭着他的肩膀推着他进入了录音室。

 

距离小野下一次开始录音还有十分钟,面对刚才给他开门的STAFF疑惑的眼神,神谷编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搪塞了过去,才刚回过头,小野就已经把一盒寿司扫荡一空了。看起来他很饿,仔细一问才知道他昨天一整天在外根本没时间check台本,只好花中午吃饭的时间一边吃面包一边对下午要录音的内容。

 

小野又想打开第二盒寿司开吃,神谷不由分说先骂了他一通,大意是让你不好好吃饭如果我没带寿司来你怎么办,然后面对他可怜兮兮的表情又心软下来,起身去找自动贩卖机帮他买饮料,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听到那家伙擅自对他点起单来。

 

神谷心疼他的嗓子,怕他喝了饮料嗓子难受,又多买了一瓶水,回到录音室的时候小野却坐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体就这样倒在沙发另一半空出来的座位上,小半张脸埋在刘海打下的阴影里。第二盒寿司的盖子已经被打开了,但是里面的寿司一个也没有少,看起来小野本来是想等自己买来饮料之后再继续吃的,却因为太累不小心睡过去了。

 

“小野桑刚才中途的两段休息时间看起来一直都很累呢,我们劝他休息一下,他说他在等人,现在终于能好好睡着了,真是太好了。”

 

提着饮料瓶站在沙发旁的神谷听到STAFF这么说,不由得脚步一顿,视线黏在小野身上怎么也收不回来了。小野的台本还被他半阖着抱在怀里,神谷轻轻把它从小野手里抽出来,又伸手替他拨开额前的刘海,只觉得小野这副睡着的样子又傻又安静。

 

“笨蛋。”

 

冬天的夜晚总是要来得快一些,当小野结束了所有的收录工作之后,市中心的街道两旁已经亮起了街灯。比起早上,现在的街道稍微有了点儿人气,下了班的人围着厚厚的围巾在等红绿灯,亮着暖橘色灯光的面包店门前排起了长队,挤满了人的家庭餐厅里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也许是运气好,回家的路上没碰上几个红灯,回到住宅区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蓝紫交融的夜幕上挂着几颗若隐若现的明星。神谷叫了一声坐在副驾驶上的人的名字,那个人一副被惊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地开始解安全带。

 

把车子锁上的那一刹那,神谷才想起家里的猫粮到了需要补给的时候了。离这里最近的超市步行只需要花五分钟的时间,神谷懒得再开车,打算让小野先回家,自己走过去买算了。

 

“我忘记给娘桑买吃的了,小野君先回去吧。”

 

神谷这么说着,小野也“嗯”地应了他。虽然一个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他还是有点儿失落,随后抬起头看到小野那张睡眠不足的脸之后,又深深地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情绪里。

 

本来就很累了吧,还要分出精力来应付神谷浩史这个麻烦的人,又不能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如果刚才没有去找他的话,他大概能利用休息时间短暂地补个眠,录音的时候也能稍微轻松一些吧。

 

他朝小野挥了挥手,心里的愧疚在翻江倒海,小野却径直捉住了他还在半空中挥动的右手,扣在掌心里。

 

“走吧。”

 

“欸?”

 

“又没多远。”

 

“……嗯。”

 

那你刚才应个鬼啊。神谷在心里吐槽着,却偷偷偏过头去看了一眼那人的侧脸,小拇指微微用力勾住了那人的食指,不出意料地看到对方露出一个怎么也绷不住的笑容来。

 

走到半路的时候,天空开始下雪,并不算很大,当他们找到卖猫粮的货架的时候,身上的雪粒已经融成了细碎的水珠。神谷习惯性地从货架上拿起平时常卖的一种,想到猫食盒里剩下的那半盒,手停在半空,就是没有放到购物车里去。

 

从一个星期之前开始,神谷就发现娘桑的食量已经不如以前好了,不仅如此,它的睡眠时间明显长了很多,有时候连他回家娘桑都没有出来迎接。虽然不想承认,可娘桑确确实实陪着他走到了今天,仔细算算也到了该吃老年猫粮的年纪了。

 

他在这边犹犹豫豫,眼神在上下两个货架之间不断穿梭,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买什么好。他很想快点做出决定,因为小野还在旁边等着,今天他已经耽误了小野太多的时间了,而小野却伸手拿起了另外一个牌子的猫粮,仔细研究着成分表。

 

“神谷桑,这个会不会好一些?我前段时间查了查资料,又去问了一些养猫的朋友——啊,当然包括羽多野君,虽然他家的猫还没到这个年纪,不过他也给了我很多建议。”

 

小野又拿起了另外一包猫粮,凑过来对比着神谷手里的和他手里的。神谷有些懵,本以为今天这个对猫一窍不通的柴犬狂热者会在等他买猫粮的中途睡着,却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早就察觉娘桑的异样并且记在心上,还因为这种事情去问了别人。

 

这样一个把他装在心里——连带着把他最重要的东西也一同放在心尖的人,又怎么会对他不耐烦?

 

他怔怔地看着那人的侧脸,从温顺的眉角到认真的眼睛,脸上每一个细微的神情都是因他而变,即使是在最忙碌的时候那人也没有抗拒他的接近,而是一如既往地向他敞开怀抱。

 

它用它的一辈子陪我走过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我从未设想过这之后我该如何面对,尽管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得猝不及防。我会回到没有领养它之前的时光吗?一个人自言自语,一个人在空旷的客厅打着永远也玩不完的游戏,一个人对台本,一个人开着电视,心却早已不在这里。

 

这些看起来一个人也能完成的平平淡淡的事情,在经历过有它相陪的日子之后竟显得如此孤独,不想面对。

 

“没关系的。”在他发呆的空档,小野已经将选好的猫粮利索地放进了购物车里,趁着四下没人伸出手抱了抱他,“我们一起好好照顾娘桑,好吗?”

 

小野的怀抱温暖极了,神谷不再想考虑更多的事情,索性闭上眼,在他胸前的衣料上蹭了蹭。

 

“好。”

 

从超市出来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雪还在下,比刚才大了不少,他们两个都没有想要撑伞的意思。神谷怕冷,他的右手被小野握着塞进小野的大衣口袋里,左手在手套里冻得快没有知觉。小野牵着他,右手提着他们从超市里扫荡的一堆猫咪用品和一小部分今明两天有可能用到的食材,时不时提醒他注意脚下。

 

被当成小孩子照顾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何况对方还是小自己三岁的后辈。神谷在小野第三次提醒他脚下有障碍物的时候,终于不满地嘟囔:“知道啦知道啦,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小野君是上了年纪了吧,什么时候变成婆婆妈妈的老头子了。”

 

他的声音被堵在口罩里,小野居然也听得清:“可是神谷桑孩子气的时候很可爱哦。”

 

“可爱个头啊,才没有那种时候呢。”

 

今天超市和路上的人都很少,小野在超市里的时候嫌难受摘了口罩,结完账也懒得再戴回来,神谷因此把他接下来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比如刚才神谷桑趁我睡着的时候在我的台本上画了一个心的时候?”

 

“才不是我画的哟。”

 

“那邮件里的‘我想你了’?”

 

“你看到了?”

 

“嗯哼。”

 

嗯你个鬼啊。神谷只觉得他浑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瞬间全都立了起来,几个小时之前在家里想好的那套说辞在喉咙里你推我攘,怎么也蹦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就在这时,他看到小野的唇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眼里的神情柔软而温驯。

 

“因为怕你跑掉,所以我刚才一直都没提,直到我现在牢牢地抓住你了。”小野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明明用的不是神谷最抵抗不了的美声,却成功地让他的心脏轰鸣起来,“我也想你,很想你,想见你,浩史。”

 

郁结了一整天的负面情绪在这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胸口满溢着莫名的柔软,连脉搏跳动的频率都好似和右手相牵的那个人融为一体。他突然很庆幸他戴了口罩,因为他无法抑制他此刻拼命上扬的嘴角,明明是雪花纷飞的隆冬,他却觉得此时此刻他温暖得快要爆炸,幸福得差点死掉。

 

他们离住宅区只差三米不到的距离了,一路走过来,他们的发顶和肩头都落满了白色的霜雪,特别是小野,连提着袋子的右手都不可避免地积了雪,神谷看到小野被冻得通红的鼻尖,心下一阵动容。

 

想这样牵着你的手在雪里走,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到达屋檐底下准备进门的时候,神谷摘下口罩拍了拍身上的雪,又示意小野把腰弯下来。小野眨了眨眼睛,不疑有他,听从他的指示弯下了腰,为了方便他清理还乖乖往前倾了身子。不料神谷只是对他笑了一下,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他还没反应过来,神谷的脸就已经凑了过来,紧接着有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轻轻触上了他被风吹得冰冷的嘴唇。

 

“谢谢你,小野君。”

 

<Fin.>


评论(5)

热度(84)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