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魏白】恶向胆边生09

*魏有钱x白rap

*HE

*目标是甜过谣书(梦里什么都有)

*事实是甜不过谣书

【前文请点击我】

白rap从来都不知道平时总是西装革履公司蹲的魏有钱原来可以跑得那么快,就像他不知道这座购物中心的经理室的后门通往楼侧的那个露天楼梯一样。

 

像许许多多个恐怖游戏里被怪物追赶的主角一样,白rap只听见经理室的后门“咚”地在关上,他身后的道路就被牢牢地堵死了。萧瑟的秋风扑面而来,鞋底踩踏露天楼梯的钢铁踏板时的铮响宛如晕在耳边的震响,经理室所在的楼层不算高,白rap却觉得他隐忍多年的轻度恐高在视线触及那堪堪及腰高的楼梯扶手时一下子就藏不住了。

 

头晕得厉害,甚至连魏有钱身上套着的那件浅色卫衣都白得晃眼。白rap脚下猛地一顿,右手下意识地想要握上扶杆,左手却被回过身来的魏有钱先一步握住了。

 

“别碰那儿,脏。”

 

魏有钱用眼神把他几欲抬起的右手给逼退了,这才扣紧了他的手指准备继续往前走。这个隐藏的楼梯开在购物中心大楼的侧面,过条马路就是无人问津的街心花园,很少有记者会在这儿蹲点,于是魏有钱便一改刚才急促的脚步,小心翼翼地带着身后那个战战兢兢的孩子慢慢往下走。那孩子却急了,却只能像一只吊在半空的蚂蚱一样不知所措地摇晃他们相交的手。

 

“这儿……太明显了,会有人发现的!”

 

明明刚才还害怕得很,现在却嫌他走得慢,魏有钱真的快被这个有恃无恐的小明星给整得没辙了:“这条路不会有几个人知道的,放心吧。”

 

“那不行!”白rap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个度,“那些人,他们会藏在屋顶,藏在某个写字楼的楼道,甚至藏在灌木丛里,就等着拍你呢!”

 

可现在这些记者只是想要采访他,所以才从经纪公司一路把他围堵到这儿吧?魏有钱隐约觉得有哪儿不对:“你以前被他们盯过梢?”

 

这下那孩子不说话了,一路安安静静地跟着他走到了楼底。魏有钱在来接他之前就做好了功课,车子就停在街心公园旁边的停车场。以前他从来不会在街上公然去牵白保险的手,现在那孩子的手掌就这样毫无阻碍地贴着他的皮肤,体温比他略低一些,却没有让人不适的湿冷感,手指修长骨感,掌心却意料之外地温软。

 

魏有钱贪恋这种感觉,本想装个傻继续把他带到自己的车子面前,白rap却扭扭手腕示意他松手:“我只是怕你会被我连累。”

 

魏有钱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

 

其实他在露天楼梯上决定牵白rap下楼之前就对未来的情况做过各种设想,当然也包括白rap现在正在担心的这件事儿。但魏有钱本来就不是娱乐圈的人,顶多是一个能被提名富豪榜的公司老板,照片爆出来对他的影响微乎其微,可对白rap却是加倍的伤害。“同性恋人”“包养”“金主”这类词语加之在一个好不容易东山再起的歌手的身上,就算是行外人也清楚地知道这不是一句简单的朋友就能够澄清的。

 

可白rap却在担心他会不会被自己连累。

 

魏有钱笑了,却没有回头,因此白rap没有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白rap的手指已经没再用力回握着他了,掌心滑溜溜的像一条随时会从他的指缝间溜出去的小鱼,魏有钱在他即将逃离的前一秒握着他的手用力往身前一拽,趁其不备牢牢地与之十指紧扣。

 

“怕什么?谁敢发这种照片,发一张我让他删十张。”

 

直到白rap在恍惚之中在魏有钱的副驾驶座上坐下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以前的白保险自知自己只是魏有钱的一个小情人,只有坐在后座的胆量,于是上一回白rap也就遵从着习惯打开了后座车门,这还是他第一次坐魏有钱的副驾驶座。

 

他有些紧张,紧张到一直牵着他的手松开的时候,他还下意识地伸手去抓想要帮他关车门的魏有钱。魏有钱疑惑地弯下腰,白rap还没来得及摇头,那人便越过他的身前帮他系上了安全带。

 

“你的背包刚才压到它了,所以摸不到它在哪儿吧?”

 

完全被当成不会系安全带的小孩子来看待了。

 

魏有钱在打开车门的时候,就看到刚才还拽着他的手不让他走的白rap只留了一个后脑勺背对着他,耳朵尖却红得快要滴血。他见得最多的就是梗着脖子跟他呛天呛地的白保险,这样的白rap很是罕见,于是没忍住玩心大起:“想听什么歌?我觉得你去年发的那首歌很适合在开车的时候听,不然就听那首?”

 

手里的光碟还没来得及塞到CD机里,白rap果然就气急败坏地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行!换一首!”

 

那孩子的面儿薄得很,这会儿不仅仅是耳朵尖,连耳根和一小片脖颈也跟着染了粉。魏有钱只觉得这样的白rap可爱极了,于是又起了恶趣味把光碟盒子的正面给他看了一眼,哪是什么他去年发的专辑啊,明明就是不知写着什么英文的外文歌曲。

 

白rap这一下可着着实实地愣住了,眼睛瞪得滚圆滚圆,后知后觉地才反应过来魏有钱是在逗他玩儿。他可不能对自己的投资人生气,毕竟以后的音乐活动还得仰仗这位爷呢。白rap把此刻躁动不安的心跳归结为愤愤不平,又把脑袋转过去不想让魏有钱看到他躲闪的眼神,可魏有钱却早就没在纠结这件事了:“去哪里?”

 

去哪儿?想去哪个地儿吃饭不都由您大老板说了算么?

 

白rap的脑海里只回荡着火锅两个字,但这会儿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自己显然不适合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人山人海的火锅店里。他很想说不然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得了,可人家大老板好不容易抽个空出来想跟自己吃饭,直接拒绝也太不近人情了。

 

去他家绝对不行,他很久没打扫卫生了,地上的灰尘飞得跟停车场有得一拼。思来想去,白rap实在是没了主意:“不然……咱……就随便……找个清净的地儿?”

 

他观察着魏有钱的表情,就生怕人家魏总一个发怒说他没诚意又给他撤了资。可魏有钱似乎真的在认真思索他的话,没过一会儿便一踩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嗖地冲了出去。

 

“还真有那么一个地方。”魏有钱一边打方向盘一边说,脸上笑意渐浓,“不过我们得先给那边打个电话,你能帮我这个忙吗?”

 

又清净又要打电话预定位置,这个地儿别是全市数一数二吃一顿就要花掉半年工资的顶级餐厅吧?白rap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金贵,在魏有钱的指示下惴惴不安地从对方的口袋里掏出了魏有钱的手机,还动用影帝级的演技对解锁密码犯了难。在得到对方“你的生日”的回应之后,白rap成功进入了待机桌面,刚想直接点进通讯录,却又狠狠地愣住了。

 

魏有钱的手机桌面,不知从何时开始换成了白保险的照片。

 

上一回魏有钱把这张照片亮出来的时候他看得不太清楚,这会儿他终于有机会仔细端详了。这张照片没有加任何滤镜,可他却从拍照人的角度和笨拙的拍照手法看出了那人对照片里的少年的浓情蜜意。他突然觉得照片里的白保险又不太像自己了,原来白保险在魏有钱的眼里是这个样子的吗?

 

他的手指不小心划到了通话记录的界面,这是一个比较隐私的部分,白rap刚想点退出,却在慌乱之中瞥见了昨天中午的通话记录,13:21分,呼出对象是白敬亭。

 

“找到通讯录了吗?按首字母往下滑,找到一个叫欧文的人,给他打一个电话。”

 

魏有钱在认真开车,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这边的异动。白rap照着魏有钱的话找到了那个人的名字,拨通之后把手机递到了魏有钱的耳边。

 

原来魏有钱真的没有忘记和白保险的约定。

 

白rap早已没有心思去听魏有钱和电话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只是愣愣地充当着一个手机支架,看着周围的景色在车窗外连成一条模糊倒退的实线。

 

 

车子最后停在了和它的身份完全不相符的街口的菜市场旁,这里停车场虽然很小,却挤满了电单车,反倒是汽车的停车位空出了不少。

 

白rap以为他要去菜市买菜,下了车闷声就往菜市场门口走,没走几步便被魏有钱拽着改了方向。这儿离市中心有一定的距离,老式的大板楼层层叠叠地林立于此,是好几个居民区的交接口。白rap跨过不知从哪儿流到马路上的又一滩积水的时候差点儿撞到了一个正要往菜市场走的中年妇女,对方的眼神直勾勾地钉在他的身上,看得他直犯怵,还以为自己变了装都能被别人认出来,没想她只是翻了个白眼让他下次走路记得长眼睛。

 

与他擦肩而过的多是牵着孩童的老人,路边的榕树盘虬卧龙,连凹凸不平的石板边缘都爬上了隐隐的青苔。没有五光十色的广告牌,没有装潢高档的服装店,这里明明有时间流动的痕迹,却又将人类本质的淳朴凝固了下来,代代相传,永无尽头。

 

熙熙攘攘,却美好得宛如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他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也不再只顾着低着头走路,而是分出了神看着魏有钱在前方带路的背影。和从小就生活在僻静环境的他不同,魏有钱对这一带很是熟悉,白rap跟着他走过了人流最多的那一段交叉路口,拐进了一条只容两辆电单车并排通过的小巷。

 

他从巷口走到了巷尾,期间看到了理发店门口用粉笔写着10元一次剪发的小木牌,闻到了干货店八角和枸杞混合的苦味,听到了杂货店老板娘坐在收银台看电视的主题曲。魏有钱的脚步没有一刻停下,却偶尔会亲切地跟店主挥手打招呼,从他们的对话中白rap得到了魏有钱的另一个称呼“小勋”,也得知魏有钱似乎很久没来过这儿了。

 

也是,天天往白保险的出租屋跑,哪儿有时间住别的地儿啊。

 

他被自己兀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又觉得甜蜜,本着“反正魏有钱后脑勺又没长眼睛就算长了也不知道我在想啥”的心理纵容自己继续这么想下去。可魏有钱的后脑勺好像还真的长了眼睛,白rap明明没看见他回头,魏有钱却像是在他身上安了感应器一般提醒他:“别踩那块地砖,松动了很久了,你一踩它砖头底下的水肯定溅到你身上。”

 

可到底还是为时已晚,白rap光顾着甜蜜,没留神一个使劲儿便真的把水溅了自己一裤腿。他还在纳闷砖头底下为什么会有水,往左边一看某家店的店主正把洗菜叶子的水随手往店门前的地儿泼,这才真相大白了。

 

他开始为自己的走神感到懊恼了。

 

白rap站在那块地砖上欲哭无泪,鞋子脏了心情差得很,也不想继续往前走,搞得魏有钱不得不转回身来拉这个生闷气的小孩儿:“没事儿,你包里不是还有一条裤子吗,到了那地儿再换。”

 

得嘞,这人根本不知道他在意的不是裤子而是鞋子。

 

他苦着一张脸,就这样被魏有钱拉着走到了目的地。他昨天因为决定丢掉白保险身份的事儿睡得很晚,今天早上签合同又被迫起早,睡眠不足连吃早饭的胃口也没有,这会儿闻到空气中隐约浮动的葱花和浓汤的香味才察觉自己饿了。

 

魏有钱一边朝里面的人招呼一边把他往里带,直到走到取餐口旁边的收银台时白rap才看见墙上贴了菜单。他今天没戴隐形,眯着眼睛看了小半会儿才勉强知道这家店是卖面的,魏有钱从头到尾把菜单给他读了一遍,他在海鲜和牛肉之间纠结了好久,最后忍痛选了海鲜。

 

“我就要海鲜。”魏有钱跟他说牛肉很好吃的时候,白rap还在跟他犟,“吃火锅的时候我点的都是牛羊肉,海鲜点得少,今儿我要吃回来。”

 

他的鞋子湿了,心情很不好,这会儿颇有点白保险上身的样子。魏有钱点了单,又问了一句“欧文姐不在吗”,在得到了“她进货去了一会儿就到”的回答之后,魏有钱让白rap选一个位置坐下来等他。

 

“我和豆豆聊会儿天,你先坐,等欧文姐到了就能带你去换裤子了。”

 

豆豆指的就是那位在他纠结海鲜还是牛肉的过程中,一直耐心等待他的答案,笑得很甜的收银员姑娘了。白rap也不知道魏有钱要跟豆豆聊什么,只知道他们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了,坐下来之后就看见魏有钱和豆豆一前一后进了厨房。

 

他给贾姐发了条信息报平安,在等待的过程还把周围的环境细细打量了一遍。这家店的氛围他很喜欢,食客不少却难得地保持了环境的清洁,有了些年代感的木桌简单地摆了一个筷子筒和一包抽纸,东西不多,显得桌面很宽敞。

 

百无聊赖地等了好一会儿,白rap实在是坐不住了,刚想掏出手机玩会儿静音斗地主,有什么人便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妇女,微胖,却和豆豆一样笑容明朗:“你就是白白吧?”

 

从下车到现在他都没被人认出来过,现在猛地来了个人这么问他,白rap吓得快要把桌子当成跳山羊一样跃过去。但随后她又补充了一句“真不好意思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就是欧文”,白rap才知道她就是魏有钱口中的欧文姐。

 

“欧文姐你好,我是魏先生的朋友。”

 

白rap忙不迭向她鞠躬,她摆了摆手:“刚才小勋给我打电话说你的裤子湿了,穿着难受,我带你去换。”

 

在厨房打的吗?

 

白rap应了一声好,等欧文去后厨打了声招呼,这才跟着她往外走。她从踏出店门的那一刹那就打开了话匣子,一边夸他眼睛水灵又瘦瘦高高的一边对他的声音赞不绝口,半晌还补了一句“难怪小勋从好早之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白rap跟随着她的脚步拐进了一个幽静的院落,正午时分的阳光在参天的榕树面前不再那么耀武扬威,这里安静得只有鸟雀拍打羽翅的震响和他们细碎的脚步声。欧文打开了单元楼一楼的铁门,还没停下夸他的词句,白rap面子上却先过意不去了:“其实魏先生现在是我的投资人,要说喜欢的话……他应该只是比较欣赏我的作品吧。”

 

欧文家的面积不大,两室一厅,却和面店一样干净整洁。白rap被允许在她儿子的房间里换裤子,她把门带上的时候还不忘摇头反驳他的话:“不,小勋从他还是外卖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喜欢你了。”

 

可是魏有钱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明明是那个“英雄救美”啊,难道自己刚出第一首歌的时候魏有钱还没发家致富?

 

白rap越想越不明白,只当是魏有钱在外边夸自己的爱豆夸得口无遮拦,让欧文误会了。他在不触碰房间里任何物品的情况下换了裤子,期间为了保持平衡还从这头跳到了另一头,在差点儿撞上书桌的前一秒及时地把腿伸进了裤管里。他把脏裤子折起来放进塑料袋里封死,刚想出房间门,却被书桌上摆着的一张照片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张被精心上了裱的相片,蓝天白云下的小洋房明明是照片的主角,却又像是这片迷人天空的小小点缀。堪堪拍进照片一角的花园开满了摇曳的百合和浅色的紫罗兰,是整张构图中画龙点睛的一笔,白rap浑身一震。

 

这明明就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那栋房子,花园里种的都是他最爱的花。

 

他忐忑不安地出了门,热情的欧文已经替他倒了一杯冰镇柠檬水,他却顾不上喝:“请问……书桌上的那张照片,是您的儿子拍摄的吗?”

 

“那是小勋拍的照片,我儿子喜欢所以留了下来。其实在我还没怀孕之前,小勋曾经住过这里。他和我的老公是好朋友,他刚做外卖员的那段时间经常被差评,工资很低,我老公就帮了他一把。”欧文这么说着,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们都劝他另谋出路,但他一直不肯。说是他遇到了他喜欢的人,那个人天天给他全五星好评还带图,他才不至于丢了这份工作。”

 

随着欧文的话,白rap这才隐隐约约地想起他独居那栋洋房的时光来。他确实有那么一段孤僻得不愿意出门,每天点外卖,却连拿外卖的时候都要戴口罩的时间的。给他送早餐的永远都是同一个人,戴着那个薄得要死的毛线帽,每次送餐过来的时候那人的耳朵和脸都被冻得红透了,却还是傻乎乎地把他点的包子和粥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拿出来。

 

“小柏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那个人这么说,他这时候才发现对方竟然连一双手套也没有。他盯着那个人看了好一会儿,思索着该不该把自己多余的手套送给这人一双,可又怕这人不愿意接受这明显的施舍,于是只是跑回屋里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抱着它们有什么用,还不是凉透了,不如多关心关心你自己的手。

 

白rap把水递出去的时候很想这么说,可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却变成了“拿着它就快走吧,冷就直说嘛盯着我看有什么用”。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他觉得他的态度似乎伤害到这个战战兢兢的外卖员了。偷偷看过去的时候对方却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而是捧着纸杯子傻乎乎地在笑,笑完了还对他道了谢,让他快点进屋外边冷。

 

这还是第一次有妈妈以外的人关心他冷不冷,白rap在关门的时候心里也暖暖的,一边按照习惯给了个好评一边把包子丢进蒸锅里加热,决定下一次见面一定要给这个可怜的外卖员送一双手套。

 

可他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那个外卖员了,也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和那个外卖员几乎天天都在见面。

 

手里被塞了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是那杯冰镇柠檬水。欧文把杯子递给他的时候还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个人就是你。后来他做郁金香项目成功了之后还不忘回来跟我们说,他终于找到你了,你加入了一个组合唱rap,唱得可好听了。”

 

 

白rap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回到那家面店里,怎样在魏有钱的注视下吃完那碗大大地超过他平时食量的面的。除去戴口罩给吃饭增加的不快感,他几乎要给这碗面奉上他人生中所吃的面的最高分了。

 

汤底是用煎过的虾头和鱼头小火慢熬的,海水特有的风味混杂着海产品的鲜甜从舌尖向大脑蔓延,白rap几乎是从吃进去的第一口开始便停不下来了。他也不知道这碗面的辅料就是如此还是店员看在是熟人朋友的面子上给他额外加了一点,他只觉得那些鱼片、虾仁和虾饺蟹饺在他的碗里满得都快溢出来,魏有钱结账的时候他撑得差点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场景好像有些似曾相识,以前白保险跟着魏有钱出来吃饭的时候,似乎也总是饱得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资本主义就是好啊,他把包背起来的时候这么想,还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勤快的豆豆已经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便过来收拾他们用过的桌面了,魏有钱和欧文在店门口叙旧,白rap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干脆靠在墙上一边玩手机一边当个装饰品。

 

豆豆却在这时候问他:“怎么样,这面吃起来还不错吧?”

 

当然不错了,这好吃得他都想天天叫这儿的外卖了。白rap吃得太饱不想说话,就猛地点头,然后就看到豆豆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勋哥不让我告诉你,我就偷偷给你说。其实他不希望你点海鲜,因为海鲜面里会加一点香菇,你跟欧文姐去换衣服的时候他一直在厨房里给厨师监视着呢,一边让他们多放点这个一边让他们不要加香菇,就怕加了一点你吃不下了。”

 

原来那天张总问他是不是不爱吃菇类的这段对话,魏有钱注意到了啊。

 

白rap眨了眨眼睛,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豆豆便慌张地朝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端着空碗匆匆忙忙就进了后厨。魏有钱在这时候结束了和欧文的对话,一边朝他这边转了个方向一边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回家吧。”

 

魏有钱这么说的时候,还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让他有一瞬间误以为魏有钱会开车和他一起回到他的小出租屋的错觉。可随着周围的景色沿线变化,他看着车子行驶的道路由陌生到熟悉,最后确定魏有钱是在开往他的单人公寓的时候,他的心非但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泛起了隐隐的失落。

 

那么,明明在昨天晚上已经决定要彻底遗忘白保险身份的他,此刻为什么会继续幻想白保险被宠爱着的感觉呢?

 

魏有钱已经把他的过往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还像个胆小鬼一样缩在乌龟壳里的自己,有点过分了吧……

 

他揪紧了衣摆,回想到自己那段毫无斑斓的过去,不由得咬住了嘴唇:“你早上问我是不是被人盯过梢,我现在可以回答你,是的。从我被雪藏的时候开始,到我同意做甄花旦的助理,最后连我受伤住院之后他们都没有放过我。甚至还有人怀疑这只是我自导自演博同情的一场戏,一定要拍到我脸上带伤的样子才肯罢休。”

 

白rap的声音很低,却在说话的同时下意识地抬手覆上了他的右颊。魏有钱意识到这就是他当年受过伤的地方,明明无数次看过白保险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那你……受伤的地方现在好了吗,还会疼吗?”

 

白rap摇摇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膝盖却没有聚焦:“已经痊愈了。但是我还是没做好对外宣布的打算,所以我平时还是会戴着口罩。”

 

想到白保险那毫无防备的睡颜,魏有钱有些忍俊不禁:“是怕自己恢复以后变得难看,粉丝接受不了吗?”

 

“不。是怕面对粉丝们期待的眼神的时候,我无法做出相应的回应,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希望他们对我抱有期待。我不是完美的,我活不成他们想要的那个样子,与其让他们知道我真实的样子时抛弃我,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拥有我。”

 

又是一个红绿灯,魏有钱在信号灯转黄的那一刹那便及时踩了刹车,身后超车失败的小轿车不耐烦地按了一声喇叭。他们的对话被这个插曲强行中止,又或者说魏有钱根本不想搭他的这句话。直到车子在他的单人公寓门前停下来的时候,白rap才意识到他到家了,他该和魏有钱分开了。

 

他开门下车,没想魏有钱也跟着下了车,一步步跟着他看着他开了门锁,这才打算离开这里。

 

“不进来坐坐吗?”

 

白rap这么问,心里咚咚地敲着鼓,殷殷期盼着魏有钱答一个“好”字。可魏有钱却摇摇头,以“公司里还有事儿我下午要过去一趟”为由拒绝了他,他的表情掩不住地懊恼。

 

也许是看出了他的低落,魏有钱上前一步摸了摸他的猫咪胡须:“下次有时间再带你出来玩。”

 

他看到魏有钱的眼睛里也闪烁着不舍,可对方已经把道别的话抢先一步说了出来,就表明魏有钱去意已决。他不想魏有钱走,又不愿意直接说出来,脑袋转了半天思索着一切能用来拖延时间的理由,手指却在不经意之间摸到了裤口袋里的那个小玩意儿。

 

对了,这是早上演唱会策划人给他的东西……

 

他知道自己不该迟疑,因为魏有钱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可他却还在犹疑,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犹疑个什么劲儿,魏有钱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补充了一句:“别太小看自己。从你出道开始就喜欢着你的那些人,一定也是像我一样,喜欢的不是你的假象,而是你无法掩饰的那些真实。”

 

魏有钱的眼神柔软却坚定,压抑的情感犹如浪潮汹涌,最后归于温驯。白rap只觉得自己心里最深的那根防线,“啪”地一声断掉了。

 

他急急地叫住了才刚刚迈出一步的魏有钱:“等一下!你……你说过我和你喜欢的人长得很像吧?我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知道他现在离开了你,你想找到他吗?”

 

然后他看到魏有钱的身体猛地一震,魏有钱果然因为他的这句话停下了脚步。可魏有钱没有回答他想还是不想,而是回过身来神情复杂地凝视着他,他以为魏有钱只是激动得忘了说话,于是便斗着胆继续往下说:“你……如果想的话,就闭上眼睛,我带你去见他。”

 

魏有钱真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却绷不住笑,像极了当年那个敲开他的家门只敢盯着他傻笑的小外卖员。他在心里吐槽了一句那人的单纯,过了那么多年也还是对人不设防,一边拿出裤口袋里的东西小步小步地朝魏有钱逼近。本想往他手里一塞便一走了之,可对方那张傻乎乎的脸却让他心跳加速,他没忍住摘了口罩,踮着脚倾身吻了那人一下。

 

于是魏有钱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触到了什么温温软软的东西,紧接着手心里就被塞进了一个轻又硬的纸制品。他的白白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屋子里关上了门,像是怕他会破门而入般还没忘从里面反锁。魏有钱摸着自己的嘴唇,对那扇紧闭的大门笑得灿烂。

 

真可爱。

 

魏有钱这么想着,看了看躺在掌心里的东西,只觉得这张NZND十周年演唱会的门票也跟着可爱了起来。

 

 

TBC。

评论(81)

热度(501)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