棂云有梦_SuKy

只要你给予我肯定,我写的文字就有意义。谢谢每一个喜欢的人。

【野神】商业需要

*欢迎大家收看“您俩倒是捅这窗户纸呀”节目

*没有时间线,请勿与现实世界混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会雷同的。


六月终于在神谷浩史的期盼下徐徐到来了。

仿佛今年从来都没有这么快乐过,神谷浩史在睁开眼看到窗帘边缘倾泻而下的那小束阳光的时候,只感觉整个胸膛都被灌满了金灿灿的烈焰,既温暖又明亮,让他没忍住抒开心怀哼起了小曲。猫早就醒了,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到浴室的门口,而是跃上猫爬架歪着脑袋看着他,仿佛它的主人是一夜之间被奇怪东西附身的外星人。

神谷确实觉得自己是有些奇怪的。

怎么看今天都应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一是盘旋在这座城市上空好几天的...

【野神】雪月风花

*时间线模糊


以“接个电话”为由从包厢逃窜至餐馆门口,神谷浩史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吹得狠狠地打了个寒颤。东京在今天早上才刚刚迎接了一场小雨,花圃里半湿的泥土隐隐散发着奇异的味道,严格来说并不能算得上是让人感到舒适的气味,一下子便把身体里朦朦胧胧的那几分醉意冲得烟消云散了。


居然已经是深秋了啊……


那场小雨仿佛带走了夏末残留至初秋的那点缱绻的温度,神谷冷得卷紧了身上的外套,这才对季节变更的事实后知后觉。他不停地在心里说服自己,并不是自己的反应比别人慢了一拍,而是这个餐馆所在的位置太偏僻了,开在离市中心隔壁的一条小巷里,能温暖才怪。


然后...

【野神】从现在开始,到达你的身边

*虽然说灵感来自《异世界食堂》

*梗却好像变成了多啦A梦

*无法形容属性的小野和神谷

*OOC突破天际系列,有钱难买我高兴【。


就算早晨从洋溢着暖气的房间里醒来,神谷浩史也依然还是不喜欢冬天的。对冬天的讨厌和对榴莲的讨厌在与生俱来这方面是相同的,只不过是程度不同而已——如果把榴莲比作毁灭世界级别的炸弹的话,那么冬天大概只能被算是不点最好点了只想捂耳朵快点远离的爆竹罢了。


但是讨厌终归还是讨厌,所以即使是脖子上缠了暖呼呼软绵绵的围巾,他还是怏怏不乐地出门了,顶着一张刚睡醒的脸。他在安抚了自家猫咪之后打开了玄关的大门,在第一缕晨光从门缝之间...

【野神】最后一个奶油面包

*大概是老妈子小野和神谷三岁的故事

*这个相处模式是不是有点怪啊

*无论是管得太严还是不听话都是不行的

 

 

身旁的位置微微凹陷下去,躺在那里的并不是以往连陷入沉眠时都会从背后抱着他的那个人,而是一只猫。神谷翻了个身,睁开为了强制进入睡眠而闭了有半个小时的眼,骤然亮起的手机屏幕显示现在还差十分钟就十二点,可那人还是没有回来。


神谷本想打个电话问问那人的情况,可想到他们现在正在冷战,只能愤愤地放下了手机。他翻出口罩戴上——或许是上火也或许是缺水,他觉得他的嗓子有些嘶哑,然后把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俄罗斯蓝猫捞进怀里,在它半睡半醒之间用脸颊大力蹭了蹭...

【野神】A计划没有计划

*本篇的神谷是什么属性呢~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热恋中的小情侣的故事

*大夏天写冬天故事的我差不多到了尽头

*反正我去年也干过这事,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神谷浩史是典型的A型血性格,这大概是整个业界都人尽皆知的事实了。只要是和他共事过的人,无一例外都会在心里给他贴上“认真严谨”的标签,小野大辅当然也是贴标签的人之中的一个了。


前一天总会规划好第二天要做的事情,甚至精确到几时几分,出游之前一定会核对好每一步行程,背包里总会装着各种以备不时之需的工具,甚至连去超市之前都会在家里走一圈,然后仔仔细细地列出需要添购的物品清单。


在...

【野神】奇怪的恋人和调皮的猫

刚才发了文字版被吞了……很奇怪……明明没有奇怪的内容。

于是来发图片版~


【野神】从今天开始,爱上了雨

*想要描写一个“自以为是的大人的爱”

*其实只是两个刚开始交往的笨蛋不知道怎么交往而已

*没想到写着写着就变成了这样

*对不起!(土下座)


从几天前开始,东京便进入了每年春末夏初必定迎来的雨季,天气预报的温度曲线以今天为拐点,向下延伸形成一个小小的陡坡。还没从前几天的上坡状态里缓过劲来的神谷浩史缩着肩膀,在浴室里打了不知今天的第几个喷嚏,似乎有了轻微的感冒症状,因为他吸鼻子的时候脑袋也连带着有些嗡嗡作响。


雨果然是一种十分讨厌的自然现象,晴男晃了晃脑袋这么嘀咕着。


花洒打开之后,高温的水汽氤氲在冰冷的空气里,水珠坠地发...

【野神】治愈疲倦的最好办法是?

*大概是一个很累的小野

*以及同样很累的神谷

*我也好累啊OTL


当人处于极倦状态的时候,连挂钟的秒针滴答声都能成为诱人入睡的催眠曲,身体还没有表现出头疼发冷等渴睡的生理反应,小野却已经靠着沙发动也不想动。视网膜映着壁灯与墙画之间幢幢的光影,来自电视机的声音经过鼓膜的传递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他眨了眨眼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晚间新闻的主持人身上,用仅余的意志驱赶席卷而来的睡意。


好不容易能有一个两人都没工作的夜晚,丢下神谷桑自己先睡着的话,也太过分了。


茶几上没有台本的影子,只有两只亲昵依偎的马克杯,他的前辈难得地放弃了游...

【野神】草莓味的情话

*撒娇狂魔小野大辅上线

*情话都是无师自通的

*到底是唇膏很好吃还是涂唇膏的人很好吃呢

*你问棂酱,棂酱也不知道

*十一年突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对于计划缜密行动严谨的A型血来说,临出门前把手机钥匙等一件件放进包里,却在寻找最后一件贴身物品时怎么也找不到,也想不起昨天用完它之后随手放在了哪里,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他翻遍了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又急匆匆踱到客厅仔细观察靠枕与沙发之间的缝隙,没有。浴室也没有,洗手台也没有,厨房更加不可能有——那枚白色的,小小的唇膏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一夜之间竟然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趴在地上确认沙...

【野神】花音

*大概是一个花粉症患者与花之间的故事

*只是想写一个像樱花一样美好的神谷

*但是似乎把整个故事都写得不浪漫了起来【哭】


最近那人呆在阳台的时间似乎比以往更久了一些,连吃饭都顾不上了,当小野大辅解下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时这么想。娘桑已经被饿坏了,才不管平时跟小野有类似于争夺主人却屡次失败的不共戴天之仇,此刻正一边讨好地蹭他的裤腿一边发出撒娇的喵喵声,果不其然被小野揉了揉脑袋,食碗里哗啦啦地倒了好多小鱼干。


它喵呜一声高高兴兴地去进食了,尾巴“啪”地一下甩在小野的脚踝上,有那么一点点痛。小野也不知道它是在表示喜欢还是嫌弃,毕竟他...

【野神】北海道的雪

 @平方根 提前好多天,生日快乐!!!

 


当东京迎来一年之中最冷的一天时,距离那场覆了整座城市的大雪开始落下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情了。融化的雪水带着深冬凛冽的寒气,在各个角落肆意蔓延,开了暖气的商场里挤满了人,而正在等红绿灯的人恨不得将脸埋进厚厚的围巾里。但此时此刻神谷浩史却丝毫感受不到这样的气氛,他正坐在居酒屋的包间里,胃里翻滚着小半杯暖洋洋的生啤,一边拒绝铃村举杯的邀请一边又往嘴里送了一颗花生米。


今天下午下楼梯时不慎扭伤的右脚被压得有些难受,他不动声色地换了一个坐姿,面上依旧笑意盈盈地接过别人抛过来的话题。他不是一个喜欢参加收录结束...

【onkm】【论坛体】《我暗恋多年的人好像也喜欢我》番外《最近,后辈的样子有点奇怪》

非常感谢!!这篇论坛体超喜欢啊啊啊啊

平方根:

 @棂云有梦_SuKy 生日快乐!!!!


-------------------------------------

》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水区》最近,后辈的样子有点奇怪


001 来一打Mister的甜甜圈

平时关系很好很黏人的后辈,今天突然不理我了,态度也特别冷淡,我没做错什么说错什么啊?


(第一次在论坛发帖,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002 游客3768

我闻到狗粮的味道【盯+————+】


003 ...

【野神】哎,我们番组的那一对笨蛋情侣

@这里是格子 生日快乐~~

*诹访胜视角注意


才刚刚踏进会议室大门,诹访胜就知道他们番组的那两个笨蛋又吵架了。具体表现就是笨蛋一号神谷浩史先生正扁着嘴动也不动地盯着手上的台本发呆,笨蛋二号小野大辅先生坐在离神谷最远的一个位置上捣鼓手机,在诹访进来的时候抬头和他打了个招呼又迅速地低下头去,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他的情绪。


神谷身前的桌面上放了一小袋被咬了一半的吐司面包,小野手边则少了以往由神谷带来的、专程买给他的稻荷寿司,只有他常喝的罐装咖啡。诹访无从判断究竟是因为他们在斗气,还是因为小野大辅今天终于在收录之前吃了晚饭,至少他在看到小野眼底厚...

【野神】彼方的你

*大概是搭肩梗


也不是没有过胡闹的时候,比如在对方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在他台本的封面上大展画技,比如在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广播里对那人新出的专辑封面吹毛求疵,比如在容纳了几千人会场的舞台上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一些悄悄话。


通常那人总会懵懵懂懂地拧起两条好看的眉,茫然无措的表情在对上他憋笑的脸时,终于转化为无可奈何,最后他们总会对视着笑出声来。他在那人诸如“你不要这样说啦”“下次不许这么做了哦”看起来像是警告实则宠溺的语气中笑得直不起腰来,然后在未来不知第几期的广播里继续明知故犯。


那么,像现在这样呢?


“小野君……”双手环着男人的腰...

【野神】星辰所在的远方

神谷浩史第一次和小野大辅在DGS录音室见面的时候,恰逢最让他头疼的花粉季。樱花花瓣在东京的街道上不算均匀地铺展开来,浅粉带嫩白,比冬天的雪景多了几分恬静的活跃,又不似绿树参天的盛夏聒噪单一。他背着包踏入电梯里的时候,落单的樱瓣还执拗地附在他的肩头上,安静得丝毫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他在经STAFF提醒过后才发现了肩膀上的它,于是那瓣樱花被留在了录音室门前的地面上。安静的东西总是不太会引起人的注意,神谷浩史一直都拿这样的事物毫无办法,比如散落在空气里的花粉,比如此时此刻正坐在角落的、他的新搭档小野大辅。


早就知晓这家伙是他的后辈,所以神谷浩史在和他打招呼的时候,...

【野神】重大事故

*梗来自作者半夜洗澡的时候发生的蠢事

*偶尔健忘什么的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反正神谷一点错也没有~【喂


所以……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从壁沿的花洒落下的热水舒适温和,比室温高出许多的水蒸气在狭小的浴室里萦绕回转。除去尘世的喧闹繁杂,耳边只有水珠坠地的细微碎响,全身的细胞还沉浸于热水澡带来的放松感之中,怎么看都是悠闲得有些让人昏昏欲睡的环境。


但歌声在前一秒便戛然而止,靠近浴室门口挂钩上的衣物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精确地落在洗手台的水池里,他还保持着双手往前伸的姿势,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闪电般冲到洗手台前,用最快的速度把...

【野神】始于烟火

*新年礼物,大家元旦快乐~

*两人未交往设定


01

他们之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爆发一场近乎决裂的争吵,始于那场烟火。


那天是年末的最后一天,不足十二小时便要迎来他们认识以来的第七个跨年夜,紧接着就是中规中矩的正月假。今天很冷,神谷浩史难得地没有开车,从地铁站走过来一路上吃了不少冷风。他从走廊钻进录音室的时候,裸露在口罩外的一小块皮肤已经被冻得通红,插在口袋里的手幸免于难,他把手抽出来的时候,掌心瞬间被塞了一个装满开水却不保温的热水瓶。


“神谷桑早上好,外面很冷吧?”


塞给他热水瓶的人这么说,脸上挂着和气...

【野神】冬天的早晨最适合睡觉的地方是?

*情话狂魔小野大辅出没注意

*都快四十的人了怎么还那么没羞没躁的

*大概是很无聊的小别胜新婚梗


酒店的房门被敲响的时候,神谷浩史正弯着腰用毛巾洗掉脸上滑腻的洁面乳。哗啦啦的水声盖过了门口细微的叩响,直到他拧上水笼头打开卫生间的门,他才察觉他的房门前似乎站着一个人。


他挂了毛巾,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透过猫眼看到了这位突然造访的客人。那位客人戴着口罩和帽子,神谷只能看到他那双因长途跋涉而带了几丝倦意的眼睛,往太阳穴延伸的皮肤斜斜地爬着几道深邃的眼尾纹。下一声敲门声依然轻得小心翼翼,对方似乎并不想惊扰他,连手机也没有拿,而是换了一个方便等待的姿势...

【野神】深秋

*标题随便起的

*请一定要看到最后

 


窗前的那棵树光秃秃的,昨晚入睡前还挂在树梢上的最后一片叶子不知在什么时候掉了下来,是失水之后枯黄的颜色,混入草地上树根旁向远处蜿蜒的落叶队伍里,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片。他最爱的夏天真的过去了,连一点点尾巴也没有留下,冷风吹得窗户劈啪作响,他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还打了个寒战。


也许冷不仅仅是温度太低的原因,还有可能是这间屋子杂物和一小部分小型家具已经被搬出去了,有点儿空,所以比往时要冷。新的房子里应该有暖气,他在脑海里回想前几天敲定的那间出租屋的布局,似乎不仅有暖气还有壁炉,价格贵是贵了点但是能让他和猫住得舒服。...


【野神】第二颗纽扣

*故事发生在两人交往之前

01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特别快,适逢五月,春天的气息还未褪去,夏天的燥热便一股脑涌上来。神谷浩史还穿着长袖T恤,酒足饭饱之后燃烧能量带来的热度让他微微冒了汗,他悄悄解了喉结下方最顶上的那颗纽扣,有些愉悦地半眯起眼看了看窗外属于正午的猛烈的阳光。

终于快到了能穿短裤的季节了。

他在心里盘算着哪天有空把压在衣柜底下的短裤全找出来洗一次,可好像最近日程满满的全都排满了工作,于是只能烦躁地咋舌。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接下去要用的台本和空了的一次性快餐盒,他的午饭就是这样的解决的,但吃饱喝足之后他并没有继续拿起台本投入到工作里,而是打算在休息时间好好用游戏放松自己。

打开...

【野神】美食什么的,才不是无所谓的呢

*只是一个妄想

*反正都是黏糊糊的东西

*大概是事后

*大概会有胡思乱想的神谷出没


在刚刚度过了炎夏的神谷浩史看来,秋转冬的天空大多都是相同的。就算是晴天,也再也回不到那些随便套个T恤和短裤就能出门的日子,打开家门迎面而来的冷风会告诉你今天看起来漂亮澄澈的天空全都是假象。


他现在就十分认同这个说法。管它现在才傍晚四点半,透过窗帘和窗框的缝隙能看到明澈的阳光流泻进来,外面的天空看起来很蓝天气很好的样子——他把被子努力地往身下卷了卷,保证除了脑袋以外不再有任何地方裸露在空气里,然后往旁边不着痕迹地挪了挪。


小野刚洗完澡,胸...

【野神】未言之梦

 01

——你的愿望是什么?


……


——金钱、荣誉,还是无尽的时间?


……我想让小野君……


02

是清晨时分的花香,混合着雨水和泥土的气息,带着几丝凉意,初秋的味道挤过窗边的缝隙在一夜之间悄然填满了小小的房间。神谷在睁开眼睛的时候,距离手机闹铃震响还有十分钟,他轻手轻脚地往后挪了一点点,打开手机屏幕把闹铃关掉,一边躺回去一边盘算着早餐该怎么解决。


小野还没有醒,面对着他眼睛闭上一副乖巧得不得了的表情。他一向睡得沉,以至于神谷伸手轻轻拨开他前额的刘海他都没有醒,露出眼底一圈浅浅...

【野神】温柔的人

*羽多野涉视角

*大概是之前短篇剧情的补足【不】

*与《下一个晴天》和《冬雪》还有《十分钟就好》联动

*时间线:《十分钟就好》→《冬雪》→《下一个晴天》

*我才发现我居然那么多篇都写了羽多野><


这是羽多野涉第一次踏入Lantis公司的大门,正值夏末秋初,无论是大厅还是走廊都没有开空调,空气清新剂的味道盈满鼻腔。他打开手机的便签,根据上面的地址在电梯里选择了楼层,风擦着铁皮呼呼地响,不一会儿他便听到“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走廊的尽头有一个人在打电话,背对着这边,因此羽多野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仅凭背影,羽多野就能认出...

【野神】赠与你诗歌、爱和远方

他的前辈在沙发的那头睡着了,蜷成了小小的一团,大腿上还盘着一只暖烘烘毛茸茸的猫。他有些无奈地笑起来,关掉了在正前方被调至最低音量的电视,悄悄咪咪地走到窗边把窗帘拉上,只留下一小点缝隙。午后的阳光沿着这个小口倾泻入室,面积不大却足够明亮,他拿了薄毯轻轻披在熟睡的一大一小两只猫身上,将空调往上调了一度,然后小心翼翼地从属于他的那叠台本底下抽出了一本书。


抬起眼偷偷瞄了瞄旁边,一向浅眠的前辈没有被他的这一系列惊醒,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趴在沙发扶手上,小小的发旋正对着他,乖巧得不得了。他知道神谷最近是累坏了,从薄毯边缘裸露出来的肩部肌肤由于这个月长期暴露在阳光底下而深了一个色阶——神...

【野神】酒不醉人人自醉

*DGS488话衍生脑洞
*撒娇神谷有,ooC十分有
*晚上在家里陪某人喝喝啤酒什么的才不浪漫

挂钟的短针指向“11”的位置,秒针滴滴嗒嗒,然而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显然都没有注意到它。娘桑已经睡了,在窝里安安静静地蜷成一团,是神谷在它睡着之后把它抱进去的。电视里正播放着夜间新闻,不知是不是为了照顾那只睡着的猫,音量被调到了最小,没有人在意主持人的嘴一张一合地在说些什么,神谷拿起了茶几旁的空杯,用开盖器开了手边的一瓶啤酒。

“欧吉桑今天又不喝碳酸饮料?”

小野偏过头看他,在液面即将到达玻璃杯的一半时按住了他的手臂,收手的时候顺势抽走了他手里的那瓶啤酒。神谷有些不满,伸长了手想去抢,却被小野搂着腰按...

【野神】冬雪

*久违的神谷复杂心理描写有

*感觉标题和主题其实没太大关系


 

娘桑已经睡了,在他的膝盖上,圆圆地团成一个灰色的毛绒球。


屋里的暖气开到了最大的风力,眼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杯刚冲好的热可可,神谷伸手顺着娘桑的毛,另一只手端着台本心猿意马地看着,偌大的客厅只有纸张翻动的沙沙声混杂着娘桑的呼吸声,安静得要命,让神谷也开始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娘桑已经阖上了眼皮,他一下一下地抚摸它,从脑袋到脊背,两只灰绒绒的小三角耳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抖动着,比人体略高的温度通过手掌传过来,神谷轻轻揉了揉它的脑袋,终于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


【野神】十分钟就好

*羽多野涉视角

*大概只是因为很喜欢羽多野><

 

 

在羽多野涉的记忆里,小野大辅似乎一直在等人。


他还记得在很多年前的某个晚上,他在录音室的走廊碰到小野大辅的时候,小野大辅正背着他的双肩包,手里拿着DRRR的台本,对着墙上化物语的海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羽多野拍了拍他的肩膀,小野这才从沉思里回过神来,对着他的肩膀轻锤了一记。


“你这家伙,走路怎么没声的啊?”


小野的脸上明显是被吓到的表情,连人带包一起整个贴到了墙角。羽多野极少见到这样的他,只觉得有趣,不自觉便换了一副揶揄的语气:“小野桑很喜欢这个动...

【野神】第52次告白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发不出去。。。只能前半部分发图了


06

杂志拍摄的那天,神谷浩史和小野大辅少有地吵架了,在最后一组照片拍摄的时候。无非就是谁站着谁坐着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摄影师也给出了他们的意见,但这两个平时无论如何也不舍得说对方一句重话的人此刻正吵得不可开交。


“神谷桑坐在这里,我站在后面这样拍效果会好一点,摄影师也这么说了,为什么神谷桑就是不听呢?”


“为什么就不能我站着你坐着呢?坐下来的人都一样高,我就是想站着拍不行么?”


他和小野一人站在沙发的一头,相隔了两米的距离,谁也不肯再往前一步。小野今天穿了和神谷同款的西装,被定...

【野神】蝉鸣春夏夜

*没有主题,意味不明的一篇东西

*别被文艺的标题蒙骗了

*这篇文满含作者发现自己长肉之后的怨念

*我已经被热烈参与闪胸的某人闪瞎了眼睛

*憋了三周的糖好像快融化了QAQ


六月,春末夏初。晴夜的天空仿佛一块上好的天鹅绒布,满缀的明星宛如被小孩子随手抛洒的珍珠,在遥远的天际散发着若隐若现的光芒。这样美的夜色,衬着林立高楼间各色的霓虹灯,和着迎面而来的晚风,那实在是一幅十分令人享受的景象——正在自家阳台观望风景的神谷浩史如是想。


还没到最炎热的时候,他却已经穿上了配套的短裤短袖居家服,倚在栏杆上顶着一头还没干透的毛发欣赏着远处因入了夜而不似...

【野神】五月病

*依然有复杂的神谷心理描写

*此五月病非彼五月病,但是又确实有点五月病的意思【X

*大概只是一篇没什么营养的日常

*可能有撒娇(?)的神谷,雷者慎入


五月已经过去了一半了。


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气温随着逐渐西移的太阳持续上升着,神谷浩史扯了扯身上的被子,以为自己什么时候梦游起来躺进了烤箱里,把他烘得口干舌燥。他只觉得全身的汗都在哗哗地流,自己就像躺在油泊里的反复煎烤的鱼一样,缺水缺得快要死掉。


卧室的门嘎吱一声拉开了一条小小的缝,神谷不想睁眼,只觉得身旁空着的位置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了一下,便下意识地往那边挪了挪。紧接着...

1 2 ————
©棂云有梦_SuKy | Powered by LOFTER