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魏白】等趟飞机的功夫,我媳妇儿竟然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不现实的现实向,请勿上升真人

*内容纯属虚构,纯属虚构!

后续《十月十五日:晴》

 

 

祸不单行。

 

魏大勋站在北京机场的候机厅里,看着电子显示屏上由于延误而红字注释的航班,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是昨天中午才刚刚回到北京的,爸妈的30周年结婚纪念日,几乎是从下飞机开始他便马不停蹄地奔波于甜点店、花店和超市之间。等到他左手提着十二寸大蛋糕,右手提着水果和蔬菜,臂弯里还别着一束浓情蜜意的玫瑰花回到家里的时候,以为他会在长沙待到十五号才回来的二老惊喜得合不拢嘴。

 

魏母停下了正在淘米煮饭的手,魏父则背着手上下打量他放在桌上的玫瑰花与蛋糕,脸色慢慢从欣喜变成了犹疑,等到他洗了手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才斟酌着试探了一句“大勋啊,你是不是在外边儿偷偷领证了没告诉我们,现在才给我们尝尝结婚蛋糕呀”。

 

魏大勋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栽倒在客厅的木地板上,偏偏魏父深信不疑的语气让魏母也慌了起来,不由分说便拉着他的手把他往沙发上带。

 

“儿啊,我们知道你平时忙,拍起戏来不着家,但这人生大事……你总得和咱俩商量商量吧?”她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手背,长长的那声叹息差点儿也把魏大勋的魂儿给叹没了。可随即,她话锋一转,“是个怎样的女孩子啊,也是圈儿里的么,认识多久了?改天带回家给爸妈好好看看。”

 

魏母喜上眉梢的表情让魏大勋无奈地扶额,偏偏魏父这时又火上浇油地演了一把福尔摩斯:“勋啊,你昨天说是去长沙……该不会其实根本就没去,而是偷偷去找她了吧?”

 

魏大勋只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至于后来他是怎样翻出二老的结婚证,大声告诉他们我是特意从长沙赶回来给你们过纪念日的,魏父魏母又是怎样摸着他的脑袋说他乖的,他已经不想再去回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他手上的水泡、白瓷碟子里那三道换汤不换药的鸡蛋料理,以及他的父亲母亲在香薰蜡烛的映照下那欲言又止的脸。

 

烛台是他在超市里买的,餐桌上的玫瑰花是他在花店里订的,今天的晚饭是他来做的。魏大勋满脸期待地看着他的母亲咽下了第一口番茄炒蛋,又喝了一口紫菜蛋花汤,一边问她好不好吃一边把鸡蛋羹往她面前推了推。她点头夸他懂事,又招呼由于第一次吃烛光晚餐而有些不习惯的魏父也尝一口,他们一家三口的晚饭才算正式开始了。

 

今天晚饭的主题是庆祝父母结婚纪念日三十周年,谈话的内容当然也追溯到魏父魏母相遇相知相识的陈年往事,这些事情有些是他们已经念叨过好几遍的,有些则是第一次说给魏大勋听的。

 

魏大勋在一旁听得兴致勃勃,期间又去厨房给他们烧水泡了一壶茶,那些旧年代隐秘又温柔的爱情故事宛如一本古老的画册,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终于翻开了落满沉灰的第一页。魏大勋听得入了迷,蜡烛的灯油添了好几回,直到添无可添,整个餐桌即将陷入黑暗之中时,他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开了灯。

 

这灯一开,他的屁股才刚坐回板凳上,餐桌上的话题就突然变了。

 

“儿啊,我和你爸说了那么多,说来说去都是我俩的事情,你也来说说你的呗?你今年都29了,明年十位数字就要变成3了,心里有没有一个喜欢的对象啊?”

 

魏母的语气温柔,魏父也眼神期盼地看着他,这让魏大勋一下子就说不出话了。他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从小到大除了晚上打游戏欺骗起夜的母亲“现在才十一点”以外,他就没什么不良记录。现下突然被这么问,他一时也没了主意,只能沉默地低着头。

 

小白,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回答呢?

 

他有些无措地想起远在上海的恋人,在脑海里模拟着自己回答了“有”或“没有”之后对方会做出的不同的反应。他心虚得很,心脏也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心想这辈子能让他遇到那么天人交战的时刻除了第一次去试镜以外就是现在了。可他最终还是说不出一句欺骗的话,只能在魏母的殷殷期盼下缓缓地点了点头,小小地道了一声“有”。

 

在他的意料之中,承认了第一步,第二步就会面临狂轰滥炸似的一系列问题。比如你喜欢的是不是圈里的,你和她啥时候认识的,她性格怎么样,你有没有在我们面前提过她,和她商量过结婚的事儿了吗。能答出一个“有”字已经是魏大勋最大的极限,于是无论后来魏母再问些什么他都没有再出声,只是勉强爆了一条“我和他算是去年才熟起来的”模糊的信息。

 

“别逼他了,孩子难过着呢,都不愿意说话。现在的小年轻啊,尤其是这圈里的,谈恋爱都心浮气躁得很,不谈个三五年都不好结婚的。”这回倒是魏父帮他挡下了这些问题,甚至还搭着他的肩试图开导他,“勋啊,爸爸说得在不在理?那姑娘是不是只和你处着,也没提过要见家长,更没提过要结婚?”

 

撇去其他的不谈,他爸说的确实是事实,魏大勋轻轻地“嗯”了一声,把脑袋垂得更低了。他和白敬亭的事儿看似水到渠成,却又离不开任何一方的努力,虽然在外人看上去更像是情投意合的打闹,可只有他们才知道,他们对彼此有多么认真。

 

他一下子就乱了心绪,脑海里的景象定格在他出国前一晚,白敬亭一边坐在他床上叮嘱他别忘了这忘了那一边打斗地主的样子,那喜大普奔的游戏音乐还在他房间里胡乱地响,他抬起头时却对上了对方那来不及躲闪的眼神。

 

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其中最藏不住的就是深深的不舍。

 

原本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突然猛地一拍他的后背,把他快要跑到上海去的灵魂都给拍了回来。他被吓了一跳,魏父却以为他被自己戳中了伤心事儿:“大勋,虽然爸也挺希望能快点讨个儿媳,但结婚这事儿还是得一步一步来。你不要急,先去跟那姑娘试探试探看人家什么态度,如果人家表露出哪怕一点点的不乐意,都没有再继续的可能了。感情的事儿啊,你可以向她妥协一时,可不能妥协一世啊。只靠一个人的努力,是绝对走不到最后的。”

 

于是魏父的这句话,和摄入过多的浓茶,成为了那晚让他辗转反侧的罪魁祸首,连他第二天再次出发去机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魏父说过的话。他平时没什么陪父母吃饭的机会,昨天难得一家三口吃了顿烛光晚餐,等到他终于有空拿起手机的时候白敬亭早就睡了,微信消息连晚安都没给他留,他一想就知道白敬亭肯定是抱着手机睡着了。

 

今天他起得晚,白敬亭早上又有戏,直到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他俩才说得上话。他心里还压着昨晚的事儿,也要为一会儿赶飞机做准备,和白敬亭也没怎么深入聊,一晃竟然就过了白敬亭的休息时间。

 

祸不单行的第一祸,是在他离开家之后发生的。他的助理按惯例来接他,却在路上被坏天气和周六的车流给堵了个水泄不通。好在他赶飞机的时候一向习惯比预定早一个小时出门做准备,到机场的时候时间点卡得正正好,却毫无防备地迎来了他的第二祸。

 

他的航班因为暴雨天气而延误了。

 

和绝大多数在全封闭式学校住宿的高中生一样,每回魏大勋从家里出发赶往外地录节目的时候,总会尽可能挑一个时间合适的最晚的航班,以此增加在家里呆着的时间。

 

如果航班正常,他到长沙下飞机的时候正好能对上白敬亭睡前空白的那一个小时,届时他就可以一边和白敬亭聊天一边赶回酒店,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白敬亭也正好要睡觉,时间一点儿也没浪费。可现在这么一搞,回到酒店有多晚了暂且不说,他今天有很大概率又要错过和自家男朋友唠嗑的机会了。

 

生活真让人沮丧,魏大勋坐在候机厅的椅子上掏出了手机。

 

他先是给白敬亭发了一个航班延误的消息,对方大概是在拍戏,意料之中地没有回他,于是他又百无聊赖地登录微博小号逛逛他们俩的超话。他的助理问他要不要来把吃鸡解解腻,他实在没那个心情,倒是津津有味地把白敬亭这几天发的微视和ins story看了个遍。

 

这小白妖精……

 

他看着微视里那个试图把水瓶立起来却屡战屡败的白敬亭,也没察觉自己也和视频里无奈摇头的那个人一样眼角都笑出了褶子,嘴角快咧到了耳根子后边。直到进度条走到了最后,他把这几天没怎么来得及看的白敬亭的信息刷到了尽头,这才恋恋不舍地把微博调入后台,切回微信窗口。

 

也许是老天爷听见了他的呼唤,白敬亭在下一秒马上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来。

 

延误?我刚才查了一下,就这天气情况,你可能还得等好几个小时。你不饿吧,吃饭了么?

 

白敬亭话里话外都是关心他的意思,魏大勋心里暖暖的,把刚才离家之前和爸妈提前吃的晚饭照片发给他看,还炫耀那碗紫菜蛋花汤是他亲手做的。白敬亭呛他难怪这碗汤看起来和旁边的菜格格不入,后来又口是心非地让他有机会在自己面前露一手,魏大勋这才满意了。

 

赶早不如赶巧,就8月17吧,正好七夕节。咱也一起拍戏,等下了戏点个火锅外卖,我用那个小锅给你煮汤。

 

飘着红油的紫菜蛋花汤?得嘞,您自个儿喝吧,我也不指望你了。万丈高楼平地起,成功只能靠自己。

 

白敬亭又给他发了一条带大张伟语音的信息,乐得魏大勋合不拢嘴。他前段时间在组里的时候,夜里的戏通常拍到九点才会结束,偶尔加个班录到凌晨的情况也有,却不多,像今天这样提前休息的情况更是少之又少,魏大勋有些疑惑。

 

你的戏份不是很多吗,今天怎么结束得那么早?

 

他这么问,然后很快得到了白敬亭的回复。

 

现在是休息时间,又廷哥一会儿要拍单人镜头,我等着给他对戏呢。今天早上他的状态就一直很奇怪,可能是太久没和圆圆姐见面了。他现在也不在休息室,应该是跑到什么角落去打电话了。

 

魏大勋手指一顿,不知怎么的突然便想到了爸爸昨天晚上和他说的那些话。

 

他的航班还在持续飘红,魏大勋看了眼身边正在单排吃鸡排得不亦乐乎的助理,又看了看落地窗外不曾停止的雨,只觉得这场雨延误的不仅是他的航班,还有他心里迟迟说不出口的那些沉重的思绪。

 

和我永远在一起吧。然后我们去登记结婚,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想念我,我可以在片场毫不忌讳地打电话给你。

 

最终,他还是把这段话发出去了。他在发送成功之后便熄灭了手机屏幕,像一个第一次给喜欢的人告白的高中生,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被红色字体标注的航班在他的视网膜里排成一列字母与阿拉伯数字构成的冷冰冰的序列号,他试图在这上面聚焦眼神,却又因为焦虑和不安而一次次走神。

 

他能确定白敬亭喜欢自己,却不确定白敬亭愿不愿意和他走完余下的人生。

 

在面对白敬亭时消失已久的自卑又回到了他的身边。白敬亭会不会嫌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会不会嫌我八字儿都没一撇就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了,白敬亭会不会在相处的时候早就对他有所不满只是碍于面子才没提出来,白敬亭会不会只打算和他谈恋爱,却一丁点儿也没把他规划到自己的未来里?

 

看着显示屏上一秒一变的时间,魏大勋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等待判决的犯人,无助极了。

 

可他却不后悔发出刚才那句看似鲁莽的话。他们之间的告白是由白敬亭先完成的,他在走完了他们之间的九十九步之后便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一直在原地打着转,看得对面的白敬亭干着急。他没有自信,也不敢迈出这最后一步,就因为不想承担那1%可能会永远失去白敬亭的后果。

 

是白敬亭一个助跑跨过了横贯在他们之间的那条冰河,然后稳稳地抱住了站在浮冰中央的他。是对方每一次的鼓舞让他拥有了对“白敬亭很喜欢我”到“白敬亭只喜欢我”过渡的自信,现在他们又来到了另一块浮冰上,要在这块冰融化之前到达对岸。

 

“感情的事儿啊,你可以向她妥协一时,可不能妥协一世啊。只靠一个人的努力,是绝对走不到最后的。”

 

这次,换他来做那个率先迈步的人吧。

 

可他的手机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信号灯都没有亮起,魏大勋又等了十几分钟,鼓起勇气唤醒屏幕之后,才确定白敬亭真的没有回他的消息。

 

他收获了满心失落,也不敢继续催促白敬亭回话,只是在心里催眠自己白敬亭可能被突然叫去开机了,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了微博。白敬亭的资讯他已经看过一遍了,自己的超话却还没来得及仔细逛,于是他在搜索栏输入了自己的名字,刚想回车确定,却看到热搜榜突然冲到第一的“白敬亭 岑宁儿”。

 

他的第三祸,来了。

 

魏大勋眼皮一跳,点进这个热搜所见的一切确实验证了他心里不好的预感。他当然是不相信这种没头没脑的热搜的,且不说这个热搜到底有没有石锤,光是男主角是他连行踪都了如指掌的男朋友这一点,他就能对这不靠谱的爆料人嘲笑很久。

 

开什么玩笑,白敬亭连每天洗澡和睡觉之间的休息时间都被我承包了好么?他连看剧本都是一边和我视频一边完成的,哪儿还有别的余裕去和一个一年多没见的前辈保持密切联系呀?

 

魏大勋嗤笑一声,微博看得他心烦,他索性关了它打开了ins。他刷ins的习惯是白敬亭带出来的,白敬亭的动态总会在这里更新,刷ins是一种能了解白敬亭内心世界的途径,久而久之,他也养成了如果有什么小众又偏私密的东西想给白敬亭看看,就会单独发在ins上的习惯。

 

魏大勋本以为他现在在拍戏不可能会更新ins,本意也只是想看看白敬亭的摄影作品们换个心情,可没想到页面一刷新跳出来的第一条消息就是白敬亭在一分钟之前刚刚更新的动态。照片是他亲手帮白敬亭拍的、不怎么合格的对角线摄影作品,他在帮白敬亭拍的时候还开玩笑地说肯定有山花女孩拿这张照片和白敬亭给他拍的那张做情侣头像。

 

他的心脏宛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揪紧了。

 

紧接着他用百度搜索了一下白敬亭附上的那段文字,搜索结果是济慈的一首诗歌《我是一朵孤独的流云》。他把整首诗歌浏览了一遍,每读一个字,心脏便跳快了一拍,到了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他的胸腔再也酝酿不住这轮轰轰烈烈的火山爆发,滚烫炽热的岩浆四处流淌。

 

如果你逝去,我唯有一生飘荡。

在那些欢愉的岁月,世间有善良的精灵行走。

万丈红尘中我孤身一人,伫立思索,直到爱情和名声幻化无痕地沉没。

好似近在咫尺;让我为你守望。

 

白敬亭在刚刚沉默的那十几分钟,肯定也看到了那条微博热搜。

 

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发起了热,还有点儿湿,似乎也淌落了那么几滴岩浆。于是他把脸埋进掌心里,深呼吸平复了好几遍激动的心情,重新唤醒手机屏打开微博的时候,他好像从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变成了一往无前的将军。

 

什么玩意儿,只不过等趟飞机的功夫,我媳妇儿竟然就变成了别人的男朋友?!

 

魏大勋在心里怒吼,还自顾自地加重了“我媳妇儿”这四个字的重音。白敬亭的那条热搜果然还挂在第一名,他在进入热搜之前还确认了一下现在开的确实是他性别为女伪装成小白鸽的小号之一,这才嘴角一扬进场厮杀去了。

 

神tm白敬亭和岑宁儿,你要说白敬亭和他的鞋谈恋爱我还有可能会相信。

 

他快速发送这个评论,想想又觉得不够解气,于是在自己的楼中楼里又补了一句。

 

这位同学爆料之前也不查点资料么?白敬亭今年几乎都在组里拍戏,之前才刚拍完《初晨》便马不停蹄地进了《荣耀》剧组,我就是《荣耀》剧组的群演之一。他拍戏的时候基本都和wdx黏在一起,休息时间不仅自己不玩手机还管着不让wdx玩。他们消遣的方式大多都是打打闹闹,只有wdx不在的时候小白才会无聊刷刷微博,平时在片场炫耀得最多的也是他的鞋,请问他这样有那个女生能受得了?

 

他畅快淋漓地出了口恶气,明明这只是一个披着马甲的小号,却让他扬眉吐气了一回。魏大勋关闭微博,切回微信,这才发现白敬亭在他刚才“战斗”的时候早就回了他的信息。

 

干嘛,终于知道哥哥的好了,觉得一辈子都离不开哥哥了是不?

 

白敬亭没有回答好还是不好,而是模仿他的语气呛了他一回。魏大勋想象着电话那头的人嘚瑟得连眼尾都笑出褶子的情景,没忍住轻声骂了一句“小坏蛋”,还没来得及回复,白敬亭的下一条信息便跳了出来。

 

我不答应。

 

魏大勋呼吸一滞。

 

就算是这样,我还不是照样能光明正大地想你?你以前在别的片场也没少给我打电话吧。

 

这大喘气整得他忽上忽下,跟过山车似的。魏大勋笑着摇头,恨不得现在就穿到屏幕的对面教训教训这个小坏蛋。他摸不透白敬亭的态度,又怕多问一句招致对方的反感,只能先转换话题。

 

你那热搜……你打算出面澄清一下么?

 

澄清啥啊,那么荒谬,仔细想想就知道我和她不可能的吧。

 

于是对话又重新陷入了沉默之中。魏大勋还在纠结白敬亭的态度,白敬亭则没有继续给他发其他信息,他今天也累了,索性闭上眼倚在座椅上闭目养神,缓解他睡眠不足的脑门产生的隐隐阵痛。

 

白敬亭在这个期间又发了一条ins story,衣服也没穿穿好,就在那儿跟着背景音乐瞎rap。魏大勋盯着他的锁骨看,刚想去微信上说他几句,想到他平时在剧组也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能孺子不可教地闭上了嘴。

 

等他回上海,一定要身体力行地让白敬亭学点儿好。

 

魏大勋微不可察地用鼻子哼哼,刚想继续闭眼小憩,白敬亭就给他发了新的消息来。

 

咋了,不高兴了?你很在意这条热搜?

 

哪儿能啊,你和她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我就是看到了随口和你提一嘴。

 

魏大勋强行把心里冒出来的那点儿不痛快压下去,理直气壮地这么回复。然后就看到白敬亭发了句:好,那我现在准备准备去给又廷哥对戏了,你今晚到了酒店给我留言发条信息。

 

这不是还没正面回答他到底愿不愿意一辈子跟他在一起么?

 

魏大勋可别扭了,他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一点点矛盾都不能留着过夜的那种。于是他不管不顾地发了条“那你到底是答应和我在一起还是不答应啊”的消息追问白敬亭,却意外得到了白敬亭的一条语音作为回复。

 

“你怎么那么没自信啊?”明明是谴责他的句子,白敬亭的语气却很温柔,似乎还带着几丝笑意,让他的心田瞬间炸开了千万朵烟花,“反正答不答应结果都一样儿……那就答应了呗。”

 

一直以来都充当着自家BOSS和白BOSS之间的“狗粮牺牲品”,贺贺又一次看到了魏大勋突然莫名其妙地就在座位上摆出观看世界杯时进球了的欢呼的姿势,突然就站起来在面前的空地连跑带跳地转了好几圈的样子,只是见怪不怪地摇了摇头。

 

在他的预料之内,当他的飞机终于抵达长沙的时候,时间已经走到了凌晨一点了。

 

他终于坐上了开往酒店的车,屁股才刚刚沾座,便急不可耐地掏出了手机,想要和白敬亭说话。白敬亭在一个小时之前就给他道了晚安,他想了想还是决定遵从白敬亭的嘱咐到了酒店再报平安,于是便打开微博看看那条热搜究竟发酵成了什么样。

 

他的小号没关注几个人,习惯性地先刷新主页,却看到了让他猛地愣住的一条新微博。

 

白敬亭工作室:假的。

 

简洁的两个字,句末毫不留情的句号,魏大勋能肯定这条信息绝对是出自白敬亭的手。

 

他的心又一次被触动了。无论是那人装作不在意却又温柔地答应他的言语也好,热搜出现之后ins配的照片和诗歌也好,这条简洁有力的声明也好,无论哪条单拎出来,都能够让他因“白敬亭只喜欢我”而自负一辈子。

 

他等不及想要给白敬亭发信息了。

 

我到长沙了,现在在路上,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到酒店。

 

他点击发送,却又觉得不够。

 

晚安。

 

媳妇儿。

 

尽管已经能想象第二天早上白敬亭恼羞成怒地吼他“你叫谁媳妇儿呢”的样子,魏大勋还是没有选择撤回,而是看着窗外连成一线的霓虹灯,情不自禁地笑了。

 

 <Fin.>

评论(74)

热度(1704)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