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酒不醉人人自醉

*DGS488话衍生脑洞
*撒娇神谷有,ooC十分有
*晚上在家里陪某人喝喝啤酒什么的才不浪漫

挂钟的短针指向“11”的位置,秒针滴滴嗒嗒,然而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显然都没有注意到它。娘桑已经睡了,在窝里安安静静地蜷成一团,是神谷在它睡着之后把它抱进去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夜间新闻,不知是不是为了照顾那只睡着的猫,音量被调到了最小,没有人在意主持人的嘴一张一合地在说些什么,神谷拿起了茶几旁的空杯,用开盖器开了手边的一瓶啤酒。

“欧吉桑今天又不喝碳酸饮料?”

小野偏过头看他,在液面即将到达玻璃杯的一半时按住了他的手臂,收手的时候顺势抽走了他手里的那瓶啤酒。神谷有些不满,伸长了手想去抢,却被小野搂着腰按在原地,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瓶啤酒被小野放到离他很远的一个矮桌上,够也够不着。

小野回过身,看到他盯着啤酒瓶可爱的外包装眼巴巴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可爱,倾身在他的唇上偷了个香:“先喝这么多,等会儿喝完了再给你加,嗯?”

这个条件还算可以。神谷点了点头,举起酒杯和小野的碰了一下,喝了一小口,然后眯着眼“啊”地感叹:“果然和碳酸饮料味道不一样呐。”

把酒杯放下之后,神谷悄悄咪咪地往小野那边挪了挪,被小野拦在腰间的手直接揽了过来。他听见小野在笑,对方像哄猫咪一样摸了摸他的脊背:“今天不嫌热啦?”

小野这么说之后他才觉得他全身的毛孔都在出汗,特别是和小野交叠的肌肤和那一侧的腰际。即使他们两个才刚刚洗完澡,被对方的体温捂热的手臂也不可避免地又湿漉漉了起来,但他今天就是想粘着小野,就算现在是大夏天三十几度也不想从小野身边挪开。

目光在周围逡巡着,神谷找到了被压在两本台本底下的空调遥控器,他拿过来一口气将温度下调了四度,然后理直气壮地窝进小野怀里。他这一充满了孩子气的举动把小野逗笑了,小野干脆往后挪了挪,提起他抱到了自己的身前的空位上。

“诶?”

神谷显然对小野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回过头眨眨眼问他想干什么,便被小野搂着吻了吻脸颊。

“就这样好不好?我想抱抱你。”

他回头对上小野带笑的眼睛,低垂的眼睫掩不住满溢的深情,心里的那面小鼓咕咚咕咚地敲了起来,带着些小心思被满足的得意。逆反心理在这时候占了上风,他举起酒杯将剩下的小半杯一饮而尽,摆出一副花花公子的表情,一边调整声线一边眯着眼抬起了眼前人的下巴:“好啊,爷我今儿高兴,想玩什么爷都陪你!”

可惜话音刚落,他就憋不住地打了一个酒嗝,小野爱他爱得牙痒痒,冷笑一声便把他压倒在了沙发上。他俩都是明天一早的工作,小野没敢太使坏,只是一边挠他的痒痒肉一边压低了声音问他:“什么都陪我玩?嗯?”

神谷扭着身子试图躲避他的手,类似“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我错了”的求饶话语零零碎碎,夹在止不住的笑声和喘息声里。茶几上的玻璃杯险些被他乱蹬的腿踢到,小野眼疾手快地捉住了他的那只脚踝,对他的惩罚得以暂停。他已经笑得接不上气,视野被一层厚厚的生理泪水糊了一片,小野俯下身来亲了亲他湿润的眼睛,身体压在他剧烈起伏的胸膛上,紧接着给了他一个温柔绵长的吻,像在安抚一个脆弱的小动物。

他回应着这个吻,双手环上小野的脖颈,小野拦腰把他重新抱了起来。闹腾的过程消耗了一部分体力,神谷给自己倒满了酒,感叹自己真的是四十岁了精力不如以前了。他瘫在小野身上,身体一直在往下滑,小野把他往上提了提,他也就跟着挪挪身体,像被抽了骨的软体动物,要多慵懒有多慵懒。

电视里正在报道一个长篇新闻,他们没看前半段,于是听得云里雾里,索性再一碰杯然后玩起了手机。小野在看邮件里的日程安排表,神谷则是在他专注手机的时候对着他按了好几次快门,本意是偷拍,但角度怎么都选不好。

“小野君,看一下镜头。”

他举着手机,趁着对面的那个人刚抬起眼一副还没反应过来的无辜表情时先抓拍了一次,然后又收获了好几张那人不同表情的超近距离脸部写真。他满意地上下滑了滑相册,成千上百张全有那人的身影,有睡觉时的偷拍,有下厨时的样子,有工作时的姿态,有暂别时的背影。那人对镜头极其羞涩,拍了那么多年杂志照也还是做不到自然而然,但凡是他的镜头那人都不会拒绝,神谷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宠坏了。

今天对小野大辅的喜欢又一如既往地增加了一点点,心里早就达到最高值的好感度进度条满得开始冒泡泡,神谷眯着眼埋进他怀里,脑袋搁在他的肩窝上。小野今天也喝了酒,虽然离小野能承受的最大酒量还差得远,但和他相比喝得还不算少,神谷嗅着他颈侧的气味,沐浴乳混合着酒香,奇妙地融成美妙的清甜。他怎么也想不通喝起来又苦又涩的生啤进到小野的肚子里就变成了那么好闻的味道,于是皱着眉闻了闻自己的手臂,又喝了一大口,好像自己并没有散发出这样的酒味来。

电视里开始播放下一条新闻,小野的注意力完全被吸走了,也没注意到神谷偷偷摸摸又倒了一小杯,等到这条新闻结束之后他才发现身前的神谷垂着脑袋,没有说任何一句话,酒杯已经空了,透明的底部还泛着一点水光。他下意识地往旁边的矮桌看了一眼,被自己刻意放远的啤酒瓶已经挪到一个很近的位置,比起刚才,水位线已经下降了不少,小野根据经验估计至少也被倒了三杯多一点。

就在这时,神谷的身体突然一震——他又打了一个酒嗝。小野心想大事不好,想起身去厨房泡解酒茶,却被喝醉了的前辈转过身按在了沙发上。神谷面对着他坐在他腿上,把他当抱枕一样搂着靠了上去,小野这才发现他脸红得厉害,敛去了尖锐棱角之后的神谷,表情乖得不得了。

也许是今天的某一个开关被打开了,神谷并没有像以往喝醉了那样沉默着睡过去,而是勾着小野的脖颈,眼睛亮晶晶地和他对视。小野只好先把他哄好了,一只手扶着他的腰怕他倒下去,另一只手替他拨开前额的刘海:“怎么一下子喝那么多,觉得难受吗,想不想吐?”

神谷盯着他没说话,身体一抽又打了个嗝,半晌才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好喝。”

“啤酒很好喝?”

小野顺着他的话往下讲,又看到他皱起鼻子嫌弃地摇了摇头:“不好喝!很苦,不要喝!”

小野被他这一前一后不同的答案给弄懵了,但又想到这人喝醉了,估计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无可奈何地捏了捏他的鼻子:“不好喝你还陪我喝了那么久?还买那么贵的果啤。”

鼻子被他掐着,神谷发出了不满的哼哼声,然后探出身子将矮桌上那瓶还剩了一点的kona果啤拿了过来,像抱宝贝一样把瓶子抱在怀里:“这个最好喝,不过它才不是我特意买的,是别人送的……”

“好好好,这个最好喝了。”

小野哄他,想把瓶子从他手里拿过来,神谷却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它,还欠了欠身不让小野碰到:“不给你。如果给了你,我就没有别的可以陪小野君喝酒的东西了。”

果然是特意买的吧。小野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可爱到不行,又见神谷抱着瓶子,垂着脑袋,似乎有些失神,好像在自言自语:“小野君喜欢喝啤酒,所以他觉得能陪他喝酒的女孩子很好。”

“……笨蛋。”

小野径直把他拥入怀里,感受到怀里的人本能地往他这边蹭了蹭,心里满满的都是柔软的怜爱。神谷张开手臂抱住了他的腰,夹在他们之间的那小半瓶kona果酒沿着小野的大腿滚到一侧的沙发上,小野终于能把它放好,回过身的时候发现神谷的脑袋正埋在他的胸前,身体一颤一颤,似乎是在哭。

神谷的情绪太不稳定,小野想到今晚神谷异常粘人的举止,思来想去觉得大概是最近神谷的工作压力很大,自己也有点冷落了他,于是赶忙抱着他轻声安抚:“浩史?没事的,我在这里。”

工作上的压力宣泄得很快,神谷抱着他抽噎了一阵,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从小野怀里抬起头来,盯着对面那个人被誉为handsome的脸,小脾气借着酒劲一股脑地冲上来,举起手用力地在小野身后的沙发椅背上一拍:“我不高兴!”

小野从旁边抽了纸巾,捧着他的脸仔细地替他擦掉泪痕,末了往前凑上去亲了亲他几乎能挂油瓶的气鼓鼓的嘴:“那浩史要怎样才高兴?”

神谷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兴奋地举起了双手:“我想听小野君唱歌!”

好吧好吧,浩史说想听歌就唱给他听。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小野没忘记他家还睡着一只娘桑,也不敢大声唱,为了博怀里的人一笑还加上了动作,曲名是神谷一听就能笑得拍桌子的热烈Answer。这一招果然百试百灵,神谷几乎是从第一句就笑到了末尾,到最后小野不得不搂着他的腰防止他摔下去。

神谷笑累了,趴在他怀里不动了。小野把空调的温度往上调了几度,瞄了一眼挂钟才发现现在已经很晚了,再不让神谷解酒明天早上的录音妥妥地是要请假了。他拍了拍怀里人的屁股示意他下去,可神谷今天好像就是跟他卯上了劲儿,一边小声地哼哼一边抱着他的腰把他往沙发里面拱了拱,然后再也没有动静了。

小野对神谷三岁的举动哭笑不得,又狠不下心来硬把他弄下去,只能揉了揉他的脑袋,低下头附在他耳边放软了声音哄他:“我去给你泡茶,浩史先自己在这里坐一会儿好不好?”

“不好。”几乎是秒答,神谷抬起了头,“我还不够高兴。”

小野被他的这一句话气笑了,想着干脆抱着他去厨房把茶泡了算了,但看到神谷垮下来的嘴角后,还是耐着性子低下头吻吻他的额头:“那浩史还想听哪首歌?”

神谷没有再说话了。他的眼睛开始失焦,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皮子上下打架,最后随着他越垂越低的脑袋合在了一起。小野抱着他等他入睡,低下头看到的只有怀里的人抵在他胸前的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后方延伸的线条勾勒出薄弱的脊背,像一只毫无设防的家猫,在他怀里安然入梦。

茶几上属于神谷的那只酒杯和他的那只亲密地紧挨在一起,两本封面一模一样的台本交叠着被压在电视遥控器和空调遥控器的下方。夜间新闻早在十几分钟之前便已经结束,小野关掉了电视机的电源,只听见挂钟秒针的滴答声和空调送风的启动声,明明一片寂静,却让他感到莫名心安。

小野有些动容,轻轻吻了吻那人的发顶,刚想把他放下来去厨房,神谷却好像被他的动作惊扰了一般,一边咕哝着什么一边将脑袋蹭到他的颈间。

“大辅……”

神谷呼出的热气带着果酒的清香扑在耳边,小野以为神谷在梦里唤他,便主动低头将耳朵凑了过去,声音不由自主地也跟着放柔了好几个音阶:“嗯?”

“D•A•I•S•U•K•I……”仿佛是在回答小野问他的上一个问题,神谷在他的耳边断断续续地哼起了歌,本不成调,但对这首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小野在他刚开口时便听了出来,“だいすき。”

这回是真的睡着了,在最后一个假名的音节刚刚结束的时候,神谷就像发条走尽的机器人,就这样沉沉地睡了过去。小野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动,几乎是过去了整整三秒,他才回过神来,胸腔浮动着悸动的狂喜,干脆抱着神谷,将脑袋搭在对方的肩头。

明明今晚没有喝多少酒,小野却觉得,他也跟着喝醉了。

评论(4)

热度(103)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