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重大事故

*梗来自作者半夜洗澡的时候发生的蠢事

*偶尔健忘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反正神谷一点错也没有~【喂

 

 

所以……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从壁沿的花洒落下的热水舒适温和,比室温高出许多的水蒸气在狭小的浴室里萦绕回转。除去尘世的喧闹繁杂,耳边只有水珠坠地的细微碎响,全身的细胞还沉浸于热水澡带来的放松感之中,怎么看都是悠闲得有些让人昏昏欲睡的环境。

 

但歌声在前一秒便戛然而止,靠近浴室门口挂钩上的衣物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精确地落在洗手台的水池里,他还保持着双手往前伸的姿势,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闪电般冲到洗手台前,用最快的速度把那团衣物拎出了水面——但是没有用,无论是贴身的胖次还是宽松的上衣,全都被水湿了大半。

 

他怔怔地松开了手,任凭手里的布料重新落入洗手池中,直到目光落向浴室的角落里那个冒着肥皂泡的、装满了他换下来的衣物的塑料盆时,他才确信他是真的把等会洗完澡要穿出去的衣服误当做脏衣服泡水了。

 

神谷浩史,男,四十代,正经历着和恋人同居第一天就发生的第一起重大事故。

 

因为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住了,浴室也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在用,再加上今天要洗的衣服不算多,他没打算用洗衣机,神谷早在打开花洒之前便把脏衣服加了洗衣液泡水,以便洗完澡之后能马上把衣服洗完空出浴室给下一个要用的人。为了避免衣服被淋湿,以往他都会把干净的衣服放在浴室门口的置衣篮里,脏衣服暂时挂在挂钩上,但正式同居的第一天神谷还是决定谨慎一些,没想到却因为往日的习惯造成了现在尴尬的局面。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买的好几件T恤都长得太像了吧。

 

没有被关闭的热水源源不断地自后上方扑打在他的脊背上,水流不急,触感很好,他却仿佛结了冰一般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最直接的方法当然是让小野帮他去房间里重新拿一套新的衣服来,但那家伙帮他把衣服拿过来之后肯定顶着一副烦死人的豆芽颜,说不定还会顺口调侃他几句,如果短时间内成为茶余饭后的一个梗那就太糟糕了。

 

那么自己出去拿怎么样?从浴室出去是外洗手池和洗衣机,再往前走一点就能到客厅,右边就是他们的房间。沙发的朝向是背对着浴室的,如果尽量尽量尽量放轻脚步的话,说不定能趁小野不注意的时候溜进房间迅速锁门。

 

反正客厅落地窗和房间里的窗帘全都拉得严严实实,围着一条毛巾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他对这个方案的拟定感到很满意,不禁在心里点了点头,关了热水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轻轻拧开了浴室的门。

 

脑袋机警地从门缝探出去,客厅和房间的状况一览无余。房间里的灯是熄灭的,那家伙还在客厅里,按照往日的习惯大概正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台本吧。很好,神谷不禁在心里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可嘴角还没来得及翘起来,目光却先落在了沙发上,他并没有看到沙发背上那个毛茸茸的黑色脑袋,反而在沙发的扶手上看到了两只正在乱晃的脚。有一只拖鞋已经跌落在地板上,剩下的那只堪堪挂在脚趾头上,但脚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神谷甚至听到了游戏机的按键声和那人不成调的轻哼。

 

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候在打游戏啊,现在才几点啊,给我好好看台本好好预习工作啊八嘎!打游戏就算了,为啥就不能好好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打啊,非得面对着房间吗!

 

这样还怎么出去拿衣服啊!

 

门再次被关上了,神谷把脑袋缩了回来,有些泄气站在了原地。穿上湿衣服出去肯定不现实,大浴巾又正好被他洗了晾在阳台,这下除了场外求助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也没什么好别扭的吧,反正以前该做的都做过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拿一个衣服而已……那家伙,应该会普通地、正常地、平淡地应了一声就拿过来了吧?

 

再说了,自己可是前辈啊,比那家伙大了三岁德高望重的前辈啊!

 

这么想着,神谷又略略放下心来,重新打开了浴室的门。他清了清嗓子,叫了一声正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打得欢快的男人的名字,说清状况之后对方“はい~”地应了一声,然后他听见房间的白炽灯亮起的声响,伴随衣柜柜门的吱呀声。

 

浴室里的水蒸气已经在这点时间里跑了大半,拖鞋上的水珠也蒸发了不烧,神谷尽可能把整个身体都缩在门背后,脚趾打发时间一般抓着塑料凉拖的鞋面,心里却情不自禁开始天马行空。他会拿什么衣服来呢,像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情节那样让自己穿男友衬衫,还是压在衣柜最底下那几件买大了的松垮垮的T恤?

 

思绪还处于一片混乱中,没能得出一个结论,小野的声音却早一步传进了他的耳朵里:“神谷桑想让我帮你拿哪一件衣服?衣柜里有好多哦。”

 

果然……认真地提问了。

 

反正只是随便找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走出去,胖次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种,随便哪件都一样吧?

 

“随便哪一套都可以,小野君觉得哪件好拿就拿哪件好了。”

 

他这么回答,小野又拖着长音“はいはい~”地回应,柜门和房间灯“啪”地被关上了。脚步声离浴室越来越近,神谷留了一条门缝,屏着呼吸几乎整个人都贴在门板上。来人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下,一只拎着衣裤的手从门缝外伸进来,神谷下意识地接住,小声地道了谢。

 

“没关系的,神谷桑快点穿好衣服出来才是,在浴室里面等了那么久,小心感冒了。”

 

那只手缩了回去,门外的人叮嘱着,脚步声渐渐走远。没有什么男友衬衫,也没有什么松垮垮地露出半边锁骨的T恤,手里的家居服质地柔软,是他平时经常穿的那套。

 

小野大辅对他好像一直都中规中矩,虽然在夜间运动的时候会说一些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情话,但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事情,小野就绝对不会做,偶尔想主动的时候那家伙反而克制起来,大概是真的宠他宠过头了吧。

 

想到刚才自己想象的种种,担心的种种,又想到男人站在门板的另一边担心他着凉感冒的样子,神谷只觉得五分钟前的自己真是别扭得要死,不禁在门板背后有些甜蜜地笑了出来。

 

没办法,谁让自己就是喜欢这样的小野君呢。这么想的话,偶尔健忘错把干净的衣服丢进水里也不算是什么重大事故嘛。

 

当然,在第二天来临之前,神谷浩史还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的工作从大清早就开始,并不算悠闲的一天,神谷的心情却异常地好。同居的第一个晚上过得比想象中要惬意许多,虽然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和以前小野偶尔留宿时没什么不同,同样的怀抱同样的温度,却带来不一样的悸动和感触。

 

这样……就算是在一起生活了吗?

 

昨天的时间过得太快,直到下午神谷在录音室被挨着他坐下的男人轻声问“今天晚上回去做鱼吃好不好?”的时候,才有了那么一点他们已经同居了的实感。

 

他轻快地答了一声好呀,趁录音室没有人的时候,压了压小野头顶从早上醒来开始便高高翘起的呆毛。这人一旦没有杂志或者映像的拍摄便开始不修边幅起来,明明才三十代后半却越来越往欧吉桑的方向靠近,说过他好几次,那人却每次都用可怜兮兮的表情+刻意搬出的美声“可是我这样卡米亚桑也喜欢不是吗”蒙混过关,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算不修边幅也还是很帅气,有一张长得好看的脸的家伙真是可恶。

 

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说,手指却口是心非地卷着那人柔软的发尾轻柔地往下压,直到所有毛躁的边角都被他压平,他才满意地收回了手。在这期间,小野动也不动地他折腾,表情乖巧得不得了,于是他又没忍住伸手捏了捏这位后辈的脸颊。

 

多好啊,这么可爱的小野君多讨人喜欢呀。

 

这下子终于玩够了,他笑得像一只得逞的狐狸,低下头来径直打开台本准备进入工作状态了。就在这时,在控制室负责调控的一名staff推门而入,怀里还抱着一大罐五颜六色的糖果。

 

“神谷桑、小野桑下午好,你们来得真早啊。”

 

神谷抬头和他打了打招呼,沙发前的空桌子上就被他放了一大把糖果,仔细一问才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这罐糖果是他收到的生日礼物之一。

 

“生日快乐啊,今天没有准备礼物还真是抱歉呢,以后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吧。“

 

他和小野忙不迭地起身祝福,又寒暄一番之后才重新坐了下来。这罐糖果看起来是水果糖,每一种颜色代表了不同的口味,神谷随手拿了一颗菠萝味的,剥开糖纸吃进去的时候,看到小野还在抱臂思索,过了十秒钟左右小野终于选了蓝莓味。

 

印象中小野并不是一个喜好蓝莓的人,神谷不由得有些讶异:“你喜欢吃蓝莓味的糖?“

 

小野“唔“了一声:“也不是喜欢蓝莓……我最喜欢蓝色嘛。”

 

哪有人吃糖是看颜色吃的,你果然是八嘎吧。

 

神谷在心里吐槽,看着小野把那颗糖含在了嘴里。无论是什么牌子的糖,只要是菠萝味就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神谷此刻就沉浸在菠萝味糖果带来的甜蜜里。他刚低下头想拿起台本通读一遍等会要录的部分,耳际便被不知从什么时候偷偷凑过来的男人轻轻吹了一口气,混杂着蓝莓的气息和吸吮糖果的水声。下一秒他便全身炸起了毛,手反射性地挡住了自己的臀部:

 

“而且,今天的神谷桑,是蓝色的呢。”

 

 

神谷浩史,男,四十代,在和恋人同居的第二天,终于意识到洗澡的时候误把干净的衣服泡进水里是一件非常可怕的重大事故。

 

 

<Fin.>

评论(6)

热度(130)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