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做自己喜欢的事。喜欢自己喜欢的人。交自己喜欢的朋友。

【野神】成年人可是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的

全文请走微博,LOF会被和谐QAQ

【全文请点击我】

 

*在繁忙的复习中开一发车

*我也不知道我用了多少个梗

*不管怎么说,这次都是神谷先生的错【喂】

*这篇的小野是什么属性的呢?值得深思

 

 

在开始尝试自家后辈调配的鸡尾酒之前,神谷浩史从不认为自己会有喜欢喝酒的那一天。很多人,喧闹的环境,空了半边的菜盘子和沾了点酒星的空杯子怎么看都不是以前的自己能百分百融入的领域,可今天他的情绪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下降,反而因为人群的哄笑而愈发高涨起来。明明已经脱了衬衫外套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他的脸颊却热得发烫,视野里映着对面的铃村同样有些微红的脸,随着手中的酒杯相碰发出的清脆响声,又是一杯果酒下了肚。

 

居酒屋,真不错呢。

 

酸甜带些辛辣的感觉在舌尖的味蕾上炸开,他满足得眯起了眼睛,在放下酒杯的同时屁股也不自觉地往那人身边悄悄挪了挪。他们之间的距离因为他这样的举动重复多次而逐渐缩短,也许是因为脑袋不太清醒,他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直到铃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浩史,你是不是醉啦,小野都快被你挤到桌子外面啦!”

他像一个突然被老师点名的学生无辜地端坐在原地,低头量了量他的屁股和小野的屁股之间的距离。明明还有两个拳头那么远嘛,他有些不服气,一边把两只并在一起的拳头举起来给铃村看一边嚷嚷“哪有挤出去啊你看还有那么多距离呢”。

 

铃村笑他真的喝醉了,他不满地晃了晃脑袋否定了这个说法,变本加厉地又挪了挪身子,偏过头想去找那人温柔的眼眸,却对上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

 

“失陪,我去一下洗手间。”

 

小野这么说着,终于露出了他一贯温和有礼的笑容来。于是神谷的视线扑了个空,落在小野刚才坐过的榻榻米上,那里还带着小野的余温。他的目光转向桌面,属于那人的生啤才空了一小半,似乎从半小时之前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

 

他心下不安,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便找了个借口出了包间的门。从一年多之前就开始尝试喝酒,神谷已经不再是当年一喝就倒的酒量,却也还是不能喝得太多,这会儿虽然他没有喝醉,脑袋却已经开始稍稍混沌起来。指示洗手间的路牌他暂且还是认得出来的,只是一路上遇到好多从其他包间里出来打算离开的客人,他的行进速度又减慢了不少。

 

看了看右手手腕上的表,22:30,对于第二天还有工作的人来说已经不算是很早的时间了,只不过他明天一天都是no plan,于是便无所谓起来。他几乎是哼着听不出原调的歌曲走到了洗手间,去找那个和他一起买了50W日元的表的人。可让他失望的是厕所的隔间门全都是打开的,他没法再玩敲厕所门的游戏,小野正在洗手台前弯下腰鞠起一捧水洗脸,他笑眯眯地走过去把脑袋凑近对方,小野却没有像预料中的那样在睁开眼睛之后被吓一大跳。

 

“因为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了啊,怎么可能会被吓到。”小野在他的失落至极的眼神里摆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有些烫,“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了?不然我们回去吧。”

 

神谷摇了摇头,又扯着他的袖子:“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小野捉住了他的手,五指穿过他的指缝逼迫他张开了掌心,不一会儿他便感觉到那人的拇指在摩挲他的虎口,“神谷桑是喝醉了吧,难得那么小孩子气……很可爱哦。”

 

“你少转移话题……”

 

他还想继续追问,小野却猛地松开了他的手。突如其来的落差还没来得及侵蚀他的心脏,他便听到了从洗手间的门口传来的脚步声,紧接着闻到了一阵刺鼻的酒味。一位喝得醉醺醺的中年大叔从他们身边经过,神谷还想再说些什么,却看到小野摇了摇头。

 

“回去吧,不然铃桑该担心了。”

 

 

小野手边的那小半杯生啤是在离席之前的五分钟喝完的,神谷浩史在这期间又被唆使着喝了好几杯。回家的路有些摇摇晃晃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夜风吹散了从毛孔挥发的酒精,直到他走到家坐在了自家沙发上的时候,他终于稍微清醒了过来。

 

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大概是小野正在往浴缸里放洗澡水,神谷靠在沙发上,又想起刚才回来的路上小野那异常的沉默来。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恋人,对方究竟为什么生气其实他心里也略知一二,只是每一次小野总把这样的不愉悦闷在心里,让他完全束手无策。

 

大概,是因为那个玩笑吧……

 

他倚着沙发叹了一口气,小他三岁的恋人偶尔会在这种细节上敏感得不行,神谷感到有些头疼,又懊悔自己酒劲上来后说话少了些顾虑。他马上在脑海里模拟了三个对策:直白地挑明并道歉,撒一个可爱的娇把这件事蒙混过去,或者是假装没察觉等到第二天他气消了之后。

 

似乎哪一种对策都不算太好,神谷又叹了口气,干脆闭上了眼。

 

就算他再不想承认,酒精的威力也是很强的,更何况神谷是一个有点儿醉了之后就会昏昏欲睡的人。他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便被抱进了浴室,直到皮肤接触到比体温稍高的热水之后,他才彻底醒了过来。

 

小野正半蹲在浴缸旁边,挽着袖子抬起他的一条胳膊毕恭毕敬地帮他上沐浴乳。他还不至于醉到不能自理的地步,只是脑袋有点儿不清晰,于是他盯着小野的脸对了好一会儿的焦,才动了动手腕试图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

 

“神谷桑不要动,闭上眼就好了。”

 

他看到小野皱了皱眉,心里藏了很久的那个疙瘩被拧得更紧了。不高兴就说出来啊,藏着掖着算什么?神谷莫名有些火大,也没有乖乖听话闭眼,只是看着小野托着他手腕的那只手保持沉默。

 

“去之前就告诉过你,不要喝那么多酒。”也许是见他清醒了,小野难得地开启了唠叨的模式,连带着帮他抹沐浴乳的动作都有些大力了起来,“神谷桑是觉得现在自己能喝一点酒了所以就肆无忌惮了吧,什么也不顾及就开始乱来了?”

 

他没有正面回答,男人语气里的责怪比往日的宠溺要明显得多,他分不清是心疼还是迁怒,只觉得压抑已久的火气被一下子点燃,于是干脆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臂:“你不高兴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用吗?”

 

他看到小野抬起了头,预想之中那双浅棕色的眼眸应该是被愤怒点亮了的,可对方眼底的愠色却在一秒之内被受伤的神色取代,最后恢复成原本温驯的模样。

 

“神谷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知道的。我只是……有些不爽而已。”

 

神谷忘了,小野终究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尤其是对着开了过分的玩笑的自己。熊熊大火被对方的神情一下子扑灭了,他只觉得闷在一边生气的小野又可怜又可爱,顿时心下一软,也不管对方的衣服会不会湿掉,径直伸出手搂住了小野的脖颈。

 

嘴唇也理所当然地贴了上去,事实证明小野对他的主动十分受用,因为他不仅没有被推开,对方还因为怕他磕着浴缸的边缘体贴地前倾了身体,这让他原本有些愧疚的心渐渐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就是因为你总是这样,才会让我得寸进尺啊。

 

神谷在心里这么说,手也遵从心里的想法从小野宽松的居家裤头里滑了进去,精准地找到了那个正在沉眠的器官。他听到小野低低地喘了一声,下唇便被对方警告性地咬了咬,由自己主动发起的那个吻渐渐变得被动了起来。





全文走微博!!【点击我】

评论(12)

热度(96)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