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绝对不能轻信那张乖巧的handsome颜

*大概是《重大事故》的后续,【请点击我跳转到上篇】

*上一篇的小野应该很听话吧?(才怪啊

*主动的神谷出没

*以为后辈是一只纯良的大型犬结果切开居然是黑的系列

*有肉所以全文走微博。【点击我进入微博】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神谷浩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伸手去翻床头柜上小野随手乱放的外套了。

 

受第一天同居就发生的重大事故影响,为了防止自己再次错把干净的衣服当成脏衣服泡水,神谷沿袭了以前脏衣服和干净衣服分开放的习惯。起初还有些担心开门拿衣服的时候会不会被在客厅乱晃的小野看见,但那家伙好像在他洗澡的时候从来都不在意这边的情况,要么就是背对着他在沙发上读台本,要么就是吊儿郎当地翘着腿打游戏看电视,等到他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来之后那家伙才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走向浴室去了。

 

今天也是如此,只不过打开浴室门的时候没听到电视的响声,也没听见游戏的BGM,小野也不在读台本,从客厅传来了几声怪异的猫叫。那人正跪趴在地毯上,半截小腿从沙发的侧边露出来,不难看出他这是在逗猫。

 

什么时候关系变得那么好了?

 

想到他们在正式同居以前,小野每次来留宿想和猫玩耍却被赏了几爪子的情景,神谷便有些忍俊不禁起来。他用最快的速度把置衣篮里的衣服抓在手里缩回了卫生间,刚想穿上,却似乎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

 

把手里的那团布料翻来覆去地查看了好几遍,又一件一件地抖开挂在浴室的挂钩上,直到两手空空,打开门往置衣篮瞥了一眼,神谷浩史才确定他的胖次君是真的不翼而飞了。

 

明明进浴室之前还再三检查过的,所以绝不可能是忘拿了。说起来刚才回来的时候本来小野君就快进浴室了,因为突然接了一个电话所以就让自己先洗,置衣篮里本来也有他的衣服,但是刚才看了一眼好像全都不见了……

 

那家伙该不会是拿走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把胖次君也一起带走了吧?

 

神谷有些疑惑地唤了唤客厅正在逗猫的人,小野一边嚷嚷“怎么可能啊我拿走的就只有我自己的衣服啊是神谷桑忘了带了吧”一边走向了卧室。不到一分钟之后,房间里传来了“啊”的一声惊叫,那人果然不出所料地把他的胖次君顺回了房间里。

 

打开浴室门迎接自己的胖次君的时候,同居人果然鼓着嘴一副豆芽颜,切换十四松的声线元气满满地“歉抱歉抱!”了好几下,把手里的东西递出去之后还做了招牌的“唔该”的动作,让神谷一下子没了脾气。

 

“我说,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虽然很想马上关上浴室的门,但眼前这个正在一刻不停地做着怪动作试图掩饰自己错误的家伙实在是太显眼,存在感高得让神谷无法忽视。而小野听到他的这句话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切换成了弃犬模式:“我真的没有注意到神谷桑的胖次和我的衣服卷到了一起……”

 

好了好了,别用这种表情看我,知道你是一个不擅长说谎的好孩子啦。

 

对方可怜兮兮的目光仿佛是在责怪神谷把莫须有的罪名怪罪到他头上,神谷瞬间软下了心,虽然躲在浴室门背后却还是努力地伸长手摸了摸同居人毛茸茸的脑袋。小野弯着腰方便他的动作,脸上偷笑周围开满小花的小表情尽收神谷眼底。在心里感叹着年下恋人的可爱,神谷收回了手,对方眼睛亮亮地揉了揉他刚才摸过的地方,丢下一句“等神谷桑出来之后我再过来”便一溜烟跑远了。

 

这家伙……连往前多走一步也不敢,明明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没有做全套了吧?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娘桑已经蜷在地毯上昏昏欲睡了起来,显然是刚才的玩耍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神谷才刚把它抱起来,它便有些怕冷地用蹭了蹭他的手臂,脚才刚刚沾到猫窝就迫不及待地缩了回去。挂钟上的时间已经走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比平时稍稍要晚了一些,但是神谷并不急着睡觉,明天是难得的休息日。

 

他在沙发上坐下,手里是小野在几分钟前刚帮他泡好的热牛奶。小野正低着头在手机上核对明天的日程,神谷悄咪咪地凑过去看,果然只有晚上的一个动漫广播收录工作。换言之,今天晚上无论是对小野还是对神谷来说,都是一个惬意的晚上。

 

最近没什么杂志照和新单封面特典要拍,小野的头发已经蓄了好长,细碎的毛发与纤长的睫毛纠缠在一起,神谷一边伸着懒腰往男人身上靠去一边伸出手拨了拨对方的刘海,下一秒便被男人揽着腰偷了个吻。

 

小野不是一个甜食爱好者,他的吻不会带着甜甜圈或牛奶的味道,反而是黑咖啡与清茶的苦涩。今天也是如此,茶叶的清香自相交的唇齿间弥漫开来,并不是神谷钟爱的气息,却让神谷着了迷一般勾上了男人的脖颈向前扑去。

 

猫已经睡了,电视没有打开,他们的手机还处于工作中的静音状态没来得及调回来,客厅只亮着两盏让人昏昏欲睡的橘黄色壁灯。是一个适合做些什么的好时机,神谷在迷迷糊糊之中把男人压倒在了沙发上,感受到小野的手臂环上了自己的腰际,刚想换一个让小野不被压得那么难受的姿势,他的位置就瞬间和对方互换,男人俯撑在他的上方吻了吻他的额际,然后便起身和他拉开了距离。

 

这是……什么发展?

 

神谷有些疑惑地睁开了眼,小野却只是丢下一句“我身上很脏先去洗澡”便冲向卧室收拾衣物。神谷还躺在沙发上,直到浴室门关闭发出了一声不算小的声响,他才反应过来他似乎在几十秒前被他的后辈拒绝了。

 

也许小野君只是觉得自己出了很多汗很脏呢?

 

神谷这么安慰自己,定了定神决定回房间等小野。他孤独地占据着床和棉被的一半,听着浴室的水声哗啦啦,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怎么也说不上来。也许是十分钟,也许是二十分钟,客厅蓦然间陷入了黑暗之中。空着的另一半床铺终于有那么一个人躺了上来,那人小心翼翼地朝他这边挪了挪,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伸手搂他。

 

焦虑和不安逐渐吞噬着他的心房,神谷又耐心地等了好几分钟,可小野依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他干脆翻了个身和小野面对面,将对方温柔的神情捉了个正着。他知道怎样的语气最能戳中男人的软肋,于是主动环上小野的腰往前蹭去,轻轻唤了一声男人的名字:“小野君……”

 

“嗯。”

 

小野果然把他拥进了怀里,喉间发出的单音带动胸膛震颤,带着高温未散的水汽。神谷不发一言,扬起脑袋准确地吻上了男人的唇。像蜻蜓点水一般,这个吻仅仅只带着安抚的意味,小野在他想深入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别过了头,转而欲盖弥彰地亲了亲他的耳朵。

 

拒绝的意味太过明显,他的心骤然凉了一半,僵着身子缩在小野胸前,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其实早在同居之前他就已经有过这样的犹豫,无论再怎么相爱的两人一旦亲密到分享彼此之间的点滴,就意味着他们接受了容忍对方的小毛病的挑战。每一个事物都会有它的保质期,恋爱大抵也是如此,一旦过了新鲜期便会迅速进入枯竭与死亡的阶段。

 

他也没想到这一天来得比想象中要快了好多倍,满腹委屈扁着嘴角也不敢出声。直到他被小野按着脑袋紧紧地抱住,对方的呼吸暧昧地扫过他的耳廓:“虽然我也很想抱浩史……但是家里的润滑剂用完了,你会受伤的。”

 



全文走微博!!!!!!!!!!!!!!!!!!!!!

评论(2)

热度(89)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