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魏白】那啥,我给我助理打个电话

*现实向

*文中内容均为想象,请勿上升真人

*请蒸煮行为不要上升粉丝,我们同人写的糖根本不及十分之一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魏大勋就像一支离弦的箭的一样朝自己的房间冲了过去。开包、拿卡、刷卡、进门、关门、落锁,六个动作在他的脑海里演练了不下十次,于是当他实际操作的时候整套动作行云流水,魏大勋成功地在两秒之内从房间里面把门合上了,还不忘上了保险栓,好像会有什么不法分子强行破门抢他的钱似的。

 

但是白敬亭不是不法分子,白敬亭也不会抢他的钱,白敬亭只会偷他的心。

 

他倚在门板上喘气,完全没察觉自己的这副姿态有多么像言情小说里见到自己暗恋的学长之后仓皇逃跑的女主,还小心翼翼地从猫眼往外看了看。比他慢一步从电梯里出来的白敬亭耳朵里塞着白色的耳机,双手插兜走路带风,连一个眼神都没往他这边施舍一个,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刚才的所作所为。

 

目的达到了,魏大勋长舒了一口气,握着手机倒进酒店的大床里。今天是《拜托了冰箱》的播出日,他打开微博刷了好一会儿,没什么太多的评论,大概是第一批观众还没结束观看,于是便关了微博习惯性地点开了微信。

 

微信置顶的那个樱木花道头像上方没有带数字的红圈,最后一条互通的消息显示为“昨天”,魏大勋点进去的时候,只看到白敬亭惯用的“……”和他的最后一条“早点睡,晚安”。

 

他和白敬亭一起呆在这个剧组多少天,他们之间奇怪的气氛就维持了多少天。进组之前是白敬亭突然不爱回他的信息了,他本来以为人家忙,结果一看人在INS背了个小龙虾背包45°斜对角摆拍呢,连微信上问他的正经事儿都没理睬。不仅不理睬,过了几天还在炫耀新到的鞋,连他前几天在INS的留言都装作没看到。他锲而不舍地又留了一次言,结果白敬亭用一个亲亲我的宝贝鞋鞋的story回复了他。

 

那得意的神情仿佛是在嘲笑他,魏大勋,你连一双鞋都比不上。

 

他可不开心了,连去杭州的行李都没收拾好,就坐在床上恶狠狠地又给白敬亭留了第三次言:放开WDX。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用小号驰骋过超话无数次的人,WDX=我的心=魏大勋=我的鞋,这一语三关就问还有谁能评得比他妙。

 

魏大勋得意极了,手机一丢就继续捣鼓他的行李箱。都说事不过三,白敬亭这次一定会回他,如果真不回他他就再也不理白敬亭了。他用这份不知是不是梁静茹给他的勇气鼓起了满满的自信,给行李箱上好保险锁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无论是INS还是微信都静悄悄的,白敬亭连省略号的第一个点儿都舍不得给他打。

 

他瞬间像个瘪了气儿的气球一样瘫倒在床铺上。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在第二天见缝插针地刷INS的过程中看到了一线希望,白敬亭关注的那个卖鞋博主正好发了白敬亭昨晚当宝贝疙瘩抱着睡觉的那双鞋。魏大勋当即心生一计,连他昨晚信誓旦旦的“如果他这次不回我我就再也不理他了”都抛在了脑后,乐滋滋地跑到人家外国博主底下用地地道道的中文评了一句“请问这鞋多少钱”。

 

白敬亭果然回了他一串问号,魏大勋都能想象他对着手机翻白眼的样子,紧接着微信消息就弹了出来,白敬亭给他发了一个他在24小时里的经典表情包“啊?.jpg”。

 

魏大勋跟打了鸡血似的,连忙拨了一个视频通话给他,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就这样出现在屏幕中央。李洛书摇身一变孙弈秋,魏大勋看着他比前些日子短了一些的刘海,有些忍俊不禁:“发型挺可爱。”

 

白敬亭在吃饭,穿着西装打底的白衬衫,外边套了个自己的外套,一点也不怕把衣服弄脏。他的精神状态不是特别好,连饭菜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往嘴里送,盒饭还剩了大半白敬亭就把盖子合上说待会儿再吃。

 

魏大勋知道他这是吃不下了,又舍不得浪费粮食:“这么瘦了还减肥啊?”

 

白敬亭一边擦嘴一边“嗯”了一声:“职场新人哪儿能白白胖胖地去工作啊。”

 

他的语速很快,语调也趋于平和,魏大勋却敏锐地捕捉到他声音里的一丝不对劲来:“是职场新人又不是非洲难民,你就给哥直说了吧,感冒了?”

 

白敬亭也不瞒他,大大方方地点头:“小病,过几天就好了。”

 

白敬亭神色恹恹,但从声音上来看他的病也没那么严重,大概只是一大早从杭州赶去上海的舟车劳顿让他倦了。他晚上还有和赵又廷的对手戏,魏大勋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好像让他多说几个字就会把他的筋儿也一并抽了一般,只随便交代了几句就想挂语音电话。

 

“你啥时候过来啊?”

 

魏大勋在按下结束键之前听到白敬亭这么说,然后看到白敬亭眼神游移的样子,就知道这孩子的傲娇毛病又犯了。魏大勋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回了一句“你想我的时候”便挂了电话。

 

谁让你前几天一直不回我信息?还秀鞋,现在知道鞋重要还是我重要了吧?

 

魏大勋可得意了,但那会儿他还不知道他这短暂的得意是要付出漫长的代价的——比如他们之间这古怪的气氛,比如他锲而不舍的留言全都化为泡影,比如他们好不容易回温的关系又一朝回到解放前。

 

更让人难受的是,白敬亭还会回他的微信,在片场依然和他谈笑风生,回了酒店却从不到他的房间来找他,也没答应他意有所指的“小白,晚上我去找你对个戏吧”。

 

明明是正牌男朋友,为什么肉在嘴边他就偏偏吃不到呢?如果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那天就算要抽了白敬亭的筋,也要把他前几天不高兴的原因给问出来。魏大勋后悔极了,白敬亭不找他聊天也不和他打游戏,他出了汗身上黏黏的可难受,只好先放下手机去洗了个澡。

 

其实从白敬亭反常的时间他隐约能猜到这件事儿和王嘉尔脱不了关系,但当魏大勋从浴室里出来看到王嘉尔给他发的那条“[开心]小白说他最喜欢我,你输了!”的时候,他的眼皮还是不可遏制地跳了跳。

 

开什么玩笑,就算他微博把我取关微信把我拉黑他最喜欢的也只有我好么!

 

如果说前几天他还有耐心慢慢捂热那个冰块儿,坐在房间里啥也不干就一条条给隔壁房间的白敬亭发微信,时不时还接一条视频通话,那他现在就真的是彻底坐不住了。

 

魏大勋义愤填膺地,随便套了件T恤抓起手机蹬着拖鞋就往出走,咚咚咚三下像是在砸门,直到房里的人把门开开。进组好几天了,这是他第一次敲白敬亭的房门,一是因为白敬亭一直没答应晚上和他见面,二是白敬亭的感冒昨儿才刚刚好。

 

他刚才被王嘉尔的那条信息烧焦了CPU,行动的时候不经大脑,这时候他才开始后悔。白敬亭也刚刚洗完澡,穿着条宽宽松松的运动短裤,上身挎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发尾湿湿的还在滴水。魏从心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白敬亭没开口说话之前他还想找个借口赶紧跑,但对方眉头一皱用他带坏的那副东北大碴子腔问了一句“干哈?”的时候,魏大勋突然来了勇气。

 

“不干哈,对戏。”

 

衣衫不整,两手空空,这戏怕是写在浮空剧本里。白敬亭别了他一眼,却还是退后一步让他进来,关上门之后才环着手问他:“您这身行头……上王者剧本?”

 

上王者?上你差不多。魏大勋看着他白玉般的那截脖颈和底下的两颗痣,下方的锁骨精巧优美,花了好大的意志力才把自己的神智拉回到正题上:“你和王嘉尔说你最喜欢他的那个剧本。”

 

白敬亭似乎是愣了,愣了好久才挑起一抹笑来,眼刀子嗖嗖往他身上刮,好像他是插足白敬亭和王嘉尔的小三儿似的:“哟,明天怕是要六月飞雪。您早前不是老不在意了么,今儿怎么怒气冲冲地过来质问我了?”

 

说罢就头也不回地走去卫浴里吹头发去了,也没说让他走也没招呼他坐下,完全把他当一门神。我怎么就不在意了,你不告诉我我自个儿看还不行吗?门口离床很近,魏大勋三步并两步走得大步流星,气呼呼地抓过白敬亭床头柜的手机就解了锁。

 

然后果然看到王嘉尔满屏幕撒娇打滚地问他“如果我和大勋哥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你只有一个苹果,你会分给我还是大勋哥”“如果只能选一个人,你是想和我出去玩还是和大勋哥出去玩”。

 

白敬亭也不厌其烦地把选择题做成了类似于“你俩都会游泳,我救你们不是找累吗”“我有瑞士军刀,够咱仨平分”“叫上井宝,咱四个一起出去玩吧”的问答题。除了提到井柏然时王嘉尔出现了过激的“不要不要不要他一定只顾着和你们说话不理我”反应以外,其他的回答似乎都能让王嘉尔乖乖地接受,只是这之后王嘉尔又不死心地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我和大勋哥你最喜欢谁?

 

这回白敬亭没有再和王嘉尔打太极,而是隔了五分钟才回复他:“如果是朋友的话,当然最喜欢你了。”

 

魏大勋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和王嘉尔发那条胜利宣言给他的时间一模一样,这傻孩子估计就抱着手机在等白敬亭回复呢,一看到后半句就给乐疯了,完全忽略了前半句。魏大勋无奈地摇头,气瞬间消了大半,无意之中把聊天记录又往上滑了滑,这才找到了那么多天他看得到却吃不到的原因。

 

王嘉尔:小白,今天我们的节目录得特别开心!大勋哥说他把你让给我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撒花]

 

我不跳黄河,跳长江,能洗得清吗?魏大勋抱着白敬亭的手机瘫在床上有些绝望地想。

 

他很无聊,于是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看到落地窗前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的时候便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非常静距离》VCR里的那个白敬亭。看那衣服,那会儿应该是在杭州的酒店录的,脑袋上顶着带勾的白色鸭舌帽,前半段戏精得很,后半段又奶得可爱,平时的伶牙俐齿全都跑得没了影儿,连想一个夸他的词都磕磕巴巴,还绞着手指掩饰自己的紧张。

 

每每想到那段VCR,魏大勋心里就跟蘸了蜜似的甜得发腻。我媳妇儿就是那么好,就算跟我吵架了在外边儿还是一个劲儿夸我。魏大勋舒坦极了,把床上的枕头当成白敬亭揉进了怀里,还抱着它在床上来回打了好几个滚,直到真正的白敬亭出现他的面前,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抽走了滑落在床单上的手机。

 

“您这烙煎饼能不能回房间里烙,别挡着我看视频。”

 

白敬亭才刚刚在床边坐下,魏大勋就丢开怀里的枕头缠了上来,活像只撒欢的大金毛。大金毛还在蹭他的脖子,白敬亭痒得很,又拿魏大勋这副模样没辙,只能屈膝顶了顶压在他身上的魏大勋:“你好重,能起开吗?”

 

魏大勋于是从白敬亭身上翻了下来侧躺,却还是手脚并用地黏在白敬亭身上:“白白,你知道的,我说把你让给他,不是真的让给他……就只是把你让给他当朋友……哎呀!反正谁也甭想把你从我这儿抢走!”

 

他有些嘴瓢,差点把他自己也给绕了进去,却还是本着“反正白敬亭能听懂”的想法正义凛然地把白敬亭给抱紧了。白敬亭哼了一声回他“跟我解释这个干什么我又不在意”,却还是扭了扭身子缩进他怀里,刚刚被吹风筒吹干的头发还带着丝丝热气,发梢柔柔地扫过他的脸颊。

 

沐浴乳和洗发水的香味交织萦绕,魏大勋有些心猿意马,贴着白敬亭的耳朵便一路吻了下去。把衣服下摆往上推的时候,白敬亭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声音不稳地推拒“先让我看完视频”。

 

视频好看还是我好看?如果撂在平时魏大勋早就把他的手机抽走不管不顾地把人给压倒了,可他一晃眼却看到白敬亭点开的腾讯视频APP,一种不好的预感便油然升起。

 

这会儿魏大勋终于想起来了,他一下戏便急着从电梯往房间里跑的目的,就是为了躲避白敬亭可能会和他提起的《拜托了冰箱》的话题。开什么玩笑,他在这节目里简直挂相挂得连他妈妈都说他演得可真像,和王嘉尔抢白敬亭那段好像真的气得要把手上的甄稀冰激凌给拍到桌子洞里去。

 

实际上他确实是一个力度控制不当差点把那节目的金主爸爸给摔了,魏大勋没敢把这事儿给他妈妈讲,只能一个劲儿嗯嗯嗯地点头。现在白敬亭要看这档节目,他还在旁边杵着,这和公开处刑有什么区别?魏大勋扭扭捏捏地,翻了个身便坐了起来,想走又不想走。

 

走不走呢,白敬亭那意思明显是答应他看完节目可以让他为所欲为了,可如果不走呆在这儿有多尴尬啊……魏大勋踌躇极了。不然还是走吧,找个借口说自己有些东西要收拾,晚点儿再过来。打定主意之后,魏大勋便下床找他的鞋子,脚才刚刚蹬进拖鞋里,一摸口袋却发现自己忘了带房卡。

 

白敬亭已经趴在床上等视频开始之前的广告结束了,见他一言不发地起了身,不由得有些疑惑地回过头问他:“怎么了?嘉尔一定要我看看这期节目,一起看吗?”

 

魏大勋盯着白敬亭衣摆底下露出的那小截白皙的腰肢,低腰裤上沿那微微凹陷的两个腰窝仿佛要把他的魂儿也一并吸了进去,他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又点点头:“我……我只是想去上个厕所。”

 

可想而知,结果当然是白敬亭锤着床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他:“你说你一个两月前刚满29岁的人,咋还像个2.9岁的小朋友急眼儿了呢?”

 

魏大勋义正言辞地把白敬亭往胸前一兜:“有人跟你抢你男朋友,你能不急眼儿啊?”

 

白敬亭在他怀里笑得花枝乱颤的,就差没把他当个毯子在上边打滚了。他看完了节目还不愿放过魏大勋,甚至还到他那条宣传的微博底下看粉丝们的留言。起初魏大勋还捧着自个儿手机假装刷微博不理他,直到后来白敬亭开始大声念类似“你抠得真可爱”这样的留言之后,他终于把白敬亭的手机抽走然后刷地一下关闭了微博。

 

“你知道吗,大家都说这期是她们看过的最有意思的一期了。”白敬亭环着他的脖颈,弯着唇角笑意盈盈地凝视着他,然后飞快地凑上来给了他一吻,“你真棒。”

 

同样是夸他的话,从白敬亭嘴里说出来又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了。他只觉得眼前的白敬亭好看极了,酒店的橘色壁灯仿佛在他身上镀了一层圣光,眉眼清秀,神态又温柔又可爱,脑子一热便把白敬亭搂怀里吻。

 

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又因为各自的工作岔开了好久,现在好不容易滚在了一起,谁也没打算在这时候给刹车上踩那么一脚。也不知是不是小别胜新婚,今晚的白敬亭又乖又奶,声音软软地叫了他好几声“哥”不说,还被他哄着说了好几次“最喜欢你”。

 

撇开第二天清早偷偷摸摸溜到楼下柜台拿备用房卡的狼狈不说,魏大勋在片场里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不仅像打了鸡血似的精神抖擞,连走起路来都像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有他的戏的时候就在镜头前跟白敬亭一起演戏,没他的戏的时候就在旁边看白敬亭演戏,眼睛像是长在白敬亭身上似的,手机都懒得看了。

 

微博和INS都失去了它们的意义,一直微信通话的人就在眼前,何必浪费这些时间去摸手机呢?魏大勋对以前沉迷于网上冲浪的自己开始产生了一丝丝怀疑,有一晚急着出门去找他的白白,连手机都能忘在房间里。

 

白敬亭用眼神剜他,俩人一起出外边儿开小灶的时候问他该怎么走,他展示着空空如也的双手说我也不知道啊,最后还是白敬亭用自己的手机打开了高德地图。最后付钱的时候用的也是白敬亭的支付宝,白敬亭看着他提着装零食的袋子游手好闲地在旁边等自己的模样,有些无奈地扶额:“你要是跟别人出去,指不定要被别人卖到哪个山旮旯里去。”

 

魏大勋一点儿也不认同他的话:“那不可能,我跟别人出来一定不会忘了带手机的。”

 

白敬亭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和着您没带手机就全赖我是吧?”

 

那可不,你那么能干,不怪你怪谁?有了白敬亭谁还自个儿动手查地图啊,谁还伸长手自拍啊,谁还没事儿在怀里揣一个没地儿放也用不着的手机啊?魏大勋站在南京路来来往往的人流之中,看着白敬亭在他面前半蹲下来给他找角度拍照的模样,一边摆出一个拽不拉几的表情一边在心里美滋滋的,心想我媳妇儿真好,都能兼职全职助理了。

 

于是他对白敬亭的称呼从“小白”摇身一变成了“白小助理”,去白敬亭房间里蹭洗澡水的时候还不忘使唤他“白小助理给我拿我衣服来”,“白小助理帮我吹头发”,“白小助理给我从包里拿瓶绿茶”。白敬亭气得让他滚回自个儿房里去,他又一声声“白哥”好生哄着,这才搏得了白敬亭床上的一席空位。

 

白敬亭马上就要回杭州补拍《初晨》的戏份了,魏大勋可舍不得了,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安生,非得一反往日他搂腰白敬亭平躺的睡姿,让白敬亭也抱着他睡。他用那套“你在杭州抱WDX,在上海怎么就不能抱抱WDX了”的歪理说服了白敬亭,白敬亭给他整得没辙,依了他的话翻身抱着他闭上眼,两个183的大男人挤成一团热得要死,从来不开空调的他还破例给开了一次空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白敬亭的睡颜近在咫尺,没有像往日一样皱着眉头,睡得很安然。所以就算魏大勋整个右手都被白敬亭的脑袋枕得发麻,他还是乐呵呵地提议“以后咱就这么睡吧”,果然被白敬亭飞了一个白眼,说再多来那么几次您这胳膊就别想要了。

 

白敬亭暂回杭州之后,魏大勋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网瘾少年。

 

以前天天和白敬亭腻在一起,也不觉得有多累,现在有了短短几天休息时间魏大勋反而有些困倦了起来。空白的时间没有要实施的计划,好不容易放几天假也没事儿干,过几天还有在上海的活动,回家一趟太折腾,魏大勋干脆留在了上海。

 

他又开始过上了像以前一样一有空就点开微信看看白敬亭有没有回他信息的生活,隔一段时间还会点开INS和微博看看他的白白有没有发新的动态,这会儿他察觉自己和那些求鸽粮的白鸽一样迫切地想看“会动的白敬亭”。凭什么呀,他可是正牌男朋友啊,搞个异地恋这待遇就差得那么大么?

 

魏大勋在得相思病的边缘中度过了这难捱的头几天,后来爸爸直飞上海来剧组的探望让他暂时忘记了这些烦恼。端午节那天路过的井柏然还给他送了个温暖,白敬亭午休的时候才抽得出时间回复他早上的信息,他便马上把井柏然和他的合照发了过去。

 

“挺帅。”白敬亭回复他,“居然是秒回,你今天记得带手机了?”

 

“我和别人出来一定会记得带手机[开心]。”魏大勋发了个伊丽莎白的表情包过去,“因为我怕你想找我的时候找不到我。”

 

白敬亭隔了好久才回了他肉麻俩字,魏大勋却知道他是在害羞了。

 

今天一过白敬亭就能回到上海来,再加上晚上还能陪爸爸吃个晚饭,这异地恋的最后一天魏大勋过得极其快乐,连井柏然都说他今天有点兴奋过头了。也许是戏份拍得差不多了,白敬亭今天的休息时间特别多,他在送别井柏然等他的朋友小野的过程里手指一直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就没停下来过。

 

又是一次小别胜新婚,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白敬亭的事儿,连带着小野去便利店看到货架上蓝白包装的大白兔奶糖,都能想到那个头戴白色鸭舌帽给他录VCR的白敬亭。他的心痒痒得很,对着还在饮料区选咖啡的小野知会了一声“那啥,我给我助理打个电话”便捂着听筒走出了便利店。

 

“小白,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魏大勋压低了嗓子,语气神神秘秘,还不忘瞥了一眼周围看看有没有偷听者,“我看到你的真身了,在便利店里。”

 

白敬亭的休息时间刚过,刚刚他才丢下手机这头的魏大勋小睡了那么二十分钟,现在刚睡醒,鼻音可重:“什么啊……什么真身啊?”

 

“就大白兔奶糖啊,甜甜的软软的,还长着俩兔耳朵,可像你了。你不是明早回来么,我今晚给你买一袋放床头?”

 

白敬亭回他一句“什么毛病”便挂了电话,随后又给他发了几条“我要关机了先不跟你说了”“今晚下了戏再找你”“明天见”的信息。魏大勋捧着手机站在门口傻乐了好久,小野早就选好咖啡站在收银台等他了,他随手拿了一瓶低糖乌龙茶便点开付款码结账,期间看见那一闪而过的樱木花道头像,还乐不可支地咧嘴笑了一下。

 

“和小助理聊啥啊聊得那么开心呢?”

 

小野问他,他笑着摇摇头:“没啥,就是他刚刚说明天他要给我送大白兔奶糖。”

 

“完全看不出来啊,你爱吃甜的?”

 

“不,我不喜欢吃甜的。”魏大勋回答,把结完账的咖啡塞进小野手里,“但我喜欢吃大白兔奶糖。”

 

高深,太高深了,现在高颜值小鲜肉的世界都那么讳莫如深么?小野摇摇头,不理解他这前后矛盾的话语,只能跟着他走出了便利店。为了符合眼前这个高颜值小鲜肉的身份,他们驱车回到华尔道夫酒店。

 

期间小野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度过这欢乐又寂寥的几个小时的,只知道他想让魏大勋请客的计划泡了汤,不仅如此连这几杯茶茶水水都得记到他账上。结账的时候他看着账单一阵肉痛,魏大勋却突然叫住了服务生说是要给爸爸买这儿的巧克力。

 

“这种巧克力不算太甜是吧?”魏大勋这么询问着服务生,又托着腮思索了好一会儿,“他也不大爱吃太甜的,一盒应该够了……那就先来两盒吧。”

 

两盒!难道其中一盒是作为分别礼物送给我的吗!小野有些心潮澎湃,却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到:“大勋,你没说错?你确定你要买两盒吗?”

 

魏大勋不容置疑地点了点头:“是啊,两盒啊,没错啊。”

 

小野几乎就要热泪盈眶地和他说一声“真的很谢谢你”了,可突然看到他掰着手指头补了一句:“我爸一盒,剩下那盒买给……我的小助理,是两盒没错啊。”

 

小野呆住了:“你助理?”

 

魏大勋甜甜地“嗯”了一声:“是啊,知道我一个人出来玩还有点儿不高兴,最近太忙都有点小脾气了。”

 

这么说着,魏大勋提起礼袋里的两盒巧克力,向他挥手道别:“我该走了,我爸在饭店等我呢。今儿很高兴,这里的饮料很好喝!”

 

“改日再约啊!”小野也跟着挥了挥手,“谢谢啊,再见!”

 

助理,最近太忙,有点小脾气,所以魏大勋买了个巧克力安抚他?

 

他在恍惚之中目送魏大勋的背影远去,却隐隐约约地察觉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魏大勋在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朝他招了招手,他看着那个183大男孩颊侧的小梨涡,仿佛看到了一个冉冉升起的小太阳。

 

没什么不对劲的,魏大勋对他身边亲近的人就是那么好!

 

小野在心里点了点头,也许是受魏大勋情绪的感染,不自觉也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下次在和他见面之前,一定要争取和他搞好关系!

 

看着魏大勋消失在酒店门口的背影,小野如是想到。

 

<Fin.>

评论(42)

热度(1009)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