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温柔的人

*羽多野涉视角

*大概是之前短篇剧情的补足【不】

*与《下一个晴天》和《冬雪》还有《十分钟就好》联动

*时间线:《十分钟就好》→《冬雪》→《下一个晴天》

*我才发现我居然那么多篇都写了羽多野><

 

 

这是羽多野涉第一次踏入Lantis公司的大门,正值夏末秋初,无论是大厅还是走廊都没有开空调,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盈满鼻腔。他打开手机的便签,根据上面的地址在电梯里选择了楼层,风擦着铁皮呼呼地响,不一会儿他便听到“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走廊的尽头有一个人在打电话,背对着这边,因此羽多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仅凭背影,羽多野就能认出那人是谁。那人穿着一件毛茸茸的套头卫衣,看起来比五月要瘦得多,裸露在袖口外面的那截手腕也比以前黑了那么一点,这让羽多野感到惊奇。他难得地起了坏心思,想屏住呼吸静悄悄地走到那人身后吓吓他,但又想到那人事后也许会笑着让自己学一百遍小鸟叫,于是便悻悻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会议室接近走廊尽头,羽多野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小野被刻意压低的声音愈发清晰。

 

“我昨天借来看了一下……对,我放回茶几上了。嗯?没有找到吗,那你翻翻我的那叠台本,可能夹在里面了……感冒好点了吗?……嗯,路上小心,车开慢点。”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对话,羽多野却听到了小野不同以往的声音,是录音时怎么也模仿不出的样子。就算他背对着羽多野,羽多野也能想象他脸上温柔的表情,明明一只脚还点在地上漫不经心地画着线,但句末牵起的尾音却满含认真的关怀,让羽多野不自觉地也跟着放轻了脚步。

 

因为是第一次来这里,羽多野比会议时间提早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抵达这里,因此会议室里的人并不算多。小野的背包放在桌子的那头的座位上,会议用的资料被一支笔压着摊开来摆在桌面上,他和会议室里的人打了招呼,然后在监督的指示下坐了下来。

 

明明是全然陌生的环境,对羽多野来说是紧张得不得了的氛围,但他却不合时宜地在座位上发起了呆。STAFF给他递来了今年おれパラ的相关资料,翻到自己演出那天的神户场出演顺序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小野的名字,小野是第一个出场。

 

他的名字紧跟在小野的下方,旁边写了个“2”的字样,表明他出场的顺序是第二位,这让他终于有了那么一些“我终于要和小野桑一起参加おれパラ了”的紧迫感。他和小野的唱片公司不同,“想要共演一场Live”这样的愿望渺小又艰难,当他的经纪人询问他Lantis发来的关于今年おれパラ的邀请要不要接受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他最近工作太多导致出了幻觉听错了。

 

肩膀在这个时候被人握住了,那人的借着高度的优势前移重心,压着他肩胛骨的力度不轻不重,刚刚好让他回过神来。羽多野才刚回过头便对上了小野闪亮亮的眼睛,对方眉眼弯弯,怎么看都是一副欣喜的表情:“羽多野君,你来啦。”

 

“好久不见,小野桑。”

 

羽多野这么回答他,然后看到他的笑容一瞬间被点亮,扶着自己肩膀的手放了开来,然后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站起了身,小野一边拍他的后背一边和他握手,脸上堆满的喜悦多得快要溢出来。

 

这是小野大辅,是他认识中的那个小野大辅。

 

小野大辅表达喜欢的方式很简单,像九年前那样摇下出租车车窗直接往自己怀里丢一张《ひねもす》的唱片也好,像现在这样拍着他的背自顾自地嘟囔“太好了,太好了”也好,无论经过了少年,遇到了多少人,他的喜欢一直都保有着最纯粹的样子,从未改变过——至少在这一刻,羽多野涉是这么想的。

 

直到羽多野坐在神户一家出了名的火锅店里,被混合着酱香的热气扑了个满面的时候,他才终于有了“明天就要在神户出演おれパラ了”的实感。桌子上摆满了待加入的佐菜和肉,火力的大小由离控制按钮最近的小野负责,羽多野则开始加食材,但因为平时几乎没怎么下过厨而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不过几秒便被小野接过了手里的盘子。

 

食材被按照一定的顺序有条不紊地加进了冒着热气的火锅里,小野只穿着一件黑色的打底衫,袖口上卷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操作着筷子的那只手和跳舞时活动手腕不同,是另一种灵巧。他被小野连续问了几个“羽多野君吃得惯这个吗?”“对这个会不会有排斥?”这样的问题,对方问完之后又开始往里面加佐菜,最后是调味料。

 

在加完某样东西之后,小野忽然皱了皱眉,有些懊恼地“啊”了一声:“抱歉啊羽多野君,我习惯性把这个加多了,可能有点甜……”

 

“没关系的,我挺喜欢吃甜的。”羽多野宽慰他,努力把话题转移到轻松的方向去,“原来小野桑的口味也是甜吗?我一直以为喜欢喝啤酒的人应该会更偏好下酒菜那样的味道。”

 

小野加调料的手顿了顿,含含糊糊地应了他一声,过了好久才补充到:“我能吃甜,但是我其实并不是甜党的,大概是我平时吃甜的吃多了习惯了吧。”

 

这句话有点逻辑不通,但羽多野没细想,也不打算纠正,于是便点了点头乖乖地等汤底被煮开。这个包间只有他和小野两个人,明明一个小时之前才刚刚结束第一场公演,小野却以“羽多野君好不容易来神户出演了一定要好好招待你”为理由硬是放弃了休息时间,带着他来尝试传说中的神户牛肉。

 

好在这家火锅店营业的时间比较晚,不然这个点他们就真的只能随便找一家便利店买两盒牛肉饭带回酒店了。从到达神户之后,羽多野就待在酒店没怎么动,现下肚子已经饿得厉害,更别提在舞台上蹦蹦跳跳卖力演出了那么久的小野了。

 

他有些动容,没忘记他第一次和小野认识的时候对方那句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粗鲁的“你乱了我的地盘,我要打倒你!”,但此时此刻他却觉得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前辈能像小野这样温柔。

 

对,温柔。

 

发呆的空档,火锅汤底已经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小野捞了几块肉上来放进自己的酱料碟里,见羽多野还愣在那里没有动,便出声催促他:“羽多野君?牛肉已经可以吃啦,再过一会儿口感就不好了。别这样看着我,我可不会帮你夹。”

 

一到这种时候又变得不温柔了起来,羽多野收回了刚才的想法,突然有种想要把全锅的牛肉都捞上来占为己有的冲动:“谢谢,我也并不想让小野桑帮我夹。”

 

于是羽多野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打开了小野的隐S开关,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对梶裕贵所说的“小野桑对后辈下手根本不知轻重”感到认同,好在对方在过了瘾之后终于把话题带回到正常的方向。聊得最多的就是这次的おれパラ,羽多野把他接受邀请的那个晚上激动得睡不着的情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出来,小野一边拍桌子哈哈哈大笑一边说羽多野君真是八嘎,但说到底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羽多野可没忘记十月份开会之前他被小野拍后背拍得几乎要喘不过气。

 

他们两个都是直率的笨蛋,最后羽多野得出了这个结论。

 

装食材的盘子在旁边摞成了一叠,被调到最小火的锅子里只剩下一半不到的汤底,因为明天还有第二次公演所以今天用饮料代替了酒,所以无论是羽多野还是小野现在还是很清醒。连续不停地说了快一个小时,小野和羽多野都进入了空白无话的时期,但他们手上的动作不停,还在努力地打捞锅底的遗留物,所以气氛并不尴尬。

 

时间突入到十点钟,已经进入了大部分人的休息时间。小野还在仰头喝汤,突然放在手边的手机便亮了起来,有一个来电接入,羽多野条件反射被忽然亮起来的手机屏吸引,不经意便看到了来电人名字中的第一个“神”字。

 

他并没有能看到那人的全名,因为小野眼疾手快地把手机拿起来接通。羽多野下意识地想到了神谷浩史,一瞬间觉得有趣了起来,于是便挑着笑暗中观察小野的表情。

 

小野似乎并不想在这里和来电人进行通话,他接起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我现在还在外面,等我回了酒店再给你回电好不好?”,然而对方似乎又继续说了些什么,羽多野只看到他的眉头在这一瞬间拧了起来,声音也跟着焦急了起来。

 

“等、先别挂电话……你的声音怎么了?”小野一边说一边起身,向羽多野示意了一下便走出了包间,在门被关上的前一秒,羽多野还听到了他说的下一句话,“是不是感冒又严重了?”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羽多野想到了十月份的那天在Lantis公司走廊看到的那个背影。虽然此刻小野的语气比当时急促了几分,但抑扬顿挫之间不自觉流露的温柔却从未改变,让羽多野一瞬间便肯定今天和小野通话的人跟两个月之前的那位是同一个人。

 

他忽然想起不久前在文化放送地下车库看到的这两人,小野明明还生着气却脱下外套替神谷穿上,现在想想果然是因为神谷的感冒一直都没好吧。他还记得小野低头帮对方整理着装的动作,明明那只手在拍自己的后背时用力得过了头,但在扯出神谷被压在外套底下的衬衫领口时却是那么的小心翼翼,连抚平褶皱的指尖都轻柔得不可思议。

 

火锅里的汤又开始沸腾,在静谧的空间里发出气泡破碎的闷响。羽多野绕到桌子的对面去关了火,这才发现本来居于桌子中央的调味盒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挪到了这边,漏勺和汤勺的勺柄也全都朝着这个方向,羽多野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今天一直在掌勺的人确实是小野。

 

羽多野就这么怔愣在这里,身旁是小野的黑色单肩挎包和绿色羽绒外套,被随意地堆起来放在沙发靠墙的那一侧,和以前的每一次都一模一样。小野是一个极其恋旧的人,这两样东西已经跟了他许多年,至少羽多野私下就已经见过很多次,每次见到的小野都和印象中的小野分毫不差,似乎他并没有改变,但羽多野又觉得他确实是变了。

 

小野开始变得沉稳,敛去了孩子气之后是不动声色的温柔。名为时间的沉淀剂不但没有将他的憾处外露,而是洗尽铅华,从容于世。

 

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羽多野看见小野正在把钱包往裤口袋里塞,想必刚才挂了电话之后又顺便去结了个账。他径直把羽多野的包拎过来,又弯下身越过羽多野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和背包:“很晚了,明天早上还有公演,我们回酒店吧。”

 

“嗯。”

 

羽多野乖乖地应着,刚想起身,肩上却被拍了一下,力度不大,更像鼓励:“明天就是你参演的第一场orepara了,我一直都很想亲眼看看羽多野君的表演呢。今晚好好休息吧。”

 

 肩上的重量蓦然减轻,小野脸上的笑意未褪,是比这火锅还要温暖的温度,眼角眉梢却怎么也掩不住一整天的演出带来的倦意。为了这顿晚饭,小野几乎是在公演结束之后匆匆冲了个澡,便赶来和羽多野会和,连发型都是早上发型师做好的那个模样。定型水已经有些失效,别向两边的刘海不听话地往下滑,小野时不时把它往上拨,露出那双疲惫却明亮的眼睛。

 

羽多野的眼眶忽然有点热,鼻腔莫名地泛起了酸。小野已经穿好了外套戴了口罩,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神情温和。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等人的姿势一点也没变,还是这样的时间,这样的灯光,这样的眼神,好似这一次火锅只是工作结束后一时兴起的小聚,踏出店门之后他往左羽多野往右,然后下一次再在录音室相遇。

 

“是!

 

羽多野一边回答他,一边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已经是大约一年多之前的回忆了。现在已经进入2016年春天的雨季,文化放送大楼还贴着2015orepara的宣传海报没来得及换,羽多野结束晚上最后一个广播收录工作的时候,外面已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他今天没有开车来,也没有带伞,打算在这里稍作停留等雨小一点再出去打车。百无聊赖,他开始沿着走廊把海报一个个看过去,在看到orepara的宣传海报时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从最上方的信息一栏一栏地仔细看下来。

 

海报上的演出者造型皆来自2014orepara的视频截图,小野在神户的那套服装羽多野再熟悉不过,他还记得在小野第一次穿上它在后台走动的时候他和所有人一样发出了“好帅!不愧是小野桑”的惊呼。而这个原本摆着冷酷表情站在休息室门口打算耍帅的家伙在听到夸奖的一瞬间迅速破了功,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还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小声地反驳了一句“哪里帅啦,才没有呢”。

 

回忆着曾经出演orepara时经历的往事,羽多野不自觉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肩膀便被人从后面猛地搭住,他吓了一跳,回头对上小野似笑非笑的脸。

 

“这么晚了不回家,在这里看海报?”

 

看到他露出了被惊吓的表情,小野满意地收回手,羽多野才发现他似乎走得很急,连背包的拉链都没有拉好,露出了里面装着的物什的一角,看包装似乎是市中心很出名的一家甜点店的。

“外面下大雨了,我没有带伞,想等雨小了再走的。”

 

羽多野回答他,小野却径直把伞往他手里一塞,回过神来的时候对方已经走了好远,脚步很急,还不忘朝他挥手道别:“羽多野君就暂时先用这个吧,不用担心我。再见啦!”

 

这么说着,小野却没有等电梯,而是往旁边的安全通道走去。羽多野被他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但对方又告诉他不用担心,于是他欣然接受了这份好意,趁现在还不算太晚抓紧时间出去打车。

 

电梯在这个时候刚好停留在上面那一层,羽多野眼疾手快地按了开关,等到了这趟巧得不能再巧的电梯。他在这个时候才有时间去看小野递给他的这把伞,复古的伞柄黑色的伞叶,让羽多野差点误以为这把就是小野给他看过的晴空伞。

 

但当他把伞撑起来之后才发现这把就是普通的黑伞,伞架很宽,举在手里能感受到一定的重量,和小野本人一样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闪电开始光顾漆黑一片的天空,雨滴撞击地面发出的声响大得仿佛战前的擂鼓,让羽多野哆嗦着加快脚步走进了雨中。

 

在到达车站之前,羽多野猛地想起来他还没来得及买明天早餐,明天早上起来出去买又来不及,于是只好往回走了一点进入附近的一家便利店。现在已经很晚了,他常买那种面包已经被卖完了,他在没尝试过的那几种面包之间抉择了好久,耽误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又往车站进发。

 

再晚一点就真的打不到车了,羽多野开启了飞速竞走的模式,也不在乎前几天刚买的这双鞋子会有湿透的危险,全力向出租车停靠点走去。前面也有撑着伞在往停靠点走的两个人,羽多野的速度比他们要快许多,因此逐渐追上了他们的脚步,可就在他想要加速超过他们抢占停靠点的时候,他却蓦然止住了脚步。

 

那是两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明明平时在录音的时候能听到成千上百次,但此刻又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全然不同的模式:

 

“小野君你走得太慢啦,再晚一点就打不到车了。”

 

“我撑着伞嘛,如果我走得快了神谷桑会被淋到的哦?”

 

“还不是你的伞不够大。”

 

“这把伞明明是神谷桑的吧?”

 

“那也是你送的。”

 

“明明是神谷桑离我太远啦。来,这样搂着我的胳膊……”

 

“才不要!……会……被看到……”

 

“下那么大雨,有谁会看这边嘛……呼哦,浩史抓紧喽,DGS号飞船要开动啦!哒哒哒哒哒——”

 

“喂别突然走那么快啊鞋子要湿了八嘎!”

 

眼前黏在一起的两个人影忽然一溜烟前进了老远,因为急速的奔跑,原本平平稳稳地撑在两人正上方的雨伞开始左摇右晃。借着转瞬即逝的闪电带来的微光,羽多野看到那把伞倾斜之后露出的内里,和很多年前小野给他看的那把晴空伞一模一样。

 

原来一年前在黑篮录制的时候,神谷桑手里拿着的,是小野桑送的另一把晴空伞啊……

 

大脑中零碎的线索在这一刻被全数串起——小野包里的甜点店的包装盒和吃火锅时习惯性口味偏甜,刚才明明把唯一的伞给了自己却让自己不要担心,还有几个月前那个莫名其妙地问哪个牌子的猫粮更适合老年猫食用的邮件……

 

暴雨还在持续,没有丝毫停歇的意味。羽多野就这样站在雨中,前方两人的打闹声渐行渐远,直至它们被雨滴坠落在伞面的脆响渐渐掩盖,然后再也听不见。

 

“小野桑真是厉害啊,就算是这种天气,撑着这把伞也能开心地笑出来吧?”

 

“嗯,是的。希望撑着这把伞的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能有一个好心情。”

 

脑中回响起许多年前在等雨时他和小野发生过的这段对话,羽多野忽然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从裤口袋里摸出几枚硬币,确定了面额之后转身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忘记刚才闪电过后映入眼帘的景象,明明在神谷挽住小野的胳膊之后,以这把伞的宽度遮挡两人绰绰有余,但即使是在飞速奔跑的过程中,那把伞也一直朝另一边倾斜,像极了撑伞人那不知收敛的偏爱。羽多野因此看到了小野濡湿的左肩,由于被强行带着快速行走,神谷像一只惊惶的小动物一样一边搂紧了对方的胳膊一边大喊着停下来,偏过头去看身边的人时的侧脸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没有人天生就能学会温柔,而是在邂逅了许许多多的人之后,才懂得了什么是爱,为了守护这份爱,才学会了温柔。

 

而直到某个人教会他什么是爱情,他才开始学会收敛他过于直率的表达方式。他开始在高兴的时候忍住过度上扬的唇角,在受伤的时候抿抿唇一笑而过,在察觉到自己的喜欢是对方的负担时垂下眼帘隐去眼底的情绪。

 

鞋面已经完全被雨水浸湿,羽多野能感觉自己的脚背冰得厉害,有不断随风飘扬的雨水从伞沿斜飞而入,凉凉地打在裤腿上。他却觉得天空在这一瞬间放晴了,再也没有什么暴风雨能阻止那两个人前进的步伐了。

 

这场雨大概是羽多野遇见过的,最温柔的一场雨了。

 

和那个人一样温柔。

 

在抛起硬币又反手抓住之后,羽多野涉这么想。

 

 

<Fin.>


评论(18)

热度(117)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