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美食什么的,才不是无所谓的呢

*只是一个妄想

*反正都是黏糊糊的东西

*大概是事后

*大概会有胡思乱想的神谷出没

 

 

在刚刚度过了炎夏的神谷浩史看来,秋转冬的天空大多都是相同的。就算是晴天,也再也回不到那些随便套个T恤和短裤就能出门的日子,打开家门迎面而来的冷风会告诉你今天看起来漂亮澄澈的天空全都是假象。

 

他现在就十分认同这个说法。管它现在才傍晚四点半,透过窗帘和窗框的缝隙能看到明澈的阳光流泻进来,外面的天空看起来很蓝天气很好的样子——他把被子努力地往身下卷了卷,保证除了脑袋以外不再有任何地方裸露在空气里,然后往旁边不着痕迹地挪了挪。

 

小野刚洗完澡,胸前和脑袋上都带着还未挥发的水汽,像个巨型火炉一样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让神谷有些情不自禁地往他怀里凑过去。神谷也是在十分钟前才从浴室里出来,当时没觉得冷只套了条内裤和短袖上衣就钻进了被子里,现在沐浴的热度一过,恨不得再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棉被盖在身上。

 

他扁着嘴一边嘟囔夏天过去了冬天要来了,一边悄悄蜷起了腿,有些冰冷的脚丫马上被对方的小腿肚夹住,紧接着腰际被人揽着拥入了怀里。那人的脸就这样凑上来,脸上温柔的笑意一点也没因为接触到自己略低的体温而改变,柔软的唇轻轻覆上来,仅仅只是一个吻便轻而易举地打消了他所有的不满。

 

“我们今晚盖两床被子吧。”

 

神谷的声音闷在他的前胸,这样面对面被抱住的姿势其实并不适合入睡,但胜在温暖,即使手臂被压得很难受他也不想再动了。然后他听见耳边传来了低沉的笑声,对方似乎是觉得他的这个发言很可爱,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脑袋被男人用力揉了揉。

 

“欧吉桑,现在才十月份呢。”

 

刚才还冷得像冰块一样的脚掌开始回温,神谷回想刚才小野没进被窝前自己被冻得半死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战,脑袋撒娇似的往对方胸前蹭:“反正在明年四月之前不管是几月都一样,都不能穿短裤……啊,不如把被炉也拿出来吧?呐呐,我们可以在被炉里面看台本,看累了就睡——”

 

“驳回。”头顶被小野曲起手指轻叩了一下,一向好说话的男人在这方面意外地很强硬,“先不说现在的天气适不适合用被炉,光是在被炉里睡觉这一点,是绝对不允许的,神谷桑会感冒的。”

 

绝对不能在被炉里睡觉,这个从小被妈妈说到大的念叨,此时此刻居然出现在小野嘴里,看来他的后辈已经向妈妈辈迈进了。提出要拿被炉出来也只是神谷随口胡诌的一个玩笑,他被后辈赏了一个爆栗之后也没有继续再坚持什么,而是低声哼哼几句表达不满后便再也没了声音。

 

半个小时前才经历过情事的身体酸到发痛,小野的动作并不粗暴,但四十岁的身体毕竟比不上年轻人,神谷此刻累得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小野动也不动地抱着他,他只觉得他仿佛置身在暖融融的海洋里,眼睛缓缓地闭上,还有几秒就快要睡着。

 

耳朵忽然被以一个相同的频率断断续续地轻吻,小野似乎不想彻底惊扰他,又想他保持几丝清醒,有未说完的话想对他说:“晚上想吃什么?……浩史,先别睡。”

 

想吃什么?比起睡觉来,这个问题根本一点也不重要吧?反正等睡醒了,想吃什么就出去吃,外面没有了就自己做,嫌做起来麻烦大不了就吃冰箱里备用的面包呗……神谷很想这么回答他,但这个执拗的男人绝对不会受理他这样的说法,脑海里把最近想吃的东西都搜索了个遍,有好多好多,都是从好几个月前攒下来的他想和小野一起去吃的东西。

 

他支支吾吾了好半天,那些脑海里的食物被他挑来捡去,好几分钟都没有一个答案。落在耳边的吻轻柔深情,瞌睡虫上脑,小野身上的沐浴露香气实在太好闻,神谷只觉得刚才好不容易睁开的眼睛又渐渐阖上,仅凭着最后一丝残存的意识勉强做了一个选择。

 

“拉面……”神谷闭了眼睛,眷恋地往他的前胸蹭了蹭,“上次说好一起去的那家店……一个月了,想和小野君……”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他整整睡了四个小时,睁开眼的时候神谷浩史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有起床气的。刚才还在窗外徘徊不去的夕阳已经完全没了影子,窗外的天空已然被染成浓重的蓝紫色,没有星星,也看不见月亮,客厅的家具全都隐于黑暗中。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他伸手摸了摸枕头,枕巾的温度已然和空气达到平衡,小野离开这里已经很久了。

 

客厅没有开灯,那小野应该是在天完全黑之前就出了家门,现在都那么晚了,他还没有回来,难道是回他以前住的单人公寓了吗?这几个星期小野都很忙,去外地也很频繁,因为工作需要住在单人公寓的情况也有很多,该不会……

 

虽然坚信小野不会在没告诉自己的情况下就轻易离开,但神谷还是泄了气,重新缩回了被子里。毋庸置疑,小野是一个体贴的恋人,在离开之前也没忘帮他把被角掖好,他醒来之后也没觉得冷。身体休息了四个小时之后稍有好转,但堆积了乳酸的肌肉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他饿得厉害,肠胃空得翻江倒海,即使如此他连起床去冰箱拿面包的心情也没有。

 

他是真的很想吃拉面了,啊,除了拉面,还有北海道的海鲜,从很早很早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告诉小野他想吃了,那人也一直好好好地应着,但到头来真的有机会去北海道的只有那家伙一个人。

 

说起来这还是那家伙第一次在做完之后一言不发地就出门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拔●无情攻吧?难道以为四十岁的欧吉桑对这种东西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吗,还是说反正都追到手了对自己态度差一点也没关系……那家伙也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欧吉桑而已,难道普通的欧吉桑就不会伤心了吗?

 

一觉醒来,身边的人突然不见了,家里也空荡荡的没有声音,这种体验,真的一次也不想有啊……

 

神谷把脑袋也缩回了被褥里,没有继续睡的欲望,也没有拿起IPAD玩一玩的想法。他也不敢去拿床头的手机,生怕点进短信中心会发现小野发来的“刚才看神谷桑睡得太沉了所以没叫醒你,我先回去啦,明天录音室见”之类的邮件,只是在心里把“小野君真是笨蛋笨蛋大笨蛋”这句话默念了十遍,然后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被那个笨蛋吃得死死的了。

 

是的,即使是在小野这样一声不响就离开的情况下,神谷发现自己还是那么想他。想见他,想听他的声音,想被他抱在怀里,想和他分享同一个被窝的温度。他在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挪到床沿拿了手机,打开屏幕电源的时候意外地没有新的未读邮件的提示。

 

好嘛,连发个短信说明一下的精力都没有了。

 

神谷在心里默默吐槽,却还是拨通了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在等待响铃的过程中,他又像个鸵鸟一样重新钻进了被子里,整个人因为不安而像虾米一样蜷缩了起来,脑子里紧张地演练接通电话之后该说的第一句话。是直接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响就走呢,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他安全到公寓了没有呢?

 

无论是哪个选项,神谷都能预演出小野可能会回答他的话——他忽然觉得不管哪个选项都不妥,因为无论哪种开场白最后都会泄露他此刻的坏心情。他把现在的坏心情归结于起床气,但他并不想把气撒在小野的身上,因为他觉得他现在应该做的是体谅小野的工作,而不是无理取闹。

 

被窝里的世界安静极了,只有听筒里传来的“滴——”的铃声,混合着他急促的心跳声。他也不知道心跳加速的原因究竟是紧张还是缺氧,于是悄悄把被子掀起一个小洞好让他能呼吸新鲜空气。到底该以那句话开头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他多久,因为对方压根没有接他的电话,他只听见在最后一次长长的滴声过后,耳边是系统告知他对方正忙无人接通的冰冷女音。

 

这样的情况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饶是已经四十一岁的神谷浩史也狠狠地怔愣在了原地。手机屏在系统切断通话之后就自动熄灭了,他的小小世界又重新归于黑暗。卧室门没有关,已经过了平时喂猫粮的时间,娘桑饿得从客厅窜进来找他,若不是他的身上忽然压了一只又重又大的毛球,他真的以为这个家里的一切包括他都已经和时间一起静止了。

 

不管怎么样也绝对不能饿坏自家的爱猫,就在神谷浩史决定穿衣服起床解决他和猫的晚饭的时候,钥匙钻入锁孔转动的声响让他汗毛竖起,他径直躺回了被窝里。客厅灯亮起,小野在换了鞋之后没有直接到房间来,而是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餐桌上,又打开了放猫粮的柜子,在客厅走了几圈,大概是在找这只猫。

 

原来他刚才没接电话是因为他走在路上呀……

 

然后脚步声往这边来,神谷倏地闭上了眼,手指在被褥下紧张地握成一个拳。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装睡,可能是对男人低声下气地对压在他身上的那只猫说“你先下来,我喂你小鱼干吃好不好呀”感到有趣,也可能是他想听对方在终于连哄带抱把娘桑弄到客厅去之后叫他起床的温柔语气。

 

“浩史,先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小野细声细语地唤他,他装作一副刚刚被叫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这才发现男人手上拎着一件他冬天穿的居家裤和长袖外套,“感觉怎么样,难不难受?”

 

神谷坐在床上把衣服裤子穿好,本来想自己下床走去餐厅,但对上一旁的小野关怀的眼神时,还是忍不住使起了坏:“疼。”

 

其实只是腰有点酸而已,但他就是想趁机对男人撒个娇。对方在看到他耷拉着嘴角张开双手时,毫不怀疑地弯下身把他抱了起来,手还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些碰到了会让他感到不适的地方,这样贴心的举动让他忍不住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果然还是小野君最好了。

 

直到他被放到餐桌前,他才知道小野刚才出门买的究竟是什么。塑料袋里的包装盒实在太眼熟,当他打开盖子,闻到扑面而来浓郁的高汤味之后,他才确认这就是他在睡着之前对小野说的想吃的那家店的拉面。

 

从这里坐地铁过去要半个小时,这家店生意很好排队要排很久,小野君去的时候又正好是饭点,这么算的话……

 

“前段时间答应你一起去吃了,但日程总是对不上,打包回来味道也不够好,下次有时间我再和你去一次吧?”

 

神谷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拆开筷子之后匆忙行了用餐礼便开始大块朵颐起来,小野说的话他也顾不上听,就只是叼着面含含糊糊地“嗯嗯”应了几声敷衍了事,在准备吃第二口的时候不慎被从筷子滑下去的拉面溅了满脸汤水,其中有一滴还进入了眼睛里,他捂着眼睛小小地惊叫起来。

 

小野有点忍俊不禁,扯了一张纸凑过来帮他擦脸:“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还不是小野君的错!”神谷还在揉眼睛,揉得两眼通红眼泪汪汪,刚想伸手擦掉涌出来的生理泪水,小野便拉着他的手腕不让他动了,“叫外卖不就好了,还亲自去那么远的地方买,去了那么久……当然会饿啦。”

 

“因为还顺道去买了甜甜圈啊,你很早以前就说想吃了吧?”小野换了一张新的抽纸,动作轻柔地拭去他眼角的泪渍,“怎么了?我去买拉面,浩史不高兴?”

 

“也不是不高兴啦……就是太远了,我……”

 

“你醒的时候没看到我,所以很不安,对吗?”

 

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说辞被对方一句话戳穿,神谷挺直了脊背,心里却虚得很。他并不觉得他的装睡技能出现了破绽,那么唯一的源头就只有他拨出去的那通电话,语气也跟着尖锐了起来:“你故意不接我的电话?”

 

“我当时两只手都提着东西,没有空闲去接,但是手机放在我的裤口袋,静音振动的,笨蛋。”他的生理泪水被小野悉数擦掉,因此视野里小野嘴角挑起的那抹笑容开始变得清晰,宠溺的成分占大多,却带着揶揄的味道,“回来之后看到你还睡着,我以为是别人打给我的,但抱你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你的手机跑到被窝里去了。”

 

“我以为你回你的公寓去了嘛……这几天你不是一直都住在那边吗?”想起刚才醒来之后找不到眼前的人的场景,神谷有些后怕,干脆伸出手搂上男人的脖颈,把脑袋埋进对方的颈窝里小声嘟囔,“谁知道你出去干什么了,反正我想吃的东西那么多,你又不可能一次性全买完……甜甜圈什么的,都无所谓的吧。如果醒来看不到你的话……”

 

“嗯,我出去之前没和浩史说,是我错啦。”

 

脑袋被安抚性地揉弄着,神谷眯着眼睛享受这短暂的温存,刚才那点不快被对方的一句话轻易地抛在脑后。空空如也的胃被刚才吃进去的那一口拉面堪堪填补着,翻滚得难受,但他也没有丝毫想要继续进食的意思,只觉得这样抱着小野亲亲密密的日子久违得有些遥远,遥远到他开始怀念起来。

 

小野显然怀着和他同样的想法,干脆把他揽过来搂着。明明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却生怕他说的话会被客厅里的那只猫听到了一般,乐此不疲地贴着他的耳际悄声细语。

 

“那欧吉桑还想吃什么?牛舌?”

 

“想吃!”

 

神谷也小声地用气音回答他,配合他的那点小心思压低了声音,句尾挑起的兴奋语气却毫不敷衍,满满的都是他毫不掩饰的欢欣。

 

“炸虾?”

 

“嗯上个星期才吃过——也想吃!”

 

“汉堡肉?”

 

“这个好久没吃了,想吃!”

 

“那……北海道的海鲜?”

 

这次不是即答了,神谷“唔”了半天忽然没了声音,搂着小野的脖子晃呀晃,对方也配合他跟着一起晃,过了良久,他才小小地“哼”了一声。

 

“反正我又不能去。”

 

小野被他这瓮声瓮气的抱怨给逗笑了,一边抱着他随他晃,一边哄他:“我买很多很多带回来给你好不好?”

 

随即小野又听到神谷“哼”了一声:“生诞祭吃过了,不想吃。”

 

“嗯,说不定顺便还能买很多kitaca回来哦?”

 

摇晃突然之间就停止了,神谷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小野在心里默默地数秒数,数到5的时候果然听到了自家前辈极小声的回答。

 

“螃蟹和海胆。”

 

末了还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脖颈,十分可爱,像一只害羞的猫。

 

他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闹别扭的前辈的耳朵,意料之中地看到软软的毛发之中露出来的那点耳尖在顷刻间红成一片。

 

“拉面要凉了,我们先吃拉面吧?”

 

“嗯。但是现在突然有点想吃甜甜圈了,小野君,我要抹茶味的——”

 

“甜甜圈什么的无所谓?”

 

“你好烦,快点给我拿过来!”

 

 

<Fin.>


评论(12)

热度(85)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