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哎,我们番组的那一对笨蛋情侣

@这里是格子 生日快乐~~

*诹访胜视角注意



才刚刚踏进会议室大门,诹访胜就知道他们番组的那两个笨蛋又吵架了。具体表现就是笨蛋一号神谷浩史先生正扁着嘴动也不动地盯着手上的台本发呆,笨蛋二号小野大辅先生坐在离神谷最远的一个位置上捣鼓手机,在诹访进来的时候抬头和他打了个招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绪。

 

神谷身前的桌面上放了一小袋被咬了一半的吐司面包,小野手边则少了以往由神谷带来的、专程买给他的稻荷寿司,只有他常喝的罐装咖啡。诹访无从判断究竟是因为他们在斗气,还是因为小野大辅今天终于在收录之前吃了晚饭,至少他在看到小野眼底厚厚的一层黑眼圈的时候,他认为小野最近的休息时间是不怎么充裕的。

 

诹访胜忽然觉得有些头疼,他们两个一旦吵起架来就好像爆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世界大战,不仅会把自己冻死还有一定几率伤及无辜,特别是今天他刚好想要提出一个需要他们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企划。毕竟是已经合作了有一些年头的人,和诹访胜预想中的那样,这次的碰头会在核对台本和流程的环节进行得很顺利,但在接近尾声他提出企划的时候,几秒之前还算热络的气氛骤然之间冷了下来。

 

往时虽然嘴上说着“没有兴趣”“哦又是和小野君一起出去的企划吗真无聊啊”实际上却比他这个构成作家还要兴致高涨地和大家商讨每一个细节的神谷,今天奇妙地低着头保持缄默状态。而小野虽然和平时一样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却也没有马上给出一个肯定的回复,诹访只觉得正在斗气的两个人像极了叛逆期的问题儿童。

 

但他也拿问题儿童毫无办法,反正这个企划只是在提出阶段,诹访并不急着拿到回复。碰头会结束之后还有一小段休息时间,小野首先去了洗手间,诹访整理完手里的资料刚想移动到录音室,就看见神谷偷偷摸摸地凑过来,往他手里塞了一些钱。

 

“诹访桑,今天天气挺干燥的,您可以帮我下楼去买瓶水吗?普通的水就好。顺便也帮大家都买一瓶吧,我请客的事情请帮我保密哦。”

 

Yagi48暂离这里之后他也收到过一两次这样的跑腿请求,大方的神谷桑在请他帮忙的同时也会顺便请他喝几瓶饮料,因此诹访对此十分乐意。他看了看神谷手里还没吃完的半袋面包,一边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声优真是辛苦啊连饭都没时间吃就要进行下一个工作,一边爽快地答应了神谷。

 

当他买好了水再回来的时候,神谷和小野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录音室里等待广播的收录。他遵照神谷的意思给所有人每人都买了一瓶普通的水,虽然不是饮料却十分健康解渴,分发出去的时候大家都很高兴,但是当他递给小野的时候,小野的表情却有一瞬间奇怪地凝固了起来。

 

神谷在对面一直给他使眼色,诹访只好硬邦邦地解释:“刚才内田桑说年末了大家都辛苦了,给每个人都买了一瓶水当作慰问。”

 

“原来是这样,内田桑有心了,谢谢。”

 

小野这才忙不迭地道谢接过了诹访手里的矿泉水,诹访则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自己差点穿帮了。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神谷和小野戴上了耳机,从控制室那边发来了即将开始的指令,所有人员就位,今天的第一话收录马上开始。

 

不得不说两位都是经验极其丰富的声音出演者,就算私下的关系已经紧张得快要让方圆几里的空气凝固,但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他们的声音表露的情绪就好像橡皮泥一般能随他们自由拿捏。譬如现在,小野的语气明明轻柔欢快,脸上的表情依然还是和收录前一样寡淡,就算真的因为读者的来信忍俊不禁,不过几十秒又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神谷则一如既往地吐槽接梗,如若不是诹访在收录现场,光听广播,他真的以为这两个人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笑眯眯地录了这几个小时。

 

第一期收录完毕,进入短暂的休息时间,刚才的对话笑点虽然因为两位主持人的原因变得比往时少了一些,但经过剪辑之后估计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诹访暂时松了一口气。现在是冬末春初,不算特别冷的时候,录音室的空调温度依然按照习惯订在了比较高的数值,脱了外套的诹访觉得有些闷得慌,他抬起头四处扫了一眼,比他更怕热的小野脸上已经热得泛红,不仅脱了外套还将袖子往上卷了大半。

 

在休息时间总会一起去走廊转转或者下楼买东西的神谷和小野此刻却依然端坐在座位上,没有人开口,也没有人挪动,空气仿佛凝固般静止。诹访被这种异样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干脆起身去走廊透透气,他才刚走到控制室,神谷便从里面走了出来,路过他时还像刚才一样偷偷摸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诹访桑,我觉得空调的温度开得太大了闷得难受,可以往下调几度吗?”

 

连最怕冷的神谷桑都觉得空调温度高得过分,诹访自然举双手赞成这个提议。他在神谷去洗手间的时候一口气把温度往下调了好几度,在等待温度降下来的时间里下楼去自动贩卖机给自己买了罐热饮,再回来的时候神谷已经坐在了录音室里,但是却穿上了一直挂在椅背上的外套,甚至还戴上了卫衣自带的帽子,缩成一团认真读台本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可爱的松鼠。

 

该不会是刚才温度下调的幅度太大,神谷桑又是对寒冷比较敏感的体质,所以才变成这样了吧?他觉得冷但是又不好意思再麻烦自己重新调温度,所以宁可自己忍着也不再开口了吗?感冒了怎么办?

 

现在的温度对于诹访来说不高不低正正好,但对他们番组的王牌大人神谷浩史来说也许是略低了一些。这种季节变更的时候最容易在空调的温度上产生纠纷,诹访还在心里纠结着要不要把空调稍微往上调回几度,一直沉默着静坐的小野却忽然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诹访桑,现在的温度有点低了,我不穿外套觉得冷但穿了又热,可以麻烦您把温度稍微往上调一些吗?”

 

没想到他们番组的另一个王牌大人竟然也是来申请变更空调温度的,却也正好应了诹访纠结的心理。他答应了小野,小野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道谢然后去了厕所。他又重新把空调调回稍微高了一些却不至于像第一次那样热死人的温度,这才松了一口气,拿着他刚才买的饮料回到录音室里坐好。

 

在打开手里的饮料时,诹访下意识地朝神谷手边的矿泉水瓶扫了一眼,却惊异地发现那瓶水的水位线下降得比自己想象中要少得多。神谷根本没有“因为觉得天气干燥”而喝了很多矿泉水,反而是小野的已经少了小半瓶,诹访仔细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刚才收录的时候小野根本一口咖啡也没有喝,喝的几乎是矿泉水。

 

还没等他仔细思考,神谷便四下望了望,在确定小野暂时不会进录音室之后才从背包里摸出了一盒没有开封过的稻荷寿司,伸长了手努力推到小野的桌面上。

 

在做完这些之后,神谷把背包放好,甚至还检查了好几遍拉链有没有拉上,然后转身对他做了一个“拜托了”的手势:“诹访桑,请你等会儿告诉他这个稻荷寿司是你下午买多了顺便带来给他的,可以吗?”

 

这下诹访是彻底明白了,小野在来录音之前根本没有吃任何东西,觉得空着肚子喝咖啡对胃不好的神谷拜托他买矿泉水其实是为了买给小野,照这样推理下去,刚才神谷来请求下调温度其实是因为小野很热,而小野来找他要求上调温度是因为神谷觉得冷。

 

在弄清楚一切之后,诹访胜并没有因为真相清晰起来而感到高兴,反而觉得无比头痛。他对他们番组的这两个笨蛋的冷战毫无插手之意,也并不想卷入其中,但神谷双手合十眼神委屈的样子让他实在硬不下心来拒绝,他觉得刚刚才被热饮温暖过的胃竟然隐隐作痛了起来。

 

明明关心对方关心得要死,却还是要装作互不理睬的样子,你们两个是今天才刚满四岁的小孩子吗?

 

拗不过神谷真诚的眼神,他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心里却觉得聪明的小野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说辞。他在小野还没回来的时间里心如乱麻地斟酌着用词,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更有说服力一些,但他万万没想到小野在进入录音室看到这盒寿司之后,连给他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便微微倾身朝他鞠了一躬:“诹访桑,谢了。”

 

诶?你真的以为这是我买给你的啊?

 

准备好的说辞被一股脑堵在喉咙里,诹访仅来得及发出一声单音,已经饿坏了的小野便不管不顾地坐下来拆开了那盒寿司,风卷残云般消灭了其中两个。诹访悄悄从稿件里抬头瞥了一眼神谷,小野明明已经按照他的愿望吃掉了寿司,他的表情看上去却不像是开心的样子,反而带着一些失落的味道,像极了受伤之后无人安抚的小动物。

 

事情好像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了……以这种tension去录下一期节目,就算录两个小时,怎么想也不可能达到以前那样的水准吧?

 

离收录开始还有三分钟的时间,这时候插手协调他们之间的矛盾似乎只会越帮越忙。诹访有些担心起来,刚想起身去控制室和内田商量商量,看穿他行动的社长大人却在玻璃的那边向他摇了摇头,做了一个“你放心吧”的手势。

 

好吧,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在诹访胜的预料之中,从开始收录的第一秒起,神谷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没什么异常,却没有前一次那样明朗元气,在这个番组笑点最低的他在小野抛了一个让所有人爆笑不止的梗之后竟然破天荒地没有笑到岔气,反而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进入到DG谈话室环节,由神谷来念信。

 

“这封是来自yuka桑的投稿。神谷桑小野桑你们好,前几天我购买了登载着两位关于《宇宙戦艦》采访的周刊。因为神谷桑是小野桑的前辈,所以在我心里由神谷桑来帮助和指点小野桑的情况占很大的一部分。在看到神谷桑说‘在此之前和小野君进行了很多次交谈’之后觉得很高兴,两位互相帮助的样子实在让人感动,小野桑出演这个系列作品已经很久了,想请问一下小野桑在帮助神谷桑解读剧情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情呢?”

 

神谷的话音刚落,诹访就在心里暗叫不好。为了保持念信的时候收到的惊喜,除非是很重要的内容,一般情况下诹访在碰头会时并不会详细突出这块内容,他在选信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棒的主题,但没想到这两位王牌大人在这种时候正好闹起了冷战。

 

神谷一直没有抬头,在念完信之后便像消了音一般陷入了沉默的状态,小野则盯着神谷手边的台本若有所思了起来。沉默太久会变成放送事故,诹访几近绝望,刚想“算了吧大不了把这段剪了不要了”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小野的声音便宛如救命稻草一般响了起来。

 

“我和神谷桑合作这个广播还差几个月就满十年了。从我第一次坐在他对面开始,我就一直承蒙他的照顾,不仅是在广播里,在台下很多你们看不到的地方,都是神谷桑用他积累下来的经验一点点告诉我该怎样做或做得更好。从他的身上,我不仅学习到作为声优的技能经验,还学到他热爱着这份工作、无论何时都想尽力做好它的这份心情。我一直很想回报些什么,所以只能尽力跟上神谷桑的步伐,能因为《宇宙戦艦》而得到和神谷桑交流的机会,我的心情如果只用‘高兴’一词来描述,就显得太过单薄了。”

 

小野的声音不大却坚定,温润沉稳,低低地回响在这间安静的录音室里。神谷还是没有抬头,脸上的表情却在这几秒之内千变万化,因此他没有看见小野一直凝视着他的温柔的眼睛。

 

“以前也说过了,神谷桑也只是一个和普通人一样有很多缺点的欧吉桑,在和他分享交流之余,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像往常一样逗他笑,让他能开开心心……”

 

“你好烦啊,人家只是问你心情你啰啰嗦嗦说那么多没用的干嘛!”

 

语气里满是嫌弃之意,诹访看过去的时候,首先捕捉到了神谷泛红的耳朵尖,然后看到他口是心非地和小野相视着笑了起来。如果诹访没看错的话他的眼睛里好像还闪烁着隐隐约约的湿意,在麦克风收录不到的范围里,他好像还用口型说了两个字。

 

バカ。

 

而接收到这个信号的小野却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奖赏一般,自顾自地笑开了。

 

你们两个,真的是情窦初开的笨蛋吧?

 

诹访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看到控制室的内田一边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一边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真不愧,是奇迹番组。

 

接下来的收录进行得无比顺利,当拍完收录照之后,今天的工作终于到此结束了,诹访决定先去一趟洗手间再离开这里。当他一边甩着湿漉漉的手一边走回录音室的时候,一向打头阵离开的神谷和小野竟然还没有走,整个录音室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浩史,你一个晚上应该只吃了一袋面包吧?不如你把最后一个寿司吃了吧。”

 

“你只吃了两个寿司应该还不够吧,我记得你从下午开始就没吃东西了。”

 

“下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听说你也没吃,我以为你会买两盒的嘛,所以我也没再吃其他东西了……”

 

“你啊……你也已经有很多很多后辈了吧,还这么依赖前辈可不行啊。”

 

“歉抱歉抱!”

 

……

 

在诹访进入录音室的时候,他正好将小野一边做着怪动作一边豆芽颜、而神谷早就背着包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等待小野的情景尽收眼底,在看到折回来拿包的他时,神谷和小野恢复了往日的表情,挥挥手向他打了个招呼。

 

诹访朝他们点点头,无意干涉他们接下来的对话,于是背了包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但他还没走几步,就回想起刚才碰头会的时候关于那个企划有一些忘了说的小细节。

 

“对了,关于那个企划……”

 

“去吧去吧!不过下个月还不行,下下个月怎么样?小野君你以前不是说过那里有很多名特产吗,去的时候也顺便买一点吧!”

 

……完全,进行不了正常的对话。

 

“你们都没意见就好,那具体事宜等我和内田桑仔细商讨之后再告诉你们。”

 

诹访放弃了交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朝他们挥了挥手迈开步子走向了电梯。他和录音室的距离渐渐被拉开,神谷和小野的交谈声便越来越远:

 

“小野君,去吃夜宵吗?”

 

“嗯,你不是还饿着嘛,去你上次说想去的那家?”

 

“好……刚才对不起呐……生了你的气……”

 

“没事的。都说了没事了,笨蛋……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对,就这样,开心点。走了?”

 

“嗯。”

 

……

 

并不想深究为什么他们番组的这两位王牌大人明明已经疑似谈了十年恋爱,却还能保持热恋状态没有消退,诹访胜此时此刻只想摇摇头,大声感叹一句:

 

哎,我们番组的那一对笨蛋情侣哟……

 

<Fin.>

 

 

PS:小野已经知道寿司是神谷买的了,但他在看到稻荷寿司的时候之所以向诹访道谢,是因为他知道神谷为了掩饰肯定又麻烦诹访说谎了,所以那句“谢谢”=“不好意思我家浩史又给你添麻烦了”╮(╯▽╰)╭


评论(19)

热度(135)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