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始于烟火

*新年礼物,大家元旦快乐~

*两人未交往设定

 

 

01

他们之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爆发一场近乎决裂的争吵,始于那场烟火。

 

那天是年末的最后一天,不足十二小时便要迎来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七个跨年夜,紧接着就是中规中矩的正月假。今天很冷,神谷浩史难得地没有开车,从地铁站走过来一路上吃了不少冷风。他从走廊钻进录音室的时候,裸露在口罩外的一小块皮肤已经被冻得通红,插在口袋里的手幸免于难,他把手抽出来的时候,掌心瞬间被塞了一个装满开水却不保温的热水瓶。

 

“神谷桑早上好,外面很冷吧?”

 

塞给他热水瓶的人这么说,脸上挂着和气温全然不符的暖洋洋的笑容,他装作一副嫌弃的表情睨了一眼手里的热水瓶,没发现自己情不自禁也跟着微笑了起来:“是啊,很冷。那么冷你还不打算换一个保温瓶吗,小野君?”

 

“换了就不能用来暖手了,半瓶冷水加一点开水就是刚刚好能喝的温度啦,太烫的也不能马上喝。”

 

他的后辈摆摆手,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紧接着他听到录音室的大门开合的吱呀声,小野转过头去和来人打招呼了。软骨的皮肤上点缀着一颗痣的耳朵正对着他,前几天刚被修剪过的鬓角清爽,摸上去大概软软的吧,神谷想。

 

在录音室里的大家炸开了锅,一边抱怨今天真冷一边讨论正月假的安排计划时,神谷抱着已经冷却变温的热水瓶,哼着歌拿起台本独自找了个角落坐下。

 

“神谷桑,今天心情不错?”

 

正在做准备工作的STAFF偶然从他眼前经过,半调侃地将这句话用作打招呼。神谷捏了捏瓶盖,又看了看台本扉页写的共演者的名字,下意识地将水瓶抱得更紧了一些:“哪有,明明和平时一样。”

 

动漫的收录工作结束的时候,他在录音室的门口和小野道别。比起几个小时之前,现在的天气要好上许多,隐藏在厚厚层云之下的太阳终于破茧而出,不吝惜地在走廊铺满浅金色的轻纱。冬天的阳光比起夏天的要温柔许多,他踩着它来到了下一个录音室,心情柔软得不可思议。

 

明明分开还不到五分钟,他的手指却已经习惯性地点开了邮件编辑界面,给对方发了一个╰( ̄▽ ̄)╭的颜表情。像这样意味不明的邮件其实有过很多封,虽然回复时间间隔不一,但小野每次都不会落下,这让他越发对这样的“骚扰”上瘾了起来。

 

手指心不在焉地在收件箱界面上下滑动,再抬头的时候,神谷看到本应该呆在楼上的录音室的杉田从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

 

“大哥,下午好。已经吃过午饭了吧?”

 

“啊,这都多少点啦,当然吃过了。”像是要隐藏自己的小心思,神谷神色自若地向杉田打招呼,手却偷偷地按下了手机屏幕的电源键,“真是好久不见了,最近你好像很忙的样子呐。”

 

“是呢,我们几个好久没有一起出去吃饭了。”杉田回答着,从口袋里掏出好几张烤肉券在神谷身前的桌面上摊开,“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今天晚上大哥应该没什么工作了吧,要不要一起聚一聚?悠一已经答应了,就差你啦。”

 

今天晚上吗……

 

神谷低下头仔细审视着桌面上的烤肉券,这家店他们经常去,票面价额也是神谷熟悉的那个数字。券面上印着新年推出的活动内容,如果没记错的话大概是前天才刚刚公布的惊喜活动,那么智和君大概是刚拿到票就来邀请他了吧。

 

这么仔细想想,自从年中到现在,他们好像真的没有再一起正儿八经地花整个晚上好好聊聊,慢吞吞地吃一顿晚饭了。声优的工作性质让他们自己也无从调配自由的时间,日程能合在一起的巧合少之又少,真正有机会的话,大概也就只有年末的正月假了吧。

 

杉田君,应该是真的很希望他能去吧。

 

看着他摇摆不定的神色,杉田把烤肉券又往前推了推:“我拿到票的时候,还听说这家店旁边的那家甜甜圈店今晚会限时推出新年的惊喜口味,过了今晚就不卖了。大哥平时也很喜欢去那里买甜甜圈吧,不如?”

 

“……抱歉啊,杉田君。我今晚已经有约了。”

 

虽然先和他们一起吃个饭再赶去那里也不是不行,但果然还是想和那个人一起,在收录结束后去拉面店吃拉面,然后再慢吞吞地散个步,等时间消磨得差不多之后直接向电影院进发。

 

而且电影院离烤肉店不算近,时间上……大概来不及吧。

 

反复摩挲着手机的电源键,神谷颦着眉,有些抱歉地笑笑:“我和那个人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已经约好了,所以不能反悔。不然过几天怎么样?今晚你和中村君先去,正月假的时候再一起出来一次,我随时都可以哦。”

 

“没关系,是我唐突了。”杉田叹了一口气,遗憾地将烤肉券收回口袋,“这么突然地邀请人家确实不合礼仪,时间肯定早就安排好了吧。刚才我想邀请小野桑的时候,才知道他今晚也已经有约了。”

 

“啊,是吗,他也是一个大忙人呢。”

 

神谷低下头,尽量维持那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心里却偷偷摸摸地笑开了花。他也不知道那几丝甜蜜由何而来,但只要一想到那个人今晚的空余时间全都是他的,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小野大辅在结束收录工作之后的行程,他的心情便抑制不住地雀跃起来。

 

不正常,却也不想去纠正,这种奇怪的占有欲。

 

他把嘴角翘起的弧度隐藏在谁也看不到的那侧,再抬头的时候,却对上杉田皱着眉一副在思考什么的表情:“嗯,他确实很受欢迎呢,邀请他的女孩子很多,今晚他好像就是要和一个女孩子一起出去吧。”

 

“女孩子?”

 

“我其实没有和他说上话,因为我刚才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从称呼可以听出来对方是个女孩子。他们好像约好今天结束工作之后一起见面,所以我就没有和他说今晚一起吃烤肉的事情了。”杉田一边说着一边抬手看了看表,“准备开始收录了,我先回去了,明天电话联络。大哥,提前新年快乐。”

 

录音室的门被关上了,神谷僵在原地,满脑子都是杉田刚才的话。和小野熟的女孩子并不算多,但最近几个星期确实看见过有一次有一个女孩子来录音室找他,虽然停留的时间并不长,但在这之后也偶然会听见小野在和什么人打电话。聊的内容也不是工作上的,神谷有一次从他身边经过听到了“买那个怎么样”“感觉很可爱啊”这样的关键词……

 

大概就是她了吧。

 

手机的信号提醒灯是熄灭的,小野没有回复他的那封邮件。

 

想直接打电话过去质问那家伙为什么答应和他一起去看电影之后还要与别人邀约,可他猛然想起电影开始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在此之前的时间,他没有任何权利能够占用。

 

说到底,是他自己天真地以为对方会为了一场电影空出剩下的时间,为此还特意没有开车来。

 

就算电影票真的是偶然从前辈那里得到的,邀请那家伙的时候也用了“虽然我也不是很感兴趣,但听说电影还不错,不去就浪费了”这样的说辞,但言下之意分明就是想和你一起度过今晚的时间啊……

 

小野大辅,根本一点也不懂神谷浩史。

 

02

冬天的夜晚降临得很快,从录音室里出来的时候,夜色已然融入了冰冷的空气里。从走廊的窗口往外看,熙熙攘攘的马路被亮橘色的路灯勾勒出向北延伸的形状,他握着手机站在录音室的门口,不知道究竟该去哪里才好。

 

若是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也许早就毫不犹豫地拨通小野的电话,一边走安全通道上楼找他一边商量晚饭要吃什么。如今他只想嘲笑几个小时前的自己,自信满满地以为小野会为了一场电影空出一整个晚上,简直就是一个一厢情愿的笨蛋。

 

掌心里的手机在这时候开始震动,来电显示是那个人的名字,神谷才刚刚接通,对方的声音便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神谷桑,抱歉现在才告诉你。刚才我临时接到监督的电话,说以前有一个录过的作品出了点问题,临时需要重录……大概不会太久,但可能不能和神谷桑一起吃饭了。”

 

跨年夜,临时,重录?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就是很少。神谷握着手机支支吾吾地开口,脚尖无意识地在地上画起了不规则的线条:“哦……这样啊。反正电影很晚才开始,慢慢录也没关系的。”

 

原来他知道我在想什么。神谷浩史的嘴角偷偷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可能八点多就可以录好了,具体时间我也不确定。怕神谷桑等我等太久,所以先提前和神谷桑约好,十一点十分的时候在电影院门口见面怎么样?”

 

“嗯,可以呀。但事先说好,我可没有说过一定要和你一起吃饭哦。”蹭的那部分又开始作怪,手指在口袋里无意识地刮擦呢子大衣粗糙的布料,神谷放轻了声音,却悄悄将脸别至无人的那个方向,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所以,小野君八点多就可以结束了吗?”

 

那我等你录完,我们再一起去吃拉面吧。

 

他在心里这么说,也有十足的把握相信小野一定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但对方却出乎意料地岔开了这个话题:“嗯,大概八点多就结束了。所以十一点十分在电影院门口见面一定没问题的,那么我先挂电话啦。”

 

“嘀”的一声短音,他和小野的通话到此结束。神谷握着手机僵在原地,眼中倒映着通话结束过后的计时,直至屏幕熄灭才重新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03

神谷喜欢光,喜欢五彩缤纷的颜色,却独独不喜欢节假日里街道亮起的霓虹灯。太过温馨的场景反而会凸显拼命想要隐藏的孤独,他把脸埋进柔软的围巾里,顺着人流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周围的空气里轻轻荡漾着节假日的欢声笑语。

 

已经超过夜晚十点,这里的热度却不减反增,每家商店的门口几乎都挂着仅限今晚的跨年特别活动,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或和谐美满的一家人,只身一人反而显得怪异。神谷的胃里装满了拉面暖呼呼的汤,对饭后甜点也提不起什么兴趣,索性找了一家咖啡店消磨时光。

 

小野仍旧没有回复他的那封邮件,孤零零的颜文字停留在对话框的最底端,上方显示着早上的发送时间。神谷百无聊赖地上下滑动,回味他们的聊天记录,看着看着又退出了收件中心,点开了拨号界面。

 

已经这个时间了,再怎么延迟,录音也应该结束了吧……现在打过去应该没问题?

 

电话响了很多下才被对方接通,神谷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听筒那边传来的嘈杂声给堵住了即将出口的问语。小野周围的人似乎很多,神谷还听到了那边传来的音乐声,听起来并不像在餐馆,那么肯定就是在商场。

 

连拉面店人多了要排队都不愿意的小野君,自己一个人去商场?

 

神谷的心跳狠狠一滞,随后小野在电话那头“喂”了一声:“神谷桑,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刚刚录音结束,如果没时间吃饭的话,需不需要我帮你买寿司。”

 

“我已经吃过了,谢谢神谷桑。”

 

小野的声音听起来心不在焉,神谷能感觉到他似乎是把手机放下来又拿起来了,话筒与布料摩擦的声音传至耳膜,神谷甚至还听到有人在叫他:“小野桑,这里这里!”

 

是那个女孩子吧……

 

小野在电话那头匆匆应了一声,然后才继续和神谷对话:“抱歉啊,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忙,就先挂电话了。十一点十分在电影院门口不见不散哦,回见!”

 

留给他的还是挂了电话之后的忙音,神谷有一瞬间的怔愣,身体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开始颤抖。没加糖的黑咖啡苦得厉害,是小野喜欢的口味,神谷难受得皱起了眉,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喝完了大半杯的。

 

小野君刚才逃避这个时间段的话题,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子吧。真是的,老老实实告诉大叔我“我现在在约会呢神谷桑打扰到我啦”又怎么样呢?说不定之前说要重录也只是个借口,哪有人在今天还抽时间出来重录啊……

 

真的没必要因为同情有两张电影票却约不到人的神谷浩史就答应和他一起看电影啊,神谷浩史也是个知趣的人,他才不想当一个破坏情侣跨年的罪魁祸首呢……

 

这么想着,他恶狠狠地举起咖啡杯,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

 

04

只要是小野答应了他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神谷浩史这么坚信着。所以直到十一点二十分,他依然还等在电影院门口。入了夜的温度已经达到一天之内的最低峰,神谷自认穿得不少,畏寒的体质却还是让他冷得一直在打抖。

 

卖爆米花的窗口排的长长的队已经越来越短,电影即将开场,但他的手机还是没有任何来自小野的信息,经过刚才的那件事他也不敢再贸然打过去,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也不是没有过录音迟到的事故,神谷拿出手机解锁,胡乱地四处点击之后又关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连在大厅等待的人都越来越少,围着同一条围巾的情侣手牵着手急匆匆地检票入场,电影已经开始播放,最后在等待的只有他一个人。

 

说起来,往年这个时候,他一般都会窝在家里看红白歌会,抱着他的猫。如果今天还是像以前一样中规中矩地待在家里,大概也不会让小野君连约会都约不好,自己也不会被冻得瑟瑟发抖,家里的暖气想开多大就开多大,说不定还能卷着毛毯在沙发上睡过去呢。

 

离约定的时间过去半个小时,神谷浩史将手里的票丢进了垃圾桶,转身离开了这里。这里离他的家不算远,他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决定沿河堤的路避开人群慢慢走回去,如果速度快的话走到家之后洗个热水澡还能打一会儿游戏,反正明天是休息日。

 

他一边走一边开始盘算未来几天想做的事情:把以前没打通的游戏通个关,和杉田中村他们吃个饭,去宠物商店给娘桑买猫粮,家里的生活用品也是时候添置添置……他想做的事情很多,早中晚排得满满当当,却下意识地避开了可能会涉及到那个人的事件,比如上mh打打副本,比如兑现前几个星期一起再去吃一次饺子的承诺。

 

冬季的天空晴朗起来简直漂亮得不可思议,没有一丝云雾的天空挂着干净的蓝紫色幕布,在市区看不到星星,却也足以让他为这深邃的色彩着迷。他本是喜欢紫色的,最近却觉得蓝色看起来也很顺眼,二者融合成夜空的颜色时和谐得要命,他仰着头站在人行道上发着呆,忽然觉得在苍穹之下的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渺小成亿万颗微小星尘中的一粒,根本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口袋里的手机已经震动了好一会,他没有去管它,拐了个弯远离了这条人声鼎沸的街道,进入了安静的河堤边沿。按照他的速度,他大概是不能在十二点之前回到家了。

 

此时打电话给我的你,应该还在她的身边吧?想跟我说抱歉忘记了时间,今天有事去不了了让我自己一个人去看吧?没想到我们认识了快八年,你第一次失约竟然是为了一个女孩子呢……

 

嘛,大叔我也不是什么不识趣的人,难得的跨年夜,这一次我就原谅你啦。

 

在手机终于停止震动之后,神谷把它拿了出来,十五个未接来电,他甚至能想到那个人焦急时微微颦起的眉眼和不安的神情,竟然痛得笑出了声。他是被小野大辅在乎着的,但大概仅限于对前辈的敬爱,如果再不接他的电话,那家伙倔起来的话连约会也没办法好好进行下去了吧。

 

于是在下一次铃声响起的时候,神谷浩史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接通。

 

“抱……”

 

“小野君,这是你今天第三次对我说抱歉了。”放慢了脚步,神谷开始微笑起来,“其实你没有做错什么啊,在那么晚的时候占用你的时间的人是我……对不起,没能考虑到你的处境,让你为难了。”

 

“不是的……”

 

“没关系啦,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你快点挂了电话去陪她吧。”垂下眼眸,神谷在路灯底下有些奇怪地端详自己空着的那只手,手背已经被冻得起了血块,难怪刚才连按键都不利索,“难得的跨年夜,就不要勉强自己来陪我了,多想想自己的事情,嗯?”

 

“神谷桑……”

 

“小野君哪里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温柔了。”神谷把手插进口袋里,指节已经不能自如弯曲,手掌在口袋里握成拳,十指连心,他已经痛到没有知觉,“所以,下次拒绝我的时候,能不能坦率一些呢?啊,也没有下次了……以后都不会了。一直以来谢谢你的照顾,新年快乐呀,小野君。”

 

没等对方回话,神谷已经挂断了电话。河堤的人很少,他算到了这点,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这里的风也是最冷最猛的。他把围巾紧了紧,将手机丢进背包里不再管它,双手插在口袋里狠狠地吸了吸鼻子。

 

全身上下最热的地方大概就是眼角了,喉咙涩到发痛,明明刚才还说了一大段洒脱得不得了的话,心脏却好像生生被剖去了一大块,空洞得难以忍受。

 

他花了好大力气才平复了这种心情,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有多久走到了哪里,只听见耳边传来“砰”的一声什么东西在空气中炸裂的闷响,一朵灿金色的烟花盛开在静谧的夜空,连河水中的倒影都美轮美奂。

 

新的一年……到了。

 

他停下了脚步,有些痴迷地看着穹宇上方相继绽开的烟火,无边的夜色有那么几秒亮如白昼,却很快又重新陷入沉寂之中,如此喧闹,却也如此寂寞。盛大的景象总能触内心深处及拼命想逃避的那一点,虹膜上流转着五彩斑斓的颜色,拼命想要压抑的情感随着烟花迸裂的声响沉默地爆发,他倔强地仰着脑袋,尽量把注意力放在欣赏眼前的美景上,试图让眼里聚集的水雾快点消退下去。

 

耳边传来由远至近的急促的脚步声,大概是附近打打闹闹的孩子,神谷往后退了一步让出了道,脚步声却在他的不远处停了下来。他有些疑惑地转过了头,眼眶里满载的泪水却在这一瞬间失去了控制,沿着颊侧的弧度滚至下颌。

 

来人由于超体力的急速奔跑而累得弯下腰撑着膝盖大口喘气,连直起身子好好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的手里拿着神谷所熟悉的那家甜点店的包装袋,全身的装束还是早上收录时穿的那套,只不过脖子上的围巾早就在飞速奔跑的过程中歪到了一边,看起来很是狼狈。

 

 “小野君,新年快乐呀。”神谷调整了声线,又重复了一次刚才挂电话之前说的最后一次话,佯装整理围巾的样子快速抬手擦了擦眼泪,换上了与往日无异的表情说到,“都跟你说了不用在意我的,反正那张电影票是别人送的嘛,不看也没什么关系的。你看你为了这点小事跑得那么急,到底是前辈重要还是你自己的事情重要啊,快回去吧。”

 

脸上保持着温和的微笑,神谷浩史只觉得他全身的肌肉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无法再往前迈进一步。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已经不敢再妄自猜测发生眼前的这个景象的原因,只是在小野终于直起身往这边走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神谷桑,请你听我说……”

 

也许是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他的后辈露出了伤心的神态,好看的眼眸低低地垂下来,里面装着满满的懊恼与无措,像是以前无数次做错了事之后朝他投来求助的目光那样,让他无从拒绝。

 

也无法开口去责怪,这是一个狡猾的手段,小野大辅总是这样无意识地戳中神谷的软肋。这个眼神让他一瞬间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脸上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他低下头来,深吸了一口气:“我让你回去。”

 

他的声音已经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小野的动作有一秒钟的停滞,却还是继续向前走。神谷的脚像是被钉在了地面上,大脑已经无法好好指挥身体正常运作,在视野里终于出现小野的皮鞋鞋面时,他伸手捂住了脸,不想让对方看到他挫败的表情。

 

手腕被纳入了一个冰冷的掌心里,神谷绷紧了肌肉,不想让对方扯开他的手。然而小野也并没有想这么做的想法,而是借着他身体前倾的趋势,牢牢地把他抱进了怀里。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拥抱,神谷的手抵在他的胸前,想要反抗,最终却还是揪紧他的外套前襟,脑袋抵着柔软的衣料。

 

“你是不是借口重录去陪她,你和谁在一起,你们一起去哪里干了什么,你是不是为了她骗了我,我不在意哦,我一点也不在意。”神谷终于忍不住发出第一声哽咽,“但是……你答应了我的事情,至少也要做到吧?说一起去看电影,那就一起去看电影,说十一点十分,迟到了也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啊……如果你真的不想来的话,直接告诉我也没事啊。我也是谈过恋爱的人了,又不会怪你……”

 

“让我像一个傻瓜一样一直等你,你觉得好玩吗?如果你是想看到我现在狼狈的样子,那么你成功了。看也看到了,请你回……”

 

“不是的,我刚才去给神谷桑买礼物了。重录是真的,下午才临时通知的,我先前本来想趁这段时间去买礼物再陪神谷桑一起吃饭的,但计划全都被打乱了,为了保持给神谷桑的惊喜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说着,小野放开了他,打开了手里的包装袋:“不得不说神谷桑的眼光真的很好,那家店排了好长的队,再加上只有今天限定的特殊口味,等我买完之后已经是十一点了。我本来想打车过来,但那里人太多了实在打不到车,地铁又不通向这边,所以我就跑过来了……本来以为能在电影开演之前赶到,但我果然还是高估了我的体力……”

 

“你是笨蛋吗?”袋子里装着不止一盒甜甜圈,除了今夜特别限定的口味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种神谷平日偏爱的味道混在一起,神谷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怔怔地看着小野同样被冻得通红的手,“看个电影而已……做到这步的你,真是笨蛋。”

 

“嗯,是啊,我是笨蛋。”小野笑了,不同于刚才的手足无措,他的眼睛里满溢柔光,绚烂的烟火在他的眸子上绽成漂亮的图案,让神谷一瞬间忘了呼吸。

 

手心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是小野刚刚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很热很暖,是比体温要高上许多的温度,神谷举起手来端详它的时候,才发现它是一只画着可爱图案的星形迷你暖手宝。

 

“喜欢着神谷桑的我,却让神谷桑伤心了,我真是一个十足的大笨蛋。”

 

诶?喜……

 

他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又被对方重新拥入怀里。耳膜充斥着狂乱的心跳,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小野的:“我以前曾经把已经很久不用的一个台本借给了一位后辈,她说想看看我是怎么标注做笔记的。她来录音室还给我的那天,你也在场,我看到她手里拿着的这个小东西,想到你很喜欢星星,又想到你很怕冷,所以就想买给你。但是我找了很多家店都没有找到,有一天打电话给她问她才知道这是某一家店原创设计的。那家店很偏僻,正好她还想去再买第二个送给她的朋友,所以我就拜托她顺便带我去了。”

 

原来是这样吗……

 

扑通扑通,心跳声渐渐盖过小野刻意压低的说话声,神谷下意识地抬了抬脑袋把耳朵凑过去,却猝不及防被对方吻了吻。

 

“我是不是借口重录去陪她,我和谁在一起,我们一起去哪里干了什么,我是不是为了她骗了你……在意着这些的神谷桑,也是一个笨蛋。”

 

新年的烟火在半分钟之前早已停下,长长的河堤行道没有任何一个人,只有并排的路灯孤独地照亮它们周围的方寸土地。他沉溺于这个怀抱里,好像所有的惊惶和不安都能被这个人全数收纳,于是闭上眼安心地向前靠去,放弃思考所有的问题。

 

神谷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手绕到背后摸到揽着他的腰的那只手掌。小野顺从地任他摆弄,直至掌心里被放进了那个暖手宝。比他小了一圈的手覆上来,扣着他的手指和那个暖手宝,强硬地把他们相握的那只手塞进他的大衣口袋里。

 

“走吧,回家吧。”

 

05

他们成为恋人的契机,始于一场烟火。

 

电视里播放着红白歌会,暖气被开到最大,猫窝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神谷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不着痕迹地往旁边蹭了蹭,很快被拦腰揽进怀里。

 

“困了?不然现在就去睡吧?”

 

小野掖了掖他肩膀上有些下滑的毛毯,神谷眯着眼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差二十分钟才到零点,他执拗地摇摇头:“不要,好不容易撑到现在了。小野君来跟我说说话吧,聊天的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嗯,还有二十分钟,就是新年了呢。是我们在一起……几周年来着?”

 

“好差劲,忘了交往时间的小野君好差劲!”

 

“以后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呢,一年一年数多麻烦呀……在一起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记不清楚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茶几上放着一盒开了封的甜甜圈,新年限定口味。已经换了不知第几个的星形暖手宝由于没有被使用而放在茶几的边角,神谷用指腹摩挲着掌心里那人的手指,和那天的温度一模一样,似乎还真的没什么变化。

 

他“唔”了一声,脑袋枕在对方肩头,对小野愈发熟练的情话已经没法反击:“不要整天说这种让人害羞的话啊……”

 

“我喜欢浩史嘛,说一些能让浩史开心的话有什么不对?”

 

“……像个笨蛋一样。”

 

没营养的对话,无意义的吐槽,已经不知是他们之间的第几次,但无论是他还是小野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电视里播放的内容已经无人在意,神谷闭目养神,以为他已经睡着的小野偷偷摸摸地关掉了电视的电源开关。没有开灯的客厅瞬间被黑暗笼罩,小野倾身弯腰,刚想把他打横抱起。

 

烟火在这一刻猛地绽放开来,因为燃放地点离这里很远所以只能看见小小的一朵,神谷在这个时候睁开眼,凑上前去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接上他刚才未说完的话。

 

“但是这个笨蛋被另一个笨蛋喜欢着,谁也别嫌弃谁,扯平啦。”

 

<Fin.>


评论(8)

热度(125)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