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魏白】我家小兔和我家金毛的二三事

*现实向

*何老师视角注意

 

 

何炅第一次发现自家宠物和自己的朋友投缘,是在《明星大侦探》第一季结束不久的某个下午。

 

那会儿新戏才刚杀青没多久,魏大勋还没从不是拍戏就是背台词的地狱生活中缓过劲儿来。明明是短暂的休假日,却一刻也闲不下来,在家里躺也不是站也不是,甚至连最珍爱的游戏也失了兴致,竟然学起那些个文艺青年跑到何炅家来看书了。

 

何炅给他开门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顶黑色的棒球帽。魏大勋正低着头把卫衣的袖子往上挽,一边喊热一边急不可耐地从门缝挤进了他家的玄关。这都快十一月了还热呢?何炅一边揶揄他一边进屋给他倒柠檬水,熟稔地换着客用拖鞋的魏大勋拖长了声音答他“我跑步过来的”。

 

还行,挺阳光。何炅刚想把倒好的两杯柠檬水给端过去,想了想又给魏大勋的那杯加了一勺蜂蜜,回到客厅时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魏大勋正学着他家金毛的姿势半蹲在地上,两只手还模拟成狗狗的前爪蜷缩在胸前,一边把脑袋凑上前去一边试图用“汪汪汪”这样的语言和对方进行交流。他家的金毛看着眼前这个手舞足蹈的人类,缩在窝里一头雾水,何炅一下子就乐了。

 

这只金毛是何炅在几个星期前刚刚从宠物店领养回来的,认生,和魏大勋私底下的性格有几分相像。一只喜静的狗和一个喜静的人碰了头,不仅没有造成最尴尬的冰山局面,反而还丢下他这个正儿八经的主人愉快地打成了一片。一向不爱动的金毛破天荒地和魏大勋的手指玩起了追逐游戏,魏大勋一边逗它一边和它说话,乐得清闲的何炅索性坐下来看他俩玩儿。

 

年轻就是好啊,单单只是陪狗玩就能那么快乐,也没点烦恼。何炅看着魏大勋笑容洋溢的脸,不动声色地叹了一口气,往嘴里送了一口酸涩的柠檬水。

 

等魏大勋玩够了,又伸手在金毛脑袋上揉了两把,这才起身走向了沙发:“挺可爱,最近领养的?”

 

何炅点点头:“家里太空,猫又难伺候,合计合计就领了一条金毛回来。它虽然不跟着我长大,但是很乖。”

 

“金毛的性格很温顺,所以和很多人或者其他动物都能处得来。我家就养了一只,家里不管来几个客人它都能混的熟,可厉害了。”魏大勋一边说一边把杯子里的柠檬水一饮而尽,还怪模怪样地“哎哟”了一声,“何老师,您给加了多少糖啊,咋这么甜?”

 

“我怕你喝不得太酸的东西,所以就给你那杯多加了一勺蜂蜜。”

 

他这么回答,然后就看到魏大勋举着空玻璃杯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不就是柠檬水吗,怎么会酸呢?何老师您真把我当小孩子看啦?”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于是何炅立刻将魏大勋的空杯满上,这次可没有再往里多加一勺蜂蜜,魏大勋才堪堪喝了一口,脸就皱成怎么也抚不平的撒哈拉大沙漠来。

 

“还行。”在何炅的注视下,魏大勋再也喝不进第二口,而是缓缓把杯子放下来,“也没有想象中的酸。”

 

不听长辈的劝还死鸭子嘴硬,不是小孩子是什么?何炅看着以“我先去您书房里找书了啊”为借口仓皇溜走的魏大勋,终究还是心软,重新往他杯子里给他加了半勺蜂蜜。

 

晚饭照惯例还是会在一起吃的,只不过今天无论是魏大勋还是他都没有去外面吃饭的打算。魏大勋是在外漂泊了好几个月,吃外卖盒饭吃到想吐,何炅是冰箱里塞满了好几天前买的生肉和果蔬,再不吃等忙起来就更没机会吃了,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这顿就在家里凑合凑合得了。

 

他的手艺不算特别好,实践的机会也少,对烹饪更多的是停留在理论水平。从洗菜到切菜到做菜,每做一步都必须经由脑海里储存的知识点才能顺利进入到下一步,何炅只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那照着参考书给计算题写步骤的日子,直到他把所有的菜做好端到餐桌上,窗外早已夜色降临了。

 

“大勋,可以吃饭了。”

 

他在餐厅里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以为那孩子看书看得入了迷,于是决定亲自去客厅里喊人去。

 

然而客厅却没有开灯,黑暗一片,沉沉暮色从窗边向室内逐层晕染。魏大勋就这样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茶几上还剩有小半杯蜂蜜柠檬水,那本从何炅书柜上拿的小说摊开到他看到的那页反扣在膝盖上,从厚度上看这孩子根本没看几页就倒在着儿进入了梦乡。

 

你真的是来我家看书的吗?何炅有些哭笑不得,随后便发现了魏大勋没看几页就睡着了的根本原因。他家的金毛根本就没在窝里好好趴着,而是蜷在魏大勋的腿边闭上了眼,爪子底下赫然是魏大勋刚才进门时顺手摘下来搁在一边的黑色棒球帽。

 

你俩怎么就那么投缘呢?仅仅是从眼前的这副场景,他就能想象魏大勋拿这顶棒球帽和狗玩儿的场景,不禁有些失笑,走到玄关旁边一下就打开了客厅的大灯。

 

魏大勋一下就惊醒了,膝盖上的小说“啪”地滑了下去,正正好砸到那只闭眼假寐的金毛的脑袋上。也许是刚刚从梦中醒来,魏大勋的表情还有点懵,一下没缓过劲,盯着何炅愣了好几秒也没觉出个意思来。

 

“吃饭啦,大勋。”

 

他对着那个呆若木鸡的孩子重复了一遍刚才他在餐厅里说的话,语气无奈,像操碎了心的老父亲。魏大勋这才点了点头,也不知到底是清醒还是没清醒,却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一边把地上的书捡起来一边摸了摸金毛的脑袋。

 

“何老师,它叫啥名儿啊?”

 

回答得驴头不对马嘴,何炅已经没辙了。他看了看魏大勋那张还有些朦胧睡意的脸,又看了看刚才被书砸了那一下还没恢复过来的懵懂的金毛,只觉得这两张云里雾里的脸怎么看怎么像,简直是如出一辙。

 

心下一动,何炅随即回答他:“它叫大勋。”

 

何炅第二次发现自家宠物和自己的朋友投缘,是在《明星大侦探》第二季开始录制前的某一个晚上。

 

那会儿白敬亭第一次来他家做客,却因为不懂路而迷失在他家小区的单元楼之间。何炅下楼接他的时候,赶巧儿也在这儿的魏大勋还不知道今天有个叫白敬亭的客人也会来,正半蹲着逗沙发上的兔子呢,就被临出门的何炅恶狠狠地叮嘱了。

 

“待会儿小白要来,人家比较安静怕生,你对他客气点主动和他说说话,别光顾着看自己玩儿就把人冷着了,听见没?”

 

魏大勋一下子就站直了,连声应着好好好,心下却疑惑小白是谁。在他的印象里,别名叫“小白”的人不多,他见过的就只有一个,还是在2015年某个盛典颁奖会上。因为认识得匆忙离开得也匆忙,他们并没有互留联系方式,倒是魏大勋在活动结束之后偷偷摸摸地在百度百科上搜了好几回那个人的名字,看了好几张网上流传的照片,觉得还挺赏心悦目。

 

他是一个颜狗,第一次和白敬亭见面时对方那张清秀的面容就已经镌刻在他的脑海里,再加上那段短暂的谈话时光里一见如故的默契与投机,他就更加对白敬亭印象深刻了。

 

何老师口中的小白是他认为的那个小白吗?他有些紧张,从客厅的这头踱到了客厅的那头,也不想逗沙发上的兔子玩儿了。短短的十分钟硬是被他熬成了漫长的十年,当门锁“啪嗒”一声从外被旋开的时候,魏大勋也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被拉开了一条小缝儿,只是不经意地往玄关瞥去的那一眼,他便看到了低着头找拖鞋换的白敬亭眼角底下的那颗泪痣。

 

原来一见钟情是真的存在的啊。

 

这个想法仅仅只是出现了0.1秒,就被他狠狠地掐灭了。什么一见钟情,你这已经算是和白敬亭第二次见面了好不。再说了你只是觉得人家长得好看,看久了就没多大感觉了。

 

另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反驳他,黑白两个小人儿吵得快要打起来。可现在的魏大勋已经无暇顾及到底是哪个小人儿说得对了,因为已经换好了拖鞋的白敬亭终于走到了客厅来,大灯的灯光在他栗色的发顶上晕出一小圈浅月牙的光泽。

 

“大勋哥。”

 

白敬亭乖乖巧巧地向他鞠了一躬,偏分的刘海底下如黛的眉宇半隐半现。青年唇红齿白,京腔字正腔圆,唤出他名字的刹那仿佛珠落玉盘。他急忙忙回鞠一躬,想要上前几步招呼白敬亭来沙发这儿坐坐,却蓦然发现自己踏出去的第一步竟然同手同脚。

 

“……刚不小心被桌子磕了一下。”

 

他干笑着解释,白敬亭却信以为真地问他疼不疼有没有事,甚至在坐下来之后还担心他是不是磕破了皮。

 

完了。

 

他心里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他好像对白敬亭二见倾心了。

 

何炅在厨房里和砧板上的菜作斗争的时候,还有些担心独自在客厅里的那两个小孩儿究竟能不能相处好。白敬亭是这个圈里少见的比较闷的年轻人,虽然也是熟了才愿意对你打开话匣子的性格,却是真真的不沉迷手机游戏。每天端起手机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刷ins和微博,再不济看看新闻看看视频,和不管在哪个角落都能自娱自乐的魏大勋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切完了这根胡萝卜,又觉得有些不放心,借着倒水的名头往客厅里去了一趟,这才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俩孩子正围在一起看他家的兔子呢,这只兔子是他的朋友送给他的,刚断奶没几天就被他接回了家,怯生生的,可爱得很。

 

约莫一个月的小兔子一只手掌就能托起来,像个细白软糯的团子一样蜷缩在白敬亭的掌心里。晶莹的兔眼因为困倦而眯成了一条线,魏大勋正用手指轻轻捋它的兔耳朵,他们俩正脑袋贴着脑袋小声地说着悄悄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吵醒了掌心里的小祖宗。

 

“小白,大勋,来喝点儿柠檬水。”

 

何炅会心一笑也跟着放轻了声音,把手里的大玻璃茶壶放在了茶几上,当他拐回厨房把蜂蜜罐子拿到客厅的时候,魏大勋已经把三杯柠檬水都倒好了。那只睡着的小兔已经被白敬亭转移到了腿上,白敬亭并着腿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连杯子都是魏大勋帮忙拿起来递给他的。

 

何炅还没来得及给白敬亭的杯子里加蜂蜜,白敬亭的第一口柠檬水就已经下了肚,看表情也是被酸到了。他喜欢喝偏酸口味的饮品,做出来的柠檬水也比普通的要酸一些,家里有客人来的时候都会往里边兑点蜂蜜的。他按习惯给魏大勋加了半勺,询问白敬亭的时候那孩子却摆了摆手。

 

“你不觉得酸呀?”

 

魏大勋在旁边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只觉得同样是人类的舌头,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白敬亭才刚刚喝下第二口,下一秒就用皱成一团的表情回答了他,脑袋被酸得高高扬起,却也不敢动一下腿,脖子愣是给绷出了青筋,看得魏大勋忍不住跺脚笑他。

 

“酸是酸……”白敬亭的声音已经有些变形,一边打抖一边拐弯儿,“但是等那股酸劲儿过去之后,你能尝到一种柠檬独特的味道。加了蜂蜜那股味儿可就没了。”

 

遇见知己了。何炅一边和白敬亭交换了一个“你懂我”的眼神一边相见恨晚地拥抱了一下,魏大勋则往旁边挪了一下一副划清界限的样子,默默喝掉自己杯子里的蜂蜜柠檬水。

 

你啊,你要多学学小白。人家年纪比你小,知道的可比你多多了。

 

他很想这么对魏大勋说,可看到魏大勋兴致勃勃地转身去和金毛玩儿的模样,最终还是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大概是掌心刚刚才接触了冰镇过的柠檬水,白敬亭偏过身子一边和魏大勋说话还一边用手背抚摸睡着了的兔子的脑袋,声音温言软语,场面一派温馨。

 

然而,让何炅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仅仅只是做顿饭的功夫,他就颠覆了对白敬亭“很安静,不喜欢玩手机也没有网瘾”的印象。

 

在餐厅喊人来吃饭的时候依然没人应,去客厅一瞧,刚才还在其乐融融地聊天的俩孩子正捧着手机大杀四方呢。刚刚还挺文静的孩子在玩起游戏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丰富了,激动的时候想要大声喊出来,又怕惊醒腿上沉睡的兔子,只能急急地压低了声儿和魏大勋进行交流,连他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都没注意到。

 

于是何炅只能坐下来给自己倒水喝,等这俩孩子的战局告一段落才起身准备吃饭。白敬亭小心翼翼地把兔子捧起来放回笼子里的时候,终于睡醒了的小白兔还不愿意从他的掌心里下来,脑袋恋恋不舍地蹭着白敬亭的手指,似乎是在央求他把它一块儿带上。

 

白敬亭一下子就心软了,一边软着声音哄它“等我吃完饭就来陪你玩儿”一边用手指摸它的耳朵,还歪着脑袋思考了好久兔子该怎么叫,最后猫着腰隔着笼子用他自创的“白式兔语”和小白兔进行了一段迷之交流。

 

何炅在一旁给看笑了,刚想捅捅魏大勋跟他说“你来的那天和狗说了话,小白现在又在和小白兔说话,你俩可真能耐”,却看见魏大勋那张盯着白敬亭看得出了神的脸。

 

魏大勋的眼神有点不太对,何炅心里咯噔一下,果断一个肘击把魏大勋飘飘忽忽的魂灵给捅了回来。

 

“诶!嗯……小兔子真可爱。”

 

魏大勋没头没尾地答了这么一句,又欲盖弥彰地也跟着白敬亭一起去逗小兔子了。

 

什么小兔子可爱,明明是小白可爱吧?

 

何炅看着魏大勋脸上还未散去的慌乱的表情,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叹了一口气。

 

两人从何炅家告别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今天他做饭做得晚,又因为兔子和手机游戏的事儿耽误了一小段时间,才刚吃完饭没多久,白敬亭和魏大勋就差不多要回家了。

 

他家的金毛一如既往地把魏大勋送到了门口,魏大勋换鞋的时候它还在依依不舍,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魏大勋的裤腿儿,整得魏大勋不得不又陪它玩了一会儿。白敬亭也在和小兔子告别,小白兔拼了命地把身体蜷成一团,恨不得在他的掌心里做个窝。白敬亭把它放在地上的时候,它还不情不愿地挣扎了一下,眼睛一眨一眨,委委屈屈地控诉着白敬亭的冷漠无情。

 

何炅看着玄关上一左一右像俩门神似的金毛和小白兔,有些无奈地笑了:“明明是我的宠物,却特别黏你们俩,看来是我老了魅力不够大了。”

 

“它们不黏您我们黏您就行了呀。”

 

白敬亭一边说着一边乖巧地给了他一个拥抱,明明今天喝的柠檬水没放一勺蜂蜜,说出来的话却甜得让何炅乐开了花。他又一次叮嘱魏大勋平时多看书多出去走走,不要整天在家看电脑打游戏。

 

“你看看你,都把我们小白给带坏了。我们小白多好的一个孩子呀,居然也开始玩游戏了。”

 

何炅半开玩笑地责怪他,魏大勋马上不满地反驳了起来:“什么呀,小白早就开始玩游戏了,只是没在何老师你的面前玩过而已。”

 

白敬亭也替魏大勋“正名”:“我手机确实一直都有那个游戏,只是以前我玩的时候都是和别人玩,这段时间出了组就玩得少。今天碰巧发现大勋也喜欢这款游戏,所以就即兴打了几把。”

 

原本何炅也无意对此进行责怪,毕竟平时拍戏的时候就已经足够辛苦,休息时间多放松一会儿也算劳逸结合。倒是他们才刚认识没多久,小白却开始称呼“大勋”……如果没记错的话,刚才进门的时候,小白叫的还是“大勋哥”吧?

 

何炅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白敬亭,又看了看蹲在地上一只手摸金毛另一只手摸兔子的魏大勋,后者似乎对这个称呼没什么异议,看起来是已经习惯了。

 

白敬亭已经打开了门,一边和他挥手一边说何老师再见。魏大勋也跟着踏出了门,却在临走之前恋恋不舍地回头补了一句:“何老师,下次我再来找小白玩儿!”

 

“小白?”

 

小白不就在你身边吗,你想找他直接和他说不就好了吗?

 

何炅一头雾水,魏大勋却用自己的手指在自己的脑袋上模拟了俩兔耳朵的形状:“就是那只兔子啊,小白。”

 

他一边不亦乐乎地学着兔子的模样摇头晃脑,一边和他招呼了一声“走了啊”便跟着白敬亭转身离开,何炅在门前向他们挥手告别,还能依稀听见他俩渐行渐远的声音。

 

“你怎么叫那兔子也叫小白啊……”

 

“小白兔嘛,又长得那么白,不叫小白叫什么?”

 

……

 

何炅关上了门,蹲下身把缩着耳朵的小兔子重新捧在了手里。已经睡了一觉的小兔子精神抖擞,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灿若琉璃,蓬松的毛发雪白雪白,翕动的鼻尖和小巧的三瓣嘴红得可爱。

 

他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在兔笼前弯下腰学兔子叫的白敬亭来,又想起了那会儿自己不经意间撞破的魏大勋怔愣的表情,联想到刚才魏大勋给这只兔子起名的“小白”,何炅终于恍然大悟。

 

“你怎么那么受欢迎呢,小白?”

 

他戳了戳小兔子还没长开的短短的耳朵,对着它自言自语了起来。笼子里的小兔子不明就里,只是自顾自地蜷成了一团,把脸埋进毛茸茸的前爪里重新闭上了眼睛。

 

早前就听说兔子胆儿小,让兔子和狗共处一室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何炅从把小兔子接到家里来的第一天开始,就特意把狗窝和兔笼隔开天南地北地养着,今天魏大勋和白敬亭来家里做客,这才破例把兔笼从房间里拿了出来。

 

也许是今天有养狗经验的魏大勋在客厅坐镇,无论是狗还是兔子都没出什么乱子,他忙了一天也把这件事儿给忙忘了。洗到一半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刚才忘了把兔笼放回房间里去,而是随手搁在了沙发旁边的空地上。

 

这下他可着急了,只觉得从花洒里喷出来的不是热水而是烈火,烧得他火急火燎地关了水便从浴室里冲了出来。客厅的狗窝果然是空的,何炅只看见沙发腿侧面他家金毛摊开的毛茸茸的尾巴。他还记得他刚才在进浴室之前就把兔笼放在了这个位置,按这个情形来看……

 

如果再走近一点,该不会看到什么血流成河的场面吧……

 

他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不知是该先伤心还是先生气好。可他预想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他家的金毛正拼了命把自己的鼻子塞进兔笼的缝隙里,没有吓它也没有要吃它,只是一下一下温柔地轻蹭着小兔子的前额。刚刚还打了鸡血四处蹦跶的兔子则在金毛温柔的抚慰下困倦地打起了盹,眼睛眯上又睁开,眯上又睁开,最后竟然两眼一闭就这样睡着了。

 

何炅给看呆了,只觉得前几天把它俩分开来养的自己是那条横在牛郎和织女之间的银河,对上自家金毛那无辜的眼神,一时之间也没了脾气,只能伸出手来揉了揉金毛的脑袋。

 

“你呀,别整天学魏大勋。学什么不好就学人家撩兔。”

 

然而听不懂的金毛只是发出了一声轻轻的低呜,随机又把自己的鼻子塞进了兔笼里,贴着小兔子老神在在地闭上了眼。

 

打那天开始,除了晚上睡觉的时间以外,何炅再也没有强行把它俩分开。

 

他家的狗窝也不再是单纯的狗窝,他家的兔笼也变成了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兔笼。每当何炅把小兔子从笼子里放出来自由活动的时候,小兔子总会跑到狗窝里对着金毛撒娇打滚求抱抱,时间久了,何炅甚至还能看见它俩你抱着我我贴着你一同睡着的场景。他也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儿还是一件坏事儿,恰好最近工作很忙没多少在家的时间,也就由着它俩随便去了。

 

除去他总是要帮被金毛舔得浑身湿漉漉的小兔子洗澡之外,一切都很好。一家人嘛,其乐融融才是最重要的。

 

最近《明星大侦探》第二季也已经开始录制了,白敬亭和魏大勋都参与了这一季的录制,碰巧还一起录了挺多期。如果说自那天在他家见过一面之后这俩人私底下再也没联系过,何炅是绝对不信的。

 

上次见面还要他带着互相介绍,这次却能凑在一块儿学起了鬼鬼的新舞,白敬亭更是只来得及和他打了一句“何老师好”的招呼就被魏大勋拽进了休息室里,大门紧闭也不知道这俩人到底在干啥。

 

何炅摇摇头叹了一句子孙不孝,抚摸着他肩上那副盗版梅长苏的雪貂披肩抬腿就找他的撒太子去了。

 

这还只是那两人这一季共同录制的第一期,至于后边白小爷是怎样跳到魏保安的后背上、摔断了肋骨从医院回来坐在休息室里的白邮差又是怎样被魏管家训了个狗血淋头、吃着咪咪虾条的魏什么在大家集中讨论的情况下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挪到白白身旁的座位上,这些何炅都不想再去回忆了。他只记得魏大勋签了第三季的合同之后还兴致勃勃地跑来他家告诉了他,何炅还笑他像个小孩子一样。

 

魏大勋来的时候带着一身的兴奋劲儿,可才刚坐下没多久,何炅便发现他的身上开始莫名萦绕起忧愁的情绪。惯例想要给他的柠檬水里加一勺蜂蜜的时候,魏大勋竟然一反常态地拒绝了他。那杯又酸又涩的柠檬水就这样一滴不漏地全进了魏大勋的肚子,魏大勋苦着一张脸,对着何炅欲语还休。

 

小兔子在这几个月里长大了不少,虽然体型等比例放大了许多,却也没长残,一点儿也不影响它的可爱。魏大勋此刻就把小白兔抱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它身上的毛。

 

娇生惯养的白兔身上的毛蓬松又柔软,眼睛漂亮极了,像花灯会上流光溢彩的琉璃灯笼。魏大勋把它抱起来亲亲它的脸,它就往后瑟缩了一下,前爪软软地扒拉他的脸,像撒娇又像抗拒,挠的他心痒痒。他把小兔子放回膝盖上,对着它红彤彤的耳朵看了好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了。

 

他终于问出了他憋在心里好久的问题:“何老师,您知道小白他……有签第三季吗?”

 

哟,敬语都给用上了,看来小白在他心里的地位可不一般啊。何炅有意逗他,也没直接和他说实话:“小白这不在你怀里吗,你想知道它有没有签第三季低头问它不就好了?”

 

可没想到只是这一逗,魏大勋就连老底都给他招了出来:“我说的不是这个小白……哎。他最近好像忙着拍新戏,也没时间和我打游戏了,微信回得也慢。我不敢和他说太多话,怕他嫌我烦,也没敢问第三季的事儿……”

 

他们家大勋什么时候在给一个人发信息之前会想那么多啦?何炅捂着嘴笑了起来,在看到魏大勋幽怨的眼神时,才轻咳一声敛住了情绪:“我也没收到具体的消息,我只知道节目组一定会邀请第二季的常驻嘉宾。从情面上来讲他也很喜欢这个节目,所以他有很大可能还是会接的吧。”

 

没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魏大勋杵在一旁当闷葫芦,何炅只好继续开导他:“你别看小白平时性子冷,他其实很温柔的。你们关系那么好,他一定很乐意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不如你就大胆点直接去问他试试?”

 

魏大勋对着漆黑一片的手机屏不说话,何炅也不强迫他,而是暂时离开客厅给他一个独立思考的空间。兔子跳下去找金毛玩儿了,何炅回到客厅的时候,魏大勋正在给自己倒第二杯柠檬水,桌上的手机屏停留在待机桌面。

 

“何老师,我问了,他马上回我了。”魏大勋举着玻璃杯欲言又止,在何炅以为他失败了的时候,却露出了一个傻得要命的笑容来,“他果然骂了我。他说就这个小问题我还憋在心里那么多天,如果是别人他早就拉黑取关了。他还让我以后有什么事儿想说就直接和他说,不用顾虑那么多。”

 

竹筒倒豆子般说完了全部,魏大勋将手里的柠檬汁一饮而尽,再睁开眼时已然是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他果然什么都知道。何老师,您说得真对,柠檬汁还是酸的好喝,那股酸劲儿过了才能品出独特的甘甜。人生,不也如此吗!”

 

何炅虽然不忍打断他,却还是决定拉这快魔怔的孩子一把:“所以小白到底签没签第三季?”

 

“签,当然签了。”魏大勋这么回答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甜甜地笑了,“他还说他知道我也签了,让我在长沙等他呢!”

 

看着自家孩子这副坠入爱河的模样,何炅扶额,却只能在心里无可奈何地摇头。

 

忽略这个小小的插曲,事情果然在像何炅预想中的那样发展着。所以当他听到魏大勋在休息室里接受采访时,坦然说出“我想念白敬亭,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一起录节目了,也很久没和他一起开黑了”的时候,他没有半点惊讶,反而有些开始担心起魏大勋的状态来。

 

掐指一算,离这俩孩子上一次在节目里见面也就隔了七个月的时间,除去他们私底下零碎的通话和打游戏的会晤,也没至于到张口闭口就是白敬亭的地步。偏偏魏大勋这段时间像被下了降头,连休息时间手机里播的视频都是白敬亭的电视剧或者电影,他甚至怀疑魏大勋的梦里是不是也塞满了白敬亭。

 

好在,白敬亭还是幸运地和他对上了两期。在那两期里,魏大勋露出了这个月以来最灿烂的笑容,何炅想像往日那样上去打趣他们几句,却发现那两人在说话的时候似乎和外界隔了一层看不见的磁场,外边的人无论怎么努力也插不进一句话。

 

看着那俩孩子连闻一块证物手帕都能闻得扭作一团的景象,何炅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自家你蹭蹭我我舔舔你的兔子和金毛来。

 

录制结束的第二天,何炅看到魏大勋的微博还恋恋不舍地发了一张他和白敬亭在健身房的合照,瞬间就明白这孩子是在睹物思人。他看了一眼狗窝里那黏糊得不分你我的金毛和白兔,又看了看这条微博,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孩子们都长大了,太亲密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不过他们也该学会面对困难了。

 

只是何炅没有想到他的预感会应验得那么快。

 

最先出问题的是家里那两只不让人省心的小动物。小兔子接回家里也已经满一年了,平时不仅主人宠连金毛也跟着一起宠,挺温顺的一个孩子,最近却莫名其妙地开始狂躁起来。东西吃得少就算了,还在兔笼里又撞又咬,放风的时候也不愿意靠近大金毛了,何炅每天都能看到金毛追着它满屋子跑。

 

被兔子嫌弃的金毛可伤心了,也没有以前活泼了,整天就怏怏不乐地去蹭何炅的腿,似乎是在求何炅给它想个办法。何炅以前没有养过兔子,也不知道小兔子到底搭错了哪根筋,后来问了人才知道这会儿是该带小兔子去做绝育了。

 

做了绝育的小兔子果然温顺了许多,又恢复到以前小鸟依人的样子和金毛相亲相爱了。这一整就像小别胜新婚,金毛更加不舍得把小兔子放回兔笼里了,每天晚上睡觉前何炅都要费好一番功夫把窝在金毛怀里的小兔子挖出来。把兔笼拿回房间里的时候,金毛还在身后一路跟着,连自个儿的窝都不要了,然后就趴在兔笼旁边将就着睡,何炅只好把兔笼放在狗窝旁过夜,以成全这对苦命鸳鸯。

 

都说能预感到的问题不是什么大问题,真正的大问题往往就发生在最平凡无奇的那一天。何炅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才刚把朋友托他照看几天的一只小奶猫接回家,首届狗兔大战就猝不及防地拉开序幕了。

 

小奶猫怕生,在陌生的环境里不闹也不爱说话,从来到何炅家里的第一天开始就缩在自己的地盘不怎么爱动。偏偏自家金毛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主儿,也有点儿自来熟,没事总爱去逗小奶猫玩儿,正好就被放风的时候从笼子里出来的小兔子逮了个正着。

 

小兔子本来从兔笼里出来,高高兴兴地就往狗窝那儿跑,却冷不防扑了个空。它呆立在金毛的窝前站了好一会儿,想不明白金毛到底去了哪儿,这时候才发现客厅另一角的那只小奶猫。

 

何炅那会儿还以为它只是单纯地去找金毛玩儿,也没太在意它的动向,只是打开了兔笼便去厨房准备晚饭了。没想从客厅里传来“砰”的一声花瓶碎裂的巨响,当他赶过去的时候只来得及捕捉到一道飞快掠过的白色闪电,映入眼帘的是地面上四分五裂的陶瓷片。他家的小兔子用尽吃奶的力气在不大的地面上蹦来蹦去,跟个弹球似的,拼了命地把金毛从猫窝旁往外逼。

 

金毛大概从没见过这样的小兔子,起先还不明所以地往前走几步想像往常一样蹭蹭它和它示好,可误以为它还想靠近小猫的小兔子却更生气了,竟然径直丢下这猫窝旁的一猫一狗转身就往何炅这里跑。

 

这是何炅第二次给看呆了,他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呆是在金毛把鼻子塞进兔笼的缝隙的那个晚上。当小兔子久违地跳进他怀里的时候,金毛还朝他这边投来了一个可怜巴巴的眼神,不敢贸然靠近小白兔半步,也不敢再往猫窝旁多靠近一厘米。

 

小兔子在何炅怀里自顾自地闭上了眼,何炅站在一地的碎瓷片和泥土之中,看了看不知所措的金毛,又看了看事不关己的小奶猫,突然意识到自己把猫窝和狗窝放得那么近似乎是一个错误。

 

直到何炅把小奶猫送回朋友家之后,金毛再也没去找小奶猫玩,只是一心一意地围着兔笼骨碌碌地转,一边转一边低呜着求原谅。小兔子明显没有以前活泼了,更多的时间是窝在兔笼的正中央一动也不动,每当金毛来找它它就把脸埋在爪子里装睡,放风的时间更是径直钻进何炅怀里,何炅一边揉它长长的耳朵一边笑它是兔精。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真正让何炅体会到什么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转眼间冬去春来,一档节目录完又接着一档节目,他终于迎来了和魏大勋一起共同出演《我是大侦探》的日子。录制的那两天正好赶上魏大勋的生日,当他捧着自己准备好的礼物盒子坐上前往录制片场的车的时候,经纪人告诉他白敬亭和魏大勋已经到了。

 

“什么?谁到了,你再说一遍?”

 

他以为是他太久没见小白,连听觉都出了些问题。没想经纪人等的就是他的这个反应,于是笑着和他细细解释:“小吴病了,节目组临时请小白来救场,小白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现在人已经到片场了。”

 

这还行,节目组这波操作很合适,他已经能想象他家的傻孩子今天晚上一边吹生日蜡烛一边露出幸福的微笑的样子了。这个消息让他心情大好,连走向休息室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他在一路上都没碰到白敬亭或魏大勋其中一人,料想他们现在肯定也在换衣服化妆,不在化妆肯定也在对方的休息室里黏着不休,于是打算等自己全都收拾好了再慢慢去和他们打招呼。没想他才刚刚在化妆镜前坐下,魏大勋就推开他的休息室大门进来了。

 

“何老师。”

 

魏大勋怏怏不乐地和他打招呼,他从镜子的反射里看到了魏大勋那张没精打采的脸。什么事能让我们的欢乐豆魏大勋垂头丧气呀?何炅一猜就知道这事儿白敬亭跑不了关系:“哎,在呢。看见小白了吗?他今天也来了。”

 

“看到了。”提起白敬亭,魏大勋原本就蔫下去的一张脸就更加苦闷了,“我一来就在大厅看到他了。他那会儿正在到处闲逛,穿着件牛仔小外套,一见到我就可高兴地迎上来,一开口却问‘你怎么在这儿’。”

 

原本听魏大勋前面的描述,何炅还纳闷这孩子连小白的衣着都记得那么清楚,场景也挺欢喜的,怎么就不高兴了呢?听到最后一句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敢情白敬亭故意逗他玩儿呢。

 

然而身在庐山的人可不知道其中的真谛,正伤心得不能自已呢:“何老师,你说我才和他录完节目没一个月,他怎么就那么冷漠无情呢?他的消息动向我好歹都关注着呢,他怎么连我要上这个节目都不记得了?”

 

魏大勋是真的伤心了,连桌子上的零食和水果都一口没吃,看得何炅哭笑不得。他早就知道这俩孩子走得太近会出问题,窗户纸又捅不破,很多话都不能明说,看得他这个局外人干着急:“你别急着难过,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去年的生日,小白有给你送礼物吗?”

 

魏大勋即刻“嗯”了一声,不假思索:“送了。还压着零点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可把我感动坏了。”

 

“那他去年记得你的生日,还特意踩点给你发祝福,今年怎么会突然忘了呢?肯定是在骗你的嘛。你生日这天的行程保不准他都能倒背如流了。”

 

何炅话音刚落,就见魏大勋突然眼前一亮振奋了起来,可没过多久又开始自顾自地纠结:“可是……也不一定啊。说不定去年我和他关系比较好,他对我的事儿就比较上心,今年他忙起来就把我这个人给忙忘了呢。”

 

“摸摸你的良心问问你自己,小白是这种喜新厌旧的人吗?”何炅已经对这个不断自我否认的孩子没辙了,“他一定也很高兴这次能有机会和你一起录节目,又正好是你生日,见到你的时候就故意拿这个来打趣你。我的勋,你怎么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啦?”

 

“也是……但是……哎。”魏大勋苦恼地叹气,最终还是一边摇头一边站起了身,“算了不想了,小白最近忙,我也没资格认为他就应该记住关于我的事儿。何老师您先化妆,我回休息室啦。”

 

说罢,魏大勋摆摆手便离开了。何炅想到上次这两人共演时在休息室里如胶似漆的场景,又想到现在这莫名其妙的支离破碎,不由得也跟着叹了口气,却无能为力。

 

他本以为那两个孩子之间的问题单纯只是魏大勋的过于不自信,可当白敬亭和魏大勋终于在录制片场聚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发现他们之间的更多问题来。

 

白敬亭今天的造型延续了以往的风格,既青春又可爱,扑面而来的少年气压都压不住。比起几年前刚参加完户外冒险真人秀的白敬亭,现在的白敬亭真真是白了不少。他现在正拿着那把道具小斧子模拟打怪的样子绕着茶几跳来跳去,一边跳一边假意往魏大勋身上砍。

 

何炅在一旁看得可乐了:“小白,你跳来跳去的可真像一只兔子。”

 

被称为兔子的白敬亭果然“啊?”地一声顿住了脚步,似乎是有些害羞,然后终于安安分分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心情本来就不在平时的线上,魏大勋对白敬亭的举动没有作出任何回应,只是盯着地板看得出神,白敬亭在这之后果然没有再主动和魏大勋说话了。

 

这两人又闹什么别扭,怎么看起来现在的状况并不是魏大勋所说的“白敬亭忘恩负义不记得我要参加这个节目了”,而是“魏大勋心狠手辣冷漠无视白敬亭的示好”呢?

 

小白现在绷着脸不说话的样子……是生气了吗?

 

何炅在心里小心翼翼地作猜想,随后就听到读不懂空气的魏大勋小声问的一句“哎你说等会儿侦探是不是从那扇门外进来啊”。白敬亭果然睨了魏大勋一眼,声音里还带着气:“我怎么知道?说得好像我来录过似的。”

 

小白是真的生气了。

 

得出了这个结论,并没有觉得情况变得棘手,心中反而明晰了起来。在人前一向温和有礼的白敬亭曾几何时让自己的情绪上过脸啊,魏大勋大概是全宇宙第一个能在镜头面前让他挂不住面儿的人了吧。见面的时候故意逗他,一开机又千方百计吸引他的注意力,如果说今天的白敬亭就是正儿八经来录这个节目的,什么小心思也没有,何炅才不相信呢。

 

果然,在魏了爱向邓大胆侦探wink以示好表忠心的时候,原本还在一旁安静倾听发言人发言的白梦想终于爆发了。

 

“你在这儿跟我眨什么眼呢?”

 

声音之大,训斥之突兀,别说其他人了,就连何炅都被吓了一跳。虽然随后白梦想模仿的wink带起的笑点让大家马上忽略了这个细节,可何炅还是敏锐地察觉到白梦想那快要跌至低谷的心情,脸上的表情欲言又止,像极了他家跳来跳去企图把金毛和小奶猫分开的小兔子。

 

而白敬亭今天确实像一只兔子。

 

耳朵红彤彤的像只兔子,吃饭的时候安安静静像只兔子,就连那股粘人劲儿也像只兔子,只不过今天白敬亭粘人的对象从魏大勋换成了何炅。何炅看着身旁挨着自己坐的白敬亭,又看了一眼原本坐在自己对面、却改变主意换到了白敬亭旁边的魏大勋,突然觉得眼前的景象宛如昨日重现。

 

白敬亭在和他说话,而他看到了白敬亭身后正凝视着他们的魏大勋,只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那个抱着小兔子与自家金毛四目相接的夜晚。现在这只金毛还在可怜兮兮地拉小兔子的牛仔外套,指了指碗里他刚刚给小兔子夹的奶黄包。小兔子本来想装作没看到,可最后还是没忍住破了功,一边摆出嫌弃的表情说“我不吃”一边把那只奶黄包塞进了嘴里。

 

什么忘记不忘记的,这不就和好了吗?

 

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何炅对着早已摆好镜头招呼大家拍一张合照的摄影师应了一声“这就来”。快门按下的喀嚓声之后,庆生的人们作鸟兽散,寿星公魏大勋则在门口忙着与离开的人挨个道别。何炅折回自己的座位拿刚才吃饭前脱下的外套,不经意间却看见白敬亭偷偷从节目组给魏大勋准备的花束里抽出了一朵,然后飞快地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本以为这只是白敬亭的一个恶作剧,可没想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还能看到再一次看到那朵花。

 

很开心圆梦了,祝我生日快乐!

 

在微博刷出魏大勋凌晨三点发的这条信息的时候,何炅才刚刚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和他住同一层楼的白敬亭和魏大勋也恰好在楼梯口等电梯,白敬亭还是穿着昨天那件牛仔外套,原本装着花的口袋却空空如也,何炅一下子就想到了魏大勋那条微博的第一张图片来。

 

他刚想走过去和他们说一声早上好,却被从电梯里推着手推车走出来的服务员给挡住了去路。然后他看见魏大勋伸过手揽住了白敬亭的肩膀,将白敬亭带离了手推车即将会经过的轨道,而白敬亭只是随着他的脚步移动,没有露出惊恐或是疑惑的表情,而是继续心无旁骛地笑着和魏大勋说刚才未结束的话题。

 

只有两个人的电梯,何炅打消了走上前和他们打招呼的念头,侧过身躲进他们的视觉死角里。

 

自家的金毛和小白兔应该也已经和好了吧?

 

何炅看着魏大勋的微博,没有发现自己早就忍俊不禁了。

 

 

<Fin.>

评论(39)

热度(857)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