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彼方的你

*大概是搭肩梗



也不是没有过胡闹的时候,比如在对方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在他台本的封面上大展画技,比如在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广播里对那人新出的专辑封面吹毛求疵,比如在容纳了几千人会场的舞台上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一些悄悄话。

 

通常那人总会懵懵懂懂地拧起两条好看的眉,茫然无措的表情在对上他憋笑的脸时,终于转化为无可奈何,最后他们总会对视着笑出声来。他在那人诸如“你不要这样说啦”“下次不许这么做了哦”看起来像是警告实则宠溺的语气中笑得直不起腰来,然后在未来不知第几期的广播里继续明知故犯。

 

那么,像现在这样呢?

 

“小野君……”双手环着男人的腰,脑袋埋在对方胸前柔软的衣料里,神谷的声音有些沉闷,带了些许拉长了尾音的撒娇,“头好晕……好累,不想走了……”

 

市中心街区与住宅区的交界处总存在着那么一条两条人迹罕至的小巷,他们现在就位于这样的地方。比大道要黯淡得多的路灯稀稀疏疏,如若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清站在阴影处的他们的脸,更何况神谷在前几分钟因为觉得冷而戴上了卫衣的帽子。

 

小野没有动,也没有推开他,他就这样仗着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将身体和精神的疲惫一股脑地发泄在男人的身上。他背着包,像一个小小的蜗牛一样蜷在小野怀里,小野摸了摸他的脑袋,搂着他找了一个避风的位置站好。

 

“喝了三杯对不对?”

 

小野问他,他顿了一会儿,在脑子里掰着手指头从踏进包间门的那一刻开始回忆,一杯、两杯、三杯……确实是三杯,神谷点点头。

 

“醉了?”

 

条件反射地摇摇头,但几乎是零点几秒之内,神谷又猛地点点头,还生怕说服力不够似的又补了一句:“地板晃得好厉害……”

 

最热闹的街区离这条小巷只隔了一条街的距离,神谷凭借极好的听力能隐约听见那里喧闹的人声和不远处店家的音乐声。他们才刚刚从某个作品的庆功宴上离席,因为家离这里很近不用开车,神谷在兴头上喝了那么几杯,小野也喝了不少,神谷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淡淡的酒香。

 

但小野并没有醉,有时候这个人的酒量好得让神谷都觉得不可理喻。其实神谷也没有醉,只是脸和胃都被酒精烫得有点发烧,但想到小野说过的“觉得喝醉了的人很可爱”的言论,他又忍不住起了胡闹的心思,看看对方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他们几乎是在庆功宴的末尾才离开了那家餐馆,现在时间已经走到了一个不算早的位置。明天还是工作日,住宅区就在这条巷子的背后,这个点已经不会再有什么人出没这里。刚才给的暗示已经足够多,他是会背着自己回家还是像几年前一样半拖半拽地把自己弄回去?都已经撒娇撒到这种地步了,这家伙总不会那么没情调吧……还是说公主抱——不,就算真的抱起来了,自尊心也会让自己挣扎着跳下来的。

 

小野沉默着没有应答,神谷倒也乐得缩在他怀里。他们正处在水泥墙壁上凸出来的一小块方形柱形成的小角落里,神谷是极度畏寒的体质,喝了酒之后随便吹吹风都能冷到感冒。小野显然记住了这一点,现下正背对着风吹来的方向紧紧地护住了他,还体贴地扯了扯他卫衣帽子底下的两条松紧绳,又摸摸他的耳朵探探温度。

 

神谷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想象小野困扰时的模样,想拒绝却无从拒绝的矛盾眼神可爱得要命,这就是神谷如此热衷于捉弄他的原因。

 

毕竟,对方可是一个无论是道行还是年龄都比他少了那么一些些的后辈呀。

 

在心里偷笑够了,神谷终于收起脸上止不住的笑容,装作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抬起了脸。对方似乎是觉得他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隔着口罩亲了亲他的眼睛:“我抱你回去?”

 

这个提议被他以一阵猛烈的摇头一票否决,小野对他的拒绝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无可奈何地捏了捏他的鼻子,放开他走到路中央,把背在身后的背包解下来换到了身前,然后背对着他微微前倾着下蹲。

 

“上来吧,浩史。”

 

这个男人的声音一向低沉,穿透力不强,往往是经常淹没在人群中的最底层,此刻却在无人的长巷里被放大,清晰地传进神谷的耳朵里。他有些怔愣地看着小野的后脑勺,背光那侧的鬓角里藏着好几根染了之后又新长出来的白发,他在小野睡着的时候曾经仔细观察过,所以此时连那几根白发的位置都记得一清二楚。

 

吊在小野身前、装满了台本和原作漫画的背包也不轻,神谷曾经掂过,仅仅是背在背后就已经压得很难受了,更不要说在背上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下还把它背在前面了吧?

 

这明明就是他恶作剧时所期冀的场景,在这个场景真实地发生的时候,神谷却开始止不住地心疼与后悔起来。少了小野庇护的墙角冷得要命,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无措地扯着卫衣帽子下方的松紧绳,想说出实情,又怕知道真相的小野会生气。

 

“浩史,怎么了?”

 

见他久久没有动静,小野忍不住出声催促。他踌躇着前进,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将手搭在了小野的肩膀上。但他没有像小野预期的那样将身体俯趴在对方的后背上,反而手臂施力,轻轻推了推半蹲着的男人,耷拉着脑袋装作喝醉之后的疯言疯语:“小野火车头,出发!”

 

小野没有说话,而神谷也保持着缄默,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手下握着的肩膀结实宽阔,他不禁想起往年DGS的数次见面会末尾,他总会搭着小野的肩膀在全世界DG的面前唱say your name的情景。眼前的男人明明是小他三岁的后辈,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成能与他并肩同行的人,甚至成为保护他的壁垒站在他的身前替他挡去前方的风雨。

 

他本意是想让小野放弃背他,老老实实地把他当成普通的醉鬼搀扶回去,但对方却真的站起了身,调了个头面向他们回家的方向。

 

他紧张得指尖绷紧,急忙忙想把手抽回去:“对不起,小野君,我其实……”

 

“我知道。”他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抽出,就被两只覆上的大手牢牢紧扣在对方的肩膀上,“如果浩史真的喝醉了,耳朵会变得很烫,而且还会说一些很可爱的话。”

 

原来这家伙早就知道自己是装醉了吗,还有可爱的话是什么啊!

 

神谷只觉得自己的脸瞬间烧得发烫,想抽回手,可对方却狡猾地握着他的手指不松手:“那你还……”

 

“因为你想让我背你,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仅此而已。”

 

也并不是什么可歌可泣万人敬仰的大功绩,只要是你想让我做的事情,无论有多么微不足道,我都会尽力完成。

 

小野没有回头,声音却和他的眼神一样,温柔得甜蜜。神谷心下动容,盯着对方头顶翘起的一撮卷发笑得开心,却还是清了清嗓子故作冷静:“那我现在想坐小野火车了。”

 

小野也不甘示弱,搬出美声毕恭毕敬地回答:“那么这位乘客,您想去往哪里呢?”

 

身后繁华的街市依然喧闹如初,沉默的夜风卷夹着他们的呼吸声,仿佛一张织网将鼎沸的人声隔离在他们的世界之外。神谷的眼睛里有夜幕上孤独高挂着的一颗明星,有离那颗星很远很远的一弯弦月,有不远处住宅区街道的橘黄色街灯,还有距离他不过半米的、小野大辅的背影。

 

神谷的声音软了下来:“回家。”

 

过了一秒,他轻轻地勾住了男人的手指,声音轻柔地补充到:“我们的家。”

 

 

<Fin.>

评论(10)

热度(83)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